零卷

序 漆黑之夜

他,手持寒光凜凜的長劍,如陣風般,迅疾卻又難以捉摸地沖了出去。


金色的短發一閃而過,碎碎的劉海隨風飄抖,若是不集中精力,恐怕連他高挑卻又可靠的身影都看不清楚,更不用說在他恍若殘影的動作中看清他冷峻中帶著溫暖的面容。


當然此刻,只有冷峻。


粗糙的動作難以招架這位名為瑞伊的男性精致的劍技,一名剛剛還吼叫著的身著灰棕色皮甲、帶著暗紅色頭巾一副強盜樣貌的人,此刻便已被長劍貫穿了胸口,在他能夠從驚愕中恢復意識并哀號之前,他的腹部又結結實實挨了一腳,被踹飛到一旁去,再也不能動彈。


瑞伊的動作流暢瀟灑,擊殺這一名強盜甚至沒有拖慢他前進的腳步。


“這、這是群什么怪物!?”


“別、別慌!他們只有四個!集中起來一起上!”


在這個林間大道上戰斗的雙方,分別是一方圍繞在五架馬車旁邊二十余名武器與護甲都十分粗獷的強盜。他們的裝備雖然各式各樣并不統一,但卻是經過了個體改造后意外實用的。


而另一方則是以瑞伊為首的制服統一為白色的五人。他們的衣裝甚為精致,服裝本身的美感就已經足以登上頂級的服裝店之中,而鑲嵌在外的金屬甲胄在月光的籠罩下散發著幽幽的微光,保護者他們身體的關鍵部位,仿佛統一制式一般,卻又有著量身定做般匠心獨具的區別。但是若說他們與強盜們最有區別的地方,還是他們的頭部兩側,生長著兩根白色的,長度接近他們頭部前后寬度的角狀物。


這五人中,其中四位正在正面與強盜們拼殺。


強盜們身后的一架馬車突然從內部破碎開來,最后一位身穿白色制式護甲的人從里面魚貫而出,他的手中還懷抱著兩名小孩子哦——當然頭部也是長者白色的角的。


“游擊者報告!孩子已經救出,確保安全!”


游擊手是瑞伊的隊伍中最擅長隱秘與探索的成員。


“嘿!這樣一來就無所顧忌啦!在破壞者面前扎堆聚團,不就是在說‘給我們來一發大的’嗎!”


瑞伊這側身形最魁梧彪悍的一位豪放地揮舞著手中接近人高的大劍。他自下而上的揮砍掀起了一股風暴,直接掀飛了想要聚起來對付他的三個人。


瑞伊聽到隊友令人安心的聲音,將魔力精細地注入自己的劍中,劍因充盈著魔力而發出了凜冽的白光,面對想借用盾牌近身來纏斗的敵人,砍瓜切菜般斬碎了盾牌,斬殺了敵人,又在沒攻過來的另外兩人回過神之前讓他們身首異處。


這便是瑞伊,隊伍中最為銳不可當的成員,攻擊者。


人數的優勢遠不能抹平兩邊個體的差距。強盜們的陣線轉瞬之間就崩潰了,他們之中負責遠程攻擊的甚至未來得及進行第一輪打擊。


“事到如今只有……!”


其中一位位于后方的強盜跑回了其中一輛馬車,翻出了一個巴掌大的灰色的球狀物。他用魔力啟動了灰球的功能,灰球內迸發出了赤色與白色的光芒,并迅速地攪動起來。


“你們這群該死的龍人,被‘魔力爆彈’炸個粉碎吧!”


置于灰球中的裝置是,巨大的魔力爆炸的魔法,并且用魔化的金屬封存了足以引發這種爆炸的魔力。被投擲出的球體化作光球,如心跳般鼓動著的紅白光芒在半空中散發著不詳的預兆。


“支援我!”


瑞伊一側五人之中,手持巨盾,身披重甲的男子迅速反應,單膝跪地,架起盾牌。他是隊伍中主要執行防御的守衛者,他向架起的盾牌填充魔力,盾牌猛地向周圍擴張出護盾般的幽光。


在最后方手持法杖,負責支援、治愈團隊的支援者,一手持法杖指向守衛者,從法杖尖端噴涌出淡雅的光柱,另一手高舉頭頂,伴隨著她輕聲的呢喃,原本只是擴張在盾牌周圍的幽光護盾發出更加奪目的光輝,并且瞬間包圍了瑞伊眾人。


“這,就是你們的業障!”


但是瑞伊卻又行動起來。


下一刻就要膨脹迸發的光球,在這一霎那被某種更加龐大的東西擊中了。準確地說,是一種類似“拍”的感覺。光球被拍擊得扭曲,瞬間爆炸,但是它迸發的方向卻是朝著它的投擲者,也就是強盜們的方向。


爆炸產生的熱流,以及破壞力卓絕的魔力流,給殘存的強盜們以最后的滅絕般的打擊。


待風暴與煙霧散去,除了缺肢斷腿的強盜們的尸體,深有半米的爆坑,被吹的散落遍地的馬車車體,還有,一個巨大的,銀白色的,龍的翅膀。


巨大的龍翼有數米之高,在它拍擊魔力爆彈之后,擋在瑞伊和同伴們面前形成了天然的屏障,敦實的龍翼既不允許物理風暴的放肆,亦隔絕了魔力的穿透。同伴兩人創造出的護盾還沒有來得及發揮作用。


而龍翼,就是從瑞伊的右背延伸出去的。


“嗬,結果是瑞伊老大來了發最大的呀。”


“所以說,我是最沒起到作用的支援者來著?”


兩名隊友戲謔地說著。


“啊啊,不好意思,看到那個,下意識地就打過去了。”


瑞伊趕快收回了龍翼。那一頁巨大的翅膀先是化作了璀璨的星塵而失去了形體,而后星塵般的魔力也漸漸飄散在空氣中了。


“因為少爺你對戰斗的機遇這方面很敏感嘛。”身材敦實的守衛者收起了盾牌,拍了拍瑞伊的肩膀。


不過這一發過于巨大,確實讓瑞伊有些許地后悔。


在亞人領——這個貧窮、混亂、無人管理的地方,眾多人類與稀奇古怪的其他生物甚至魔物產生的后代——半人半其他的生物——亞人,聚集在這里。除了個別血統純潔的獸人種類或是單純中了獸化詛咒的人類,他們大多是無法生育的。沒有生育后代的目標,沒有結成社會的意義,他們便是混亂的代表,受人類社會的排擠,為了求生而來到這更加兇險的不毛之地——亞人領。但是即使在這樣的地方,也仍然有著一個共識般的特例——龍人。


他們有著與生俱來的強大魔力,彰顯著龍與其他生物的根本不同。他們血統純正,皮膚白皙,金發碧眼,以人類的角度來說,是有著與精靈同等級的美貌,卻又比精靈更加具有力量。他們在亞人領這個地方建立起了一座專屬于龍人的城市——綠洲之城,而城市也如同他們自身一般不可侵犯。任何敢于冒犯龍人的敵對勢力都被龍人反過來摧毀殆盡,像瑞伊這里這樣功能健全的五人小隊,抵擋幾十或者上百強盜也如同兒童戲耍一般容易。所以,不可招惹龍人,亦是亞人領里為數不多的共識。


這個共識是正確的,亦是龍人們想要的。龍人可以因此保持神秘,以及保護對于他們來說最大的卻又有點無所謂的秘密——他們就是六色龍族的一支,銀(白)龍的部族,是真正的龍族,而不是混雜了人血的亞人。成為龍人,只是在這塊魔力濃度較低的大陸上為了保存數量的妥協之舉,不過對于銀龍中的龍王一族——也就是瑞伊來說,仍然保有著化身為龍,成為對于一個國家來說都可以作為災害般存在的能力。


但,還是非常偶爾就會有這種,初來乍到不知規矩的強盜或者奴隸販子,用魔法或者藥物拐帶龍人孩童的事件發生。


當然,今天這樣的戰斗,就是強盜們的末路,無一例外。


瑞伊作為隊長帶隊出來,除了奪還自己的子民,消滅敵人,也希望能夠查出敵人的底細,以便從根源摧毀任何輕微的威脅。而魔力爆彈造成的損害,或許會妨礙調查,甚至銷毀線索。


“兩個孩子是催眠魔法后又攝入了很多具有鎮定作用的藥物,但是健康狀況沒有問題。”瑞伊與其中兩位同伴清理戰場之時,支援者抱著兩個孩子,用溫和的聲音向瑞伊報告著。


拜瑞伊把敵人的東西吹得到處都是的福,調查工作所需的時間翻了數倍。所以支援者索性就地治療兩位被解救的孩子。


“啊,干的好,希爾芙,孩子就麻煩你照顧了。”


瑞伊也微笑著回應道。


“哎呀,這說法就好像是孩子的父母一樣。”


名為希爾芙的女性龍人咯咯地笑著。


“希爾芙,別開少爺的玩笑。”


身體敦實的中年男性龍人停下了手中的工作,略帶嚴肅地提醒道。


“不要這么嚴肅啦,哈德,瑞伊已經到了富有魅力又吸引女性的年紀了,作為姐姐自然要給瑞伊訓練讓他習慣呀。”


瑞伊雖然身材高挑,面容也略帶清冷之意,不過確是實打實的二十多歲的少年。而希爾芙金發飄飄,面容綿軟而溫柔,身材也比瑞伊矮一點屬于中等,雖然看著也是猜不出年紀的年輕少女,但比瑞伊大上幾歲。


“而且可能是我們跟瑞伊一起執行的最后一次任務啦,哈德老爹也就不要這么嚴肅啦。”


另一邊魁梧的男性龍人也停下了手中的工作,爽朗地插嘴道。


“斯捷特!”


哈德突然有些發怒。


斯捷特似乎意識到了自己說了什么不該說的話,趕緊捂住自己的嘴,用與他身板不相符的蹦跳動作躲到更遠的地方去調查了。


瑞伊既沒有因為希爾芙的玩笑而感到不好意思,也沒有因斯捷特的失言而感到低落。只是安靜而又仔細地進行調查。父親的離去,自己即將繼承“白龍之魂”變成綠洲之城與整個部族的領主,比起這些以后才會發生的事情,還是要把現在能做好的工作完成才是。


就在此時,瑞伊注意到了,在林邊草叢中,一個蠕動著的灰色物體。


他走了過去。


是并不在解救目標中的,并非自己部族的孩童。


灰白色的皮膚,幾乎骨瘦如柴,不能稱為衣服的破爛灰布包裹著身體,不合身的衣服甚至不能好好遮蔽能夠分辨她性別的部位,以及傷口、瘀青等被虐待的痕跡。


看上去只有十歲左右的女孩子,此時,正竭盡全力般,想要從地上爬起來。


月光沐浴在瑞伊身上,把瑞伊的影子灑落在女孩身前。女孩跪匐著抬起頭,琥珀色的眼睛幾乎失去了神采,只有通過微微的顫抖才能讀出她眼神中唯一攜帶著的驚恐。又或許這個顫抖只是來源于她拼盡力量支撐自己的身體。


是更早之前就落入強盜手中的孩子吧。瑞伊這樣想著。女孩無論是肉體還是精神,無一不在訴說著自己曾經遭遇過的種種非人般的對待與難以想象的經歷。即使瑞伊難以從她的目光的空洞中讀出什么其他的情感,她的身體卻確確實實地想支撐起自己。


“已經沒事了。”


瑞伊像小心呵護易碎品般,輕輕地說道。


女孩的臉部一瞬間抽動了一下,眼眶瞬間透露出一絲晶瑩的氣息。但是卻好像已經干枯了一般,她并沒有哭出來。瑞伊無法分辨出剛才那一絲晶瑩是不是幻覺,但她目光中的神采卻已經回到了眼眸中,仿佛深淵之中閃動著的希望之光。


女孩的身體激烈地抖動著,她終于支撐著自己坐了起來,但成功之后的突然松懈使她馬上又倒了下去。瑞伊不由自主的趕快將她抱住。是出于與自己的子民同樣被拐走的同理之心,亦是對她悲慘遭遇的憐憫之心,或是被她眼神中殘存著的珍貴的希望之光所吸引,瑞伊瞬間便做出了決定。


“已經沒事了,”瑞伊又一次輕聲說了一遍,“我會照顧你的,你不必再害怕了,放心休息一下吧。”


“希爾芙,這里還有一個孩子,可以拜托你救治一下嗎?”


抱著不知是陷入沉睡還是暈倒的女孩,瑞伊走向了希爾芙。


“哦當然沒問……這是?”


希爾芙為自己所看到的東西吃了一驚。


瑞伊懷中的女孩并非人類,同樣也不是亞人。她的頭上長著角,是與瑞伊他們一樣的龍角,唯一不同的一點是,她的龍角是黑色的。


六色巨龍之中,掌控為金,調和為銀,命魄為紅,魔魂為藍,地境為綠,他們分別掌控著這個世界的魔法中最為根基的部分,這個根基,同樣包括著代表著破滅之黑。


黑龍一族,傳說中為巨龍中的背叛者,在黑龍消滅其他巨龍的企圖被其他巨龍聯合挫敗之后,失去了“黑龍之魂”的它們,從群龍的居所“龍境大陸”流放到了世界各地。沒有了龍魂的加護,沒有黑龍之王的組織,它們的存在,漸漸沒落于歷史的河流中,更多地變成了傳說中的存在。


希爾芙驚訝于黑龍的血統仍然存在,亦驚訝于黑龍的血統竟已如此殘敗,連孩子都流落到了強盜的手中。


“瑞伊少爺,雖然我們執行任務的時候,對順手救助人類啊亞人啊這樣的事情并沒有限制,但是……你對這孩子的打算……”


雖然瑞伊自己沒有察覺到,但是他對這個小女孩的關心超過了他平時的狀態。


“我想帶她回去。”


“誒……是、是嘛。”


希爾芙雖然對瑞伊的行為有所懷疑,但是她并沒有能夠質疑瑞伊的身份立場。


“亞人領這里,從來沒有出現過黑龍,整個周邊地區我們都沒有見到或者聽說過有黑龍出沒,顯然沒有辦法找到這孩子的家人,沒有能拜托照顧她的人,而放在這里等同于殺死她,所以還是帶回去比較合適。”


瑞伊的話非常有道理,希爾芙決定放棄去說什么,好好為女孩進行恢復。


“唔,身體上被烙下的痕跡,看來這不是第一次經手,在那樣的環境也算呆得有年頭了,是很可憐,”陪在一旁檢查的還有哈德,“但是綠洲城一般是不允許收留外人的,即使得到特殊認可的人類,也都是住在城外的我們保護范圍的源村。如果放

不下的話,交給在源村找個能照顧她的也行吧。”


“雖然外表上是龍人,但是本質卻仍然是龍的血統,這一點黑龍與我們是一樣的,所以還是由我們照顧比較好。”


瑞伊從另一個角度說明著。哈德理解到把小女孩交給他人可能會暴露自己種族的秘密,雖然并非那種能夠成為死穴的秘密,但也沒必要很輕易地暴露,于是只能嘆氣表示贊同。


“就讓她加入科迪納家族吧,如此一來很多事情就可以說的通了。”


科迪納即是瑞伊的姓氏。


“你這次可是夠任性啊少爺。讓這樣一個來路不明的孩子加入家族這樣的事,真是難以置信。”


“有什么問題嗎哈德,家族與部族的系統彼此之間是獨立的,家族身份不影響在部族中的權利,而只要族長同意,把誰納入家族這樣的事,外人是不能干涉的。”


“你說的對,少爺。”哈德嘆了口氣。


“不過這孩子的名字可是留了下來的,是很典型的龍語命名,跟科迪納放在一起恐怕不是很搭哦,要重新取名嗎?”希爾芙又戲謔地笑道,手里擺弄了一下女孩項圈上的名牌。


龍語是一種非常古老精煉具有特色的語言,亦影響了現在各種生物所使用的通用語。白龍一族為了保護自己的秘密,在很多地方學習了古人類的習慣,命名便是其中之一,并將這個傳統延續到現在。


“不必了,連名字都無法調和,怎么可以稱為科迪納啊。”

(注:古人語中,科迪納便是調整、調和的意思。)


看著在希爾芙的治療下,既有的傷口與瘀青漸漸消除,神色也漸漸恢復的女孩,瑞伊認為自己的決定并沒有錯。


在女孩臟兮兮的金屬銘牌上,刻著兩個漆黑的文字。


悠姬。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