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節課 惡劣至極的邂逅{后}

第一卷??第一節課 惡劣至極的邂逅{后}


“抱歉”

就算被這樣說,但我記得了同班同學的臉和名字也沒意義所以沒辦法啊?畢竟沒什么叫名字的機會——這話我沒說出口、條件反射就道歉了。

“那個啊”

“嗯?”

“我有件事想求你……可以嗎?”

佐竹君只說《有事相求》、卻不告訴這事的內容這點非常狡猾。

不告訴我相求的內容、這種問法不就意味著我沒有拒絕權嗎?在這里只能回答“好的”了吧。

“鶴賀啊。你可以做我的“女朋友”嗎?”

“哈?”

我在這個時候完全體會到了什么叫做《池面很恐怖》。

某種意義上都成我的心理陰影了。

池面真是什么人種都有呢、嚇死人。

池面光是池面就已經很賺了、還能站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做出古怪的事情憑借《因為是池面》就能被原諒。

作弊啊。

作弊哎。

是作弊呢。

全員一致、好的解散!

政府應該趕快征收《池面稅》。

稅率就、那個……嘛、雖然不算什么大問題、但我覺得這個看臉的世界肯定是有問題。

而且、站在我旁邊的這美男子好像還《好男性》。

我被佐竹君搞到無言之后、“等下、我沒有那種興趣哦!?把別人的話聽完啊!”這樣、有些急躁的喋喋不休起來。

“其實、我被戀莉告白了……雖然我拒絕了”

lianli?

“是在說二次方程嗎?”

池面居然連方程式都魅惑了!

“才不是聯立方程啊!?是同班的天野戀莉!”

也是吶。

大概、我覺得就會是這樣。

“啊啊這樣啊。你啊,完全不記得同學的名字呢”

“算是呢”

“干嘛自豪起來啊。反而有點恐怖啊……講真的”

總而言之,這只是池面單純在炫耀吧?

受歡迎的我很帥吧—這樣的家伙吧?

知道了知道了、很帥—。

不理會我投向他輕蔑的目光、佐竹君繼續說著。

精神太強韌了吧。

應該叫堅強池面吧?

我覺得這種人應該爆炸。

要謹慎又謹慎的、把這片地域都炸飛——我也會死的啊、這樣。

“然后呢?我一不小心就跟她說'我有女朋友'了、結果被回道'那就讓我看看'”

你不是班上宛如空氣的存在嗎?

臉和所以都比較中性嘛?

“要是女裝暴露了、你實際上也沒什么損失不是?就女裝一下裝我的女朋友吧?”

這家伙、比較有點說真的了不得呢……。

自然而然的就讓我講出了《超現代日語例文》、佐竹君、即、池面君的腦子似乎已經被吃掉了。

為什么能如此斷言、我《沒有損失》啊?

完全沒有根據、就算是我答應了佐竹君的請求、我也沒有什么好處。要是暴露了就會被戴上《喜歡女裝的變態》的帽子、肯定會被人鄙視的、這不是只有壞處嗎。

要是被發現了、我這么久暗自累計的《空氣般的存在》這一印象不也崩潰了嗎。

喂、風險太大了吧。有點說真的。

“去拜托其他人吧。佐竹君你至少有一兩個女朋友唄?”

“有倒是有啦”

真的有啊。

“要對拜托的對象示好也很麻煩啊……。我、現在沒想要和誰交往唉”

問他幾句之后,我漸漸不耐煩起來。

這就是《自大and自夸》嗎。

池面的人生是容易難度真是好呢。

最初就是最強所以根本就無需練級嗎?

作弊者呢。

因為是作弊者所以行動也迅速?

貓科動物真受歡迎呢。

{作弊者原文也有貓科動物的意思}

啊、所以他是被追的而不是追別人呢。

說起來啊,之后去貓咖逛逛怎樣?

因為眼前就有只貓所以去普通餐廳也能貓咖的待遇吧?

不愧是人氣物種。

和我這種背景角色完全不一樣唉?

我腦子里光想這這些。

而且、呢。

我完全沒有義務去回應這個剛不久前才認識的家伙的請求吧。現在就徹底拒絕他、好好教教這個池面什么叫做殘酷的現實。

整理下衣服。

“嗚、我做不了、這事”

這就是《講話就像蚊子叫》最好的體現。

諸位、你們都記住了嗎?

自己因為自己的慫而顫抖不已、CookDO!想這樣大喊出來。

啊咧?CookDO是賣回鍋肉料包的公司嗎。話說日本人不應該叫做咯咯咯嗎按理來說。

“唉?你說什么? 聲音太小了聽不到哦”

你這反應是DQ里選擇了“不好”之后的NPC嗎!這句話、硬是到嘴邊給咽回去了。

“我是說不·行·的。我從來沒有女裝過、而且”

“是嘛!那好好女裝的話就愿意幫我了是吧!?這點包在我身上!只要拜托我老姐就能給你個完美女裝的!”

喂、給我等一下?

笨蛋嗎能去死嗎?

{釘宮式傲嬌臺詞2333}

我可完全沒有這意思啊?

為什么只是沒女裝過、就要被推到聚光燈下?

聚光燈配個發電機就足夠了吧?

是要光榮革命嗎?

喂哎、嘿—。

“那你知道了就“好事不宜遲”!去我家里吧!”

啊咧咧?

剛才的對話中哪個地方有好事的要素啊?

好事不宜遲是“去做好事情的話就趕快去做吧”的意思來著、你到底是怎么理解的啊?

明明自己講了“把別人的話聽到最后”、自己卻完全、不停別人的話哎。

世界上的池面、全都、和這笨蛋一樣嗎?

說話不在一個頻道。

不會停別人講話。

自我中心。嗓門還大。

反應也夸張過頭了。

吶、明明池面渾身都是缺點為什么會受歡迎啊?

答案是《有臉就行》。眾說紛紜。

* * *

在去池面家的路上、我想著。

池面該是族名、吧。

他們有著《池面特有語言》、腦回路也無法被我們這些一般人所理解。

大概、應該是大腦結構不同、就像左腦和右腦的區別。應該就是這樣!

《比較》

《講真》

《有點》

《認真》

《不得了》

光憑這些詞語就能進行大部分對話擁有壓倒性的語言力的他們一定是、從某個星球過來的外星人。所以、我和佐竹君無法對話也是當然的結果、被這個池面盯上了也是我《氣運已盡》只能放棄掙扎。

真短暫啊……、我的人生真是短暫啊。

在做好死的覺悟時我們到達了魔境、佐竹家。

然后、我的人生也被打上了終止符。

站在魔王城面前的勇者、也是這種心情吧。

在這之中的王中之王、極盡魔道的龍王宣告著自己的存在。

《講真你要是來我這邊、指不定、會分你一半的世界。有點認真的》

然后“真? 這真? 曉了”這樣回答的話、就會把畢生的語言力全部奪走、變成一直重復阿巴阿巴的癡呆……啊、不小心說了心底話。講真了不得。半費了。

頂著刺骨的不安、我一步步的走近佐竹城。

?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