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節課 嶄新的“某物”開始萌芽{前}

第一卷??第三節課 嶄新的“某物”開始萌芽{前}


第二天、我忍受劇烈的頭痛在佐竹的房間里醒來。

試著像宿醉的公司職員那樣壓住太陽穴、但好像對疼痛沒有什么幫助。

忘年會上的父親、一直都是這種感覺嗎。連UKON之力都不能解醉而懊惱不已{一種商品,據說可以緩解宿醉}。雖然我不太懂這種感覺。



至于我腦袋頭痛的原因。應該是昨晚琴美的話吧。除此之外,我想沒有其他的理由了。為了女裝而學習女性的動作、還有少女的心。琴美口若懸河的把各種東西都塞進我的腦袋里、感覺腦袋都要炸了、所以會這樣頭痛欲裂也是理所當然的。

不過、也不全都是些壞事。

多虧了這個夜宿會、我和佐竹成為了互稱《佐竹》《優》的關系。雖然對不習慣的外號有些不滿,但被回答說外號就是這種東西。

和附近的阿姨一樣哦、把我叫做《優醬》什么的。

一點沒有因為交到可以互稱小名的人而高興的心情。因為比起這個現在的狀況惡劣至極、讓我的心情只剩下憂郁了。

真是的、請不要再折騰我了。

放學后、我要打扮成佐竹的女朋友、和向佐竹告白的女同學天野戀莉見面了啊。

展開再快也該有個限度吧……。

只是想一下就讓我嘆氣的沉重事實、當事人卻在和我輕飄飄的打招呼、我實在是簡直不能理解他的腦回路。

要問我為什么會陷入到如此快速的發展中的話、起因還得從昨夜、收到天野發給佐竹的短信開始說起。

雖然不知道到底發過來的是什么內容、也沒有偷看別人手機的興趣、不過當時真的應該看一看的、我后悔的想著。佐竹他竟然、在沒經過我同意的情況下、就和天野你一句我一句的把我賣了、擅自決定要和她見面。

昨天放學后沒有阻止佐竹自我中心的擺弄我、要是知道會變成這樣、昨晚、在問我的時候就算來硬的也應該拒絕他的。但是、人生沒有后悔藥。事到如今再后悔也沒有用了——到頭來、我只能用從琴美那學來的化妝術、和斯巴達特訓的成果來臨場發揮了。煩。真的煩。

沒管一大早就唉聲嘆氣的我、房間的主人佐竹義信一邊做起床的準備、一邊高聲宣揚道“全力去干吧”。

佐竹真爽啊、不用穿女裝。

在我旁邊笑笑就好了、這好輕松啊。完全不期待期待這家伙會稍微考慮一下別人的心情、畢竟池面和路人看待世界的觀點是完全不同的。





把從琴美那借來的整套化妝用具悄悄帶在書包里、還有一個、塞著替·換·衣·物的大袋子。

這個替換衣物袋里藏著的衣服正是、成為我這次煩惱來源的《優梨的衣服》。

《給你這個。餞別禮哦》

這么給過來的衣服、是與五月相合的白色襯衫、和棉質的上衣。還有、長到膝下的青白條紋半長裙。

試穿的時候姐弟兩個都發出“好適合”的大好評、適合女生衣服的男高中生是什么鬼啊?所以、我有點高興不起來。

吃完早餐要出門的時候、在玄關被琴美叫住了。

“在變成優梨醬的時候、絕對不可以忘記自己是女孩子了哦。請記住暴露就會死……社會性的”

“知道……”

雖然感謝你的忠告不過發言太恐怖了吧。

“不過、應該沒問題。優梨醬真的很可愛所以要有自信哦?”

我可是男的、就算被說《可愛》也不會高興啦……。

不對不對等下、最近好像有比起《帥氣的男人》、《可愛的男人》要更受歡迎。因為可愛所以最棒、似乎有這樣的風氣唉。打上倉鼠系男子、之類的我不是很明白的標簽發送上使用APP加工過的照片。特意鼓起臉頰醞釀出倉鼠感的這種令人淚下的努力我也算能認可、這種《小動物一樣的我很可愛》的自滿、自我意識過剩到這種程度也算是一種才能了。我是想表示肯定的如果認為是在否定的話還請見諒啦。

一邊搪塞著佐竹的搭話、在上學途中我一邊在考慮著《飾演他人》到底是什么。

今天、我要出演《跨越性別的他人》。

出演、啊——到底怎么表演才好啊。

我也沒有某·元名女演員的演技鬼才跟我說“就是戴上假面啊!”來推著我前進、而且說回來、我不認為只通過一夜的練習就能演繹出《真正的女孩子》。

那樣的話我要怎么做?

要怎么辦才能接近《真正的女孩子》?

忽然、我的腦海里浮現出琴美房間書架上的各種資料集。

琴美描繪漫畫所使用的大量資料、都是為自己描繪的世界提供現實感的東西。世界各地的街道、還有收納世界遺產的寫真集。詳細說明人體構造的圖鑒、還有蟲、鳥、魚、植物的圖鑒……BL本也有必要描寫這些東西嗎?如果是異世界幻想系我倒能理解、但BL漫畫講究這些感覺也沒有意……不、好像真的會拘泥于這些地方、那個人。

就是說、呢。

漫畫家也有《演繹他人》這一點對吧?

描寫登場人物的時候、這個人生活在什么地方、過著什么生活、有著什么思想——這些雖然是很難登上表舞臺的里設定、但有和沒有能決定故事的深度。

對啊、我不足的地方就是這里。

演繹他人難點、對我來說是關于女孩子的情報不足。

那么今天、就算花上一整天、我也必須要拼盡全力去觀察。

然后、再來思考。

優梨這一任務到底是怎樣的存在。

?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