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節課 腐爛的大學生佐竹姐{前}

第一卷??第二節課 腐爛的大學生佐竹姐{前}


佐竹家是兩層的獨戶建筑、并沒有像豪宅那樣的豪華裝飾。

是非常普通的一般房子——就像我的家一樣——并沒有好一點也沒有壞一點、完美的混入并列在寧靜的市區中相差無幾的房子里。

不過呢、我上次去別人家到底是多少年前的事了啊。上小學的我還是個普通的少年所以有三、四年了?微妙的緊張感拖慢了腳步。站在玄關處躊躇著是否該進去、看到我一副有話不敢說的樣子佐竹君催著我“快進來”。等一下啊、心理準備還——沒給我畏縮不前的時間、就被佐竹硬推著背半強制的進去了佐竹家。

別人的家有股獨特的味道。

我家里會在鞋柜上放薰衣草的香水、而佐竹家的玄關有一股微微的香皂味。還夾雜著、什么味道呢……油畫顏料的味道?也混雜在里面。佐竹君好像沒有畫畫的心思、應該是家里其他人有這樣的興趣吧。

沒繼承到繪畫的才能一定深受打擊吧、佐竹君。

嘛、既然是池面就算有缺點也會成為魅力點吧。哼、有點生氣了。

在毫不猶豫的走向熟悉的自家走廊的他身后、我有些尷尬的慢慢跟著他的步伐。

走到短短走廊的盡頭。毫不猶豫的打開盡頭房間的門、這里似乎的供家人使用的起居室、房間里飄散著帶點苦味的咖啡香。

“啊、歡迎回家義信”

在起居室的橢圓木質桌子上工作的女性注意到了我們、停下手抬起了頭。

她右手拿著圓珠筆、桌子上四散著會讓人吐槽怎么這么多的長方形白紙。

佐助君看到這個樣子、為難的皺起了眉頭。

“你又這樣了……”

故意用厭惡的聲音、咂舌嘀咕道。

“老姐、你又在客廳畫原稿了。這個、我說了多少遍叫你在自己房間畫了啊。講真”

到底在畫些什么呢?

我遠遠的偷看一下。

好像都是些《漫畫》一樣的東西、好像是在進行叫做<線稿>的工作……大概、我也不清楚。感覺好像在動畫或是漫畫上見過那上面的東西。畫著的是……遠遠就傳來一股腐臭味。這么說來在起居室的桌子上旁若無人堂堂正正的畫著男的和男的互相扭在一起的畫面、佐竹姐的精神也如鋼鐵般堅強呢。不、我聽說漫畫家沒有厚臉皮是當不了的。還會去瀑布修行……應該不會吧。

都說姐弟即相似又不相同、但這謎一般的精神強度看來是這姐弟共有的了。

相同的地方還不只是這一點。

弟弟是池面姐姐有姐姐的魅力、不管是亂糟糟又雜亂的頭發、還是露出襯衫的雙肩、這些<細節>更加顯示出佐竹姐其《魅力》的一角。要是再好好改正下坐姿的話、應該會給我和剛才的感想完全不同的印象。

“后面的孩子是?”

“同班的鶴賀哦”

感覺該自我介紹了。

“初次見面。我是鶴賀優志”

佐竹姐似乎對我感興趣一般瞇起了眼睛、用舔舐般的視線從上到下的掃視著我。

稍微思考了一下后好像自己理解了什么意義點點頭慢慢站起來、湊近到我鼻尖一點的距離。

“難道說你是“娚孩子”?”

“我是男人”

這人絕對是在我是不是男娘吧?

背后不禁打了個顫。

就像被惡魔冰冷的指尖撫摸后背一樣。

弟弟是這樣姐姐也是這樣嗎?

姐弟湊一起光是那飛到宇宙的思維就夠糟了。

多虧于此我、完全變成神游狀態了。

我完全沒有任何友軍、不過說起來平時也沒有。

注意到狀況和平時一樣、對自己不利。真是坐如毛氈……咳嗽幾聲來掩蓋著沉悶的氣氛吧。

在我開始后悔來佐竹家的時候、佐竹君把我也丟到一邊以“那個啊”來向姐姐發出話題。

說起來、我想著。

在教室向我開口拜托時的第一句話、

《那個啊》

也、是這么說的。

這個是佐竹君的口頭禪嗎?在我分析這個的時候、完全沒注意在不知不覺中到話題正在飛速進展中。

“其實、我有件事想拜托老姐來著——”

“我知道了交給我吧”

佐竹姐就像事先說好了一般回答道、一副完全理解弟弟想說什么的表情、歡喜著、開始用盯上獵物的野獸般銳利的目光評鑒著我。真是討厭的目光。這宛如能看穿事物外表的目光讓我不自主的往后退。

“呼呼原來如此。這真是美妙的素材呢”

雖然好像是在被夸獎、但為什么我不太能高興的接受呢?

“初次見面。我是義信的姐姐、琴美。那個……是叫優梨醬、對吧?”

這個人、絕對是故意弄錯的。

“我叫優志。還有是“君”。我是男的”

用誹句訂正。

“啊、這樣啊這樣啊”

一點沒訂正的意思、琴美用那飄然的態度繼續說道。

“現在是“優志君”是吧?抱歉抱歉”

現·在·、是什么意思啊。

“沒事的!我會好好的把你變成“優梨醬”的!就放心交給姐姐吧?”

我的直覺告訴我!

再這樣待在這個家里會了不得的。

絕對了不得、非常了不得。

失去語言力肯定是受到了場地debuff。

“那、那我就此別……”

為了趕快從這個家里逃出去而發言道、佐竹君為了阻止我而繞到了后面切斷了我的退路。搞什么啊、這樣瞪著他、但我的瞪眼也發揮不了什么效果。

“抱歉啊鶴賀。為我而犧牲吧”

“犧牲!?”

“沒事的沒事的!一點都不可怕哦—?馬上就能讓你變成可愛的“男娘”的”

hu腐hu腐hu腐?

“噫……”



然后——。

我被不由分說的塞進別人家里沐浴、現在、被坐在琴美房間的化妝臺前。

“那么、就讓優梨醬大變身啦?”

“真的、饒了我吧……”

“鶴賀。你不變身的話我會有麻煩的……老姐、講真的拜托了”

不要瞧不起美術大學生哦? 琴美一邊做出像是挽袖子的動作、一邊用細白的胳膊秀肌肉給我們看。沒肌肉哎、這不和我一樣沒肌肉嗎?啊、這不就是說我的肌肉量和女性一樣……得多鍛煉了!

“要是打攪我的話、會變成“傻瓜臉的大叔”或者“普通臉的大叔”的喲?”

這、完全都是大叔呢。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