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節課 惡劣至極的邂逅{前}

第一卷??第一節課 惡劣至極的邂逅{前}


小學生時幼稚的我曾以為自己『想做就能做到』

雖然沒做什么要當足球選手、棒球選手之類的大夢、但卻有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自信。

然而、在升到初中幾個月后、開始注意到了自己的錯覺。

『自信嘭嘭滿滿的同年班級同學』

親身體驗到了——。

『自己沒有才能』

被現實所擊倒——。

逐漸變成陰影下籠之鳥般怯生性格的我、不僅產生了對周圍的卑劣感,還形成了過于偏見的人格。

升為高中一年級后、在教室的一隅將自己貫徹為不會麻煩到任何人的『空氣般的存在』。

我上的這所高中是琦玉縣梅之原市的一所私立學校、梅之原高等學園。

梅高坐落在琦玉的深山里。

在周圍的是、種植了到了春天會施放出猛烈花粉的多到夸張的大杉樹的群山。有花粉癥的學生只能絕望了吧。雖然我沒受到這大量花粉的影響,不過也被這季節的強烈睡意侵襲。這也是花粉的影響……應該不是吧。

最近的便利店也在距離這數千米的地方、不算什么大事但徒步過去也很難。學校里有市營的公交站,坐這個去可是可以,但考慮到往返的車費、不算什么好主意。

要前往這個地處邊境的學校、必須從車站乘坐公交、當然、乘坐學校的接送公交無需車費、市營特地去坐市營公交的人應該很少。不過、好像是會有極少一部分學生是會坐市營的……坐不上學園公交的懶蟲們。

離學校最近的車站是坐公交要花10分鐘的短距離,但要是遠的就要花上25分鐘以上。

我乘坐的車站在『遠的』那邊、車站周邊有個和善的阿姨開的便利店。

從梅之原上學的學生、大家都會在這個便利店購物。

還有多嘴一句、這個便利店似乎可以『賒賬』——喂喂、到底是有多好人啊?雖然心底這么嘀咕、但我沒錢的時候還是會賒賬的吧。

啥啊……。

對一瞬間有這種沒良心想法的自己感到羞恥。

============================

月份是五月——。

某個程度上小圈子都形成了、是高中生活開始多姿多彩的時候、但映在我眼中的世界還是往常的單色灰。幼稚孩童時期的夢想、對現在的我來說連黑歷史都算不上。綻放在轉瞬間的泡沫幻想?不不、單單只是妄想而已吧。

今天也是在教室窗邊、一邊聽著耳機里獨立樂團的『致混球們!』這種惡臭尖叫一邊無聊的撐在桌子上、呆呆的望著灰色的天空。

我沒有能稱作朋友的人。

說直了就是徘徊在班級之外。

對了、就好像那個剛好在孤零零飄著的云朵一樣、就像我一樣。好有詩意呢。即便如此還是得去學校上學、學校這地方不是交朋友的地方,而是用來學習的地方、雖然像這樣自問自答了好幾次,但這個借口還是讓自己苦惱不已。

人生、就是這樣的吧?

就算出社會我也是一個人、在個安分的企業勞動一生吧。

不過說起來可能也確實<像我>呢。

不過說起來<像我>是什么意思啊?

唔、努力將這種認同危機似的想法從腦海中甩開,開始第一節課的準備。

第一節課是英語。

讓我學習世界共通語、真是非常感謝。

我非常喜歡英語。

就算說深愛著也不為過。

過于的喜歡甚至最近都讓我開始想、『世界共通語是日語就好了啊』。

再說、為什么英語是世界共通語啊。

差不多全世界也該注意到、日語是『很深奧的語言』了吧?而且啊?來日本旅游的外國人啊、理所當然的用英語搭話哎?

這里可是日本啊、不要覺得可以說英語啊!

那么、舉個日語深奧的例子『了不得』來讓你們想想看吧。

了不得、其有兩種意思。

一為肯定、另一為否定。

只是語調的不同、就變成了兩種極端的意思不是很了不得?……而且超·現代日語中『有點』也被作為褒義詞使用。

『有點厲害』

『有點好吃』

之類的、你看。

完全超出我理解范疇的日語、我有·點·推薦它作為世界共通語哦。

使用方法,這下明白了嗎?嘛、隨便啦。

一邊思考著這種荒唐無聊的事情,我一邊悠閑的度過今天一天。

什么都不會改變,和平穩定的日常。

「今天的課就上到這里。回去要好好復習預習哦—。高中和初中可是完全不一樣的」

課業結束、剩下的就只有班級會議了。

今天、我和誰說過話了嗎?那是肯定的、沒有。硬要說也只有回答『好』這種程度而已、除此之外就沒開過口。

「呼……」

在嘆出像公司職員一樣的吐息之后、向掛在桌子一旁的包里嘩啦嘩啦的摸索著、扯出已經卷做一團的耳機。

「我就知道……」

為什么耳機這種東西、會這樣在包里卷做一團呢?但要是把它捆起來怕電線壞了,換個方法,把它一圈圈纏在手機上、過一會也會變得亂七八糟的。嗯、這肯定是妖怪干的吧?到底是啥妖怪啊、what's。

仔細解開繞作一團的耳機、為了阻斷周圍的聲音和雜音而把耳機堵在耳朵上。

然后、輕輕播出不知道回放了多少遍的『笨小子!』、淺淺陷入假寐、用書包代替枕頭伏在桌上閉上眼睛。

「喂、起來了」

在朦朧的意識中、迷糊的腦海深處有道呼喊我的聲音。

「班會已經結束了哦」

誰啊?

這個搖晃著我的肩膀、要讓我起來的奇特的人是?

啊這樣啊、這是夢呢。

哎呀、危險危險。

不小心就錯以為我交到朋友了呢。

就算是我的夢、也真是個相當惡趣味的夢啊。得出這個結論的我再一次閉上眼睛之后、我的肩膀被搖的更厲害了。

「不要睡回籠覺啊、講真!快起來了啊、鶴賀!」

「嗯嗯、……唉?」

慢慢抬起自己僵硬的腦袋看向出聲的桌子右側、那里站著一位發愣的看著我的池面君。

拼命的搖我肩膀的不是『夢中的朋友』、而是存在于現實中的人……嗎、呆呆看著我的同時池面君嘆息著嘀咕道「終于起來了」。

「謝謝你叫我起來。……那個」

這個人、是誰?what's you name?

話說回來這個輕浮家伙、是這班上的人嗎?

想要從咕嚕咕嚕的腦袋中打開記憶的抽屜,但腦海中卻沒有閃現出『叮』的解答信號。

應該是一臉不可思議的盯著奇特的人讓他生氣了吧、他有些煩躁的嘀咕道「是佐竹啊」。

「佐竹義信。已經一個月了哦?該記得同班同學的臉和名字了……一般、講真的」

池面君、即、佐竹君一邊自我介紹、一邊瞪著我。



?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