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節課 在彩色風景中所見之物

第一卷??第十節課 在彩色風景中所見之物


在車上等了數十分鐘——。

作為司機的高津在車外等待。

能夠回避到兩個人待在車上這種尷尬局面倒是不錯、但我從來沒有過被放置在別人車上的經驗。現在要做什么呢?做一下打掃吧。不不、不管要打掃哪里都已經是干干凈凈的了啊。

“啊咧?”

好像有什么不對勁、我突然有這種感覺。

雖然該吐槽的地方多到不行、但目標已經明確了。嗯、為什么我回想在車上做掃除呢?啊啊、對啊。因為很閑、還有對月之宮在自己身上花費金錢的歉意、所以至少做一下車內的清潔——我是這么想的。然而、車內保持著無可挑剔的整潔。在這里完全沒有我能出馬的地方、應該說本來所處的位置就差太遠了……搞什么啊這個完美狀態。高津有潔癖嗎?被我這種下賤之人的臟腳踏足進來真是非常抱歉呢!?上級國民過頭讓我越來越惱火了。

月之宮雙手拿著大量的紙袋、從熱情招待她的洋服店出來了。被熱烈歡迎、啊。對我熱烈歡迎的只有時尚中心島村而已。{主要賣低價服飾的連鎖店} 便宜! 好看! 有各種尺寸! 能集合這三種條件的服裝店沒有多少吧?能以不到1000日元買到T恤的店可謂最強吧。無人光臨的兒童角也很有品味!……節、節約是最重要的吧?

“好厲害的量……”

那個樣子、是把店家準備的衣服全部買下了了吧?大人買法啊。明明是小孩子卻用大人買法是違反規則的吧。快對全國為擺在玩具貨架的高達而哭泣的孩子們道歉!……感覺好像在做夢呢。

雖然她好像因為買到了好東西而露出滿面笑容、但再怎么說也買太多了吧。今天明明只是應付一下而已、這個量我感覺都能穿一個季度了。還是不想細想她究竟花了多少吧。不要去想象五張以上的諭吉四散而飛的樣子了。再這樣和月之宮扯上關系感覺越越陷越深的所以快停……已經、晚了吧。

為什么要為我做到這種地步啊?

月之宮的原動力就是對天野的熱情、不過可能還有著《讓男生女裝的好奇心》吧。

衣服的尺寸和我幾乎一樣——她也這么說過、所以是在享受挑選衣物的快樂嗎?

這個可能性也值得考慮。

應該說、絕對會是這樣。

不是這樣的話、就不會有那個表情。

急忙回到車內的月之宮、一下就坐在我旁邊。車體稍微晃了一下。平常總是在注意著自己的言行舉止、但這個時候的樣子就和小孩子一樣呢。是感到放心了、還是感到舒心了、不對、應該說是感到安心了吧。先不說能不能稱得上是朋友、但在和親密交往的人接觸的時候也沒有必要規規矩矩的呢。

“優同學!這件洋服你看怎么樣呢?”

壓抑不住興奮讓呼吸都亂掉了。

我看怎么樣、就算你這么問——。

“很……不錯吧”

我也只能這樣說啊……。

西服的話我還能談談好壞。

就算是對時尚不敏感的我、在經過這么多集會和討論之后也理解了一下、但你要拿著我穿不慣的衣服問我“這個怎么樣呢?”我也只感覺很厲害而已啊!?反過來要是回答“這個不是不是很不妙嗎?”的話、那樣的話不就不是不是不是很不妙?到途中還肯定會被問《不難受嗎?》。

“帆布外套加白底碎花連衣裙雖然是王道{愛麗絲!}、但正因為是王道所以會給誰都能接受也不會給人留下壞印象。我覺得很適合優同學!”

就算說很適合優、優本人也不會高興的。自己要不是男生而是女孩子的話現在肯定就呀呀的冒出星星眼了吧。我現在心情很憂郁哦。對男高中生說什么很適合女性衣服、這個男高中生也不會高興的吶。

不過、呢。

都放到自己眼前了要是不穿就說不過去了。對買給自己的東西還要抱怨的話是非常失禮的……雖然不感興趣、但我還是感激的收下吧。

“那么然后”

取回冷靜的月之宮一臉疑問的看著我。

“要在哪里換衣服呢?”

哪里、被這么問了我也只能想起那·里了。

“是在車站附近某個百貨商店的多功能廁所來著”

“在那種地方!?”

你認真的嗎!?月之宮瞪大雙眼。

在要女裝的時候就談不上什么認真不認真了呢……

“因為除了那里就沒有能換衣服的地方了”

月之宮一副非常悲傷的樣子同情著我、一臉沉痛的表情漏出“無法相信”的話語。

對于大小姐的月之宮是很難接受的吧、不過會在廁所換衣服的人是很少呢。

{但選擇在廁所換女裝的人卻很多}

準備了換衣用的簾子的廁所有很多、丸之內的OL在長筒襪勾線的時候也能馬上替換掉不是相當的方便嗎?……為什么只限定丸之內啊這種無價之寶。

“不可能在哪都會有化妝間呢、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那么、高津先生。很抱歉我們去百貨商店的附近吧”

“我明白了”

這么回答著低下頭后、嘎吱的轉了一下車鑰匙發動了汽車。

執事這種職業、就是要對雇主誠心誠意的工作……這是我在漫畫和動畫上得到的知識、真正的執事到底是怎么工作的我不知道。大概、我想是作為《秘書》或者《生活助手》工作的吧、不過工作過程中不會對雇主抱怨的嗎?要是我的話“這做的到嗎—!”大概會這樣放棄職務吧……不、不會的。我沒有那種膽量、更何況還是自己吃飯的飯碗。

高津和月之宮關系很好嗎?

雖然心中會浮出這種疑問、但能將其問出口的只有月之宮本人、旁人的我怎么看都沒有問的道理。嘛、畢竟是不管對誰都會用敬語的月之宮、那種會嘲笑這點的人、本來當不了月之宮家的執事吧。

后視鏡里的高津一直一本正經的、偶爾會監視我一般把目光投過來、不過是知道了我什么都不會做嗎、除此之外就再沒有和我對上過視線。

?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