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節課 完美的我、卑劣的我{后}

第一卷??第六節課 完美的我、卑劣的我{后}


“天野同學早就回去了、那我們應該沒事了吧”

“不”

月之宮口氣強烈的將其否定了。

“我有事找你們所以才會在這里的。現在我就告訴你們緣由吧”

然后、剛才發生的事情全都說明了一遍。





我臉色發白的聽著她的話。

引起我注意的是、月之宮話語中的《計劃》。感覺不到好印象。更不用說現在這個狀況下、絕對不會是什么好話吧。

“我可以對你們二位的事保持沉默但也請你們協助我”

看來是必做不可了。

“這并不是“脅迫”、而是雙方利害一致的正當交易、望你們能夠理解”

喂、這根本不正當吧。我覺得只對月之宮有利哎?既然想強調交易的正當性的話、不應該給我們同等的利益嗎。

我用《你怎么看》的目光斜視佐竹。

顏色蒼白、張目結舌、一副呆瓜的表情、然后佐竹——完全不行了啊。本來就欠缺平常心的佐竹現在我覺得不管問他什么都沒有用吧。在這種危急關頭都派不上什么用場、看來池面也沒什么大不了的。我拼命忍住用一發回旋球瞄準他的臉將其打飛的沖動。

“那么、開始說明關于計劃的事情”

明明不是可以坦誠說出來的話、月之宮卻宛如理所當然般的說出自己對同性的天野產生了戀愛之情、而且還說她們之間的丘比特就是我、不對、就是優梨。

——佐竹、她是認真的?

——講真的。

——請說日語。

——我說有點說真的

OK。

我充分理解到佐竹的日語是異次元的語言了。

為什么最近的池面都喜歡用《講真》《說真》《了不得》這些話呢。用這些詞語就能完成對話的日語真的超便利的呢。日本的未來一片光明啊、我看成為世界共通語的日子也不遠了。

因為問佐竹有點了不得、所以我講真的轉向月之宮。

這是什么話啊、說這種話的腦袋有毛病吧。

偏差值30的人也不會這么講話哦。

{提示,偏差值平均是50}

“我們的好處只有“保持沉默”的話、我覺得對我們的好處有一點點少唉”

代替停止思考的佐竹、我向月之宮提出質問。

“是呢”

然后、月之宮暫時停下了話語、用手抵住下巴稍微思考了一下后、似乎想到了什么拍了一下小手。

“那么!就讓鶴賀同學成為我的朋友吧”

“啊?”

在說什么啊、這個人。

難道說、這人腦袋也和佐竹是一樣構造的?

“交換郵箱后、在教室里也能交談了吧。私以為對未存友人的鶴賀同學是相當有利的提議、鶴賀同學覺得如何呢?”

什么覺得如何啊。

完全在小看我。

我又不想要什么朋友、只要能像以前那樣如空氣般生活就滿足了。

雖然性格有缺陷但月之宮的容貌很漂亮。在班上也非常受歡迎吧。和這樣的人一起度過高中生活什么的還是饒了我吧。再怎么說、她這種思考方式就讓我討厭。

話說回來、為什么這個人這么高高在上啊?

不是只有名字看上去很了不起嗎?

有話說名如其人、在我面前的叫做月之宮楓這名女生就是這句話的代表吧。

“恕我拒——”

“太好了呢、優!這下不就有兩個朋友了嗎。我和楓和你明天也要好好相處哦?”

“哈?”

我再次、向這位名為佐竹義信的男人涌出殺意的瞬間。

“而且啊、跟我們坦白說自己喜歡同性、還拜托我們支援她哦?那我們就必須祝她一臂之力了吧?”

“話是這么說、但考慮到現在的狀況——”

“你不也看起來非常享受的嗎。“變成優梨”什么的、這不也是將你自己的自我表現出來的方法嗎?講真”

“你在說什么啊”

確實、部分我是贊同的。

完全變成優梨時與其說是在《演繹》、我覺得應該說是率直的講自己的心情表現出來。但即便如此這個能說得上是《我的自己》嗎?那個說到底也不過是演技的一環不過、雖然不想承認但自己也有覺得享受的時候。就算是這樣這個和那個也不能相提并論、我覺得佐竹只是在偷換概念。

讓我感到不快的是、月之宮因為可憐我而營造出的《你太可憐了就讓你成為我的朋友吧》這樣氛圍。

我、并不是想要朋友。

有了朋友的話、那么那么高中生活就能豐富多彩吧。關于這點我可以理解并不否認。不過、以可憐和同情能夠催生出友情的萌芽嗎?那簡直是被志愿援助一般、我才不期望那種關系。

“優?”

“鶴賀同學?”

兩人一副擔心的表情、詢問我的情況。

我覺得、這兩人無法理解我的心情。

這兩人、一定無法理解我的心情。

我們原本、就生活在不同的世界。

“我知道了。我會為了月之宮和天野打好關系、提供我微不足道的協力的”

“十分感謝。那么、我們就是朋友了——”

“那不可能”

為了阻止月之宮接下來的話語、我不留情面的迅速拒絕。

“哎、喂。優!?”

“我也沒有打算和佐竹成為朋友哦。因為、在考慮著利害關系、好處壞處的時間點、就已經說不上是“朋友”了吧。佐竹也是帶著這樣的想法和班上的人成為朋友的嗎?”

“不、我沒有這么想過……但是!”

利害關系、好處壞處、這些才是最合適我們的關系。

我們是、商業伙伴啊。

“我今后也會作為“商業伙伴”和二位相處的哦。畢竟、月之宮也是以此為目的的吧。這樣的話這種不留情面的關系也沒關系吧”

“那、那個……我、我也是打算這么說的喲”

看上去我如同惡人一般。

不過、這樣就好。

他們有著他們的世界、我是不能夠、也不允許踏足其中的。應該看清楚自己所在的位置。不管是對我、還是對他們。最重要的是我就是我、絕對不能忘記自己不是除此之外的任何人。



?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