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節課 完美的我、卑劣的我{前}

第一卷??第六節課 完美的我、卑劣的我{前}


傍晚的月亮照耀著入夜的道路

學生們早就回家去在等待晚飯了。車站附近下班的企業戰士們用西裝卷縮著身子、拉扯著心神疲憊的身體走在路上。

我逆著人群專心的走在去百貨商店的路上。沒有理會看到全力奔走在夜路上的我而疑惑的轉過頭的路人。沒有這個閑情。我想要盡快的把臉上的妝卸掉、也很在意百貨商店的關門時間。要是多功能廁所用不了了那要去哪卸妝啊?就算附近有著公園、但并不是那種有著廁所的大型公園。

東梅之原車站的附近、還仍在建設當中所以比較困擾。雖然該有的東西都有、但是、太淺薄了。打個比方就好比在自己想要的店里卻找不到想要的東西這種失望感。不不、這結果、完全不是該有的東西都有啊。說到器用貧乏這點、和哪里的某人一模一樣。而他剛好正走在車站附近。

在這個時間點出門的我、在大人眼中肯定是異樣的存在吧。況且、我還在奔跑在夜路上。《為什么那孩子要全力奔跑呢?》就算被人這樣懷疑也一點不奇怪。

我沒時間去顧及這些細枝末節了。不盡快把佐竹心中的《錯覺》修正的話他就無可救藥了。再那個樣子的話、接下來、都不知道該怎么和佐竹相處了——啊咧?這次的事件不都已經解決了、以后、就不會再和佐竹扯上關系了吧?一這么想到之后、忽然感覺渾身力氣都被抽走一樣停下了腳步。

眼前就是百貨商店的入口。

因為快要關店了所以出入的客人都盯著甩賣的商品。店里已經在放螢火之光了{日本關店前會放的曲子}、已經只有一點時間了吧。

為什么、腦海里浮出這道疑問。

雖然我拼命的想去訂正佐竹的錯覺、但到了明天就和佐竹斷了緣分了、自己就能迎來往日的寧靜生活了。我和佐竹再次成為《路人》、也不會再進行像昨天和今天這樣的對話了吧。到了那個時候他一定會察覺到自己的錯覺從而自己改正的、所以我現在和不和他在一起結果都不會變。

我沒有必要這么拼命。

啊啊是啊……。

我、是圈外人啊。

《說不定能交到朋友》

這種事情明明是不可能的。

不由覺得對此抱有淡淡期待的自己實在太過愚蠢、滑稽、癡呆至極。因為這兩天、過得比我想象的還要充實、因而讓自己產生了錯覺了吧。

像琴美說的那樣、我所見的世界擴大了、但與此同時以往積累的《經驗》卻連這擴大了的世界也凍結了。

《只是在陪他們玩而已》

感覺我心中的另一個我在我耳邊用冰冷透徹的聲音低語。

乘上自動扶梯登上二樓、一邊警戒著周圍一邊進入到多功能廁所中。

我站在鏡子面前。

已經、不會再變成這幅模樣了——。這樣想著的我陷入了依依不舍的、非常遺憾的、難以名狀的感情漩渦。

舍去迷茫。

像扒下面具一般卸下半邊臉的妝容、鏡子中映照出我對照的臉。

右半邊是我的臉。

左半邊是優梨的臉。

雖然那邊都是我、但左半邊不是優志。

宛如兩方混合的我的樣子、就好像不愿從夢中醒來的撒嬌鬼一樣丑陋不堪。

“夢該醒了”

對吧、我向鏡中的自己問道。

然后。

我如同要將她封印一般、毫不猶豫的抹去了她的存在。





* * *





我回到佐竹等待的餐廳。是叮咚呢、還是咚叮呢、想起了不合拍的電子音。咚叮是感冒藥的廣告吧?隨便啦。

看到再入店的我有些訝異的店員瞬間露出了笑容、歡迎光臨、用明朗的聲音這樣招呼道。

我也不是自己希望才再次進來的的聲音他這種笑容只會讓我困擾。無視之、想要回到佐竹等著的位置但是……。

誰啊、那個人。

我剛才坐著的位置上有個不認識的女孩子。

身上穿的制服看上去還很新、恐怕是同年級的……感覺好像沒見過她?

“嘛果然會這種反應呢”

在我想著這是誰而站著不動的時候、佐竹露出苦笑、讓我坐在他旁邊。

“這種反應是說?”

宛如日本人偶的女孩子、腦袋上好像浮現出問號般歪著腦袋。……果然、還是不記得。

“這家伙、還不記得同班同學的臉和名字啊”

是這個樣子嗎、帶著像是不特別在意、或者說沒有興趣的讓人無法理解的表情的日本人偶、挺直了背整理好坐姿就這樣向我行禮。

長長的頭發從肩上滑落。

行禮完之后、將垂下的頭發重新撩上耳側的動作非常婀娜多姿。

“初次見面。我是同班的月之宮”

很高興見面——一點沒有這樣的洋氣感。不管怎么看都像是社會人士在交換一樣。

“你好、我是鶴賀”

同班的?

班上有這樣的女孩子啊……不不、這種事情隨便啦。

“為什么月之宮會在這里啊?”

抱有疑問的我、側眼看向佐竹以你給我說明的視線瞪著他。

“那個、是這么回事……”

佐竹不看我的眼睛用差勁的演技打算蒙混過去。他的目的實在太過露骨、讓月之宮小小的咳嗽了一聲。

“我會在這里、是有事想拜托鶴賀同學”

拜托我?

“不。該說是“優梨同學”比較好吧”

雖然氣質上像是溫柔微笑的日本人偶、但非常可怕。那雙眼睛里沒有絲毫的慈悲、我感覺就像是被蛇盯上的青蛙。

“佐竹、你暴露了嗎?”

現在的狀況讓我只能這么想、但佐竹搖頭擺手的否定了。

“我才沒暴露呢!?是楓在監視我們啊”

能不能、稍微找個認真點的理由啊。

是不喜歡佐竹的說明嗎、月之宮皺起眉頭露骨的表示自己的不快。

“說我監視真是失禮。和你們沒關系我只是找天野同學有事而已”

“是、是這樣嗎”

這個人怎么回事啊。

是天野的狂熱粉絲嗎?

不過我指的是不好意義上的、狂熱粉絲。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