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節課 在彩色風景中所見之物{后}

第一卷??第十節課 在彩色風景中所見之物{后}


“最后又要在這里女裝了啊……”

我在鏡子前嘀咕道。

今天的芳香劑是薰衣草的味道。

說到薰衣草的話、北海道的富良野有片廣闊的薰衣草花田。

從花田里采取的蜂蜜的肥皂相當受歡迎、不過最推薦的好像是白色薰衣草巧克力蛋筒冰淇淋。就是說、飄著薰衣草香的這個洗手間實際上就是富良野——再怎么說也說不通吧。

要說為什么話題突然跳到北海道了的話、是因為一樓的食品區被設計成了《北海道物產區》。

海產自不用說、方便面、有名的白色戀人、玉米棒、羅茲的薯片巧克力這些東西排列在一起、其中最吸引我注意力的是多肉的干貨類。

今晚的晚飯是什么吶?

這樣的想法在腦海中閃過、再怎么說現在也不是買什么魚干的時候。

丟下心中的各種想法趕忙登上二樓進入多功能廁所后到了現在。

站在百貨商店的多功能廁所的鏡子前、穿著月之宮交過來的衣服的我、看上去像模像樣的。不過、適合過頭了反而感覺自己惡心。

剩下最后的工作就是化妝了。

化妝道具雖然從月之宮那里借來了……。

“可以用這個口紅嗎?”

這不會變成間接接吻嗎?我如此躊躇著、不過注意到現在沒有猶豫這種事的時間、以熟練的手法將雙唇染上色彩。

化妝、按照琴美教給我的步驟進展著。

與其說是教給我的、不如說是琴美一直為我化妝到我理解為止、但也多虧這樣我也變得可以做到《能出門見人的程度》了。

化妝結束后就必須演繹<優梨>了。

雖然很抱歉要欺騙天野、但這是我自我保護的方式、必須完美的將優梨演繹出來。

“啊—、啊—……”

嗯、沒問題。

輕輕練習發聲后認同的點點頭、我再次作為優梨、踏足到這個世界了。

我努力回想腦海中<優梨的記憶>、自己……不、我是過著何種人生、會以怎樣的思考方式行動、是怎樣性格的女生、我仔細的喚醒這些事情。

這種作業宛如、在進行人生走馬燈一樣。我進行著將作為<優志>存在著的自己、以<優梨>覆蓋迄今為止的人生的工作。

《優志這一人物、有著相當大偏見呢》

臉上露出了苦笑。

“我是優梨”

我站在鏡前、為了將自己自身催眠般重復低語。自己將自己這一存在覆寫、感到自己正在慢慢的染上優梨的色彩。

好的、沒問題——我是優梨。





* * *





雖然經常有等待與別人見面的時候、但是在多功能廁所前等待別人可以說是人生初體驗。

要是對方為天野同學的話、自己也能享受這等待的時間……啊、真心話漏出來了。

“不、要是天野同學的話、比起等待我更希望更夠共處同一空間呢……”

這是個相當復雜的問題呢——。

在廁所前等待這種場景、就好像戀人一般、共處同一空間的狀況、卻是作為同性的特權——選擇哪一方能得到更多的利益呢、回去之后來模擬一下吧。

今晚看來是個不眠之夜了呀、呼呼呼……。

優同學女裝的樣子、我只在遠處確認過。

因為那天我是注視著天野同學去的所以并沒有仔細查看、不過從天野同學會將優同學錯認成女性來看等級一定很高吧。

但是、我無法理解呢。

盡管身為男性、衣服的尺寸卻與我一般讓我無法接受。雖然并不認為自己缺少作為女性的魅力但是……還是會希望自己的胸部能夠再稍微有所成長。就算不能是天野同學那種規模、至少也希望能夠成長到D杯的程度。

“不對”

在高中三年的期間成長起來的可能性應該很高、現在也不是需要放棄的時期——至少、也要比優同學大一點! 唉、比較對象是男性的話自是理所當然呀。

在自己身為女性的自信開始動搖之時、多功能廁所中一位非·常·可·愛·的·女·孩·子、害羞的赤紅著臉走了出來。

我的目光瞬間就被其奪走——。

即使是天野同學也完全不敵、這么可愛的女孩子即便在班上也是獨一無二的。要是……不、即使是萬分之一也不可能發生但是、如果自己最初遇見的不是天野同學而是這·位·女·孩的話、可能自己的狀況就會發生變化了……。即便如此!雖然我選擇了天野同學、也在她那犯規級的容貌下目瞪口呆了、自己作為女性的自信又稍微動搖了一些。

“讓你久等了非常抱歉”

這個是、最敬禮。

不愧是優同學——不對、應該說是優梨小姐吧。知道該怎么道歉呢。

“時間還有一些剩余、所以沒關系的哦”

太好啦……這樣按著胸口的動作也非常精明。

“女裝竟然如此的完美、我感覺都要誤會優同學是不是真正的女生了”

是我選的衣服好——之類的、那已經是完全超越了這類理由的完美。

這不是在說客套話、要讓我率直認可這是<可愛的女孩子>那就充分過頭了。而且、甚至我覺得與男性無緣的<化妝>都到了讓人認為<熟稔有加>的地步了、本以為自己可能會笑場——但現在對有這種想法的自己感到羞愧。相反的、覺得自己才應該被嘲笑、優同學的女裝就是有這么得心應手。

“重新說一遍——久等了。楓醬”

“楓、楓醬!?”

沒有預告就被叫做《楓醬》讓我止不住困惑、不知不覺就狼狽了起來。

“嗯。是楓醬吧?”

“是、是的。沒錯呢。我是楓醬”

這、這是怎么回事呀……?

站在我眼前的真的是《優同學》嗎?我甚至疑問到了這種地步、因為不管是性格、還是語言的強弱、全部都不一樣。

優同學、到底發生了什么……?

明明多功能廁所中不可能會有將性格和性別改變的機器、……難道說只是我不知道而已、洗手間里都是有這種機器的嗎?會讓我疑惑至此是因為面前之人沒有任何<優同學>的身影。能想出來的主要理由就是名為《雙重人格》的精神疾病……聚變到這種程度、讓我不得不這么懷疑起來。

“難道說、優同學是雙重人格嗎?”

姑且、確認一下。

“那怎么可能啦—”

她好像聽到了笑話一般揮揮手。

“只是將優梨覆寫在優志上面了而已、不是你說的那樣啦”

露出笑容的優同學、是我迄今為止都未見過的開朗、是連看著的我都覺得炫目的爽朗笑容。

即便如此、她。

優同學說了《覆寫》。

將自己的性格覆寫上新的性格什么的、不是常人輕易就能夠辦到的。能將其做到的都是活躍在戲劇或是電影里的演員、還需要相當的訓練。因為新人的演技往往不堪入目。需要將技術反復反復的培養才能變成演技。

優同學她說、自己無需訓練就將其掌握了嗎……?

“那么、因為和戀醬還有約定、結束之后就和你聯絡吧?”

“啊、好的。路上……小、心”

行為舉止沒有一絲迷茫。

讓交談對象沉醉的純真笑容。

一直望著筆直前進的<她>的背影、我不經意間漏出了后悔的言語。

“我可能、判斷失誤了呢。沒想到你竟然如此完美”

優同學是《情敵》而不是《友軍》。

感覺到、她與我一樣在心中隱藏著《某物》。

“在我的計劃出現破綻之前、必須要重新制定計劃了呢……”

懷揣著內心的不安、我離開了百貨商店——。







* * *







順利的做好了嗎。

從百貨商店離開的我、一邊回想著和楓醬的對話一邊走在向約定地點的餐廳前進的路上。

從楓醬的反應來看、我所擔心的問題應該已經解決了。

那就是說、我已經好好的變成了<優梨>。

我所變成的我、如果不能讓待在一起的對象那樣動搖的話就出局了。

將其做到、我才是真的變成了優梨。

作為優梨和佐竹君接觸時也是。

要讓不能讓佐竹君錯認為《我就是名為優梨的女孩子》就沒有意義。

畢竟、暴露了的話就會全部崩潰的。

不管是我的人生、還是佐竹君的人生、月之宮的想念、全部都會如字面一般終結。

這種末路不是我所期望的。

我所希望的是、所有人的思念都如期望般實現。

優梨——。

我、必須做為珍視朋友的溫柔女生生存下去。

優志(他)所未有的感情在我心中。

將眼前景色逐漸取回色彩——。

我所存在的地方竟然如此美麗、優志所察覺不到的微風在城市中鼓動、一邊將如此美景收滿心底、我一邊前往目的地的餐廳。

沒事的、我有在好好的演繹著。

店中的店員在我踏入其中時喊出招呼。

?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