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 夏天的雨總是說來就來。
? 沒有任何征兆,暗紅的天空突然閃過一道白光,隨后蘊含魔力的雨點便打在了地面上。
? 周圍一片荒蕪,黑色的巖石矗立在被魔法徹底湮滅的沙土中。地面上殘留著支零破碎的魔法陣,其中即將消散的魔力發出微不足道的光芒。
一隊人馬在這宛如世界末日班的景象中穿行,為首的是一個全身鎧甲的年輕人,他大步地向前走著,鎧甲異常復雜的紋路上浮著金光,每踏出一步,腳下的泥土便飛濺出來。最顯眼的還是那一頭金色的長發,無論在多么危機的情況下,只要能看見他飄逸的金發,就總能給人安全感。
? 年輕人身上背著一個裹賦長袍的女人,女人正搭在她的肩旁上,手中魔法球的光芒若隱若現。魔法球中殘余的魔力正展開一個魔法陣,幫助隊伍規避充滿肆虐力量的雨。隊伍中的圣女正在一邊趕路一邊釋放治愈魔法,幫助其他人盡快愈合傷口。而精靈弓箭手則手搭弓箭警戒著隨時可能出現的不速之客。
? 這個隊伍原本也應該包括我。
? 雨水不停地潑在我的身上,背上的傷口被魔力不斷撕裂,可我早就感覺不到疼痛。我使勁全身力氣向他們喊去,但聲音又被雨水沖刷掉,又或者根本沒發出聲音。
巖石組成的山巒中不時亮起團團閃光,然后道道火柱升上天空,又被雨水打壓下去,慢慢化為滾滾濃煙。我趴在地上,任憑雨水澆淋。大腦已經停止了思考,我不敢想,也不能想,眼中只剩下他們漸行漸遠的身影。
? 我原本是一名冒險者。
? 但凡有點資本,誰也不想成為冒險者。帝國有時也會宣傳冒險者行業的好處,如果擊敗大型魔物就會名利雙收,可是一將功成萬骨枯,真正功成名就的冒險者又有多少呢?我的母親是一名妓女,這通常也是女性沒有資本時的去路。因為她的職業的原因,我不知道我爸爸是誰。而母親也在我15歲的時候向一個衣裝華貴的人要他應給的錢而失去了性命。于是無家可歸的我在花光母親僅有的積蓄后加入了冒險團隊。冒險者的隊伍中魚龍混雜沒有社會經驗很難混下去。而我也在被明目張膽地搶了幾次錢后,當了酒館老大的小弟。所謂小弟,就是每周給他錢財,他就會報我不受欺凌。作為社會階層最下的人,這是基本的生存法則。在冒險途中,我不停的學習著那些年長冒險者的經驗和戰斗技巧,最后在21歲時因斬殺了地獄魔熊而名聲大振。隨后便被國家冒險團看上,經三年的訓練后隨著一群貴族和騎士們出征遠方魔族。
? 魔族是什么?我不知道,我沒念過書,也沒從任何人口中得知他們的來歷。只感覺魔族似乎在很久以前就存在,人人都痛恨他們。可我真的要感謝這些相貌丑陋的家伙,因為沒有他們就沒有冒險者這個職業,我可能
要去乞討度日了。
? 跟隨貴族們出征并不是簡單的差事,他們往往理論在行實戰起來卻是一灘爛泥。他們幾乎每個人都身穿豪華盔甲。打斗是卻躲在后面。這時往往都要我沖在前面,并祈禱他們的箭不會射在我的身上。

? 終于,憑借我的英勇陷陣和在社會上練就的花言巧語的本事,我被選入最上級的冒險團隊。團隊里個個都是精英,各自憑借實力被帝國選中,由帝國扶持去完成一些艱難而光榮的任務。團隊成員有久負盛名的勇者特蘭克斯,偉大的魔法師和歷史學家梅羅娜,據說最被神所恩寵的圣女普利希拉和來自異國的精靈弓箭手薇薇安......

? 恍惚之間,我的意識又重回身體,我好像在什么柔軟的東西上,周圍不再是飛沙走石,而是彌漫著香氣。我不禁意識到這該不會是進入天堂了吧。但是來不及感覺到什么,伴隨著劇烈的頭痛,我又昏迷了過去。
? 與普通貴族不同,勇者團隊里大家都是對付魔物經驗老到的強大之人,大家互相配合,彼此之間頗有默契,這樣一來無論是對戰多么恐怖的敵人都有信心戰勝。團隊里每個人都善解人意,特別是勇者,總是能察覺別人
細微的情感,在迷惘的時候給出最鼓舞人心的話語,所以大家都很喜歡他。相比之下,我卻只會和那些老謀深算的人討價還價,不能再這樣的團隊里向勇者那樣溫暖別人,這讓我我多少有些自慚形穢。
? 那時候,我感覺我是幸運的,本來窮困潦倒,而在選擇身為一名冒險者竟能做到這樣,和帝國頂級冒險者們一起戰斗,我別無所求。所以我一點也不在乎隊伍中的美女都向勇者諂媚而對我不理不睬,所以我每次都
心肝情緣地做著最危險的偵查任務。有時候我也會像她們一樣去夸獎勇者,但勇者似乎并不喜歡我這個男人跟他講話。
? 就這樣,我一直任勞任怨地在隊伍里,協助隊伍度過一個又一個難關,直到兩天前的一次魔物討伐任務...
我的頭又開始痛起來。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