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各自的理想

第九.五章

系統一直不給更,說我超字數,明明就沒超!

我只能被逼分一卷出來了。

我會再嘗試改回去「第九章」內。

如對各位造成不便……

對不起囉~

又不是我的錯~

----------

「不,真的不用了,比起這個,我想知道你身為皇帝自稱為何不是『朕』,而是『我』?」

使出萬能大法~

轉移話題之術~

「『朕』?沒這自稱用詞吧?」

皇帝看向托頁托,以眼神尋求他的見解。

「老夫也沒聽過這用詞,也許兩個世界語言的發展不同而已吧?」

有「內人」這詞形容自己老婆,也有「老夫」這自稱,卻沒「朕」?

印象中,東方國家的皇帝大多都有特別的自稱?西方…我只知道英語只有I而已。

算了,我又沒學過語言學,不管了~

諾纓已經吃完了,托頁托還差一點。

出去走走,動動身吧。

「我想去走動一下,你選個地方,一會去匯合吧。」

「去今早騎士們鍛練的位置吧,他們只有上午才會在那,老夫想教你一點體術戰鬥方式。」

不能用魔法的當下,確實只能學一般的戰鬥方法了。

「你身為魔法師也會近戰?」

「一般普通魔法師才會依靠近戰同伴,老夫太強大了,沒多少人能配合到老夫,所以老夫把自身的近戰能力練到了一般人的極限,用於自保,不過比不過真正的戰士就是了。」

他是外掛吧?魔法、近戰都會,說不定比撒斯巴更強?

偷看一下吧~

發動鑑定~

----------

名字:托頁托·賢

等級:99

成長:完結


生命:無

魔力:無


能力:無

特殊能力:無

稱號:無


其他:亞白,偷窺不是好事啊。

----------

啊……被發現了。

他是有反鑒定之類的技能嗎?

「我先行離席了。」

我抓住諾纓的手,起來就走。

「亞白,一會我們再聊吧。」

托頁托笑著目送我。

搞砸了!

不應該順從好奇心的!

「啊…好的。」

走吧~

希望他不會對我有些可怕的要求。

「亞白大人,我們要去哪?」

「妳能帶我去皇宮的正門嗎?」

皇宮太大了,而且除了第一天之外,都沒自由時間,正門在哪裡我都不知道。

「往這邊。」

諾纓拖著我的手,走在前一點點的位置為我帶路。

我們向著與女僕房間相反的方向,走了幾個彎口。

一路上我從諾纓的口中了解到,這世界只有有強大能力的殺人犯罪者會被處以死刑,其他頂多只會被降為奴隸。

由於最初的神希望有意志的人能不成為眾神的玩具,所以才自我犧牲的,因此奴隸刻印也不可以令奴隸做一些過於違反個人意志的事,所以這世界沒人太多關於人權自由的問題。

我們到了一條很長的石橋。

「走過橋就是貴族的住處,之後再有一條相似的橋,過了就是平民的地區。」

「貴族不是住在自己的領地內嗎?」

「平常是的,但他們每年都要至來一次王都,向皇后報告一下領地的事,這些房主要就是那幾天用的,其他時間都會交給下僕打理。」

房子一年才用幾天,有錢人就是會浪費錢……

不要就送我呀~

「我們現在去托頁托那吧。」

「勇者大人請等等。」

當我轉身後,背後傳來一把很好聽的女聲,與公主那也是好聽的聲音不同。

公主的聲音是有點嬌氣的、激發保護欲的好聽,而這把聲音則是有點像余柳的鄰居姐姐那種給人感覺溫和的好聽。

我看了看兩旁,余柳不在啊,他在公主房內吧?

本來橋上沒看到有人,背後的女生也許跟托頁托一樣會傳送魔法?

周圍沒別人在,把我當成勇者……

也許她沒見過余柳,又知道皇宮內沒我這衣著的人,畢竟我叫麗娜拿給我的這套衣服,外觀完全與皇宮的高貴格格不入。

而且我拖著女僕的手,這世界的人大多不會這樣做吧?

總括來說,她認錯人了。

不理會她比較好,走吧~

「我叫你等等,沒聽到嗎?」

為了不與可能成為余柳后宮的人有所交雜,即使她的聲音很吸引我,我也努力沒轉身看她,但她追上來雙手搭了在我肩膀上…這樣不理她不行了……

「妳要找的人不是我,妳去找別人問問吧,我還有事,先走了。」

我動了動肩膀,甩掉她的手。

諾纓與我不同,轉過了頭,看了她,然後對我說:「亞白大人,她是聖女大人啊。」

原來是聖女~

余柳的后宮來得真快~

剛才吃飯時才提到過現在就出現了~

我真利害~

一說曹操,曹操就到~

「聖女?我對剩女不感興趣,而且她是找勇者,不是找我。」

我從拖諾纓的手,改成摟著她的肩膀,像在暗示我只對她有興趣那樣。

「你不是勇者……?」

聖女的聲音,離我遠了些,也許她聽到我的話後,就停下腳了。

走吧~走吧~

放置聖女~

不要立旗~

「妳覺得公主和聖女,誰更漂亮?」

我向諾纓詢問聖女的外貌。

期望聖女不會比公主美太多或醜太多。

各有各好才是后宮的特色,沒有重複的優點,才能令人難以選擇。

「聖女大人很美啊,給人一種聖神不可冒犯的聖潔般的美,大多數人都會覺得聖女比公主美吧?我也是。」

「是嗎?」

這不太行吧?

竟然說自己主人比不上別人,看來兩者真的差很多。

不過公主有早兩天認識余柳的優勢,而且余柳不是我這種,只要美就能接受的人。

所以也許兩人還是能一同加入余柳的后宮吧?

「亞白大人呢?果然喜歡更美麗的人吧?」

「我剛沒看聖女,不太清楚,但我覺得手中有美好的事物時,就不用去追求不屬於自己的。」

我說的同時,向她微笑。

「我很認同你說的話。」

她抱住我的身軀。

哎呀~這動作把胸部壓到我身上了~

我不太介意被別人看到,但這樣很難走路……

「我們走快點吧,去正門的路比我想像中遠,要托頁托等久了,不太好。」

我讓諾纓的動作維持了一會兒,才以找托頁托為借口,與她分開,改回拖手。

幸好除了遇到聖女之外,路上沒有再有任何意外。

也許我不該在中午時間找正門的位置,而是選上早上。

算了,後悔也來不及了,之後裝沒遇到過她吧。

反正認錯勇者對她這聖女來說,能算是一件黑歷史。

「抱歉啊~托頁托,我在皇宮到處逛了逛,所以來慢了。」

托頁托已經手持長劍在空地等我了。

「讓那女僕回室內吧,老夫可不想發生錯手丟出武器刺死人之類的意外。」

他把我幻想成能與他對打的強者了吧?他想多了。

而且我午餐時嘗試偷看他的能力值,感覺被刺死的會是我,而不是諾纓。

「妳回去等我吧,去找女僕長分些工作給妳,晚餐前再來找我吧。」

「好的。」

等諾纓進門後,我在武器架上拿起一把長劍和一把短劍走近托頁托。

我在托頁托神線看不的位置,多藏了一把小刀在衣袋之中。

「雙刀流嗎?而且是長短劍並用,在老夫看來,有點像長劍為攻,劍鞘為盾的用法,只不過短劍比劍鞘的防禦性低一些,相對地可以用長劍迷惑敵人,再以短劍偷襲,攻擊性高一點。」

托頁托是故意分析給我聽,讓我知道我不可能以短劍打到他吧?

「不,你想錯了,我沒學過劍術,也沒想過這樣用。」

「那你要如何做?正常來說要拿跟老師的教具相對應的工具學習吧?你不跟老夫一樣只拿長劍,又不拿盾,是想老夫如何教你?」

我完全不覺得你會教我啊……

「那是正常來說而已,你無法像其他老師那樣教我吧?十之九八都要直接跟你對打來學,我不如用順手的。」

「也對。這樣吧,如果你在晚餐前打中老夫一下,老夫就教你有關鑑定的事,相反,你失敗的話,老夫就要在你身上用一個小魔法。」

聽上去好像不錯,但他會放水讓我打中嗎?而且……

「小魔法是?」

「到時再告訴你,放心,只是一個短暫,而且沒有副作用的魔法,老夫想做一個實驗而已。」

「好,來吧。」

他不說就大概真的不會說吧?再追問也沒意義。

我直接衝向托頁托,用右手的短劍砍向他。

他手中只有一把劍,而我有兩把,我留意到他是用左手拿劍,所以先用右手的短劍攻向他

這樣我的左邊和他的右邊都正好空了,即使沒有練過,只要不停地砍,他也不能無視我。

之後只要找機會把左手的長劍揮向他就行了。

如果他選擇擋住長劍,反正我右手不打算在左手揮劍時停下,就依舊向他砍吧。

一般來說兩人都用同一隻手拿武器才會好用力,但我沒這樣做。

托頁托有練過,而我沒有,所以他的動作一定更洗練,更合乎人體運動學。

但正因如此,要做出不合理的動作時,就會比常人更加不適應。

例如:沒正式學過拿筷子的人,也能靠自己亂拿,創出屬於自己的用筷子動作。

但學過拿筷子的人卻無法理解,也無法用他們的自創方法,因為學過的人已經習慣正確動作,而且正確動作最合身體的肌肉用力,身體會對故意退步作出抗拒。

相反,沒學過的人,他們的動作卻會慢變得與正確動作相似,因為身體會自然地追求「少消耗、多收穫」,令動作變得貼近最合理。

所以沒學過劍術的我,以右手砍托頁托左手長劍,對我來說,是以零開始讓身體習慣這不合乎人體運動的動作。

但托頁托是以負開始努力,讓身體找出這動作如何做才能合理。

我不可能比他強,不比他快,不比他有經驗,那只要讓他做沒做過的事就好了。

天下武術都合理,越合理越強,身體越能適應,但我相信:亂拳打死老師傅。

我放任身體,一直以大幅度的動作揮動短劍,然後觀察托頁托的動作,再慢慢改善自身的缺點。

在過程中,我發現我想漏了一個事實……

短劍會因本身短於長劍,而令我陷入劣勢。

我的短劍能伸到托頁托手腕時,他的長劍已經到了我肩膀。

幸好這不是實戰,如果是殺死對方為前題,手腕換肩膀絕對劃算。

不過托頁托沒打算這樣換就是了。

即便如此,在我成長的同時,他也在適應。

他一直想令攻守互換,只要他成為進攻方,我一定守不住。

所以他一住後退,我就靠近他,不讓他的身體離開短劍的攻擊範圍,不過,這代表我要全身都留在他長劍的威脅之下。

也許我學習速度慢?我總覺得他適應速度與我成長速度持平。

啊……

不行……

過了沒多久,大概還在五十擊之內,我右手已經快沒力了。

活在和平時代的我能打這麼多下算不錯了吧?

每一次碰撞都會令手感到強烈的震動,手腕感覺有些麻痹了。

不行……

我想放棄了。

我不再等時機到,把左手的長劍揮向托頁托。

他理所當然地擋下了,但沒關係,在長劍被彈開時,我就把右手的短劍拋向他,他側身躲開。

我動作一直沒停下來,順勢轉一圈,當我背向托頁托時,右手在衣袋拿出小刀,左手向後砍向托頁托,吸引他注意,在與他長劍碰到前,我放開了左手的長劍,趁他還未反應過來前,把小刀也拋向他。

托頁托對於小刀的出現,表現出驚訝的表情,但即便如此小刀也被他彈開了。

一連串動作令我失去平衡,但還算是在預計之內。

我順著失去平衡的勁,向他身上撲去。

我現在已經兩手空空,我用右手手指嘗試夾著托頁托左手的長劍,右手向他的臉揮了一拳。

面對我的突擊,托頁托嘗試放棄身體平衡來躲開,但我還是打中他了。

失去平衡的他倒了在地上,而我借碰到他時,那一頓,取回了平衡,所以我那一拳與其說是打他,倒不如說是用拳按壓了一下他。

「我打中你了。」

以偷襲的方式成功了。

「哎呀~想不到你這麼快能打中老夫,就不會給些面子老人家嗎?」

他這算倚老賣老吧?

「你自己小看我是你的錯,總之我打中你了,快說有關鑑定的事。」

在對打時,我看到他有幾次想把左手的長劍換到右手。

我相信我的攻速在他眼中很慢,但他為了配合我,故意不用力量和速度壓制我,然後再換手。

不過也有可能是他只會左手用劍,換成右手只是令雙方砍的動作更流暢,無法取得絕對性的優勢,所以他一直在考慮而不行動。

以結果來說,他放水了。

看來他想用在我身上的那小魔法並不重要。

「坐下來再說吧。」

「好啊。」

我拾回被我丟到到遠處的短劍和小刀後,與托頁托面對面坐在地下。

「亞白,別再用鑑定了。」

「你不是要教我用嗎?怎麼改口了?」

「如果因此會令你死亡呢?你還想知道嗎?」

用鑑定會死亡?

X×YZ是真的嗎?

(主人死了,世界就能少一個變態,真好~)

看來是假的。

「你先說來聽聽,我再考慮一下。」

「你知道到鑑定的效果內有一項未知吧?」

原來其他人也一樣,太好了。

我還以為又是一個不平民的東西。

「知道。」

「那個未知的內容是:看透一切。」

這不就是「全知」了嗎?

「看透一切!?好像很強的樣子。」

「不,全部都消失了。」

托頁托露出憂傷的表情。

「消失?甚麼消失了?」

「那些得到鑑定技能全部力量的人,都會在8秒內消失,降靈術也沒法召喚他們回來,完全消失…他也……」

又是「8」的事……

其實這是個bug吧?

「總之我小心點,別把它解鎖就行了吧?你說說你是如何發現我用了鑑定和你如何改變能力值的內容吧。」

「老夫說過了,技能做到的事全部算是中級魔法,代表技能就是用來發動預設魔法的魔法,能力值本身就是一種高級魔法。

而鑑定、讀心、洗腦、控制之類的,直接在別人身上用的魔法,全部都是以魔力滲透來達成。

所以老夫透過觀察體內魔力的變化,發現你對老夫用了鑑定。

由於能力值是反映身體能力的魔法,原理是在體內提取信息,再顯示出來。

老夫修改了顯示的內容,就成了你所看到的。」

結合早上托頁托說的話。

高級魔法不是魔法,只是類近魔法,所以能力值並非魔法。

非魔法的能力值介面能以魔法修改。

能力值只是反映身體狀況,所以修改也無法改變實際狀態。

技能是魔法的一種,而它其中一個功能是給不能分辨魔力的人,例如我,用上魔法。

能分辨魔力的人就不用學技能,節省技能空間,而且直接用魔法能有更多可自己控制的變數。

不能用魔法的我太弱了吧?

「所有人都能發現外來的魔力滲透嗎?」

我之前鑑定過廚師長撒斯巴和諾纓,如果他們都有發現我的行動……

那…我就真的是小丑了……

「很少人能做到,做到的都是魔法師,而且要有多次被施放這類魔法的經驗才行。」

幸好…幸好……

計劃沒批漏。

「我們繼續練劍吧,這次你可要指導我的動作,只看你也明白不了多少事。」

我拿起放在地上的長劍。

「老夫盡量吧。」

這次我們都是用左手拿劍。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