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各自的理想

第八章

知識令人狂妄、知曉真理。

知道令人疏忽、知曉真相。

無知令人迷惘、活在當下。

知己令人冷血、戰勝迷惑。

我與諾纓回到房間,我們把甜點放在客廳的桌上,各自吃自己的份。

「亞白大人。」

諾纓忽然把頭靠在我肩膀上。

「怎麼了?」

「如果我們能永遠在一起,你說多好啊。」

小姐,我們才見面不到半天而已,妳裝得太假了。

她是想我叫皇帝放她自由吧?

她表現出像隻不想被拋棄的小狗。

可愛的女生這樣做,沒有男生不動搖吧?

「沒辨法,人生總會有離合,如果可以,我也不想。」

先裝作聽不懂她的言內之意吧。

「是嗎?」

她看上去非常失落。

現在就嘗試安慰一下她吧,畢竟未能確認她是否就是欺負麗娜的人。

「與人分離是件痛苦的事,所以至少讓我們一起共度有限的時光吧。」

我摟著她的腰,以此傳達我也不想與她分離。

之前有看過有關身體語言的書,真是幫大忙了。

印象中這時候摟住她的頭,親吻額頭好像比較好,但可能會弄亂她的髮型,而且我不想親她,所以改成摟腰就算了。

(主人就不能直接點說,其實自己是害羞嗎?反正剛才也摸過她頭了,髮型甚麼的只是借口吧。)

妳能別拆穿我,行嗎?別對單身年數等於實際年齡的我有太高要求,給我在內心裝裝帥吧。

(好的。)

「快吃吧,已經很晚了。」

「亞白大人,我今晚能留在這嗎?」

「我想說可以,但我覺得這樣進度太快了,所以不行。」

我還未想當大人,而且我不是真的喜歡她。

(主人,能吃不吃,男人之恥。)

恥?那是啥?能吃嗎?

我寧願要恥辱,也不想當渣男。

(但可以當騙子?)

啊……

一生都誠實甚麼的,沒多少人做到吧?能做到的都是虛構人物。

所以我會誠實的承認我是騙子。

「是啊,我很期待明天的到來。」

即使知道她極有可能是為了利益而接近我,但女生的笑容總會令我感到開心。

然而,這不是獨一無二的開心,她的笑容與其他人帶給我的感覺一樣,想必她也不是我會愛上的人。

「我也期待明天張開眼時能看到妳。」

「為了明天,那我先走啦。」

「好。」

等她收拾完,我把她送出門口。

「明天見。」

「能抱一下我嗎?」

她伸出了雙手,拒絕不太好吧?而且要裝被她迷倒了。

「可以。」

我上前抱著諾纓。

然後,我看向走廊,麗娜就在左邊10步之內。

看來我被計算了……

她靠這麼近,諾纓不可能沒發現她吧?

也許正好遇上,就拿來利用吧?

如果這時我慌張起來,就會被識破,我沒有像蠢蛋一樣迷上她。

大多數人總會怕被別人知道自己與其他人的虛假關係,所以會盡量隱藏起來,不被無關者知道,不過人人都知道就會有另一個問題出現,不過與現在無關就是了。

我先假裝沒看到麗娜,左手摟腰,右手摸頭地抱著諾纓。

直到麗娜走到面前,我才與諾纓分開,然後捉住諾纓的左手向麗娜搭話。

「麗娜,晚上好。」

「亞白大人,你好。」

「怎麼這麼晚還未……」

「打擾你們了,對不起。」

麗娜急步向右邊離去,我沒有看著她離去,也沒打算追上她。

不應突發事情改變計劃,至少這事情對計劃影響不大。

「妳也快去睡吧,晚睡對皮膚不好。」

我用左手摸起諾纓的臉。

「你留下我不就行了?」

她鼓起臉蛋,摸上去感覺彈性十足,真可愛。

「這個…不太好吧?」

我依舊裝成有被迷倒,但內心還在與理性掙扎的樣子。

「嗯哼~」

她轉身離開了三步再回頭。

「我很期待被亞白大人接受那天的到來。」

她笑著對我說完這句話,就離開了。

我發動「小丑」稱號,開始晚上的行動。

計劃如下:

不被發現的下情況下尾隨諾纓。

動用技能:「視覺誤導」。

誘導諾纓說出靠近我的目的,最好能確認她是否目標人物。

動用技能:「觸覺誤導」

平安完成以上回房間。

動用技能:全部

目標觀眾:X×YZ

(主人的計劃好隨便~而且我怎麼會是觀眾?)

隨便才好,如果太詳細,一旦突發情況,「計劃性表演」的效果就沒了。

我不知道能否沒觀眾的情況下成功發動「計劃性表演」,畢竟它有這項目,既然妳是一個意識就借我利用一下吧。

(……算了之後再說吧,主人加油。)

我盡量放輕腳步,追上已經離開的諾纓,我跟在她10步遠的位置,向她用「視覺誤導」,如果她轉身,會把我錯看成盆栽。

「小丑」沒有忍者那種消除自身氣息、聲音的技能,真不方便。

在路上遇到幾個士兵,我在他們發現我之前施放「視覺誤導」,他們都沒注意到我,只要未回到房,技能就能一直被「計劃性表演」加強成功率,隨便的計劃是對的。

跟在諾纓身後太無聊了,我順便看看她的能力值吧。

----------

姓名:諾纓

職業:女僕

成長:可成長


等級:15

生命:300%(已滿)

魔力:100%(已滿)


技能:家務、拳術

特殊技能:無

稱號:耐苦之人


其他:無

----------

諾纓有近戰技能欸~

如果我剛才選擇留她過夜,十之九八會被她打暈,然後明天就會失憶,這樣發展吧?

沒有戰鬥技能的我太弱小了。

諾纓走過6個轉彎位後進入了一間房,是她的睡房吧?

與皇帝借我房間不同,這間房的最下有一道2厘米長的縫隙。

我確認周圍沒有人後,就趴在地上,嘗試看看裏面的情況。

一共有兩雙腳,看來不是單人房,由於不知道誰是誰,所以我對兩人都施放「視覺誤導」,以防她們突然出來看到我,然後我嘗試偷聽她們的對話。

「……真是好騙。」

「妳這樣是不對的。」

「我真不懂妳用了一天以上的時間怎麼還沒騙到他。」

「我…我與妳是不同的!」

「是啊~那~在這工作年數最少的妳,就把這個機會送給在這工作年數最長的我吧~」

「但妳會令亞白大人的傷心。」

「這與我無關,妳剛才也看到了吧?由於我太心急裝得有些漏洞,但他還是像個傻瓜一樣迷上我了,我一定會令他帶我離開皇宮,然後再找理由離開他,反正他職業只是平民。」

嗯,從聽到的聲音來看,麗娜和諾纓同房,真是意想不到。

諾纓的位置較近門口。

諾纓說的內容只能證明她是為了利益而靠近我,依舊不知道誰欺負麗娜。

為了讓事情多少有點進展,我對她們施放「觸覺誤導」。

根據昨晚對自己施放的經驗,我發現,穿衣服的人,帶飾物的人,腳站地的人,只要碰著自己本身以外的物體都能觸發「觸覺誤導」。

大概只有能裸體飛在空中的生物才能避免「觸覺誤導」。

即使對所有人都有效(裸體飛天變態除外),但它有一個很雞肋的問題。

它效果太弱了,對人影響力太低,例如今天早上,皇帝在憤怒時,想用安心感令他冷靜,卻完全沒作用。

然而正因為影響低,只要以順水推舟的方式使用,就很難自行發現被施放了這技能。

我對諾纓用安心和興奮,麗娜則是恐懼。

諾纓靠近了麗娜。

「說起來,剛才他向妳搭話了,他還是有些在意妳吧?看來淋妳一身污水不太夠啊~」

「妳…妳想怎樣?別過來!」

「我啊~打算弄傷一點點,就一點點~妳的臉,髒了、傷了,變丑了他就不會再把妳看在眼內了吧~?」

「不要!」

聽到這裏已經夠了,我決定安靜地回房間。

(主人不去救她嗎?)

沒必要。

(主人的弄哭人計劃也不是必要。)

我說過了,計劃優先,現在去救麗娜只會令諾纓對我警戒心,甚至直接不再信任我。

(她要受傷了。)

這…沒辨法……

(主人現在衝進去就行了。)

……計劃優先。

(我對主人很失望。)

是嗎?

回去房間的一路上,X×YZ都沒再向我搭話。

洗完澡後,我嘗試向X×YZ詢問時間。

(1點02分。)

比昨晚早了兩小時,太好了!

睡吧~

X×YZ,昨晚太累,忘了說,晚安。

(主人請不要再醒來。)

果然還在生我的氣。

算了,睡吧~

所有事情都交給明天的自己吧~

----------

不知大家有沒有遇過,作夢時,有時會無法控制自己。

明明知道是夢,但一切都不是自己能控制的。

眼前的巨獸、追在身後的鬼怪、不能避免而又重複的死亡事件、看著悲劇的發生卻無能為力……

感覺就像附身了在某人身上一樣。

看到事件的全過程,也身同感受,但無法介入其中,改變夢的命運。

現在,我就是身處這種情況。

身後那可怕的怪物,在追著我,但我只是在跑著,一直跑,直到死亡、重複、再跑,直到醒來、害怕、安心。

不知不覺發現,無力改變,無法改變,無心再去改變,已經習慣了。

我知道今夜又是慢長的一夜,但我知道一切總會結束的,只要跑著,直到意識再次回到現實。

----------

「是時候起床了!」

一個柔軟的物體倒進我懷裏。

我睜開眼,看到諾纓笑瞇瞇趴在我身上。

「早安,諾纓。」

我向她報以微笑,並用右手摸她的頭。

嗯…是明白昨天的髮型不方便摸後腦嗎?今天她是簡單的雙馬尾。

如果她不是欺負麗娜的人就好了。

「該去吃早餐了,快起來吧。」

「妳能先從我身上起來嗎?」

「你能先把手從我頭上拿開嗎?」

「不想。」

「那我不起來了。」

我們一齊笑了。

(一直說謊的主人,很討厭。)

討厭我就走吧,我本來就不希望有妳這個看似大伏筆,又不是技能的東西在我這個平民身上。

(我會認真考慮的。)

我持續摸了諾纓的頭2分鐘才放開她,讓她出去等我。

梳洗時,我順便問一下X×YZ,有關昨天我未問完的問題。

幾乎不可能看到別人稱號中的技能,那如何才有可能?

(才對方變成自己所有物,不論心身都是。)

這樣說,喜歡把奴隸養成老婆或老公的人,在這世界一定很有優勢。

可惜我沒那方面的興趣。

另外,昨天撒斯巴與諾纓的能力值中,都沒出現「暫無」,而是直接「無」。

撒斯巴已經不能成長先不論,但諾纓是可成長,所以可以假設「無」不是沒有,而是「看不到有」。

(主人的假設正確,畢竟主人的「鑑定」只有等級:1)

「無」與「未知」不同,不會一個又一個地寫出來,也許撒斯巴還有更多稱號…希望不會有一天要與他為敵。

那…技能上限是多少個?

(8個。)

又是8…不能超過嗎?

(技能、特殊技能、隱藏技能、稱號,可以各8個啊,而且只要合乎稱號名字的技能,大概能無上限的組合起來。)

現在最大的問題是,我拿了3個互相沒關係的技能,根本不能組成稱號。

能遺忘技能嗎?

(如果主人願意以生命為代價,而且之後不可能再重學就可以。)

那就算了。

要問的都問完了,去吃早餐吧。

(主人請等等!)

別大叫,腦袋會痛的!

(對不起,主人能向托頁托學一下治癒魔法嗎?)

為何?

(為麗娜治療。)

不要。

(但她……)

我命令妳安靜!

別管太多,我才是主人。

(是的。)

我一打開門,諾纓就跳過來抱著我的手,嗯,那兩個胸部前面的物體真軟。

不同於隔著被子那種,相方的間隔更少了,感覺更真實了。

即使昨晚擁抱時也感受到,但現在剛起床注意力比較好,感覺更清晰。

(主人是變態。)

「亞白大人,我們走吧。」

諾纓滿面笑容,一大早就這麼精神,太好了。

「好,走吧。」

我沒甩掉她,任由她抱著我的手。

「諾纓,妳有吃早餐嗎?」

「吃過了。」

吃過了……

真失望,不能邀她一起用餐了……

諾纓在打開飯廳門口時,就想放開抱著我的手,看來還是有下位者的自覺。

但我摟著她的腰,不讓她走,於是她就放棄了。

我環視飯廳,看來只欠托頁托,其他人都到齊了。

不知他會不會來,就當作他不來吧~

我用眼角確認了一下麗娜的臉,嗯,有幾條不深的傷痕,說是自己不小心跌倒、撞傷會有人信吧?不管她了。

(……)

X×YZ好像有話想說,但明白我的回答吧?她並沒有出聲。

我在第一晚晚餐的位置上坐下,而諾纓,我讓她轉側身,抱著我的脖子,坐在我的腿上。

「各位早安,托頁托會來嗎?」

「他會吃完早餐再來,諾纓像麗娜那樣做錯事,預備被你懲罰嗎?」

皇后對我的行動興致勃勃,不過公主則是縮小了一點身體,看來是怕我做出第一天晚餐的事,讓她增加傷心的回憶。

坐在公主身旁的余柳立刻注意到她的反應,伸手摟著公主的肩膀。

「不是,其實啊~她昨晚對我告白了~」

話剛說完,諾纓臉就紅了起來。

「太好了,我誠心祝福你們。」

不知內情的公主,以為我和諾纓與她和余柳一樣,都是一見鍾情,她笑著地祝福我們。

「你就不怕被她騙嗎?」

皇后不愧為女僕們的最高負責人,完全明白狀況,一臉不好懷意地說出真相。

聽到皇后的話,諾纓那充滿血色的臉變白了一點。

「我想對她的告白給予適當的回應。」

我看著諾纓的眼,摸著她的臉,回答皇后的問題。

在旁人眼中,我的行為就是戀愛中的人吧?

「你這麼喜歡她,要不就送你吧?」

想不到皇帝會直接這樣說,看來皇宮人手充足。

「這個嘛…我在適當的時候會向你提出請求的。」

之後他們就沒再以我和諾纓為話題。

余柳對我和諾纓的事一言不發,看來他明白有些內情,我現在的言行在他眼中一定很滑稽吧?

大家吃完離開後,我就在飯廳一邊與諾纓卿卿我我,一邊等托頁托到來。

「亞白大人,今天沒睡過頭?那我們走吧。」

托頁托突然出現在我身旁說話,嚇死我了。

也許這世界有傳送魔法。

「我今天要學些甚麼?」

「你能控制好自身魔力了沒?」

「可以了。」

「那麼就教你魔法吧。」

太好了!就學隱身魔法吧!

那就可以安心偷窺余柳了!

(死基佬。)

甚麼呀?

妳可不知道,沒有人在余柳身邊時,他會寂寞。

(大多數生物都不愛孤單,而且隱形後他看不到你,蠢蛋。)

我可以偷走公主和余柳的小內內,令他們無內褲睡一晚,成全他倆,哈哈。

(主人應該要去死一死,反正腦袋都爛了。)

X×YZ的語氣沒有半點笑意,看來她還在生氣。

昨晚到現在已經6小時以上了,誰能告訴我,為甚麼女生能生氣這麼久?

我們跟著托頁托走出門外,到達士兵訓練場旁邊的一片空地。

「女僕就留在這吧,我們到中間一點的位置,以免發生危險。」

「不要,我想跟亞白大人在一起。」

諾纓這樣是作死吧?

我這個魔法小新手,一個錯手不小心用火魔法炸到她就慘了。

(主人,這不正好嗎?反正預定要弄哭她。)

不能為自己的失誤造成的意外亂找借口,而且她是皇宮的人,明顯的皮外傷是不行的。

(主人的計劃到底是……?)

不告訴妳。

「諾纓,妳就聽托頁托的吧,我不想有意外。」

諾纓思考了一下,不情願的答應了我。

我跟著托頁托走到很遠的位置,諾纓在我眼中成了一個小點。

「現在教你魔法,你先把體內的魔力都集中在左手上。」

為了繼續裝弱,我花了大概一分鐘時間才把魔力匯聚完成。

當然我沒犯下其他小說裏,那種速度太不平均或太平均的問題,我控制全身100%魔力的流動速度,以誤差為0.5%至1.5%之間,慢慢流動到左手。

「可以了。」

「以第一次來說還可以,魔力的控制要再多加練習直到完全控制,不然就只能學初級魔法了。」

看來這世界能用魔法是很平常的事?但既然已經決定要裝弱了,就繼續裝吧。

「你想像一下,你的手變大、伸長,讓魔力去到你所想像的手中。」

我依托頁托說的話去做,然後我的魔力成功離開體內,形成一層膜,由上臂至指尖包圍整隻左手。

感覺只要一分神,魔力就會快速四散,即使我盡力忍耐,但它還是一點一點地流失。

「嗯哼~白亞大人的魔力是藍色和白色,嗯~錯不錯,看你滿頭大汗,先把魔力收回體內吧。」

累死我了!

我立刻開始把魔力收回體內,雖然有所流失,但我還是盡量慢慢收回魔力。

「這是魔力石,是一種可以儲存魔力的道具,你拿著它,以收回魔力的感覺吸收其中的魔力吧。」

我聽從托頁托的話,嘗試吸收魔力石的魔力。

魔力緩緩地從魔力石流出,被我所吸收,而且為我帶來薄荷般的涼快感。

魔力石也許可以在夏天用來解暑?

「舒服多了,說好的教我魔法呢?」

「老夫想確認你能否控制好魔力先。」

「結論如何?」

「比我想像中好,但本來就只打算教初級魔法,所以沒差。」

「中級和高級呢?不教我嗎?」

「太花時間了,而且超出常識範圍,自己學吧。」

是啊,現在滿腦各種事情,我都忘了他只教我常識。

「你剛才說我的魔力是藍色和白色,不同顏色的魔力有差嗎?」

「有,而且非常大。」

「能詳細說說嗎?」

「紅色只能用於火系魔法,藍色只能用於水系魔法,綠色只能用於森林系魔法,有些人會稱之為自然系魔法。」

看來我能用水系魔法,隱形算是森林系吧?變色龍之類的…真失望……

「白色呢?」

「三種魔法都可,但效果會弱一些。」

看來還有希望!公主的小內內,嘿嘿嘿嘿~

(主人,朋友妻,不能欺去哪了?)

我是為了余柳的幸~福~才打算這樣做,不算「欺」。

(是變態就認了吧,快去死一死。)

又是不懂我的玩笑,不理妳了。

「我有兩種顏色的魔力會很不正常嗎?」

「不會,這世界的人都至少有兩種,其中一定有一個是白色,但至於能不能用就是另一個問題了。」

有,卻不能用?

真奇怪。

「為何不能用?」

「因為量太少。魔力的顏色是不能控制的,在體內生成時就已經決定好,而且不能與另外三種純色魔力混合用,所以量少就如同沒有。」

「那……」

「等等。」

「怎了?」

我還有很多事情想知道欸~

托頁托為何打斷我?

「昨天已經確認你會看這世界的字了,自己查書吧,老夫只教你常識,知識請找別人教。」

原來已經到知識的範圍了?這世界的人求知欲也太低了吧?

「對不起,請繼續教我魔法吧。」

「嗯,你這次只把一點點魔力拿出來,然後控制它形成球狀吧。」

「一點點」到底如何定義?

算了~

總之先用大概一隻手掌的份量吧。

原本以為要把魔力分成兩份會出現問題,結果有這個想法時,它就自己分好了,看來魔力確實是身體的一部份,不用用太多意識,如同手腳。

之後我嘗試把它聚成球體,但它平均分散在手的表面,只有一點點要移動的反應,而且剛動一下又回到原位,再加上它開始如霧般慢慢流失四散…它其實不是我的一部分吧?

「托頁托,怎樣才能把魔力弄成球體?」

「魔力離開體內後就會與意識分開,脫離完全的控制,改變形狀至球體算是難做到的事,你要在腦中想好,再把魔力拿出體外。」

我把魔力收回體內,在腦中想像好,再把它拿出來。

這次成功了,一個如同水晶球形狀和大小的魔力出現在我手中,而且流失慢了,這是因為目的比之前單純拿出來更明確吧?

「然後呢?要怎樣做?」

「你重做一次吧,你要有意識地區分藍色和白色的魔力才行,只拿出一種,現在混成一團可不行。」

我嘗試區分自己體內兩種不同的魔力,但我完全感覺不到有任何區別。

「我分不清它們,感覺上它們完全一樣。」

我直接向托頁托求教。

「也許你是屬於要多練習才能區分魔力的人,不過沒關係,老夫讓你用身體去感受吧,這樣更好。」

他不會又用魔力彈射我吧?

「別一臉討厭,這次老夫不會再攻擊你了,只是單純給你摸摸不同顏色的魔力而已。」

語畢,他身邊就出現五個不同色的光球。

分別是紅、藍、綠、黑、白。

與我不同,他造出的魔力球近乎沒有消散的跡象。

「托頁托,你沒說過黑色的魔力啊,能說明一下嗎?」

「這不是真正的黑色魔力,只是用其他魔力混合出來的仿制品而已,只有惡魔和魔王有真正的黑色魔力,而且單是在它身邊就會減弱身體能力。」

難怪前兩天聖劍變黑消失時他們都躲到遠遠的,還叫我魔王。

「除了黑色魔力,你全有?該不會是用白色魔力變來嚇我的吧?」

「只有全有的人,才有可能成為賢者,只有兩種魔力的你不用知太多,反正嚇你,老夫沒好處。」

好像是啊……

我疑神疑鬼的思考方式,不知不覺又跑了出來了。

「只要摸並試著感受就行了吧?」

「是的。」

我先向藍色的魔力球伸出手,我自身也有藍色魔力,也許能更容易有所感悟。

啊……

沒有特別感覺……

非要說的話,就像摸著不太涼快的水球。

我試摸其他魔力球,本來以為會是不太熱的火球,、有點治癒的綠球、若有若無的白球和不知所以的黑球。

但結果感覺全是不太涼快的水球……

好失望~

完全找不到分別~

「除了顏色之外,我分辨不到它們的區別,有其他方法嗎。」

「你完全找不到不同嗎?」

「完全找不到。」

「看來你沒當魔法師的資質,看來是老夫想多了。」

來到異世界卻沒法用魔法?

不會吧?

「真的嗎?兩種魔力混在一起用不行嗎?」

「老夫不太會說明,你跟著老夫的指示做吧,親身體驗一下魔法發動失敗。」

「好。」

我才不信托頁托!

跟著勇者到異世界的人總會有點用吧?

千萬不要給我莫名其妙死在路邊,然後屍都快沒了,才被余柳發現遺物,這種發展……

職業是平民就算了,技能是輔助向也算了,總該給我會一點點魔法和格鬥之類保護自身的能力的天賦吧?

(主人活該,等死吧,主人,哈。)

妳別趁機罵我,順便玩文字遊戲!

真過份!我很傷心!

我要找諾纓,用她的乳房安慰我!

(主人!終於露出真本性了!)

我…我開玩笑而已……

(主根本沒想過如何弄哭諾纓吧?昨晚又不救麗娜!)

單身多年,有女生主動示好,如果不看她的目的,占占便宜不好嗎?

(性欲禽獸!我決定了!我要離開!)

走吧~走吧~

我才不想要妳~

(哼!身在福中不知福!)

在我與X×YZ對話時,托頁托把4個魔力球收回了體,只餘下藍色的。

「你拿出一隻手指…手指頭的魔力量,別太多,別跟我一樣,越少越好。」

即使對托頁托的話感到不信任,但為了安全,以免魔法失敗的後果會帶來危險,我還是聽從他的話,拿出比手指頭小一點的魔力。

「然後呢?」




(明天再更)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