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各自的理想

第九章

誤會有好,有壞。

帶來的後果亦有輕重之分。

人與人之間總會有各種誤會。

我覺得誤會可分為三個層次。

第一層,單純不認識,不了解的誤會。

第二層,不論事實如何,只因能為自己帶來利益而誤會。

第三層,信任不足的誤會。

我牽著諾纓那柔軟的手去找餘柳和公主。

我們一路走到廚房門口都沒看到他倆。

我走進廚房,然後看到……

餘柳在廚房角落的灶爐上炒飯……

而公主則是一旁看著他。

這是算甚麼呀?

來異世界,當上勇者,然後下廚?

他怎麼不趕快跟公主生個猴子給我玩玩?

我放開抓著諾纓的手,盡量不妨礙其他廚師的工作,向餘柳走去。

我順手抓起一把鹽,趁餘柳未發現我在他身後,往鍋裏撒了下去。

公主見狀就慌張起來。

「謝啦,亞白,我正好忘記要下鹽了。」

果然是這樣,餘柳有時會完全忘記鹽的存在,害我嗅到、看到鍋裏的食材狀態,就能知道餘柳有沒有下鹽。

他頭也不回就知道是我,又知道撒下去的是鹽,不是糖,他該不會練成超能力了吧?

「你怎麼來搶廚師的工作?這不太好吧?」

先鬧一下他吧~

「我跟公主聊天說到我會煮飯,她說想嘗嘗看,我只好親自下廚了。」

「有我份嗎?」

「如果多的,就給你吧。」

現在他是把我看成處理剩飯的家禽嗎?

算了~

我看這量一定有多。

「好,那我先出去,公主也一起吧,佔著廚房位置又沒事辨,會妨礙到廚師。」

「亞白大人,你說話不能圓滑些嗎?」

公主鼓起她的臉,表示生氣氣。

真可愛。

但別對我這樣做,衝著餘柳去吧。

「不能,而且不會,我要出去了,妳自己看著辨吧。」

我不等她想完,轉身就走。

諾纓看我回到廚房門口就不顧旁人目光,抓起我的手放在臉上一直磨蹭,有點像在討摸的貓咪。

在男多女少的廚房中這樣做,真是不怕被廚師捉去烤。

我輕力地把諾纓往後推,把她慢慢推到廚房外,然後把她按在門口旁的牆上才放開她,之後用雙手玩起她的臉。

拉長~

「唔…唔…啊…」

按壓~

「呣…呣…」

上下揉~

「亭…溢…夏……」

這臉真有彈性,而且水嫩嫩的,摸起來真爽~

向前打圈揉~

「……」

諾纓好像有話說,但我不停下手,她就不能說。

是她先誘惑我的,直到滿足前,我都不打算停止。

「想不到還有這種玩法。」

公主不知不覺的離開了廚房,滿臉通紅地看著我倆。

「皇帝沒揉過妳的臉嗎?」

公主搖了搖頭。

「沒有,他只摸過我頭。」

皇帝竟然沒揉過他妹的臉?

他這算妹控失格了吧?

不是妹控的我,想當年妹妹還小時被我經常摸頭、摸肚子、摸背脊、揉臉、揉耳、揉腳、揉小腿、揉大腿、搓手、親臉、親手、親額頭,直到她上小學為止。

以妹妹為練習對象,以餘柳為參考對象,我才能不怕與女生接觸。

感謝妹妹,沒我在,希望妳將來不會被渣男騙了。

「妳一會叫餘柳多揉一下吧,被揉臉很舒服的。」

「的確,看上去很舒服啊。」

公主看著被我一直沒停手地揉臉的諾纓。

哎呀!

真失禮!

忘了要尊重公主,我一邊揉著諾纓的臉,一邊跟公主進行對話。

不過公主不會介意吧?

雖然遲了,但還是收回雙手吧。

「我…我還要…不要停……」

諾纓抓起我的手放在臉上,想我繼續揉。

她看起來好像有點恍神,看來我多年前的練習是有用的。

「妳看看她是誰?」

我指了指公主。

諾纓緩緩轉過頭。

「她…她是…公主殿下!對不起!讓妳看到不成體統的一面了。」

諾纓向公主哈腰道歉。

「沒關注,而且我也學到新事情、新知識了。」

公主掩嘴而笑。

「妳要跟我們先去飯廳嗎?還是在這等餘柳?」

要確認的事已經確認完了,沒必要留在這了。

(主人有確認任何事情嗎?)

當然有。

(說謊,主人沒有想過任何與之相關的事。)

我確認了公主的乳房比諾纓發育得更好,差距近乎兩倍,可惜我不是勇者又沒餘柳帥,不然我直接當大人,反正在這世界,我的年齡已經能合法做大人能做的事了。

(我不該發問的,主人就只是個變態而已。)

公主在想如何回覆時,我又被腦中那個意識罵了。

「我跟你們一齊先走吧,他炒完飯後,大概一身汗,我要為他預備替換衣服。」

公主知道餘柳的穿衣大小?

我完全能假設他倆已經是大人了吧?能吧?

他倆做過大人做的事了吧?

我可以預備抱他倆的猴子了吧?

「那走吧。」

我拖著諾纓的手,走在前頭。

「亞白大人,餘柳小時候是個怎樣的人?」

公主直呼餘柳的名?我也想跟公主平等相處。

「妳不用對我加上大人兩字了,聽著感覺很不習慣。簡單來說,餘柳以前是個膽小鬼。」

「他看上去不像,有發生過甚麼事嗎?」

「他在某一天就改變了,我也不太清楚原因。」

即使知道也不想告訴妳,我還未能完全信任妳。

「聽說你們從小就在一起,你…你知道…他…有喜歡過誰嗎?」

「我…我也想知道,亞白大人有喜歡過怎樣的女生?」

在我身旁的諾纓也來搭話了,女生就這麼喜歡戀愛話題嗎?連她與公主的身份差距都忘了。

「有很多女生都喜歡餘柳,但印像中,他好像沒接受過誰的告白。至於我嘛~有餘柳在,當然是一直單身啦~」

前半是對公主說的,後半部分,我一邊把諾纓拉得更靠近我,一邊看著她說。

「那我是第一人,太好了。」

諾纓順勢抱著我的手臂。

「你倆關係真好,我也想跟餘柳有更加深入的交流。」

哎呀~

公主覺得我諾纓關係好,看來一切都很順利~

「妳只要做一件事就夠了。」

「是甚麼事?只要能做的,我都會做。」

公主走到我前面,面對著我問,與餘柳加深關係的方法。

我原本打算叫她跟餘柳趕快生個猴子,但她一臉認真,還是算了。

「把妳所想的、知的、期望的、討厭的、真實的、虛假的、妳腦中的一切,連同慾望,都說出來。」

「聽上去好像很簡單~」

最做不到人竟然在說簡單……

「我會努力的。」

看來公主明白,人要說出真心話是很困難的,因為人總是以謊言包裝自己。

所以她「會努力」。

「其實做不到也行。」

「嚇?」

「妳追求自己所需要的就行了,不然只會帶來悲劇。」

「悲劇?」

「是的,就是說妳,公主,妳極有可能帶來不幸。」

「你…你是說我是瘟神嗎?太過份了!」

公主一邊哭泣,一邊跑走。

「餘柳大人,你這樣說…不太好吧?」

原來諾纓會關心別人嗎?

(主人是垃圾。)

妳要走就走,別在這罵我。

(主人睡一覺,明天就不會再找到我了。)

如果是真的就太好了。

「不用管她,交給勇者就行了,我們走吧。」

「啊…嗯。」

今天我不是最遲到了。

公主和余柳都比我慢。

「亞白大人,你怎麼會比老夫慢?」

我走到今早的位置上坐下,而諾纓則是坐在我身旁。

我沒放開她的手就之樣坐下。

「叫我別加上大人,皇帝也是,我和余柳很不習慣,剛才遇到公主,也跟她說了。」

與皇帝說話時,左手手指一直在摸諾纓的手,像是要靠手指的感覺來記住她右手的模樣。

「那我也跟內人也說一下吧。」

「先謝啦。」

我突然想到,皇帝一般是自稱「朕」的吧?他怎麼是用「我」?我很少看電視劇,一時沒注意到。

正當我想問皇帝時,飯廳的門被打開,餘柳在門外叫我。

「亞白,你出來一下。」

他看上去有點不太冷靜,一直盯著我,從小至今他好像只盯過我一次,他生氣的樣子真令人懷念。

「餘柳,要不先吃午餐吧?公主在哪?沒跟你一起嗎?」

皇帝可能想幫我?他嘗試轉移話題。

可惜知道餘柳生氣原因的我明白,話題沒有轉移,只是換了個方向而已。

「皇帝,不好意思,我有些事要找亞白聊聊,你和托頁托先吃吧,我們之後再。」

餘柳沒提及公主,想必他明白在皇帝面前說到公主,只會令事情變得更麻煩。

「不好意思,我先出去一會。」

諾纓的表情顯得有點擔心我。

我笑著摸了摸她的頭再出去。

「亞白,你到底在幹嘛?那個女僕的傷是人為的吧?然後換一個女僕後又裝喜歡她,之後又弄哭公主,你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

看來他眼中不是只有公主,麗娜的事也有註意到。

我二話不說就給他一拳,當然,只是用玩耍程度的力量。

「我沒在跟你開玩笑!」

他拍開我的手,令我沒打中他的臉。

「甚麼事啊?冷靜~冷靜~」

我笑著對他的臉呼呼地吹氣。

「夠了!別玩!」

他看上去更生氣了

「別生氣~別生氣~晚上找公主好好的,安、慰、你,就好了。」

聽到這句,他的眼神變得冰冷。

帥哥加冷眼,超贊der~

可惜我是男生~

「好了,好了,不玩了。」

我的目的不是跟他翻臉,就到此為止吧。

「簡單來說,雖然不全是你的責任,但主要來說,正因你勇者失格才會有這些問題。」

「我的錯?關我甚麼事?」

看來他沒注意到,算了~給點提示吧。

「你第一天,就承諾會保護公主吧?」

「這件事…我很感謝你,全靠你,她才能得救,但與弄哭公主是兩碼事吧?」

他還是不明白……

「今天是來的第幾天?」

「準確以24小時為一天來說,是第二天,隨點算是第三天……!?」

他倒抽一口氣,轉身就跑。

看來他想通了。

(想通甚麼?主人的表層思想完全沒有相關資訊。)

他明白現在是生猴子的好時機,去跟公主生猴子了。

(……)

「你們聊了些甚麼?」

我獨自回到飯廳後,皇帝就向我搭話。

「沒甚麼,只是想問你今晚和皇后要來我房間嗎?」

「要!我要親眼確認我妹的生死!」

我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那你下午就睡睡午覺吧。」

「好。」

「麗娜,把勇者和公主那份拿去公主房間吧,跟他們說沒事就別分開。之後妳就留在他們那,別回來了。」

我向站在對面的麗娜下指示。

話的後半部份,我以惡劣的語氣說出,嘗試表現討厭她。

「是的。」

「他們在房內吃嗎?那現在已經人齊了,上菜吧。」

也許是習慣了我的行動,不用我說,就有女僕給諾纓一份相同的餐點。

「亞白大人……」

「吃吧,我喜歡多人一起用餐。」

「嗯。」

諾纓點了點頭就開始吃了。

真聽話。

「托頁托今晚要一起來嗎?」

「嗯…老夫晚餐再答覆你吧,原本預定有事情要辦。」

「你辦完那事再來也行,我預定是半夜11點半開始。」

「好吧,老夫盡量。」

之後我們沒再說話,各自吃自己的。

好無聊啊~

沒有餘柳和公主在這放閃光彈,我不太想在皇帝和托頁托面前弄諾纓。

不是真正喜歡一個人,真的會很介意旁人的目光。

而且現在又不是昨晚的突發情況。

雖然沒明確說出喜諾纓,但今早已經用擦邊的形式說出我對她有意。

現在不用太做作也行吧?

「對了,我想問一下,這世界有聖女和神子之類的職業存在嗎?」

在大腦高速運轉下,我終於能打破沉默了!

我真棒!

「有聖女啊,每當有神諭就會通過她得知。」

看來餘柳注定要開後宮了。

不過還是確認一下比較好。

以免又像亞人的設定那樣,一直出乎我預料。

「她會參與魔王的封印嗎?」

「當然會,她是唯一除了勇者以外,擁有針對惡魔特化技能的人。」

唯一嗎?

不,算上餘柳就是兩人了。

看來是公主的勁敵。

希望餘柳的後宮能和平相處。

這事之後與我無關,不去想了。

「這世界有用來證明身份的物品嗎?」

證明身份的物品貴族、冒險者為首的各個公會、特別稱號持有者,都有各自特製的證明物品,一般人是沒有的,如果你想要,我可以給你爵位啊。」

又提爵位的事……

我可不想與老奸巨比智商……

「不用了,我就問問而已。」

「那…算在兩個要求之外呢?」

還不死心啊……

「很感謝你的心意,但在我原本的世界,大部分國家已經沒用皇、臣、民的制度,所以貴族的責任和義務之類的事,我都不懂。」

「我可以安排教師給…」

「等等。」

托頁托打斷了皇帝的話。

他是想到如何幫我拒絕皇帝嗎?

「老夫印像中,200年前的某任皇帝為了獎勵一個立了大功,但當時貴族數又太多,不能賜爵的人,弄了個名義爵位制度吧?」

他不是幫我!是坑我!

名義爵位制度?

看名字就覺得是個麻煩的東西!

「大師不說我都忘了這制度了,自從那次之後,根本沒人用過,亞白,我決定賜予你名義公爵

名義公爵?

之前不是說侯爵的嗎?

總覺得升級了……

「那個…公爵不能賜給皇族血統之外的人吧?」

先嘗試拒絕吧。

「名義制度不受這限制。」

啊……

到底能從哪找到突破口?

「能說說一般爵位與名義爵位有哪些不同嗎?」

「我想想看,名義爵位沒領地,不能有軍隊,所以沒有臣民,因此不用交年稅,也不用管政事,但也沒有俸祿。

地位與一般爵位相比,同爵的都低,之下的都高,所以視情況可以命令爵位比你低的人。

而且名義爵位是為非皇族、非貴族的人而設,所以不會因無禮之類的修養不足,而被爵位以上的人以不敬罪懲罰,當然因惡意而犯不在此例。

大致上就這樣,詳細我忘了,要問內人才行。」

感覺好處很多,有隱形坑吧?

「名義爵位的工作呢?」

「畢竟是名義上的爵位。所以沒工作啊,硬要說的話…就是與受爵原因相關的事吧?

你的情況是救了我妹的命,所以下次有機會,就請你再救她吧,不過我不會讓這機會來到就是了。

反正不說出來,就沒人知道你為何受爵,甚至和我一樣忘了有名義爵位了,因此給你自由也是可以的。」

聽上去真的很吸引人。

但我只是平民,學不會魔法,技能也學錯了,還是拒絕吧。

「不,真的不用了,比起這個,我想知道你自稱為何不是『朕』,而是『我』?」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