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節課 大和撫子與狗狗與沒能吃上的干燒蝦仁{前}

第一卷??第七節課 大和撫子與狗狗與沒能吃上的干燒蝦仁{前}


昨天的選擇是正確的嗎?

明明已經快中午了但我卻好像不能安靜的游離于人群之外。

我應該沒有做出錯誤的選擇才對。

因為對那兩人做出自己保護的墻壁、所有感受到危險肯定會拉開距離的吧。就算說我中二也好。在這個世界上如果連自己都不能肯定自己那誰也不會來肯定你了、就算被指責說自己嬌慣自己也無所謂——雖然腦袋里這么嘀咕著、但卡在喉頭的不快感怎么也去不掉。

在餐廳發生了那種稀奇的事情之后我的日常應該也會天翻地覆的、但我并不期望這種變化。

我知道把責任死皮賴臉的推給佐竹、月之宮是不應該的。但是、我又沒有接受那個提案、佐竹他太佐竹范的笨過頭了。

我不是那種會對不誠實的人誠實的圣人、所以要是被打了右臉我會狠揍對方的左臉……我應該沒這樣的膽量、但我會給與對方相應的報復。

那個報復、就是這個吧……。

在發生餐廳那件事后的三天沒和那兩人說過一句話。

佐竹和月之宮在那件事之后似乎縮短了距離不過、他們沒有隨便的來接觸我。

這樣就好、That's all。

強制簽下的《協定》被佐竹給繼承了嗎——雖然我無從得知、不夠校內沒有傳出我女裝的流言看來他們是遵守了諾言。

要是月之宮的話應該會說《要履行守秘的義務》或者《發布了封口令》吧。怎樣都好。只要不宣揚我的事情那就隨便他們。

繼續這樣讓時間磨平一切的話就萬萬歲了……我一邊這么想著、一邊把在那天感受到的微光封印在心中、然后無聊的將意識集中在麻煩的課業上。讓教室里多出一道自動鉛筆在筆記本上唰啦唰啦滑動的聲音。





終于到了中午、學生們各自奔向食堂、或是和關系不錯的伙伴一起吃午飯。

雖然也有以其他理由走出教室的人、但這些人基本上都是集中在自己的社團。我呢、就算待在教室里也沒什么意思、和平常一樣去校園一角的長椅上吃便當吧……我這么想著從椅子上站起來。

呼啦、視線歪掉了。

貧血?回去的時候去趟藥店買些營養品吧。

因為腦袋還是暈乎乎的我小心的站起來。好像沒事了。果然還是不去藥店了吧。

把手伸向桌子旁的書包時、坐在前面的佐竹仿佛要擋住我去路般站在了我面前。

這家伙干嘛啊、你是墻壁妖怪嗎?

“我之后要去吃便當了、可以讓開一下嗎?”

“那個啊”

出現了、那·個·啊。

再三考慮之后《那個啊》這種話是女性化的言辭吧——雖然我沒所謂。不對、要女性來使用《那個啊》才是正確的嗎?雖然怎樣都好。這不是我在逃避眼前的問題哦。

“有話想跟你說、可以稍微跟我過來一下嗎?”

是昨天的事、我馬上理解了。

{有BUG、明明說過了三天}

“那件事的話我全交給佐竹你了哦。雖然覺得把事情全交給你有些不好、但我沒什么能做的”

“好啦、過來一下”

“喂、好痛的!肌肉大猩猩!?”

佐竹抓著我的右手、邁開腳步強行把我拉向某處。

“很痛的放開啦!”

“不這樣的話你會跑掉吧”

看來很懂嘛。

“因為說不過你只好使用武力了。講真的”

在走廊上吱呀吱呀的走著、無法抵抗的被帶到了校舍里。靠在欄桿上的月之宮在等著我。從她身上感到一股強氣的力場。哎、這個人是幕后boss吧……。

終于放開手的佐竹說“人帶到了”、只向月之宮傳達眼見的事實。

“非常感謝”

佐竹什么時候成了月之宮的跑腿了?月之宮對佐竹點點頭、走向我身邊。很恐怖哎。姑且可以幫我把那個氣場消去嗎?不會幫我呢、真是抱歉。

“那天”

啊咧、樣子好奇怪啊?

“對鶴賀同學做出輕視的發言真的十分抱歉”

月之宮深深的低下頭。

四十五度角、感覺電視上的禮儀講師說過這是最敬重的禮儀。記得、點頭是五度、敬禮是十五度……是這樣吧?

真意外。

因為那高不可攀的態度讓我的印象太強了、所以我斷定她不是會這樣低頭的人。

但是、實際上好像不是這樣的。

月之宮向我表示歉意之后、旁邊的佐竹也效仿著低下了頭。

“月之宮會這樣我還明白、為什么佐竹也要低頭啊?”

“因為擅自決定接受楓的計劃是我啊”

嗯、那個也讓我很不爽呢。

“應該稍等等一下優再說話的、和老姐商談時才注意到。真的很抱歉!”

哈啊……、這種無聊的話也和姐姐商量很讓人害羞啦。不過、現在不原諒這兩個人的話就會浪費掉兩人的誠意了。

這、有違我自己的信條。

“已經夠了啦”

“那么、鶴賀同學能給予諒解嗎?”

月之宮保持行禮的狀態抬起頭。

“也差不多厭倦佐竹整天一副窘樣了呢”

“啊、嗯。……不對、我講真覺得很抱歉”

說實話、我很困擾到底該怎么辦、雖然不能趁此機會《一筆勾銷》、但也想把梗塞在喉頭的小骨給取下來。在這個意義上、給我臺階下真是非常感謝。

這下我們的關系就重置了。

路人以上朋友未滿的關系。

這樣我就能平安無事的變回空氣般的存——

“那么我們就是“朋友”了呢”

唉?剛才、說了什么……。

“會吵架也是互相認可的證明對吧?”

“哎、你是哪的吵架頭頭啊”

接下來必須要去打下十個地盤了嗎?唉、超麻煩的啊。

“雖然佐竹同學的主張很難理解、但我是真心想和鶴賀同學成為朋友的”

騙我的吧。

“這句話里、沒有任何謊言與虛假”

不全是謊言與虛假嗎……?



?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