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節課 腐爛的大學生佐竹姐{后}

第一卷??第二節課 腐爛的大學生佐竹姐{后}


“相信老姐吧”

唉?

“老姐比較講真的有點了不得的”

佐竹喲。

你越是這樣講話、我的心里就越是不安、就好像是陷入了黑暗的漩渦。

《比較講真的》

……這種話就已經很意義不明了

《有點了不得》

……是說到底多了不得啊、有點說真的。

琴美完全無視我的憂郁心情、開始在我的臉上打底。我的臉、就好像是油畫的畫布一樣、被琴美熟練的染上色彩。臉頰和額頭被筆尖觸摸的感覺也是我的初體驗了。有點癢癢的。不要碰鼻尖啊、想揉一下了。啊啊、真的請饒了我吧……。

“——嗯、妝容就這樣應該可以了。之后就再帶上假發……好了、完成?”

完成了……嗎?

小心翼翼的睜開眼睛、看到鏡子對面坐著一位呆愣的陌生少女。

誰啊?

猛烈的湊近鏡子、鏡中的少女也向我靠近。這是我第一次、感知到這個少女就是我自己。

這真的是我自己嗎?

這已經完全超越了、我能不能接受的次元。

就好像是被施加魔法的仙度瑞拉一樣、我宛如被施展了魔女的<變成女孩子的>魔法

雖然聽說過化妝之后人會變樣、但親身體驗后才能真正體會到。鏡子的映照出的我、看起來完全不像自己所熟知的自己、完全想不到會是同一人物。鏡中的世界似乎是和現實完全相反的、但即便如此女性的鶴賀優志、會變成這樣的少女嗎?

“鶴、鶴賀你……講真有點嚇人啊。老實說超級合我口味的唉”

請不要對我說這種惡心的話。

“因為、我是按照你的喜好化妝的啊”

我的背后正在進行似乎非常開心的對話、但動搖的我完全沒有發覺。

連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會這么動搖。

好厲害、心里冒出這句話。

肯定意義上的、不得了。

是自己又不是自己的這股不可思議的感覺、和心底里涌出來的未知的——就算我拼命的壓抑自己的感情但心中已經生出了《自己重生了》的概念。

說不定、我——可以用這個樣子、將已經逝去的自己重新找回來。

這股我甚至不敢接受的沖擊、在我身體里如雷電般疾走。

晴天霹靂、這句話放在這里最恰如其分。

“啊啦、一副說好不壞的表情呢?難道說很喜歡嗎?”

“說老實話、有一點點”

對、真的只有一點點。只有尖端那一點點。可以的話請不要弄痛我——到底在說什么啊、我。太過動搖了腦袋好像都出問題了。

“那么、接下來得進行讓優梨醬更加優梨醬的特訓了!”

特訓……?

我不由得生出一股討厭的預感。

“老姐、還要對這家伙做什么嗎?”

佐竹君歪了歪腦袋、代替我發出了疑問。

“因為是你、肯定是甩女孩子時“我的女朋友是絕色美女”用這樣的話來拒絕的、然后那女孩跟你說“那、就介紹給我看啊”這樣的吧?”

不愧是佐竹姐。

除去過激的表現、只是猜幾下就知道了讓我驚為天人。

佐竹君也因為完全被說中、嘴巴一張一合的“為什么你會知道啊”、漏出驚嘆的聲音。

“你會來和我商量的內容、從以前開始不就都是這些嗎”

“這樣啊……、是這樣呢”

啥啊這是、這家伙果然在炫耀吧?

總而言之想讓他爆炸吧、不過我還是很在意琴美所說的《特訓》。

佐竹君的戀愛話題怎樣都好可以跳過這個話題嗎——我這樣看著琴美、似乎是察覺到了我的想法她故意“咳咳”的咳嗽了一聲。

“要徹底成為女性、光是打理容貌可是行不通的哦。這種小把戲一下就會被看穿。所以、內心也要徹底的成為女性——特訓就是這個喲”

“請再稍微具體點、讓我容易理解一點”

“好吧。……那、舉個例子、坐在椅子上時、男性都是打開雙腿坐的吧?但是、女孩子不會采用那樣的坐法。你覺得是為什么呢?”

是說禮儀行為的話題嗎?雖然有些訝異“因為太粗魯了?”、但我還是這樣如實回答了。但是、琴美左右搖搖頭。大概是猜錯了、所以琴才會搖頭。

“一半正確。也有這個意思、但是你好好想一下女孩子的制服?”

梅高的制服、制服……。

只屬于我的純潔短裙?

還是說、谷川俊太郎的《活著》?

不管是哪一個裙子都無可替代。

終于注意到的同時、琴美也“注意到了嗎?”、戴著這種表情向我微笑。

“沒錯、女孩子的制服是裙子哦。穿著裙子張開腿的話就會被前面看到自己羞恥的地方。要是想到被站在講臺的男性教師看到那里的話……怎樣?伸長鼻子看自己胖次的男性教師、非常惡心對吧?”

“確、確實相當惡心呢”

這樣啊。

女孩子每天都對男性教師抱有這種感覺嗎。……真可憐、男性教師。

“女孩子啊、比男孩子想象的還要敏銳哦。一直盯著被單肩包肩帶勒緊的胸的視線之類的、這種下流的視線更是敏銳、是吧?”

那個啊你想、是不可抗力啊、或者說是自然之理來著、就算不想看也會進入視線——不對、也不是不想看來著咳咳。

“所以優梨醬、為了變得更加“優梨醬”、需要認真的學習這些事情喲。優梨醬、動作行為要是不能比女孩子還女孩子氣的話、不僅是女孩子、連男孩子也能一下看破你哦。為了不變成這樣就是要特訓啦!”

“不對不對、稍微等下啊老姐”

熱情發表演講的姐姐、被佐竹君給阻止了。

“你想想現在都幾點了?這家伙必須得回去了、今天到這里就算了——”

一點不像佐竹君的常識發言讓我懷疑起自己的耳朵、而且我也不覺得琴美能夠理解常識。不出所料、果然回答說“那住這里就好了啊”了。

“啊、是啊。好、鶴賀。給家里打電話吧”

“為什么話題是以我同意為前提進展的啊!?”

“拜托了、吶。我們是朋友吧?”

朋友?要真是我現在就想和你絕交哦——不過、我也不可能若無其事的說出這種話來。

“幾時、我和佐助君成為朋友了啊”

自己充其量也就能這么抱怨而已。

“那么、現在我們就是朋友了!”

“哎哎……”

疲憊不堪的嘆出一口氣后、聽到背后傳來一道陰濕的笑聲。

“對我來說“臀友”也可以哦?”

“老姐、你是傻瓜嗎……”

怎么好像不討厭?

佐竹君不自然的別開了臉?

“在這里害羞嗎、真的、可以放過我嗎?”

結果、我沒能反抗這對姐弟、幾乎整夜都被琴美強行傳授、《更像女孩子的特訓》。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