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各自的理想

第四章

英雄主義?

有能者多勞?

付出必有收穫?

我一點也不信!

世上只要還有惡人就不可能成真!

英雄只會被人恐懼。

有能者只會被利用。

付出會被搶走成果。

能隱於人中才是智者!

余柳說出比起魔法唱吟,更像即興朗誦的句子後,開始有由光構成的絲線從我的身體飄出。

同時,我感到一陣空虛,我的直覺告訴我,我能阻止這些絲線的離去,但我知道這只會令情況變得更糟糕,所以我任由空虛感一直加劇。

光的絲線匯聚在余柳的手中,編織成最初看見的普通版聖劍。

這次我學乖了,先低下了頭。

果然,當余柳握著聖劍時強光又出現了。

「嗯…跟剛才一樣。餵!你們三個回來吧!聖劍沒有消失!」

強光減弱後,余柳叫躲在房間另一端的牆角中的三人回來。

確認聖劍還在我就放心了。

不用被逼與余柳為敵,太好了~?

嗯?余柳這次沒有飛起來啊?

「到底怎麼回事?老夫從未聽說過聖劍能被分解,而且剛才明明看見它被黒色的邪惡力量摧毀了。」

「我也不知道,亞白,你剛碰到過聖劍,你看看是不是你的『能』在作怪。」

突然發生恐怖的事情,余柳不說我都忘了摸到聖劍就能使用『能』了。

「好的。」

能力值!來吧!

出現了!出現了!

動漫中的半透明視窗出現了~?

----------?

姓名:亞白

職業:平民

成長:可成長


等級:1?

生命:100% (已滿)?

魔力:100% (已滿)?


能力:暫無

特殊能力:暫無

隱藏能力(可使用):聖.收納

隱藏能力(未解鎖):未知

稱號:勇者創造者,聖.武器鍛造者,小丑,X×YZ的主人


可習得技能:暫無


其他:暫無

----------?

......這是甚麼鬼啦?

隱藏能力一來就被四個人知道了,一點也不隱藏。

那兩個稱號一看就知道不可告人,這世界的平民的定義真奇怪。

小丑倒是沒所謂,能當搞笑角色也不錯,至少不用當炮灰…但…我好像不會說笑話欸~?

最後一項是亂碼嗎?該不會有人叫X×YZ吧?

總括而言,「聖.收納」和「小丑」可以說出來。

「那個…我有一個名為『聖劍收納』的隱藏能力和名為『小丑』的稱號。」

「聖.收納」看名字就知道除了聖劍以外還有其他神聖武器,改一改效果範圍就能減低自己在別人心中的重要性,我可不想被人注目。

搶了余柳的粉絲就不好了~?

「原來如此……」

「托頁托大師,你明白些甚麼了?」

「陛下,我們都被騙了。」

「怎樣回事?」

「如同余柳大人,亞白大人他碰到聖劍時,『能』就自行發動了,在『小丑』的影響下『聖劍收納』的發過程被可怕的表像替代了。」

「原來如此,太好了。」

公主破涕為笑了,美麗人笑起來戰力有夠驚人~?

余柳毫不猶疑走過去,左手抱著公主的腰,右手摸著她的臉蛋。

「笑時的妳是最耀眼的。」

帥哥行動力真高~?

「我誤會了你的朋友,真的…非常抱歉。」

公主又想哭了~她幹嘛要哭?

錯怪了我,向我道個歉不就好了?

反正這次我又沒損失。

向余柳道歉幹嘛?

「沒關係,答應我不要再哭了好嗎?」

余柳用右手母指擦去了公主眼中流下的一滴淚。?

「好的。」

公主向餘柳露出一個發自內心的笑容。

他們完全忘記我們其他人的存在,沉醉二人世界之中。

哎呀~狗糧真好吃~?

果然只要人夠帥,即使認識不到半天的女生也能抱。

皇帝好像想打斷他們,但我在他出聲前阻止了他。

我用手比畫了一下,要求他和托頁托安靜並走到接近門口的角落去。

「怎麼了?」

「這個位置只要小聲些他倆大概聽不到了,我有些事想先問問你們。」

「請說。」

「公主還有多少時間?她看上去不像快要死的人。」

為了至友的幸福,早些問清楚這事比較好

「依老夫的估計……大概只餘下兩天。至於面色不差是因為勇者召喚所用的生命是直接從未來扣除的,無關現狀,大概她兩天後會直接消失吧?」

如果是生命值被減少而死,還可以叫餘柳長時間開著回復技能,拖延死亡時間。

直接在未來減少,看來是沒救了…

勇者剛到,剛愛上,就死人了,這世界也太過份了吧?

「反正我妹是死定的了,你幹嘛不讓我阻止他們?他們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看來皇帝也看得出來他倆一見鍾情。

時間也不多,就幫余柳說說好話吧。

「也許你是對的,但你不想看著公主笑著離去嗎?至少有一些回憶留餘柳,他就不會過於留戀公主了吧?間接來說,至少不會對重新封印魔王帶來負面影響。」

雖然我是沒愛過別人,姥姥爺爺之類的親人離世,我也沒傷心過,但小說好像都是這樣寫的。

對於公主如何離開我不太關心,我只想至友平安沒事。

男生大多都無法忘記初戀帶來的快樂與悲傷,我不知這句話的真假,但預防一下準沒錯。

「老夫也同意亞白大人的話。」

托頁托也同意我的話,現在二比一,贏定了,嘿嘿。

「好吧,但你要負責在我妹死了之後,令勇者專注於魔王的封印。」

哎呀~這個責任我負擔不起呀……?

不過先說說謊也沒差吧?

「好,我答應你。」

到時候如果失敗,就用「小丑」的稱號搞搞笑胡弄過去吧。

「你們在聊甚麼?」

看來余柳和公主的二人世界時間結束了,他倆向我們走了過來。

「沒聊甚麼,我只是問問皇帝能不能分別安排單人房間給我們,方便公主夜襲你。」

聽到我的話,公主立刻滿臉通紅。

「公主,妳臉紅時很可愛啊,亞白,你別亂說話,這樣很失禮。」

哇~余柳一有機會就讚公主,是不知害羞如何寫嗎?而且不忘提醒我要有禮貌。

「我就說說而已~」

「那個…哥…餘下的時間我想跟余柳大人一起度過,可以嗎?」

想不到公主這麼主動~?

「可以,只要妳想一切都可以。」

真是一個愛妹妹的哥哥。

如果公主死不用死,余柳的愛情路鐵定很難走。

不過現在更糟糕,是連路都沒了。

「亞白…」

「公主這樣說,我明白的,而且封印魔王好像也不是那麼急的事,我會自己找事幹的。」

現在太缺各種資訊了,我又不想被余柳知道我可能比他強,畢竟我有「勇者創造者」的稱號,即使我只是平民。

「要不這樣吧?這幾天老夫先帶亞白大人認識一下這世界的事,余柳大人之後再問亞白大人吧,來自同鄉的人說明起來也比較易懂。」

托頁托的提議不錯欸~?

「那…你們從異世界來到,又發生各種事情,想必也累了,我先安排單人房間給你們休息一下吧,也會安排一個僕人給你們,有甚麼需要就向他們下令吧,想必亞白大人已經很熟練(笑),我會下令到晚餐時,帶你們去飯廳,這段時間你們可以在王宮內隨意走動。」

皇帝是損了我一下嗎?算了~?

雖然有個人監視著,但自由時間真好~?

「走吧~走吧~去我的房間~」

皇帝家的客房到底長甚麼樣子呢~?

我好期待呀~?

在皇帝的帶路下,我到了一間超大的客房,比起客房更像是一個小小的屋。

這客房有一個小廚房,洗手間,小客廳,睡房。

完全是家中有家,有錢人就是會玩。

我記得余柳身高剛好一米八零,以他躺下為標準,整間房大概有十個乘八個余柳。

確認房間內沒人後,我就脫下上衣,看看手臂的傷口。

咦?傷口沒了?

應該是剛才余柳拿著聖劍時發出的光把我的傷治好了。

連受傷的痕跡也沒了。

親眼確認一下後安心多了。

咔。

有個「誰」進來我的房間了。

「我要進來了。」

一把好像在哪聽過的女生聲音從房外傳進來,看來皇帝安排給我的僕人到了。

她說完這句話後就打開了睡房的門。

「哇!」

哎呀!忘了叫她等等。

我還未穿回衣服!

進來的是吃午餐時遇到的棕色麻花辮女僕。

沒辨法了,就順勢欺弄她一下吧~?

「怎麼了?快把門關上呀。」

「我…我先出去一下。」

是沒見過男生的祼體嗎?

她的臉紅得像蘋果。

果然語文學不好只想得出這種小學生的形容。

算了,反正我自己懂~?

「等等,妳留在這,來幫我幹那事。」

「我沒幹過那事,請…請等我一下,我去找專人幫你。」

她誤會了,嘿嘿。

臉更紅了~?

這反應真可愛。

她轉身就走,但我捉住了她的右手,不讓她離開。

「你…你想幹嘛?」

我用腳把門關上。

「沒做過的事只要練習就好了,來。」

「不要!不要!放我出去!」

她拼命的掙扎,但我把她左手也捉住。

「救命呀!救命呀!」

她這麼認真想逃,害我更不想放她走了。

「妳放棄無謂的抵坑吧,他們剛離開不久,即使有事也不會這麼快來又找我的。」

繼續欺負她吧~?

「不要…鳴…鳴…」

她哭了,放棄掙扎了。

看來玩過頭了。

我放開了她的雙手。

她直接坐到地上。

她用雙手一直擦眼淚,一直哭個不停。

「鳴…鳴…」

真糟糕!

這情況不管怎看都完全是犯罪現場。

一個上半身祼體男加一個女僕裝在哭的少女。

太糟糕了!玩太過了!

平日與女生交流的機會都去了余柳那,難得有妹妹以外的女生會跟我說話,我卻搞砸了。

我完全不懂如何安慰女生,現不知怎麼辨好。

「鳴…鳴…」

看來只能放任她哭了。

等了十分鐘左右,她終於哭完了。

以女生來說這是正常的嗎?

我剛才被自己的嚇到時好像哭了不到一分鐘,之後都是在裝的。

至於公主…也許有五分鐘?

平時沒注意過別人哭多久,不知道平均值就不知道她會不會有機會再哭。

真麻煩,不想了,向她搭搭話先吧。

「妳還好嗎?」

「沒事…我很好。」

一點也不好!眼神都死了!

「沒事就來幫我吧。」

「好的。」

她開始解開女僕裝,她哭了十分鐘真的只在哭沒在思考!

還是在誤會!

好吧…也許我才是不正常。

「妳別脫,我要妳幫的事是要用手的。」

給些提示總該明白了吧?

「好的。」

她走到我面前跪下,向我的褲子伸手。

她還未明白…我直接說吧。

我拍開她的手並說:「我不是要妳幹這事。」

「你想怎樣?」

她依然臉無表情,像個只會聽命行事的人偶。

我指了指放在床邊的衣服。

「幫我穿衣。」

「…!?」

臉部表情回來了,看來她明白了。

「我本來就只是想妳幫我穿衣,不過要是真的那麼討厭,我自己穿好了。」

「就…就只是這樣嗎?」

她也許還有些懷疑。

「妳知道我和勇者來自其他世界吧?我們的世界幾乎已經沒有女僕這職業了,所以我在想機會難得,就叫妳幫我穿穿衣服。」

我嘗試說出些令她更加相信我的説詞。

「原來是這樣,你怎麼不早些說清楚?害我都誤會了。」

她是想到自己為了這事而哭了十分鐘嗎?臉紅紅的。

「妳剛才突然進來,我只好順勢開個玩笑,沒想到妳誤會這麼深。」

「你別說得好像都是我的錯那樣!」

她一邊說,一邊打我的胸口。

剛剛才怕被我幹不知名的事,現在卻自己碰我了……她腦袋還正常嗎?

「對不起~對不起~讓妳生到這世上。」

我摸著她的頭,同時超不誠心的道歉。

「你又不是我爸,你別在那胡說!」

「是的~是的~所以妳能先出去嗎?我要穿衣服。」

上半祼太久有點冷了。

「不是要我幫你穿嗎?」

「妳願意嗎?」

「不願意。」

她理直氣壯的回答我不要。

看來不會再哭了。

「那妳去外面的椅子坐坐先吧。」

「好的。」

她開心的走出了睡房。

即使是離我而去,但女生果然笑時是最好看的。

畢竟弄哭她了,找機會補償一下她的心靈創傷吧。

總之先穿衣服吧。

穿好衣服後,我不太想出去,與這世界的人交流又不是當務之急。

我躺了在床上。

不愧是皇宮,床的彈性很高,而且很軟,不想起來了~?

好~我決定了~?

就這樣想事情等晚餐時間到吧~?

首先,這世界可能真的有神存在,但大概只會跟身為勇者的余柳扯上關係。

其次,「第9人」的資訊太奇怪,他一早加入戰鬥,那八人就可能不用死了,而且,由他帶著聖劍出現,就像之前聖劍並不存在那樣,但我大概不是他的轉生吧?即使我有技能製造聖劍,但我沒有使用聖劍的技能,是有某人製造出聖劍並交給「第9人」的吧?我頂多就是那個某人的轉生,也有可能單純是我來到這世界而又正好拿到這技能,反正資訊不足可先不管。

再者,魔王的封印,「第9人」封印了魔王,根據小說、動漫,封印都是時限性和可破壞的,但這不重要,重要的是「第9人」要求召喚勇者不是為了封印魔王,而是「未來」,也許魔王背後還有黒幕,不能把魔王看得太重要,他只是當前能看到的敵人而已。

最後,余柳是勇者,這問題太大了,以近年的小說、動漫來說,勇者會被當權者利用,至少皇帝暫時好像沒這傾向,但愛上一個將會死的公主是一個大問題,正統的勇者救世界故事中,在打小王或魔王時,先前死去的人很大機會被利用來當勇者的敵人或誘惑勇者,故事總是有有好結局,但現實太多變數了,如果能拔掉余柳的勇者身份或救活公主就好了。

總括而言,我現只能研究自己的技能。

嗯…我想想看…?

嗯…印像中有些小說的設定上本來就自帶技能說明,但有些設定上是要另外學技能才行,甚至只能自己做實驗,這個世界又是如何呢?

能力值!

我看看…「聖.收納」如果有詳細資料就出來吧!

盯著看了一會兒,沒事發生。

下一個實驗~?

我嘗試用 手指點下去看看。

點了十多次就有反應了。

明明是半透明的東西,理應摸不到,也許是單純盯著看精神不夠集中?用手指指著也許比較好?下個技能試試吧。

先看看「聖.收納」的資料吧~?

----------?

聖.收納

可收納一切被觸碰到的無生命之萬物,該物體需沒被自身以外的生物觸碰。

被收納物時間停止。

近乎無限大。

可遠距離進行收納「曾收納之物」,現時距離:8米

可收納「聖」之物

技能等級:無

----------?

幸好有騙他們我有的是「聖劍收納」,不然出現小偷後我一定首先被懷疑。

我果然夠機智,哈哈~?

之後如果要做技能試驗,就裝作只能收納聖劍吧。

看完「聖.收納」的資料後就看看「小丑」吧~?

好~來試試吧~?

我這次只用手指指著「小丑」的兩字。

心中一直在想:

詳細資料出來~?

詳細資料出來~?

詳細資料出來~?

不到五秒,「小丑」的詳細資料就出來了。

看來精神集中就是重點,就練習一下只盯著看來開啟技能的詳細資料吧。

----------?

稱號:小丑

包含:

技能:謊言,計劃性表演,視覺誤導,觸覺誤導

----------?

難怪托頁托說「小丑」和「聖劍收納」都自動發動了,原來稱號包含多個技能。

我還以為「稱號」只是類近別名的東西。

現在看來「稱號」很有用,能整理各個技能。

來看看「小丑」的技能吧。

盯了二十多秒才行,也許我要鍛鍊一下集中力?

----------?

謊言

說謊成功率上升,現時上升率:50%?

話語誘導。

技能等級:5?

發動「小丑」時自動發動。

可單獨發動。

----------?

----------?

計劃性表演

有預先計劃的表演成功率上升,在表演中所用的其他技能發動成功率上升,現時上升率:40%?

有預先計劃的表演能增加吸引目標人物注目的機率,現時增加率:20%?

技能等級:4

發動「小丑」時自動發動。

不可單獨發動。

----------?

----------?

視覺誤導

製造出可誤導他人視覺的幻覺,現時最長有效時間:10分鐘

技能等級:1?

發動「小丑」時自動發動。

可單獨發動。

----------?

----------?

觸覺誤導

製造出可誤導他人觸覺的幻覺,現時最長有效時間:10分鐘

技能等級:1?

發動「小丑」時自動發動。

可單獨發動。

----------?

這…不就弄得我好像天生就是騙子嗎?

完全不是預想中的搞笑角色!

真過份!

到底是誰給我「小丑」稱號的!

出來!看我不打死你!

向著空氣生氣也沒用。

轉換一下心情吧。

現在被別人知道的只有「聖劍收納」和「小丑」。

所以其他技能可先不看吧?看了也不能用。

用用「聖.收納」和「小丑」看看,早些知道自己的技能如何用一定有好處。

那就先試用「聖.收納」吧。

之前在放滿魔法武器的房內時,技能是自動發動的,所以大概不用說出技能名就能用?

嗯,試試吧。

我左手拿著枕頭,然後心中默念「聖.收納」發動。

手中的枕頭就像發生空間扭曲,一邊變形,一邊吸進我的手。

我的手沒洞吧?

異世界真不合乎常理。

不,在異世界這才是常理。

對,別想太多。

吐槽技能甚麼的,出現魔法陣時就不應再多想了,面對現實吧,我~?

實驗了一陣子,我明白到只要有發動「聖.收納」的意識時就會發動,就像走路那樣,不用特地想著「走路」。

拿著枕頭能只收納枕套,要單獨收納枕芯,有收納過能直接隔著枕套收納,沒收納過只能整個枕頭一起收納,或直接摸著收納。

房內有三個不同大小的枕頭真是幫大忙了,畢竟曾收納物能在八米內隨意收納。

之後就用「小丑」包含的技能來練習集中力吧。

我要練到一看下去就立刻開啟詳細資料!

加油啊!我自己!

我做完關於「聖.收納」的簡易實驗和集中力的練習後,我就出去客廳找棕色麻花辮女僕幫忙做「小丑」的實驗。

本來不想離開床的,但做實驗比較重要。

與「聖.收納」不同,「小丑」整個稱號都說出來了,找別人一起做實驗也可以。

在客廳看到棕色麻花辮女僕趴在桌子上睡著了。

畢竟我一天不到就弄哭了她兩次,而且現在大概是下午三、四點左右,年齡看上去又比我小,當女僕應該很累吧。

嗯,只好在不弄醒她的情況下做實驗了。

根據「聖.收納」的實驗結果,技能也許每個都是只要意識就能發動。

那就做「觸覺誤導」的實驗吧。

技能說明上,它是寫「誤導他人觸覺的幻覺」,但觸覺不是視覺,所以很有可能是對身體感覺造影響的技能。

即使棕色麻花辮女僕睡著了,也許也有效。

總之…感到快樂吧~?

隨著技能的發動,她的睡臉出現了笑容。

看來我的假設正確。

也許受到情緒影響?她的呼吸有點不穩定。

接下來,感到疲累吧~

她的呼吸慢慢的穩定下來,但笑容沒了。

「觸覺誤導」沒寫一次只能有一個效果,那就試試兩個同時來吧。

感到快樂並且疲累吧~?

她的笑容又出現了,但沒剛才燦爛,而呼吸依然保持穩定。

趴在桌子上睡的話,對面部血液循環不好,而且會有紅印,之後被別人看到不太好。

我決定抱她去沙發上睡,之後再繼續實驗。

躺著睡比較舒服吧?

我有考慮過抱她去床上睡,但剛剛發那事,可能又令她誤會,還是算了吧。

我…我才沒想過乘機摸女生身體。

我只是好心而已。

我是一個紳士。

當我碰到她身體時,她顫抖了一下。

看來她睡得不夠沉,又或者本來就很擔小,有些神經質。

這次就試試看三重效果吧。

感到快樂、疲累、安心吧~?

等了五分鐘左右…?

嗯…這次看不出表情變化。

再碰碰她看吧。

沒反應。

看來可以了。

我左手抱著她的大腿,右手抱著她的背脊,用公主抱把她抱到沙發上。

是她本身很輕?還是因為我平時有鍛鍊身體?

總覺得她不太重。

把她放在沙發後,我就繼續實驗。

那首先是快樂並且疲累吧~?

等她表情穩定後,我決定開始下一個實驗。

感到快樂並傷心吧~?

用兩個相反的感情到底會發甚麼事呢?我很好奇。

會發動失敗?會成功?

成功的結果又是如何?

棕色麻花辮女僕會就此瘋了嗎?

還是單純的露出百感交雜的苦笑?

當然,我不期望她瘋,但為了將來可能發生的事情,這實驗是必須的。

嗯…看來結果是苦笑。

不過這是當然的,聽到「劍聖收納」時,托頁托可能根據名字想到「能收納劍聖」,代表「收納」技能並不稀有。

他想必也知道「小丑」這稱號,他沒把我當危險人物,一定是有人做過這實驗吧?但我還是想做做看,因為不能排除這世界的人都是傻瓜的可能性。

而且如果棕色麻花辮女僕會就此瘋了,就等於我有一個初見殺技能了,但現在看來沒戲了。

實驗到此為止吧。

即使結果不算最好,但也是有收穫。

「觸覺誤導」對身體感覺改變能同時影響大腦情感。

而且我竟然期待的最好結果是棕色麻花辮女僕會瘋,令我有很大的罪惡感。

其他實驗找機會再做吧。

感到快樂吧~?

至少給她做好夢,直到自然醒來吧。

我坐在椅子上,吃著桌上的水果,等棕色麻花辮女僕醒來。

原來異世界也有普通水果~?

有蘋果、提子、香蕉之類的。

味道也差不多。

時間的流動好像也差不多,根據就是我對比了手機上的時間和太陽的位置。

休閒真好~?

余柳在幹甚麼呢?

大概在跟公主培養那不會開花結果的感情吧?

除了每十分鐘用一次「觸覺誤導」外,沒事好做~?

女生的笑容真是個好東西~

看著棕色麻花辮女僕的睡臉完全不會無聊。

說起來好像沒仔細看過她的臉啊。

機會難得,就讓我看看吧。

嗯,簡單來説只要加上眼鏡就完全是土妹子了,而且是那種眼鏡底下是萌妹子,反差很大的美女。

算了,不兜圈了,反正在心中想,沒人知道。

直接來說,她很可愛。

她那圓圓的,有點肉的臉,令人很想戳一下。

小小的嘴巴,睡覺時成了貓嘴的形狀。

還有點流口水,是夢到吃好料嗎?

眼睛大大的,顏色…忘了,一會等她醒了再看看吧。

想必妳只是個不重要的配角,但至少讓我記住妳的臉吧。

第一次不到半天被就我弄哭兩次的女生,第一個曾一時之間被我想害死的女生。

在異世界要殺人,要被殺,在小說、動漫中很常見,這世界也一樣吧?

只是平民的我無法保護任何人,但我會用那些不平民的技能努力生存,讓妳活在我的腦海的一角之中。

期待余柳和皇帝保護好妳吧。

時間一點又一點的過去,直到黃昏,她還是未醒來。

她平常工作很辛苦吧?

真的很難想像哭兩次就累得要睡三個小時。

她今晚會睡不著覺吧?

想著無謂的事情時,頭上的水晶亮了起來,就像燈一樣。

是可事先補充魔力的自動形魔法道具嗎?

異世界的科技還真不錯。

說起來,晚餐時間是幾點?

皇帝只說了會告訴他派來的僕人。

我平常都是習慣八、九點吃晚餐,而且吃了水果,所以還不餓,但不知異世界人的習慣,如果是天黑就吃晚餐的話,時間就餘下不多了。

我一直不出現的話,他們會派人來找我吧?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