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節課 嶄新的“某物”開始萌芽{后}

第一卷??第三節課 嶄新的“某物”開始萌芽{后}


在那家伙在洗手間換衣服的時候、我無聊的擺弄著手機。

剛好有張長椅、挺適合用來冷卻我現在的心情的。

翻了翻SNS、公交車上的那群家伙們好像去了卡拉OK。還發了《卡拉OK最棒了!》的推、帶著卡啦OK的標簽和映著亂七八糟桌子的照片。我也想去卡拉OK啊……講真的。

照片上類似煙和酒的東西被人大肆評論、不過這些家伙們不像是能抽煙喝酒的人……嗯、我是這么希望的。

話說回來、好慢。

女生上廁所就是久啊……哎、那家伙不是女的來著。

昨晚上看到的那·個·樣·子、那個樣子總是會浮現在我心中。剛才也是這樣。總覺得他的動作很有女人味、這種感覺……在我的胸口騷動不已。

姐姐、你是不是做的過頭了啊……講真的。

老姐說到是根據我喜好來化妝的時候、我被那家伙的變化驚到把心里話都說出來了、不過就算那家伙女裝了性別也不可能改吧。

到底怎么了啊、我。

“抱歉、讓你久等了”

被搭話了、我把頭抬起來。

只聽聲音的話講真的就是女生哎。

……啊咧?

“哎、怎么回事!?”

雖然優的體型本來就是好像會被大風吹走般的纖細、但即便如此也應該是男生。然而、胸口有卻小小的隆起。

這很奇怪哎、講真。

要是肥胖的胖子的話、可能會有這樣的情況但是、優他可是脆弱又纖瘦的哦?

“不要這么看著我啦。……人家會害羞的”

臉頰赤紅、眼瞳似乎也水水潤潤的。印象改變了之后我這樣看就不太好了嗎?胸部是放了胸墊吧、大概。這種小道具是什么時候放進去的啊……老姐!

“抱歉啦。我沒想到你居然做的這么完美哎。講真像女的。比女人還女人啊”

“你在說什么傻話呀。……好啦、走吧?”

廁所里發生了什么嗎?

昨天夜里、他接受了老姐那類似調教的訓練、今天也一直心不在焉的、是在想著那些事情吧。

所以現在、就產生了這種狀況?

要是這樣的話、這家伙可能有點擅長演戲呢。直截了當的說就是女生。不、除了女生之外不可能是任何東西。這家伙現在、不是鶴賀優志而是完全的變成了<優梨>這一架空人物。

不管表情還是氣質、完全沒有一點優志的影子。

說真的了不得——我只能這么說。

我有些迷惑的接受了、想走去百貨商店的出口時那家伙的右手環住了我的左手。

“唉。你、你認真的”

柔軟的小手、變得像冰霜一樣冰涼了。

也在緊張啊、這家伙。

“不這樣的話看起來就不像戀人了呀。……我知道你不喜歡但忍一下吧”

“啊、哦”



什么呀·啊……連說話方式都徹底轉變了嗎!?我覺得不用做到這種程度的、但現在我應該配合這家伙吧。話說回來這個……香味是啥啊?這不好像就是、會讓我感覺在和真正的女孩子一起約會嘛。

我應該是知道優梨(這家伙)的真實身份的。應該是這樣子的、但我的心臟卻在焦急鼓動著。

這家伙是貨真價實的、男人。男人、男人……。

我努力的用《你想錯了》來壓住這讓我自己都嚇一跳的心臟高鳴。

我承認經過老姐的魔改之后這家伙的級別已經相當高了、也承認在我旁邊臉頰燒紅低著頭的這家伙相當可愛。

但是、是男的。

誰會想到竟然能化妝到如此程度?

雖然在不斷抱怨、但我還是感謝這家伙的挺身協力、不過沒想到會這么認真的陪著我、反而讓我覺得自己羞恥了……之前那么不愿意都是騙我的嗎!?已經、不知道那一邊才是真心、哪一步才是演技了、認真的講。

“怎么啦?從剛才開始就一直盯著我唉”

“我說你、難不成很習慣女裝嗎?”

腳步停住了。

“能忘了“之前的我”的事嗎?不這樣的話會露馬腳的”

唔、唔哎。

“現在我只是“佐竹君的女朋友”哦”

這么說著、對我露出靦腆笑容的這家伙、就算說是貨真價實的美少女也不為過。好可愛啊、可惡。大概、要是這家伙原來真的是女生、毫無疑問我絕對有點講真會喜歡上她的。

不對、等一下啊。

各種意義上的等一下啊。

只是憑老姐的特訓之類、不可能造就這樣的優梨(女生)吧。畢竟你想啊?把那些讓我都叫苦連天的巨量知識、只是一天——正確來說是半天——就化為己用是不可能的啊。

果然、這家伙內里可能就有《這樣的本性》。雖然是正常來想怎么都不可能漂亮弄到手的家伙——那個時候、和這家伙搭話果然是正確的。有點有意思的家伙呢。

我一邊想著這種事、一邊為了取出優寄存在車站投幣箱的行李而走向車站。

身邊的路人會怎么看我們呢?

會覺得我們是戀人嗎?

現在能確定的事情是、朝向優的視線異常的多。

原來如此。

所以這家伙從剛才開始、就貫徹了老姐說的《比女人還要有女人味》了嗎。

這樣的話、我就必須守護這家伙了。

……啊?

不對等下、優是男人啊。守護什么?怎么守護?

接下來可要和戀莉見面了、我這會慌慌張張的可不行。

到底怎么了啊、我。

旁邊的只是同班同學、而且在班里也不和人親近、是甚至連同班同學的名字和臉都記不得的《小子》。

然后、現在是我女朋友、嗎——扭捏個什么勁啊、怪惡心的。

到了投幣箱之后、優只從包里取出必要的東西、其他的東西就硬塞進了箱子里。

“錢包之類的怎么辦吶。不拿包還是有點”

“要放我這里嗎?要是你不拒絕的話”

反正都會被拒絕的吧、姑且說一句?

“嗯、謝謝。拜托啦”

“唔、哦”

真虧你能這么簡單的、把貴重用品交給別人啊……我可以理解成是被信任了嗎?

“怎么啦?”

“啊、沒……沒什么”

“佐竹君真怪。好啦、快點吧?天野還在等著哦。讓人等太久不會讓人覺得奇怪嗎?”

“是呢”

走吧。

我把交給我的貴重品放進包里后、再次牽著手趕往約定見面的餐廳。

牽著的手會冒出些微汗水、一定是因為互相都在緊張吧。

還是說、有其他的原因?

怎么會、應該不可能吧。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