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節課 大和撫子如惡魔般低語{前}

第一卷??第五節課 大和撫子如惡魔般低語{前}


旺季時的餐廳、一大家子來吃飯的和下班后來吃飯的社員混雜在一起。

負責大廳的工作人員們忙著處理絡繹不絕的電話鈴聲、每次響鈴都回答道“馬上就會過去!”不過臉上匆忙的表情似乎在說《我可沒說現在就過去》。好像很忙呢。因為我是被服務的一方所以可以悠閑的使用飲料機、但如果立場反過來的話我一定會向顧客發出大量《快點回去》的恨意吧。

店面的繁榮程度、似乎和員工的滿足度不成比例。

是慢一點的職場好呢、還是閑一點的職場好呢、要是工作的話我覺得中間程度就差不多了、不過沒這么方便的店啊。那、不工作就好了嗎。才不好呢。

我一邊在窗邊的位置看著店里、一邊仍和佐竹坐在一起。

天野離開餐廳之后、大約已經過了三十分鐘了、但看起來佐竹沒有向對面位置移動的意思。

與其說現在是放心狀態、不如說是被繃緊的緊張神經一下放松了下來的樣子。

“我說”

之前因為天野在場所以一直忍耐著、但現在沒必要裝老實了。

“你差不多可以坐到對面位置上了吧”

“啊……、抱歉”

我用疲憊的聲線進言后、佐竹終于回過神來、一副依依不舍的樣子轉向了對面。

雖然我轉過去也沒什么問題、不過坐在窗邊的我要移動的話、得先讓佐竹讓開才能移動、或者從桌子底下鉆過去才行。

讓佐竹行動更加方便吧?

所以跟他說要他換一下位置但他好像還在做夢一樣、一直盯著我的臉看。

其原因、肯定在我身上。

畢竟我也沒想到能如此流暢的演繹優梨這一人物、說真的、我自己都嚇了一跳。

被琴美特訓之后、然后我再自己盡力添加了一些設定之類的、再通過觀察班級上的女孩子終于確立了《優梨這一人物》。

其演繹的結果就是剛才的那些言行、不過我覺得憑佐竹的腦子肯定理解不了為什么會變成這樣吧。我自己也是這樣。畢竟到昨天為止還是《班上孤立的土氣男》、佐竹會混亂也沒辦法。

將優梨完美的演繹出來、是不是意味著我有著這樣的才能啊?總讓我有這種錯覺。

我想要變成女孩子的嗎?

不、不對。

我是想成為、另一個人。

大概、我自己也不太清楚。

現在其回答只有《優梨》、但不是優梨也不是不行吧?我到現在還在想這些事情。

如果可以離開無聊的自己、如果能夠訣別無能的自己、就算不是優梨也可以的吧。

琴美、已經看透了這點。

那個人無法套用世間常識的嗎?會讓人這么想的神秘人士就算說是《行走的超自然現象》也不為過、所以佐竹對我感到親近也是沒辦法的。畢竟我這種不起眼的路人角色竟然能完美的變成女生、不管是誰都會這么覺得吧。

“那個啊”

佐竹把杯中的可樂一口氣喝干之后、像是要吐露真情般開口說道。

“什么?”

“你、難不成是那·一·邊的吧?”

佐竹說的《那一邊》應該說的是《對女裝感興趣》的意思吧。我可沒那種興趣。先不說做不做的到、可以的話說真心話我還是想選擇異性做對象。

“那不可能吧。我可是非常健全的男高中生”

但是啊……。

“但剛才那實在是完美過頭了吧。一般來想”

雖然我完全不明白普通來想的《普通》是指、哪里的《其他大量的事物》、但我只是將自己能做的事拼命做到而已。而且、暴露了的話佐竹也一樣會有麻煩。

“大家都是一條繩上的螞蚱吧?”

這樣、帶著確認的意義向佐竹開口道。

“但是你、講真的可愛過頭了啊?”

“唉、佐竹你難道說是那·一·邊的?”

我所說的那一邊是《好男色》的意義。

“可能、無法否定呢”

“哈?”

是我聽錯了吧?

“畢竟是有點可愛嘛。怎么說呢、講真我感覺可”

嗯嗯原來如此……就是說、我完全不知道他在說什么。

“抱歉。請說日語”

“就是說!我覺得沒差啦”

“難道說你喜歡上優梨了?”

“可能、是這樣”

這怎么可能啊!?我本來期待他會這么吐槽、拼命的給他捧哏的。

因為我現在還是優梨的樣子、所以讓佐竹迷茫了吧。

“這樣啊”

要解除他的迷惑、只需將其成因去掉就好了。

夢要留到晚上做、不是大白天要做的事情。知道那只是南柯一夢的話那該有多失望啊。我不是叫他《放棄》只是要他《面對現實》、應該讓佐竹知道有很多東西是無法得到的。

這就是正論、我是正確的。

如果不是的話、那不就做不下去了嗎。

迄今為止失去的東西、自己選擇的道路全部都會變成借口的。

“稍微等一下”

“你要去哪啊”

“別管了。……錢包還我”

只從佐竹那那會錢包后、從餐廳的座位擁擠縫隙間離開了店面。





在初春那說不上溫暖的夜風中、我在擁擠道路的人群中鉆來鉆去。

未見過的風景、礙事的觸動自己的心情、使人感覺心慌意亂。

和身旁的人那擦肩而過的邂逅、肯定不會留在雙方的心中吧。沒有人會記得使用的事情。要是有著什么意義的話就另當別論、但只是和我擦肩而過那肯定不會在意的。

空氣盡力的像空氣一樣、做一個會看氣氛的空氣。

這是我第一次《作為空氣》被他人所識、所見、所感而留下的《空無一物》的記憶。





* * *





“為什么我要說那種話啊”

太差勁了。

在優離開餐廳之后、我開始 為什么自己要說那種不知羞恥的話啊? 陷入到這樣的自我厭惡當中。

完成的質量竟然這么高、普通來想完全不可能吧?

超級女生啊。

講真過頭了吧、說真的了不得。

但是、最了不得的是我才對……我可能一見鐘情了。

不對、喜歡上他嗎? 不可能吧。

那可是和我以往交過到女朋友相比超異常的存在——應該說、連女性都算不上啊?

跟那種對象說了近乎告白的話、會在我的歷史上作為《黑歷史》永永遠遠流傳下去吧、比較講真的。

“講真的超爛啊”

“說什么超爛呀?”

“那種事情當然是說……哎”

唉?

“為什么你會在這種平民的店里啊!?”

坐在剛才優所坐的位置上的是、同班被稱作《大和撫子》、大型制藥公司的千金獨女、月之宮楓。

完全沒感覺到她的存在、女忍嗎?

“尾行天野……不、沒事”

——剛才、絕對說了尾·行吧?

——沒有說過。

“怎么回事啊、你……”

“不是你、是月之宮楓”

我知道的啦。

“月之宮楓小姐為什么會在這種平民的店里呢”

“因為我看到了天野同學”

哈?就因為這種理由進來這個店嗎。

“我在遠處窺視著你們的樣子、不過好像這里變成了“似乎很有意思的狀況”所以馬上過來打招呼了”

竟然說遠處窺視——跟蹤狂嗎。

“你要是想過來問好的話、不湊巧、現在這里很忙”

“啊、我有好好拜托店員幫我把其他桌子移開所以不用擔心”

“我不是說這個啊”

明明在班上是個老實的洋娃娃、只要走出門外氣氛就完全變了。這就是那個大·和·撫·子的另一張臉嗎……女人真恐怖啊。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