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節課 大小姐月之宮楓{前}

第一卷??第八節課 大小姐月之宮楓{前}


午休結束、一邊與襲來的空腹感格斗一邊等待授課結束的我、一直忍受著劇烈的空腹感最后、反而變得不怎么餓了。

啊、這就是辟谷期嗎!

經常也說些修仙什么的呢、嗯——雖然意思有些不同、但基本上是這回事吧。

班會一結束之后、佐竹就轉過身來將手靠向椅背就這么和我對坐。

然后。

“今天拜托你了哦”

像是悄悄話般低語。

“太快了吧?我希望可以稍微有些余韻啊”

雖然對佐竹傾訴者不滿但我覺得佐竹這<突發性事件候群癥>是治不了了。

這個<突發性事件候群癥>、就是不突然引發一些問題的話就無法滿足的度過高中生活的癥狀、主要發生在佐竹義信這種男子身上。治療方法現在還未曾發現現在是作為《不死就治不好的不治之癥》。我認為和《笨蛋到死之前是治不好的》是同一種意義、但因為笨蛋也有一說就算死了也治不好、而突發性事件候群癥現在還有《死了就能治好》、這一個方法。

這個病死了就能治好哦、佐竹不用擔心。

佐竹這個樣子還是很受班上女生的歡迎、真是讓我難以理解、應該是在我不知道的地方、佐竹在積累著某種努力吧。

比如、一大早就來到教室給觀賞植物澆水什么的……不會這種做吧。

仔細給全班同學擦桌子什么的……這個也不可能吧。

站在班級群體的上層地位的佐竹、從入學到現在、到底做了什么功績、達成了怎樣的偉業呢。

嘛、是因為喜歡率先行動嗎?

他的那份努力我也是認同的。

“好了、差不多該走了哦”

“哦、別掉鏈子啊”

用你來說嗎。

自從我和他扯上關系、佐竹就從來沒《不掉鏈子》過。不管是脅迫我女裝、還是中午的謝罪、再怎么消極主義也該有個限度吧?焦躁過頭讓我語氣都快變得和惡役千金一樣了啦。

中午佐竹強行帶走我的原因、是擅自定下了放學后要和天野見面的約定、不知道怎么辦才好、所以才想和我商量。

你突然跟我說這種事情現在有沒有洋裝、化妝道具我也沒帶在身上、不過仔細想想這也不是健全男子高中生應該帶在身上的東西……。

佐竹也應該是理解這·些·的。

等待集合的時間約定的比上次要晚一些——所以呢?要我謝謝你嗎?回家去做好準備……要是這么做了絕對會遲到的哦?

然后、就輪到楓千金出馬了。

“我們走吧。優同學”

“在教室是禁止和我搭話的哦!?”

還好天野早就已經走出教室了、但要是被留在教室里的同學們、看到那個大和撫子在和空氣對話——我小聲抗議著。

你看、我可是空氣啊。

“再稍微謹慎一點行動啊”

“是我太過粗枝大葉了。以后、我會多加注意的”

你又在這樣做了、真是的。

在這里對我低頭不就更加引人注目了嗎。

“為什么月之宮同學要對那貨道歉啊?”

“那家伙、有點囂張哎?”

“饒了我吧”

這種話語零星的傳到耳邊。

——哎呀、最后是我的心聲啊。

空氣的鐵則就是不能引人注目。

異樣的空氣乃是毒氣、為了將其排除他們開始行動了。這就是人類、自然而然會發出的群體行動的現象。雖然是理所當然的事情、自衛隊員會出隊的理由似乎八成都是《霸凌》。在集團中要是沒有過人的才能、那么、只要引起別人不好的注目就會被淘汰的、他們就是最好的證明。嘛啊?那些只是極少一部分的自衛隊員、我說的只不過是網上流傳的一些謠言、不過集團行動之中有著《槍打出頭鳥》的真理。然后這個狀況、則正是那所謂的狀況。

終于、我也到了要被淘汰的日子了嗎——雖然我做好了覺悟、但意外的佐竹將其回避了。

“喂、你們要去卡拉OK嗎?非現充的我們只能去唱歌了吧!?想來的家伙就跟我過來—!”

宛如發號施令一樣。

壓制住現場的佐竹的叫喊回響在教室內、男生女生們也隨著一起大喊了出來。

《之后拜托了?》

看著用這種表情看著我的佐竹、第一次對他產生了感謝之情。

這也可能是我親眼見證、他在班上受歡迎的一部分理由的瞬間。

雖然覺得他是個不會看氣氛的家伙、但在危急關頭卻很靠得住。這就是名為佐竹義信的男人——不對、評價過高啦。不過多虧了佐竹我們才能順利的逃出重圍、現在就姑且認可他吧——佐竹義信拿出真本事來還是挺帥的。

趁著佐竹引起的騷動、我和月之宮分頭離開了教室。

辛虧教室吵吵鬧鬧的、誰也沒有注意到我們已經離開了教室不過還不能大意。接下來要還是以前行動的話、看到我們的學生會怎么想。簡直不言而喻了吧。

“校門”

我只對月之宮只說了這么一句話、她就靜靜的點點頭向著反方向走了。

月之宮應該是沿著通向洗手間的《正確道路》前往校門的吧。

那是能最快到達的道路。

但、也是最引人注目的道路。

要問為什么、因為是離門口最近的道路、在剛好是放學時間的現在、誰都會選擇這條路的。因此、一起行動的危險性實在太高。

我繞過體育館走向中庭、選擇從這里前往門口。

走這條路沒什么好處。

要是沒有事去體育館的話、應該誰也不會選擇走這條路。因此、這條道路可謂安全。

我是在享受什么潛行游戲的斯內克嗎。







* * *







在校門的出口處的公交站、我和月之宮匯合了。

“接下來怎么辦啊?”

想月之宮問道、她露出微笑在我耳邊低語說。

“購物、哦”

吐息拂過耳側、女孩子特有的香味涌進鼻腔。是香水嗎?還是說洗發水?護發素?止汗劑?要是說這是費洛蒙的味道那就感覺跟變態一樣了。

露出不像月之宮的壞笑眼神的她、就好像天真無邪的小孩子一樣。

看見隱藏不住自己心中迷惑的我、月之宮像是嘲諷我般嘻嘻竊笑。

“因為這種事就這么狼狽、可變不成女孩子哦?”

魔性之女、就是用來形容這種人的吧。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