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各自的理想

第三章

若有能力。

若有辨法。

若有可能。

為何不幫助?

為何不拯救?

為何要逃避?

在我最失落,無助,苦困時,他出現了。

想必他不是為了我。

想必他只是為自己。

想必他沒有發覺。

但…他拯救了我的心。

只有這點是絕對的,是真實的。

那一刻他成為了我的光。

即便他已經忘記。

但他那耀目的光永存於我心中,成為我的路。

在亞白的引導下,在桌的另一端出現了與這邊相反的和諧氣氛。

這邊多少也受到了些影響,各人的表情也開始緩和。

但這樣是不足以重啟對話的,必須有人為我和王子(暫定)險些吵架的事找到下臺階才行。

光頭老人和公主都有些皺眉,想必一定是在想如何突破這困境。

我是外來者,在甚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就空口說大話。

即使小孩也知道是我的錯。

感性上我堅信自己是對的,但理性告訴我應要主動認錯。

嗯,放棄無謂的自尊吧。

敢於認錯,是我心中對「勇者」的基本要求。

我也必須做到才行!

「對不起,過於衝動了,請原諒我的失言。」

我站了起來,向王子(暫定) ??九十度彎腰。

「嗯,我也太衝動了,希望你不要記掛心上。」

「那等那邊那位回來後,我們繼續自我介紹吧。」

公主為我們的和解露出了發自內心的笑容。

美麗公主啊~

為世界而獻出生命的公主啊~

若有可能…

微乎其可能性…

我也會拯救妳的!

----------

在我跟女僕和騎士們一起愉快地吃豬肉時,那邊好像也了些進展。

嗯,最後一口~

整盤都餵完了~

「啊~」

……

這傢伙完全閉上眼睛,張口等吃。

我捉起另一個女僕的手指塞進她口中。

「妳咬我幹嘛!?」

棕色麻花辮女僕竟然咬了下去,果然是閉了眼。

「對不起!對不起!」

她向被自己咬到的深灰色單馬尾女僕一直道歉。

算了~不看她們鬧了~反正與我無關~

「你們吃完後收拾一下,請也幫兩位騎士大哥收拾吧,之後再回到原本的工作位置吧。」

「是~」

說完想說的話之後,我就回到了余柳他們那邊。

「嘿,你們聊成如何?這裏太少人了,吃飯太少人太無味了,我去找了多些人吃,看在我是勇者跟班的份上請別怪責我~」

我用輕挑的口吻把全部責任都推給了余柳。

大概行吧?

即使我不是帥哥,但我也不算太醜吧?

不會要我負上亂下命令責任吧?

「沒關係,我們繼續自我介紹吧。」

是由王子(暫定)回答我。嗯,他果然才是上位者。??

「好的~」

我用隨便的語氣回答他後,就吃起了自己面前的午餐。

肚子很餓啊~

「我是神各以斯之國的皇帝,斯坦.可恩.巴斯以。」

「…!?」

我本來打算一直低頭吃自己的,但他一句嚇到我了。

本來是要叫出來的,但滿口都被美味的食物塞滿,發不出聲來,取而代之的,噴了一些午餐的混合物出來。

我剛來這世界時,說的第一句話和剛才的行為都不太像勇者的跟班所為,所以我故意表現出與餘柳相反的食相。

沒有禮儀,也沒有豪爽,只有差勁如豬的食相。

塑造出「果然只是勇者的跟班而已」的形像。

但這令我差點把口中的食物噴過半張桌,飛到皇帝面前。

王子(暫定)竟然是皇帝?

可惡!我猜錯了!

只不過是比我和余柳大一點點而已!

竟然!竟然!是皇帝!

沒人會猜中吧?

沒有吧?

該不會在這世界,年紀小小就很有成就是普通事吧?

天啊~

「咳…咳…咳…啊~你是皇帝?」

餘柳也有被嚇到吧?沒對我失禮的噴飯行為作出反應。

「我是皇帝。」

「皇帝就是那個全國最偉大,最重要的人吧?」

「我偉大我不知道,但我就是這國家唯一的、最重要的皇帝。

我本來希望異世界的「皇帝」與原本世界的「皇帝」定義不同,但看來是沒望了。

「啊…那個…請原諒我今天所有的無禮,只要我能幹到的,我都會幹!」

女僕們剛好吃完豬肉,回到自己的崗位上。

我可不想被皇帝記仇啊,即使很沒臉子,我還是決定向皇帝下跪。

而且這種貪生怕死,害怕強權的行為非常合適「勇者的跟班」這角色。

毫不猶疑地撥開裝有食物的盤子,在眾人的注視下跪了在桌上。

「不,你甚麼也不用做,我原諒你。」

皇帝也許是個大好人?

竟然不罰我?

但我不會就此相信他的!

「也請你別怪罪勇者,所有錯都是我的錯,勇者是無辜的。」

「你的錯是你的,我既然原諒了你,就不會把你的錯轉嫁給另人受罰。」

「真的嗎?」

「你不信嗎?」

也許是我煩人了,皇帝表現有點不耐煩。

「我信,我信。」

我嘗試表露出動漫中常見的肥豬向上位者討好的笑容。

「信,就別再跪著,從桌上下來繼續吃你的飯吧。」

「是的。」

我從桌上下來,拿起我的調羹默默地繼續吃我的午餐。

我最後才開始吃,他們都吃完了。

Yes~不用再說話了~

餘柳~好好的表現你的勇者風範吧~

「那接下來就輪到老夫了吧?老夫是賢者候補之一,也是現時這世界最強的魔法師。名為:托頁托.賢。

賢者候補之一卻是最強的魔法師?

算了~交給餘柳處理吧~

「我名叫餘柳,最初魔法陣是出現在我腳下的,你們要找的人大概是我。」

餘柳沒用假名啊~

如果有人問我名字,我也說真名好了~

「自我介紹完,那我們說說召喚你來這裏的原因吧~」

公主聽到魔法陣先是出現在餘腳下時,就開心得嘴角上揚了。

即使我不是喜歡她,但她表情還是有點傷到我了。

即使我不及餘柳帥,但知道召喚目標不是我後,也不用這樣表現出高興吧?

算了…我應該祝福至友的…

而且她無視了我,我真的非常感謝她。

專心吃飯~ ???專心吃飯~

「不,等等,他還未自我介紹。」

餘柳指了指我。??

至友!你背叛我!

大家都看向了我啦!

「唔?…唔?唔?唔?唔?」

我把食物塞滿嘴,一邊左看看右看看,一邊發出不明所以的聲音,加上一臉傻樣。

期望他們失去對我的興趣。

「餘柳大人,他不就是個跟班嗎?不管他也行吧?」

然很狠,但是說得好!

公主大人萬歲!

「妳錯了,你們都被他騙了,他是我的朋友,從小就在一起的朋友,不是跟班。」

「那…他的態度…?」

公主一臉不解的歪了歪頭。

這動作好可愛!

殺傷力好強!

冷靜呀!

我自己!

「他在不熟悉的地方就會裝成身份不重要的人,你們想想看,你們現在會覺得必須注意他嗎?」

餘柳!

你說太多了吧!

你搞我嗎?

你搞我吧?

你一定是在搞我!

「剛才他離席去找下僕一起吃飯時是有點在意的,但他知道斯坦哥哥是皇帝後,那態度…令人覺得他只是單純與下僕一起會感到放鬆的平民而已。」

哎呀!公主她這是在讚我吧?

真令人感到高興~

「我的想法差不多。」

「老夫也是。」

「你別裝了,我不想你被人瞧不起。」

本來我想繼續裝下去的,裝到餘柳放棄為止。

但他是為我著想的吧?他不想我被人看低了。

畢竟他還有「勇者」的名號要顧,不能令他沒面子。

不裝了。

「我本來想再看看情況,過幾天先的,你也太心急拆穿我了吧?餘柳。」

「是你裝得太過分了,快自我介紹吧,亞白。」

你都說出我本名了,我的自我介紹還有義意嗎?

「啊…各位,我名叫亞白,正如餘柳所說,我剛才只是習慣性做做戲,演演弱而已,沒惡意,很抱歉。」

說完之後,我就改成與餘柳剛才用餐時一樣的餐桌禮儀,繼續吃我的飯。

畢竟不用再裝傻了。

以前初一時,莫名奇妙地被我媽和余柳媽逼去學中式和西式餐桌禮儀,還有各種各樣的東西。

想不到未成年就能用上了。

現在回想起來真的非常感謝她們。

不過當時很討厭就是了。

「既然都自我介紹完了,那我們正式開始說明召喚勇者的原由吧。」

----------

世上除了唯一全知全能的神以外,本來空無一物。

神感到太無聊了。

於是把自己的「知」分割出來了。

諸多不同的思想出現了,那些成了最初的諸神。

而「命運」、「時間」、「空間」、「情感」也一起出現了。

諸神出現後,唯一全能神就在想:衪們的根源是我,那我的根源呢?在哪?

百思不得其解。

在擁有「知」時,祂不曾思考,如今祂已無從得知答案了。

即使如此,祂思考也是有義意的。

祂明白到祂也是有根源的,一切都不會無中生有。

當衪想收回所有「知」時,衪發現自己失敗了。

諸神在唯一全能思考時,所用的萬年?億年?近乎永恆的時間裏不斷增加各自「能」做到的事。

伴隨「全能」的消失,出現了「物質」與「靈魂」

祂們創造出「神界」與「下世界」。

「神界」是衪們的居所,「下世界」是創造物的居所

這時唯一神才驚覺自身已失去「全知全能」。

即便被擅自奪走「」,唯一神沒有憤怒,衪認為一切都是「命運」的安排。

但是他感到有些不滿,諸神只是把創造物視為玩具,「神界」與「下世界」必定永遠分離。

創造物無法回歸本源,太可憐了,實在太可憐了。

唯一的神在「下世界」的創造物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於是衪下了一個決心。

祂要把「唯一」捨去,把唯一」分割成無數的「可能性」給予已有一切「命運」、「時間」、「空間」、「情感」、「神界」、「下世界」 、諸神、創造物、「物質」、「靈魂」,無一可免,必定帶有「可能性」。

祂相信總有一天「可能性」會帶領一切回歸本源,創造出下一個「唯一全知全能的神」,然後替衪尋找祂的本源。

即使祂已不復存在,但祂想到有某個存在能用衪的一切找到本源,就不再為自身的消失感到可怕。

從那天開始「唯一全知全能的神」化為了一切,也非一切。

祂是一切,一切卻非祂。

「命運」的安排?

是「情感」的帶動?

「可能性」的影響?

諸神分成了善神,惡神。

善神希望「下世界」的創造物即使無法回歸成為神,至少能在「下世界」快樂的過活。

惡神則是不理會「下世界」的創造物的感受,只要他們能上演各種能為祂們解悶的戲馬,不論生死也可。

而創造物在「可能性」的影響下,得到控制「能」的力量。

----------

「聽到這裏,有不明的地方嗎?」

公主說了一篇如同創世紀之類的神話,感覺真是浪費時間。

但在她那美妙的聲音下講述的這故事,令人覺得值得一聽。

嗯,這世界的人果然是能用動漫中的能力值介面之類的東西吧?

又再次確認到自己的無能…

這盤的肉吃下去入口即溶,味道像牛肉,也許原本世界的頂級雪化肥牛就是這種口感?

真好吃~

「你們的神話與召喚我們的原因有關係嗎?」

餘柳問得好!

我們不是神,又不是這世界的人,這神話關我們啥事?

依這神話來想,我和余柳是另一個不知在何方的「唯一全知全能的神」所造的。

大概就像平行宇宙的概念?

衪們各自的擁有「唯一全知全能」。

哎呀~原來我是神造物?

我一直以為,我是從媽媽的肚子裏出生或從石頭裏爆出來的呢~

「這神話與召喚你們的關係可大了,這其中的緣由,就由老夫來說明吧。」

「請說。」

----------

人,動物,植物是諸神在「下世界」最初的創造物,多出來的材料就則成了大地上的各種物質。

當諸神分為善神、惡神後,被創造物也受到了影響,人分出了亞人,動物分出了魔物,植物出現了神樹。

「下世界」變得多姿多采。

被創造物依從各自的特性以及善神的幫下,組成了各種不同的群體。

和平維持了上千年,正當大家認為和平是永恆的時候,黑暗出現了。

惡神用各自的「能」創造了惡魔,混合各自的「知」創造出魔王。

沒完沒了的戰爭就此開始了。

在人魔戰爭的第九百一十三年,「人」的一方有八位強者,他們的強度之高是史無前例。

他們為了結束戰爭,與軍隊分開行動,打算暗殺魔王。

但他們失敗了。

魔王的聲音響片整個戰場:「很好!非常好!竟然有人能殺死我的肉身!但我才不會就此消失!我!是永恆的存在!」

強者的死去,殺不完的惡魔,能無限復活的魔王。

當所有人都認為自己要成為魔王的玩具時,第9人帶著「希望」出現了。

聖劍。

人,看到它的光,會感心中火熱起來,湧出無根的力量,傷口也回復了。

( ??無根不是錯字,無從得知根源)

碰到它的光,惡魔,強者也要下跪,弱者甚至直接消失。

魔王更是因它而感到恐懼。

第9人單靠自身一人改變了戰況。

最終,殺光戰場上所有惡魔,封印了魔王,就此死去。

他的遺言是由一個當時剛好站在身邊的士兵傳達。

「召喚勇者吧,為了…未來…」

----------

「簡而言之,召喚你是為了請你幫助重新封印魔王。

廢話真多~

直接說這句不就好了嗎?

午餐都吃完了~

女僕們都收拾完盤子走了~

聖劍在你們那吧?為何要召喚我?」

是啊,是啊,害我差點和余柳分開,太過分了!

「聖劍是我們這,但沒有人用得到它,它會選擇主人。」

聖劍有人工智能係統?

幻想世界要變成科幻世界了?

「比起聖劍,你能說一下『能』是甚麼嗎?來了這世界幾小時,我完全感覺不到身體有任何變化。」

我打斷了余柳和托頁托老頭的對話。

我比較關心自己會不會比這世界的人弱。

我可不想成為餘柳的負擔。

「關於這點,我們先去放置聖劍的房間吧,這樣比較好說明。」

斯坦皇帝一句話,話題又回到聖劍了…

算了,跟著他們走吧。

我們走到一間守備森嚴的房間門前。

「所有人注意!不要讓任何人靠近!」

「「是!」」

隨著斯坦皇帝的命令士兵們向四周散發出敵意。

皇宮的人真是訓練得不錯。

如果我只是平民,皇帝會願意送我一個當守衛嗎?

「我們進去吧。」

斯坦皇帝的帶領下,我們進入了房間。

房間內有各式各樣的武器。

長矛,長槍,長劍,巨斧,流星錘,小刀,武士刀,金屬棍,基本上動漫常出現的武器,這裡都有。

這些武器都發著微小的光芒,是魔法武器吧?

斯坦皇帝拿起了武器堆中的一把長劍。

長劍在他手中變得更鋒利,更光,而且配合他的身高改變了長度。

「這把就是聖劍。」

這把是聖劍?

太假了吧?

它那不合物理的變化的確令我重新認識到,自己在界世界,但以動漫的標準來說,它只算得上普通吧?

外表除了會發光之外,就是一把普通的劍。

聖劍會選擇主人,它沒選上我,所以沒有露出原本的外貌。」

斯坦皇帝看出了我和余聊的不信,為我們做了解釋。

「它在這狀態下無法發揮出原有的力量…但……」

他話未說完就猛然地用聖劍的則面拍向地下。

聖劍與地面碰撞發出巨響。

聖劍不止沒彎,地面也沒爛。

只有斯坦皇帝的手一直在顫抖。

「它…是…不滅…的…『希望』…,所有…想…破壞…它…的…人…,都會…被…反噬。」

真堅實~

皇帝的聲音也抖起來了~

聖劍與我們的『能』有甚麼關係,現在可以說明一下嗎?」

餘柳還記得我關心的事,替我再問了一次。

做得太對了!

推進劇情的就是要主角來幹才對!

「其實在第9人死後,我們對聖劍做了很多研究,這間房的武器就是某些研究的成品,研究其中的一項是『聖劍對個體生命的能的影響』,從研究中得知使用聖劍戰鬥時,不論年長年幼都能發揮出當前身體的所有力量,包括部分潛在能力,所以我們認為從異世界來的你們,只要觸摸到聖劍或使用聖劍戰鬥一次,就可使用『能』。」

原來如此~

不是我無「能」,而是我不在「能」的系統之中~

也許我也有驚人的潛能?

「總之先拿在手上看看。」

斯坦皇帝一轉劍就從拿著握柄變成用三支手指夾著劍尖,把聖劍遞了過來。

突然覺得皇帝好帥啊~

「餘柳,你先。」

「好。」

讓給主角先吧,配角之後不論有甚麼事發生也不會有人驚訝了~

餘柳接過劍後,聖劍立刻發出無可比擬的光。

眼呀!我的眼呀!

我沒想過有這種可能,一直盯著聖劍看,失策了。

我的狗眼呀!

我還要等餘柳和公主餵我吃狗糧的!

我不要當瞎子!

那光把我照得倒地打滾。

『歡迎回…來?

誰?

好像有「誰」在對我說話?

那聲音不是透過耳朵,而是直接傳進腦袋。

一把聽起來不太熟悉的女聲。

算了~想不起來~

反正聽起來沒有惡意~不管了~

「亞白,亞白,沒事了,起來吧。」

餘柳拍了拍我的肩膀,告訴我光已減弱了。

我緩緩地睜開雙眼…!

聖劍完全變了另一個樣貌。

劍身闊了兩倍,從銀色改為白金色。

劍柄出現複雜的紋路,從銅黃色改為金色。

金光包圍著餘柳的全身。

斯坦皇帝拿著時純粹的發光不同,餘柳身上的金光令人感到溫暖。??

而且他浮了起來,腳離開了地面一些,大概十厘米。

餘柳這是成了自走式太陽?

太帥了!

「你已經帥得不能再帥了,啥時候去當帥神?」

「你說得太誇張了。」

餘柳因我的話而露出苦笑。

「你看,你的首批信徒就在這了。」

我指了指跪在地上三人。

「你們別著,請起來吧。」

「請你,請你務必幫幫我們。」

「既然來到這世界,又得到能幫助你們的力量,我一定會盡力我所能的!」

恕我直言,老夫對你的『能』非常感興趣,能告訴老夫嗎?」

他們依舊保持著跪著的姿勢前進行對話。

我也對於餘柳得到的「能」有興趣~

「嗯…我看看…持續範圍治癒,持續範圍降魔,魔力回復(最大),無消耗飛行,聖劍術,聖劍召喚…大上就這幾個。

哇~ ?這是無敵外掛吧?

與第9人的能力一樣了~

「勇者大人真是強大無比,世界有救了。」

「太好了,即使這樣說有點不太對,但妹妹妳的犧牲是值得的。」

「太…太棒了,竟然能看到活著的傳說,老夫即使現死去也不會有悔恨。」

這三人就像宗教徒聽到神的話那樣。自顧自的感動。

「我說,你這是有聖劍的力量加持時才這麼強吧?你本身有多強?」

被給予的力量和自己本身的力量是不同的,分不清兩者會引至破滅的結局,動漫都是這樣演的。

要在餘柳被誇到失去自我之前拉住他才行。

「你來拿拿聖劍,它沒顯示哪些『能』是我原有的。」

「好。」

我從餘柳手上接過聖劍,當餘柳放手後,聖劍的光芒化為暗光。

從劍柄開始,到劍尖,整把聖劍化為光粒。

光粒由金光色較為暗光色,然後融入了我的體內。

那個……?

怎麼回事?

聖劍消失了?

這世界已經有魔王了吧?

難道我是原世界的魔王?

魔王和勇者是至友?

太不合理了吧?

現實又不是看爽的小說。

而且我又沒有很邪惡,至少我是這樣想的。

「餘柳…對不起…我…我…不知道…怎麼回事,它…聖劍…它就消失了…請你…請你相信…我。」

我忍不住眼淚,哭了出來。

我真的不知道為甚麼會這樣。

柳,我的至友,請相信我!

我沒想過要成為你拯救世界的障礙!

請不要討厭我!

「『希望』之劍,沒了…希望…沒了…」

公主不要哭…請不要哭。

餘柳看到妳哭一定會心痛的。

「你…你是惡魔!一直藏在勇者身邊的惡魔!想不到你們為了將『人』拖進絕望的深淵,竟做到這地步!」

我沒有啊…皇帝。

我現在也是滿腦問號啊。

「不,依老夫所知,即使最強大的惡魔也無法破壞聖劍,聖劍是惡魔的剋星,直接觸碰到聖劍後,不論多小的傷也會永達留下,無法治好,他只有可能是魔王!」

惡魔!惡魔!惡魔!

魔王!魔王!魔王!

難道真有那麼黑心嗎?

「對不起!? ?對不起!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真的甚麼也不知道…… ???

即使他倆將我形容成邪惡的化身,卻沒有對我動粗,只捉著看似快要暈倒的公主躲到了遠處的牆角,看來真的很怕我。

「沒事的亞白,我剛確認了一下我的『能』,聖劍召喚還在,總之我先試用一下吧。」

語畢,餘柳就向虛空中伸出了右手。

「為一切帶來希望,救贖萬物,成為光之路,回應吾之聲吧,聖劍!」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