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各自的理想

第六章

快樂是無法衡量之物。

回憶快樂,只會越來越無感。

快樂的回憶只是理所當然。

悲傷亦是無法衡量之物。

為何時間過去,卻會越想痛苦?

無人會接受悲傷,只期望回到過去改變一切。

如果「快樂」有意識,想快樂並不快樂。

如果「悲傷」有意識,想悲傷是悲傷的。

所以快樂時我會盡情大笑,悲傷我會盡情大哭。

把過去當作食糧,然後向著未來前行。

----------

我拿著聖劍,確認能力值。

----------

姓名:亞白

職業:平民

成長:可成長


等級:1?

生命:100% (已滿)?

魔力:100% (已滿)?


能力:暫無

特殊能力:暫無

隱藏能力(可使用):聖.收納

隱藏能力(未解鎖):劍轉換:X×YZ,未知

稱號:勇者創造者,聖.武器鍛造者,小丑,X×YZ的主人


可習得技能:暫無


其他:暫無

----------

增加了一個隱藏能力!

未解鎖…有用嗎?

餵!X×YZ!

(主人在叫我嗎?)

妳知道那個隱藏能力要如何解鎖嗎?

(主人用命令權就行了。)

好隨便!

妳快幫我解鎖它!

(明白。)

(已解鎖。)

太好了!

幫大忙了,X×YZ!

(感謝主人的讚賞。)

「我想問一下,公主妳有權力,自由進出武器房嗎?」

「有……」

公主即使情緒低落,但依然回答了我的問題。

「餘柳聖劍先留下給我用用,你陪公主去拿…五把劍,不用管強弱,隨便拿五把來,我想試些事。」

「好。」

「你們慢走,不用急。」

把他們送走後,我就繼續確認各種資訊。

「劍轉換:X×YZ」已經從未解鎖,去了可使用。

我放下聖劍,再次進行確認能力值。

嗯,依然在。

(主人,在幹嘛?)

我在確認不拿聖劍,技能會否消失。

(聖劍?甚麼聖劍?)

我把聖劍拿在手上。

這時我才發現聖劍變化形狀與餘柳拿在手時一模一樣,也許是「聖·武器鍛造者」令我也能讓聖劍出現原型吧?不然就鍛造不到了。

幸好餘柳和公主只顧著傷心,都沒注意到,不然我就要被逼以平民身份參與封印魔王了。

小心~

小心~

妳看它就是聖劍了。

(原來它被當成聖劍,雖然沒差多少就是了。)

妳這種表達方式…就好像在說這把劍不是聖劍。

(它是聖劍,至少現在是。)

真不懂妳要表達甚麼。

算了,現在救公主比較重要。

「劍轉換:X×YZ」用了之後,那劍會成為妳的本體嗎?

(暫時會。)

能維持多久?

(要看那杷劍本身有多強,最普通的鋼劍能有1小時吧?)

鋼是最低單位嗎?要求真高。

幸好武器房的都是魔法武器,大概沒問題。

「我把東西拿來了。」

看來麗娜已經完成我交託給她的工作了。

「謝啦。」

「放哪?」

「放在沙發就行了。」

她把東西放好後就站在一旁,是在等待下一個任務吧?

「妳平常晚上幾點睡?」

「主人給的工作完成後就能去睡。」

她今天睡了午覺,應該還有活力吧?再使喚她一下再放她自由吧。

「廚房還有人在嗎?」

「廚師大概在為明天的餐點做準備。」

「我們去廚房吧。」

「好的。」

這個世界是用墨水筆和羊皮紙,麗娜為我拿了一大疊紙,看來紙不珍貴。

我拿起一張寫下留言給餘柳,之後就跟麗娜去廚房了。

到廚房後,我看到廚師們都坐在椅子上,圍著廚房中間的桌子休息。

看來工作剛剛告一段落。

可是,我是來給他們增加工作的。

抱歉囉~

「打擾一下,請問誰是這廚房最大的?像廚師長之類的。」

有一個身材高大,肌肉發達,有些老邁的大叔站了起來。

「我就是廚師長,你有甚麼事?晚餐不合味嗎?」

他的聲音聽上去很洪亮,他主職該不會是武鬥家之類的吧?

「晚餐很好吃,我來這是想請你們煮一些宵夜而已。」

「只是這個?有甚麼特別要求?多少人的份?」

「一份要開胃的,病人也能吃的,最好是粥,兩份不同的…吃完睡覺不會撐肚子的小吃。」

「好,明白。大家!工作了!」

「哦!」

向廚師長交代工作後,我轉身向麗娜交代之後的工作。

「我先回房間,妳在這等食物煮完,拿到我房門口,不許進來,不要敲門,不要發出聲音,也不要給別人靠近,時間到了,我就會出來拿,知道沒有?」

「知道了。」

回到房間後,餘柳和公主已經在睡房內等我。

「劍已經拿來了,你要幹嘛?」

「你們出去沙發坐坐,我試些東西再叫你們進來。」

我把聖劍還給餘柳。

「好。」

等他們出去後,我收納了四把劍,然後拿著一把。

發動「劍轉換:X×YZ」!

整把劍發出比起聖劍不算很強,但也是不能直視的強光,之後就變成如同公主背上刻印中那把「劍」的劍。

X×YZ這把劍能維持多久?

(3小時左右吧?)

妳知道移除刻印的過程嗎?

(就是把分身體?移回?本體?就可以了?)

妳前主人沒做過嗎?

(沒有。)

有夠沒用…

算了,至少有一點希望了。

「你們可以進來了!」

他們一開門就驚呆了。

「亞白大人,你手上的劍是……」

「我用了五把劍和一些其他代價換來了它,不過只有兩個小時而已。」

為了之後離開皇宮後的生活,現在多拿一些物資準沒錯。

「我這次不出去了,妳快脫完衣服,我會背向妳,只有兩小時,抓緊時間。」

「好…好的。」

真希望能成功。

「可以了。」

我轉過身,拿著X×YZ,站到床上。

雙腳站在公主頭兩旁,腳指向著她的肩膀方向,把X×YZ的前端抵在她的脖子上。

「亞白!你幹嘛!」

……?

餘柳大叫幹嘛?

我想想看……

現在的狀況是要救公主吧?

然後我……

啊~

我懂了~

我沒跟他們說清楚方法。

我現在的動作比較像是要砍公主的頭。

「你誤會了,這劍就是要這樣用的。」

「啊……?是嗎?我差點想先下手為強了。」

餘柳的手緊握著聖劍,看來不是說笑……

愛情的力量差點把我殺了,好可怕……

「我還不會用魔力,餘柳你來把刻印中的『劍』移動到我手中的劍上吧。」

「好。」

在余柳手指的引導下,公主背上刻印中的『劍』與食尾蛇慢慢地分開。

當我以為一切順利時,余柳卻停下了手。

「怎麼了?」

『劍』移不上去……」

果然是要血嗎?

但用誰的血好?

用公主的血一定行吧?

把公主弄傷,即使余柳會原諒我,皇帝也不會吧?

遲早會被皇帝問出公主不用死的原因和儀式過程。

所以不行吧?

我是X×YZ的主人,我的血也許也可以?

反正來到異世界,一定會有受傷,甚至賭命的機會吧?

這次就當作練習吧。

「你手指保持著別動,用聖劍砍一下我的手。」

「可是……」

「只要流一點點血就可以了,砍傷朋友和公主的命,你選一個吧。」

「亞白大人用我的血吧,你現在用力一點劃一下就行了。」

公主別誘我被皇帝砍好不?

即使知道妳沒惡意,但還是覺得被妳用計了。

「余柳,砍我,不然我直接砍死公主,反正兩天後都要死,不如現在……」

好痛!

我未說完話,余柳就砍我了。??

痛得我以為我的手要斷了。

雖然我故意用激將法,也做好了心理準備,但是被砍真的很痛。

「我選了,對不起。」

余柳的表情很痛苦。

沒辨法,這不是勇者有勇氣就能改變的事。

技能在我身上,只能由我來改變。

但我又不想說出我的技能。

誰叫我只是平民,拿著與身份不乎合的技能,終究只會迎來破滅。

如果我職業不是平民,如果我能說出技能,想必他就不用為我傷心吧?

我為了生存,只能要你受一點痛苦了,至友。

我把流血的手放在X×YZ上,讓血在劍身上住公主背上流。

「沒關係,有些事情是沒辨法的,只是一點血而已,一會你幫我治療治療就行了。」

「對不起。」

「別說了,快繼續吧。」

余柳繼續用帶有魔力的手指移動『劍』。

看來我想得對。

這次『劍』跟著血,從公主背上移動到我手中的X×YZ上。

X×YZ之後是直接完成還是要做其他事?

(主人要求分身體與本體合二為一?大概?就可以了?)

又是不確定答案,果然沒多大用處。

這件事之後就沒用了吧?

余柳把『劍』移動到X×YZ的劍身之後,我就對它下令。

「X×YZ的分身體,我要求你回到本體之中。」

我說完之後『劍』就消失了。

「成功了嗎?」

公主急不及待的詢問結果。

「成功了。」

「未。」

余柳和我的聲音重疊在一起。

「亞白,『劍』消失了吧?已經可以了吧?」

「食尾蛇還在。」

我原本以為『劍』消失時,蛇也會消失,但並沒有。

整個刻印是由『劍』和食尾蛇組成。

『劍』消失,但蛇未消失,所以蛇不是代表公主,刻印還未解除。

我理解錯了。

「接下來要如何做?」

「我不知道。」

我無法回答余柳的問題。

我需要重新思考刻印的意義。

沒正確理解就無沒繼續下去。

「我需要一點時間,『劍』大概不會再出現了。」

我往地下拋下了手中的X×YZ,反正不會再用了。

「我先治療你吧。」

余柳發動了持續範圍治癒,看來他沒有單體用的治療技能。

即使是範圍技能,不到10秒就治療好我的傷口。

「你們要吃宵夜嗎?我叫人預備了。」

「我幫公主擦擦背先,一會出去吃。」

我離開了睡房。

打開門,我見到麗娜在手推車旁邊。

「妳去休息吧。」

「你身上的血…沒事吧?」

真是多管閒事。

「不用管我,手推車我會處理好,妳走吧。」

「你看上去面不太好,要找治療師嗎?」

原本以為身為平民的我能有些用處,能幫得上余柳。

結果卻幫了如同沒幫,一點用都沒有。

面色不好是正常吧?

「別給建議我,我不需要女僕的建議,妳去睡吧。」

?「我好心關心下你而已,我走啦,晚安。」

麗娜生氣了?

反正不關我事。

我才不管她。

才認識不到一天就想關心我?

太自大了吧?

我把手推車推進房內,把宵夜放到桌上。

然後坐在椅子上思考起刻印的真正意義。

X×YZ大概沒騙我吧?

她本來就不確定答案,而且她的分身體確實消失了。

(對啊,我很誠實。)

食尾蛇的部分如何是好……

對了!

食尾蛇的意義我想錯了,那「劍」的部分,我很大可能也是錯的。

X×YZ雖然妳大概也是不太清楚,但還是問一下妳,妳的分身體的作用是甚麼?

(主人真沒禮貌,我的分身體我當然知道,就是不給那8字合在一起。)

8字?不是叫食尾蛇?

「呀!!!!!」

這時睡房傳出公主的尖叫聲。

我立刻衝了過去。

當我打開房門,看到公主倒在床上,一直痛苦地發出呻吟。

怎麼會這樣?

公主的身體開始慢慢地變得透明。

「亞白,我的治癒技能也無法治療公主的痛楚,你快過來看看是怎麼回事!」

余柳是太著急了?

一直緊握公主的手,卻沒有注意到她在消失,只知道她在痛苦。

怎會一事未完一事又起?

到底哪裡出錯了?

不,我是知道的。

一開始錯了。

如果我不強行跟來這世界。

如果我不打算用那不合乎平民身份的技能。

如果我沒有多管閒事。

至少公主和余柳就能好聚好散了吧?

可惡!

沒時間了!

快想!

快想,到底要如何改變現狀。

那是8,不是食尾蛇。

到底它意義的是……?

也許?

可能?

不管了!

先試試吧!

我拿起地上的X×YZ。

「抱歉了!」

我推開余柳,粗暴地把公主反轉至背朝上。

用手撕破公主的裙。

毫不猶豫用X×YZ砍自己的手。

讓血流到劍身和公主身上。

「聽從我的話!把她身上的8消滅不餘一點!」

(好的。)

X×YZ的劍身上出現無數的分身體。

它們都如同箭一樣,向公主背上的8射去。

「亞白!你在幹嘛!那些『劍』不是應該被移除的嗎!?」

我要見證8的消失,所以沒看向余柳。

「不,我們都想錯了,它才是公主的生命。」

「甚麼!?」

「我一會再解釋,我現在要專心。」

每有一把X×YZ的分身體插進公主體內時,公主都會發出痛苦的叫聲。

忍耐一下吧,之後余柳會補償妳。

到了第一百把後,我手中X×YZ破碎了。

(主人,剛好完成了。)

嚇死我了。

我還以為要另一把劍出來。

那我的「聖·收納」和「劍轉換:X×YZ」就要暴露了。

幸好好運,時間剛好。

我看著公主的身體,確認她是否還有透明的部分。

嗯,看上是實體。

刻印也完全消失了。

我用手指放在公主背上,假裝確認印,實際上是回收X×YZ的分身體。

回到我身上吧,X×YZ。

「完成了。」

「這次可以了吧?」

「對,刻印已經完全消失了。」

「太好了,謝謝你,亞白。」

我差點令公主死了,這感謝令我的罪惡感得以減少一點。

「你今晚就和公主一起睡吧。」

公主不知不覺地在我床上睡著了。

大概是痛得暈倒了吧?

「這……不太好吧?」

怎麼現在才有羞恥心?

跟公主卿卿我我的時候卻沒有?

「她辛苦了一整晚,起來時第一個看到的是你,會很高興吧?」

「好吧。」

累死我了……

「觸覺誤導」對自己有用嗎?

試試看吧。

感到興奮吧。

嗯,看來我想的對,興奮時腎上線素會上升,令人感到精神。

然而我只是變得不累了,並沒進入興奮狀態。

看來這技能只能稍微改變身體狀況,並沒太大作用。

不知道現在幾點了?

(凌晨1點。)

原來妳有這作用……

看來之後不完全沒用。

我今天就先洗洗澡睡吧。

洗澡時發現手上的傷沒了,大概是我專注救公主時,余柳治好的吧?

我洗完澡之後穿上麗娜前些時間拿來的睡衣,然後去看了一下睡房。

余柳已經幫公主刷乾淨身體,一起睡了。

疲累、安心、快樂吧~

我對他倆用了「觸覺誤導」,令他們睡得更舒服。

我還是先不睡吧?

以免又發生意外。

我出去房外找了個女僕,叫她來清潔一下睡房的血跡,和去拿一套衣服來,幫公主穿上。

我當然有叫她不要把見到的事外傳,不過大概沒用吧?

人就是喜歡聊是非。

在女僕清潔睡房時,我把客廳桌上的食物收納了,就當作以後的後備食糧吧?

然後把盤子和手推車交給女僕處理。

我等女僕離開後,再次確認公主的身體狀況,看上大概沒問題。

時間已經到3點多了,真是太累了,我在沙發上睡了。

真是煩人的一天。

----------

……

眼前出現各種人,但我一定不認識他們。

……

他們都走了。

沒關係,反正不認識。

……

余柳好像在說些甚麼,我聽不到。

……

他也走了。

……

是嗎?

他走了?

這是夢吧?

他身邊沒我,又沒公主,卻走了?

……

----------

「…來。」

好累,身心都好累,不想動。

繼續睡吧……

誰把我弄醒了?

(麗娜)

原來是妳弄醒我。

(我回答主人問題而已。)

妳的回答把我的意識真正拖回現實了。

「快起來!」

麗娜早上太精神了吧?

我昨晚雖然沒有惡言相向,但也算是對她亂發了一點小脾氣。

她現在卻叫我起床…我有點感動……

「太陽升起來很久了!」

麗娜一直搖動我的身體。

我昨晚太晚睡了,還想睡。

我捉住麗娜的手,把她整個人拉倒在我身上。

「你!你!你幹嘛!」

「我還要睡,妳安靜些。」

有個抱枕真不錯……

「你別……」

麗娜好像在說些甚麼甚麼的。

不管了,放任意識遠去吧……

……

過了不知多久我終於醒來了。

(離上次醒來相隔4小時了。)

睡得真舒服~

咦?我的手在抱著甚麼?

這頭髮…是麗娜!?

哎呀!我睡傻了!

竟然出現抱著女僕睡覺的幻覺~

(這不是幻覺。)

X×YZ就不能安靜一下嗎?

(可以。)

我只是想為這個如同犯罪的行為找借口而已。

「麗娜…麗娜…妳醒著嗎?」

我搖了搖麗娜。

「你終於醒了?」

她像逃一樣,離開了我的擁抱。

早知就不出聲,多抱一會了。

有東西能抱著睡,真舒服。

「是啊。」

「你快做好準備,午餐時間到了。」

麗娜臉很紅。

是被我抱著睡而害羞了吧?

「妳有吃早餐嗎?」

「我們下僕都是會比主人早起,做早餐,吃早餐,再叫主人起床的。」

下僕真勤奮,我一定做不到。

看來幾天後只能走了。

「午餐呢?」

「主人吃完之後,有空再吃。」

得到一個很好的答案。

在故事中,下僕吃的食物通常沒主人好。

雖然算不上賠償,但還是邀她一起用餐吧?

不,她不會答應吧?

像昨天一樣找些理由…嘿嘿。

「對了,我一直忘了跟妳說,我名叫亞白。」

「好的,亞白大人,我會記住的。」

我總覺得與她說話內容好像怪怪的。

原來是我忘了告訴她我的名字,她只能一直說「你」。

「不用加上『大人』,我只是平民,之後就會離開這裏。」

「等你真的要離開再說吧,你現在是皇帝陛下的客人,亞白大人。」

算了,隨她吧。

「余柳和公主呢?在哪?」

「他們在我來到不久後就走了。」

公主大概沒事吧?不管了~

「妳先出去門外等,我梳洗一下就來。」

「好的。」

等麗娜出去後,我向X×YZ確認一件非問不可的事。

X×YZ妳是特別技能「希望」嗎?

(不是。)

我命令妳,說真話。

(我不是特別技能「希望」。)

那妳到底是……

(我是意識。)

經過昨天的事。

我認為「第9人」死後分裂成了兩人,一個是我,一個是余柳。

我成了平民,拿到「希望」和「聖.武器鍛造者」之類的輔助向技能,而余柳成了勇者,拿到戰鬥向技能。

X×YZ如果是特別技能「希望」,就能合理解釋她為何會有意識。

看來不是了,我的技能果然只是偶然拿到的吧?

隨便梳洗一下,去吃午餐吧~

想不到異世界會有像牙膏的東西,用一次之後,好像能保持牙齒清潔一段時間。

我昨晚用過之後,睡完覺的現在完全沒口臭,而且有點香味,牙齒表面還是很滑,也許它也許加了魔法效果?

(是的。)

妳竟然知道這種事?

也許妳還是有用的。

(主人真過份,我明明一直都很有用!)

好、好、好~

妳很有用,昨晚都是妳的功勞~

頭髮還是亂一些比較合適我。

「走吧。」

我跟在麗娜身後,在路上一直想著今天要用哪個理由跟麗娜一起用餐。

嗯…想不到。

看來也許要用小說中的萬用借口了,平等。

到達飯廳後,大家都到齊了,托頁托也在,皇帝的面色看上去不太好。

我看向余柳,與他用眼神交流了一下,他向我露出困惑的表情,看來他不知道怎麼回事。

可能要別人等待是大罪?總之先道歉吧。

「皇帝對不起啦,我有點貪睡。」

「先坐吧。」

皇帝的聲音低沉得不得了,是甚麼事令他這麼生氣?

坐下後再算吧~

「捉住他。」

在我身旁突然出現兩個人,把我按在椅子上。

我完全動不到。

我剛起床而已,怎麼回事?

「把那些東西拿過來。」

昨晚半夜被我叫去清潔房間的女僕拿著一個大箱進來。

「我給你一次機會解釋,你昨晚進行了甚麼邪惡儀式。」

女僕把大箱放到我面前。

我看了一下,公主的破裙,帶血的布……

她連是非都不聊,直接向皇帝報告了!?

搞我啊?

「哥哥……」

「不要吵!我要他自己說!」

皇帝連公主的話都不聽了,我說甚麼都沒用吧?

以防萬一,先發動「小丑」吧。

未完全實驗完也沒法了,情況緊急,只能期待它的用處合乎預期了。

首先,在場的人「安心」吧~

「我昨晚沒做甚麼事啊?」

「你要如何解釋這些物品?」

果然「小丑」不是一個強大技能。

皇帝完全不受影響。

「血的話請托頁托調查一下就知道是我的吧?他是賢者候補吧?」

「那些血是幹嘛的?」

皇帝問題真多。

「我只能說不是為了邪惡的事。」

「破裙呢?我妹的裙怎麼會在你房間破掉?」

這個……

「……」

「說啊!」

裙還真的是我弄破的……

如果有測謊魔法就慘了,不能說謊,有甚麼借口可用呢?

「裙是因為一些意外的事,而弄破的,但我可保證,我倆並沒有對公主做任何壞事。」

余柳代答了,太好了。

「托頁托大師,他們有說謊嗎?」

「沒有。」

果然有測謊魔法!

「放開他,食物上桌吧,看來不用死人了,我們邊吃邊說。」

皇帝原來原本預定現場殺我嗎?

連牢飯都不給吃,太過分了吧?

至少給個逃走機會才對吧?

「這世界要用上血的儀式都是邪惡的嗎?」

余柳嘗試帶領話題的走向。

做的好!

「基本上都是邪惡的,要用血的儀式大多都會引發不可逆的事件。」

好強!

不可逆啊~

有儀式令我不死嗎?

(有,但最後都會被殺死。)

妳能閉嘴嗎?

妳令我失望了。

(好的。)

托頁托說的的答案令我明白皇帝在生甚麼氣。

看來必須跟他說清楚昨晚的事了。

不然只會成為心中的一根刺。

我看向了公主和余柳,用口型和眼神問他們要不要說。

「哥…其實我給他們看了我的背。」

公主決定由她來開口。

「…然後呢?」

皇帝好像嚇到了,但很快又冷靜下來。

「他們成功移除了刻印。」

公主妳跳太快了吧?

昨天說話時也是這樣。

看來這是習慣吧?

「真的嗎?」

「是真的,我今天早上確認過。」

「妳跟我出去一下。」

皇帝拉著公主出去。

「托頁托,你知道皇后在哪嗎?昨天中午和今天中午都不在。」

我向托頁托問了一下我有點在意的事。

「皇后工作去了。」

……

通常皇朝制不都是重男輕女的嗎?

「這世界是男女平等的嗎?」

「不是。」

「重女輕男?」

「相反。」

怎麼回事?

「重男輕女,卻不是皇帝工作?」

「這任皇帝比較特別,因為皇后比皇帝聰明,所以大多工作都交給皇后做。」

難怪總覺得皇后比較麻煩。

「為了慶祝我妹的存活,我們今晚開宴會吧!」

皇帝大力打開門大叫起來。

即使不想潑他冷水,但以防萬一,還是阻止他吧。

「我建議不要,現在還不能確定公主能存活。」

「我聽妹妹說了,昨晚是你主持儀式的吧?刻印不是沒了嗎?還有甚麼好擔心的?」

「公主不死,代價等於沒了,那時,我和余柳可能能被強制歸還回去,不過只是假設。」

開宴會會叫上很多人吧?

我不想見到太多權貴,以免有任何麻煩。

至少要拖到我離開才行。

「怎麼會……」

「昨晚儀式出了點錯誤,公主差點直接消失,裙也是這樣而被逼弄破的,我建議至少過了明天再安心吧。」

「這樣啊…托頁托大師,是真的嗎?」

「是真的。」

看穿謊言的魔法還未解除!?

有夠久!

「亞白沒了一個上午學這世界的事了,而且你和公主剛出去了,不如亞白和托頁托吃完後先走吧,我留在這跟你說一下昨晚的事吧?」

「好吧。」

結果沒能邀請麗娜一起用餐,真可惜。

算了~

等晚餐吧。

「皇帝,直至我離開之前,麗娜的主要工作都是負責照顧我吧?」

「是啊,要換人嗎?」

「她的用餐也能由我來決定嗎?」

「只要不會太過份就隨便你吧。」

太好了!

「麗娜,妳快去吃午餐吧,之後去找我托頁托,我有事妳要去做。」

「好的。」

托頁托即使是老人,進吃的速度卻不比我慢。

是我對老人有偏見嗎?還是真的是托頁托吃得比較快?

吃完午餐後,我跟隨托頁托去到藏書房。

藏書房是由弦形的書櫃組成,一圈包著一圈,在中間幾張長桌和椅子,在每張桌的左邊都放了一些紙筆。

托頁托拿了一些書過來

「你看看這個,在紙上試寫一下。」

我從托頁托手中接過書和紙筆。

我看得懂文字,卻不會寫,有一種奇怪的不協調感。

「我會看,不會寫。」

「被召喚而來的勇者會被賦予各種輔助性質的能力,看來你也有。」

「所以呢?」

「你看到的文字會在大腦轉化為你讀的字,但你本身不懂這世界的文字,所以無法書寫。」

有種麻煩的預感……

「然後呢?」

「學習書寫吧。」

果然很麻煩。

來到異世界還要學習書寫,說好的開掛人生呢?輕鬆過活呢?

都是假的!

離開學校還是要學習。

我寫著寫著發現,會看不會寫,比起學習外語,看寫都不會,輕鬆很多。

看和寫的不協調感也在慢慢消失。

過了不知多久,我終於會寫了。

(主人,是5小時。)

謝啦。

如果不知內情的人一定會覺得我是天才,哈哈~

我抬起頭發現托頁托不知哪去了,而麗娜不知從甚麼時候就站了在我身後。

「我看你那麼專心就沒打擾你了,請問你有甚麼吩咐?」

我寫字都寫得忘了叫她找我有甚麼事了。

反正不是大事,算了~

「妳坐在我對面。」

「好的。」

「然後呢?」

她坐下後就問我之後的工作。

「我們來聊聊天,等托頁托回來吧?」

「聊天嗎?」

「就是聊天。」

「聊甚麼?」

「這世界的事。」

「我只是女僕,很多事都不知道。」

「沒關係,不知道的就說不知道吧,聊聊而已。」

「好的。」

「這世界有多少個國家?」

現在是學習時間,聊一些知識性的事吧。

「獸人、精靈、魔人、原·人類各自有一個國家,共四個國家。」

「原·人類是甚麼?」

「我們就是原·人類,其他三種人都是『唯一的神』死後,由原·人類在機率下生出來的亞人類。」

「所以現在人類也會生出亞人?」

「聽說最初機率很高,但現在就好像很少了。」

這世界真是不得了,可以精靈老婆加上獸耳正太蘿莉的子女甚麼的……

「能形容一下那三種亞人的外表嗎?他們有特別的種族能力嗎?」

「獸人就是帶有野獸特徵的人,特徵越明顯範圍越多,身上相對應的野獸能力越強,但越不能用魔法。」

看來不是完全不會魔法的設定,如果要打架就麻煩了,看小說、動漫習慣獸人都是物理系。

「精靈天生體弱,但精通魔法,而且每個人天生都很美麗,雖說體弱,但主要是說耐力比其他種族低,所以精靈也是有戰士的。」

甚麼跟甚麼呀?

總覺得小說和動漫白看了。

總是有對不上的地方,好難記。

「魔人是一群天才,身體有一條條藍色的紋,天生就有各種技能,不用學習,但除了智商和魔力,所有能力都很低。」

我就知道!

我期待的魔人是文武雙全,物魔都會,如同幕後大魔王的種族,現在沒了!

好失望~

「4個種族的人口分佈如何?」

「不知道,但雖然有4個國家,但大家每次只要給1小銅幣就能自由出入。」

「這世界有幾種貨幣?如何換算?」

「只有一種貨幣,交易幣。」

名字好簡單!

「依價值從低至高,有小銅幣、銅幣、大銅幣、銀幣、大銀幣、金幣、大金幣、山銅幣,每升一個是10倍價值,金屬改變就是100倍價值。」

所以是:

100小銅幣=10銅幣=1大銅幣

1000大銅幣=10銀幣=1大銀幣

1000大銀幣=10金幣=1大金幣

100大金幣=1山銅幣

1山銅幣=1百億個小銅幣

山銅幣是有錢人的玩具吧?

「這個世界是如何記錄日子的?是用日月年嗎?」

「是日月年,一年有12個月,一個月有30日。」

跟地球不同,只有360天,會有時差吧?

希望不要有事而被逼而回去,我不想上新聞被說失蹤多年又回去的穿越者甚麼的。

這世界有公主在,余柳大概不會想回去吧?

「平民一個月的收入大概多少?」

「以我所知1銀幣左右吧?」

1萬個小銅幣,想上去好像挺多的。

聊著聊著,托頁托回來了。

「看你倆聊得這麼開心,抱歉啊,打斷一下,亞白大人學好寫字了?」

「學好了。」

「離晚餐還餘一些時間,跟老夫來。」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