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各自的理想

第二章

愛是甚麼?

喜歡必定不會背叛。

討厭最終只會分開。

怨恨會引來殺意。

憐憫才會救贖。

同情能包容。

那愛呢?

愛是一切,一切的混合物,可喜可怨,可保護,可傷害。

愛是主觀的,飄泊不定,前一刻還,現在卻尋不到了。

他說堅持是愛,他說放手是愛。

每個人的愛都是矛盾的。

那想必愛也可以是錯覺吧?

即使短暫,但沉醉於那如同永恆的美好的錯覺之中也許不錯。

看著眼前美麗動人的女性,我情不自禁的在想愛的定義。

「歡迎來到我國,神各以斯之國,勇者大人。」

她的一言一語都能觸動我的心弦。

她是誰?

不,她是誰並不重要,這種事之後再問就行了。

重要的是我確定了,我的真心,我生為人,就是為了此刻與她相遇。

亞白啊,為了她,我也許,要離開你了,對不起。

----------?

在強光之中,我完全沒有感覺到小說中所寫的頭痛、頭暈,甚至有點身心舒暢,有種說不出的原因的快樂。

不是自己正在前住異世界這外在事情,而是從心中無中生有的感覺。

雖然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出現這種感覺,但我感到不討厭這發自內心,甚至可說是發自靈魂的喜悅。

光漸漸地減弱下來,我驚覺我和余柳站在一個以灰暗色為主調的房間中。

是啊,沒人說過魔法召喚一定是勇者召喚,也可以是為了自身利益而召喚其他世界的人。

最近的動漫召喚勇者也不全是為了救世界,有強行跟來真是太好了。

我默默的退到比餘柳後一些的位置,以防有人突襲他的後背。

環視周圍一圈後,我看到正前方有一扇門,門的兩旁有兩位像是騎士之類的人在守著。

他們全身穿著銀色的盔甲,左手拿著長矛,右手拿著大盾,即使在灰暗的房間中也能清晰看到,可能是動漫中經常出現的魔法裝備吧?

怎麼是矛不是劍?真令人失望~?

大多數強大的配角騎士在動漫和小說中都是用劍的說......?

另外,有八個身穿能完全遮蓋全身的灰袍的人,他們以魔法陣為中心把我們包圍著。

看來很難逃走啊......?

這時一位年齡看似比我們稍為大一點的男生,及一位看似與我們年齡相近的女生,從身穿灰袍的人身後走了出來。

「歡迎來到我國,神各以斯之國,勇者大人。」?

也許女方身份比較高?不是由男方先進行開場白欸~?

也許周圍太黒?她好像沒注意到我,她只看著面前的餘柳說話。

我轉動眼球看了看餘柳,發現他少有的在發呆,而且目不轉睛地看著那女生。

嗯...我明白。

我明白的。

他也許被迷倒了吧。

一頭波浪狀的粉紅髮,與髮色相配的很多蕾絲一圈又一圈的長裙,而且有一對令人驚嘆乳房,明明外表年齡與我們相差無幾,而且聲音很動聽,想必聽過一次就不會再忘記吧?

即使冷靜如我(自誇),如果被她表白,也許也會毫無反抗之力就被攻陷了,但現在不是那種能輕鬆的情況吧?

平常都是餘柳把握說話主導權,我站在一旁就行了,看來這次只能由我來了。

「不好意思,請問有比較光亮的房間能用嗎?在這麼黒的房裏看不太清,不好說話,啊...妳把我當成是勇者的跟班或下屬就行了。」

在光亮的地方即使有危險也比較方便活動,不論要逃要打也好,安全第一,餘柳的愛情只能放後一點了~?

我才不是妒忌她呢!

「啊!好...好的,我只顧著自說自話,請容我為此道歉,請你們跟我來。」

看來直到我開口之前她真的沒注意到我的存在。

我說話時也沒立刻反應過來,可能...她也被餘柳吸引了?

不,太早下定論了,她也有可能只是天然呆或超級機心婊,也可能單純睡眠不足或被不應存在的第二人(我)一時嚇到之類的。

至友的初戀,為了讓他不會留下心理陰影,防範再多都是對的。

現至少能確定她是一個能溝通的對象。

這女生轉身以後餘柳也回過神來了。

「謝謝你。」

「之後交給你了,行嗎?」

「ok」

我跟餘柳小聲說了些話後,就不再說話,跟那女生離開這灰色房間了。

現在的隊形走在最前面的是那女生,她後面是兩位騎士,接著是餘柳、我,我們身後的是八個穿灰袍的人,有一個撇開了帽,露出了光頭和長長的白鬍子,而本來以為只比那女生地位低一點男生卻走在最後,也許是想更好的看清我們和其他人的互動吧?

行事真小心,也許他才是位高者。

出了灰色房間後,意想不到的發現,好像只有那間房才是灰色為主。

在走廊的左邊是一片又一片的巨大玻璃,透光度非常不錯,也許這世界也有物理學?玻璃不完全是純透明,太陽近乎在最高的位置也不會照得要用手遮擋才行。

走廊的右邊是一間間打開的房間,內裏都有至少一個女僕或執士在清潔,而且門的對面有玻璃窗,果然我們剛來時的房間不是一般的,如有機會一定要問清楚,說不定有回去原本世界的提示。

不過餘柳不回去,我也不會回去就是。

但能做到的事越多越好。

「怎會出現兩人?是召喚失敗了嗎」

「不,看剛才的對答應該是成功了。」

「說而已,人人都能說。」

「我們不能否認他倆的服裝與我們世界已有的都不同。」

「看,那自稱勇者大人跟班的傢伙,他手上有九個戒指。」

「定睛一看還真的有。」

「真的欸~」

後面的人大概已經盡量把聲音調小,但我依舊聽得很清楚,依據聲音,有三女四男,加上光頭老伯,是三女五男組成的魔法師陣容吧?

動漫中總有一群人負責管理勇者召喚的魔法陣,以現在來看大概就是他們吧?

回想起來,魔法陣出現時,印像中有一把女生的聲音,基本上能肯定是走在前頭的女生的聲音,但...她露出臉來見我們時的位置好像怪怪的...要站在前排的魔法師說不就好了?聽他們說話時完全沒有那種幹完辛苦事的感覺,多說一句話也可吧?

走在明亮的走廊上,能清楚的看到那女生外表,而且我的位置能看到側面。

她把頭髮綁成公主辮,與粉紅色頭髮相反,她有一雙碧藍色的眼睛,金色的眼眉,大概是與生俱來的嗎?她粉色口唇看上去沒有很反光(?)亮晶晶的感覺。

面對必須交流,但不熟悉對方,又不能確定對方是善(同伴)是惡(敵人)時。

不說話的人會被視為,深藏不露,是危險的。

說出理性的話的人,是可交流的,即時意見不同,但至少不會馬上打起來。

說出沒內涵的話的人,是可利用,可操控的,但也是令人最沒防備的。

走在最後的男生也許他自己沒發覺,但他的眼神非常的銳利。

很多人都說:相由心生。

但我相信,相由習慣生。

習慣了一些行為,一些身體語言表達方式,就會慢慢固定下定,特別是青春期的人。

最好的證據就是,社會上有很多高智商犯罪的人,大多都是一幅好人樣。

只不過比我們大一點就擁有這種眼神,大概遇過各種各樣的事情吧?

雖然在灰色房間時看不清,但他的衣著看上去很像動漫中的貴族,藍色為底色,用金色的絲線連起各個接合位(?)。

他腰間有一把像是西洋劍的劍?說像是由於它的握手位(?)是西洋劍那種有個半圓形的,連接著握手位(?)的是中國劍,但只有中間是這樣而已,後半又變回西洋劍那種長尖刺的樣子。

也許我應該要更用心上語文課才對,但已經來不及後悔了。

動漫中能在室內帶武器的,除了士兵就只有王族了吧?

但剛才帶頭說話的是那個女生……?

也許她是女皇?而他是王子?

但她滿身散發出少女氣息,完全沒有上位者的氣勢……?

那…她是公主吧?而那男生是公爵之類的,也許是她的未婚夫?所以能帶上武器?

那麼他的眼神就正常了,外來者剛來到就被自己未婚妻吸引,不引起戒心才怪。

上位者通常都會藏好自己的內心,不會表現出來,至少電視劇和動漫都是這樣演的。

我要好好的扮演自己的角色才行。

就以動漫中,勇者的傻跟班為藍本吧?大概可以。

「你們在聊些啥?我也想一起聊~」

我決定向後方搭話,吸引那公爵(暫定)的注意力。

與公主(暫定)說話的機會全給餘柳比較好。

「沒…沒聊甚麼。」

回答我的是灰袍人的其中一個,他有著一把年老的男聲。

「你們剛在聊戒指之類的吧?我有九個戒指會很奇怪嗎?」

「關於這個,我之後會為你解答。我們先進去吧。」

光頭老人代那灰袍人回答並指了指前方。

嗯,看來已經到達目標的房間了。

「不用跟我說明,只勇者懂了就行。」

在灰色房間內公主(暫定)是叫餘柳為勇者吧?反正還未正式自我介紹,說名字他未必明白。

而且視乎餘柳的判斷,可能用假名會更好。

我們來到一間非常大的房間,看上去是用餐的地方?

房間中間有一張超長超大的桌子,頭尾各有一個坐位,是給大人物坐的吧?

桌子的兩旁各有二十個坐位,而且位與位之間多加個位也完全不成問題,空間真大。

桌子看上去是用紅木做成,中間部分有些以森林樹木為主畫,桌腳有些刻雕,不過我不懂得欣賞就是了。

椅子是金屬做的嗎?或者內裏也是木頭?至少眼看上去金金發亮,反射著從窗外面照進來的太陽光。

這世界果然有物理學吧?房間的採光做得超好,估計一天有八個小時以上都不用人造光吧?

「你們選一個覺得舒適的位置坐下就行了,想必你們未吃午餐就被召喚到這世界吧?請讓我們一邊用餐一邊解釋狀況。」

公主(暫定)用輕快的口吻如此說道。

為了表現我的傻子之力,我選了最前的主人位,坐了上去。

「這個位置真不錯~我就坐這吧~勇者大人來~請坐我旁邊。」

餘柳一臉有話想說的樣子,但還是坐了在我左邊

「那…那個…」

「不用在意我。」

公主(暫定)大概有些不滿吧?但在公爵(暫定)出言之後就沒再說下去了。

奇怪,公主不比公爵地位低吧?公爵(暫定)也許是王子或王太子?

原來是個妹控,哈哈,至友的愛情之路難走了~?

王子(暫定)的聲線完全能比得上中年大叔,沉沉沉,他該不會是生意失敗了吧?

他坐了在我右邊的位置上,而公主(暫定)則是坐在他旁邊。

兩個騎士又是在守門口,嗯…不管他們了,這種人大多是炮灰,適當時再找他們聊聊天吧。

至於光頭老人則是站在王子(暫定)的身後,其他灰袍人都沒進來,大概他們身份比光頭老人低很多?例如:宮延首席魔法師和他的弟子之類的。

「老爺子,來,過來坐坐,一直站著很累吧?」

「不…不用了,老夫不累…」

「你就坐吧,多些人一起吃飯會更美味~」

「誠惶誠恐!誠惶誠恐啊!」

我離開位置,把光頭老人過來,強行要他坐在上面。

我可沒看漏啊,王子(暫定)稍微點了一下頭,他願意才坐上去的。

果然王子(暫定)才是位高者。

當我在表演這閙劇時,餘柳一直來回看我和公主(暫定)。

傻子~眼神太明顯啦,真想不到閱女無數的他也會有這種表情~?

看來暫時安全,當人有求於別人才會忍耐對方的無禮,看得起對方才會願意一同用餐。

「勇者,我不太會面對女生,能請你坐過去嗎?」

「嗯,沒關係。」

餘柳向左移了一個位置,面對著公主(暫定)而坐。

Yes!計劃通!

「廚師大概還要一點時間才能做好午餐,要不我們聊著先吧?不如就從自我介紹開始吧?」

公主(暫定)在我再閙起之前搶先說話。

但是!小姐~我的目的已經達成了~哈哈~?

「我是神各以斯之國的第一公主,是一個將死之人,你們不用知道我的名字也行。」

公主(暫定)真的是公主,太好了,我猜對了,哈哈~?

當她說到後半句時,在場所有人都流露出悲傷的表情。

而我則跟餘柳一起表現出驚訝。

當然我是裝的,美麗的人,有才華的人,在故事中不是早死就是不幸。

而餘柳…他大概真的感到驚訝吧?

他一直都覺得小說、動漫中的好人會死,全是作者諷刺社會不公而故意安排的。

他堅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這是沒辨法,已註定的事,請你們不要為此煩惱。」

她向我們展現出一個微微的苦笑。

接下來就是王子(暫定)的自我介紹吧?真希望他的身份我也猜對~?

「不!我不會讓妳死去的!」

但是餘柳在王子(暫定)說話前就激動地站了起來大叫。

「你在灰色的房間是這樣叫我的吧?勇者!」

帥哥激動起來戰力超群~?

「我現在是不知道你們召喚我來要幹嘛!但是!等我!我一定會拯救妳!」

…召喚而來是「我們」不是「我」吧?至友啊~你把我忘了~雖然本來沒我份就是了~?

「我一定會不負『勇者』之名,把一切保護好!」

說得好!說得漂亮!公主感動了!公主臉紅了!公主眼睛水汪汪了!

「她的生命就是召喚你而用的代價,即便如此你還想拯救她嗎?你就是回報本身,一切已經不可逆了。」

王子(暫定)用低沉得不能再沉的聲音說出了驚人的事實。

他一句話就把氣氛破壞掉了!可惡!

明明餘柳再說一句求婚宣言就攻陷她了!

「你說甚麼!?」

餘柳也許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吧?

「她就是這世界第一個因你而死的人!」

感覺他們快要吵起來了,怎麼辨好呢?

光頭老人和公主都一臉慌張了。

這裏是異世界吧?也許有技能之類的吧?

真希望我有能改變現況的技能~?

屬性值!

屬性表!

能力值!

能力表!

技能表!

人物屬性!

人物能力值!

角色介面!

……?

怎麼回事!不論我想甚麼都不行!

那個半透明的東西完全沒有要出現的樣子!

難道我甚麼能力都沒有!

想不到我甚麼潛能都沒,我有點想哭了…?

媽媽,爸爸,你們與餘柳的爸媽是小學同學吧?

怎麼他們生出了個勇者,而你們只生出個平民?

QwQ?

我…我不想再想了…現實依舊令人討厭。

「各…各位大人,午餐已經來了,要不…我們先用餐吧?」

廚師萬歲!光頭老人萬歲!

太好了!

在王子(暫定)和余柳互相對視時,女僕們已默默地把午餐放了上桌,果然是專業人士~?

雖然我不想加深別人對我的好印象,只想當個傻跟班,但情況不允許。

至少午餐完結之前都不要給他們進行對話比較好,要讓他們冷靜冷靜。

他們的對話令場面非常尷尬,大家都默默吃自己的。

是時候發揮我的傻子之力了!

「後面的女僕~妳~對~就是妳。」

「請問有甚麼能幫助你?」

女僕們送完餐後一直站在背後,動漫中她們會等主人吃完收拾再離開的吧?或者食物份量不夠時,代主人去廚房添。

我隨便的選了一個正站在我後方的棕色麻花辮女僕來陪我上演閙劇。

也許氣氛太冷了吧,她的聲音有些發抖,但一字一句依然保持清晰,嗯,訓練得真好,如果我不是平民就能要求王子(暫定)送我一個了。

「這個是甚麼肉,能說明一下嗎?」

「這是理阿可山山豬的大腳肉。」

我臉故意向下一點,用低沉的聲線說出:「是嗎?」

「是,是的。」

看來起到效果,女僕緊張了起來。

所有人都被我們的互動吸引了,全都看了過來,他們都很好奇事情的發展吧?

餘柳則是一臉求我不要閙事的樣子,一直向我打手勢。

我才不管~?

「妳能說明一下這道菜是如何做的嗎?」

「我…我前幾天才來這裏工作…所以…不太…清楚…」

她越說越小聲,是怕被罵、被罰吧?

通常小說、動漫中女僕都是無理的出氣袋,受到不合理對待,當然,不包括女僕控的作品。

有兩個女僕看不下去了,轉開了頭。

「妳嘗嘗看。」

我保持低沉的聲線,無視他人,繼續我的表演。

她有些遲疑,可能想找人求救吧,她轉移了視線。

我立刻站了起來,她視線的方向是王子(暫定)吧?但我不讓她看向他!

「我叫妳吃就吃下去!」

我直眼瞪著她,沒轉頭,只靠記憶伸手拿起那個裝有…叫甚麼甚麼山山豬的盤子。

她被我的氣勢嚇得眼睛都濕了,看似要哭了。

她手發著抖地拿起盤子裏的調羹,撈起一口豬肉放進口裏。

「味道如何?」

「很好吃…」

她的聲音小得令人以為她沒在說話。

「大聲點!給多些形容詞!說!怎樣的好吃!」

「入口很柔軟!咬下去很彈牙!肥瘦很均勻!」

她用詞真簡單易懂,跟我感想差不多,果然…我語文要再多學學比較好。

「妳去廚房再拿十盤來。」

「是…是的!」

是想逃嗎?她直衝不回頭的走了。

我重新坐了下來,光頭老頭和公主好像想說些甚麼,但由於我一直保持惡人的表情,誰打算開口,我就瞪誰,型做出兇惡的氣氛。

餘柳也許已經猜到我想幹嘛,默默地吃自己的。

而王子(暫定)也許覺得自己開口只會令狀況一冷再冷?也不打算說話。

過了半刻左右,棕色麻花辮女僕推著手推車回來了。

也許在外面哭過?她眼睛有些紅紅的。

「我…我回來了。」

「妳站回原位吧。」

我以平穩的口吻叫她站回女僕們的隊列去。

「這…這個」

「放在這我會處理。」

「好…好的。」

她把手推車放在我旁邊後就站回去了。

很好~很好~一切如計劃~?

「各位,請容許我稍微離開一會兒。」

即使我這樣說,但也沒有等任何人給出回應就離席了。

嗯~女僕們剛才上菜時的動作好像是這樣?

算了~放上桌上就好了吧~?

手推車的最下層有各種餐具真方便~?

棕色麻花辮女僕出去後我才想起沒有叫她多拿些餐具來。

「女僕們~過來就坐~門口的騎士大哥也來吧~讓我們一起用餐~」

我以輕挑的口吻叫他們過來。

女僕們完全沒有互動,直接有個金黃色王冠編發的女僕走到我面前。

她是這組女僕中地位最高的吧?

「實在非常抱歉,我們這些下僕是不可與高貴的各位大人一起用餐的。」

「只有這次,不用介意。」

我盡量以開朗的聲線告訴她我的善意。

「真的非常抱歉。」

真是一本正經的人呢~?

「那剛才吃了一口豬肉的女僕會受到懲罰嗎?」

「不會。」

是不會啊~太好了~?

「為甚麼?即使只是一口,她也是與高貴的各位大人一起用餐了啊~」

我故意加大了一點聲音。

「那是因為你下的命令

也許被看作故意用濫用權力無理取閙,興師問罪?

她也加大了聲音。

「是啊~剛才是我的命令,現也是我的命令,怎麼現在不聽我的話了?」

我盡量以疑問的語氣說出問題,而不是反問的語氣。

「那…那是因為我們這些下僕是不可與高貴的各位大人一起用餐的。」

她動搖了。

重覆答案了。

「就只有這次而已,一起用餐吧,我想與各位女僕一起用餐,妳就當這是我的命令吧~」

「這是命令?」

她猶疑了!複述了我的話!行!可行!

「對,這命令。」

我要堅定她的想法。

「既然…是命令就法辨法了。」

「對,妳不應拒絕命令。一起用餐吧」。

「好的。各位過來就坐~」

成功啦!

「騎士大哥也來吧~女僕們都答應我了~」

「這…這不太好吧?」

「吃飯就要多些人一齊才好吃,你們就當自己是來湊人數吧,沒事的~ 」

「對,吃飯就要多些人一齊才好吃,兄弟,我們坐!」

騎士真容易搞定!這麼貪食問題吧?

「那…女僕吃一份,騎士大哥就吃兩份吧,大家,平常辛苦你們了~」

即便坐了在椅子上,但依然沒人敢開動。

沒法了,只再加把勁了。

房間內本來有五名女僕,大概是一位上位者安排一名女僕的概念。

女僕五份,騎士每人兩份,共九份,有一份豬肉餘下。

也許他們還是怕上位者?都坐在餘柳他們的另一邊,所以我拿了一張放在兩邊人中間無人坐的椅子。

「對不起,剛才嚇到妳,請讓我餵妳吃,當作賠罪吧。」

我拿起那份餘下的豬肉,坐到棕色麻花辮女僕的身邊。

「不…」

我不等她說完就撈起一口豬肉強行塞進她嘴裏。

「唔…」

她好像有話要說?我沒注意欸~?

「你…」

她又想說話了?再來一口~?

「你們也想被我餵嗎?我是不介意的啦~但你們要等我一會兒~我要先餵完她先啊~」

被大家盯著看真不舒服。

嗯,他們都吃起自己的份了

「那邊的女僕~對~就是雙馬尾髮型的妳~」

她立刻站了起來。

「有…咳…有甚麼吩咐?」

她太心急回話了,明明慢慢吞下豬先也可……?

「妳坐下,慢慢吃,我只是有些不太重要的事問問而已。」

「好的~」

「皇宮的人友善嗎?大概隨便說說就行了。」

我突然覺得有點覺得像校長問路過的學生自家學校好不好那樣,當年我直接點明好壞,然後被校長記住了,被上位者記住感覺好可怕,每次見到都會被叫名字,雖然沒後續事件發生就是了,由於這原因我加了後半句。

「皇宮的人對我都很友善,對我很好,但是呢~非要說的話,我想裙子改短一點…但他們不同意~」

「啊~這個我懂,女生果然覺得裙子太長不可愛吧?」

我不太懂女生的事,但在原本世界裏的女同學通常會討厭的都是不可愛。

我…我沒偷聽啊…學校班房那麼小,想聽不到也不行。

「對對對,如果能帶上一些,不用多,就一兩件首飾,你說多好。」

一個包子頭髮型的女僕也一起聊了起來。

「對啊,妳們的服裝都一模一樣,如果能有些個人特色就好了~真想被不知在哪的皇帝知道,其實他的女僕們打扮一下就能很有魅力了。」

我偷偷的看了一下王子(暫定),他有一點反應

雖然我們已經是小聲地聊,但好像還是傳到了那邊。

希望他不會來破壞這良好的氣氛。

「不,皇帝陛下已經有愛妻了,雖然上一任很好色,但現任的皇帝非常專情,緋聞是驚人的零。」

「嗯嗯,在歷代皇帝中也算是少有的好男人。」

「那…兩位騎士大哥呢?工作會辛苦嗎?」

女僕那邊算是聊開來了,是時候跟男性聊聊。

「不會,在皇宮算是輕鬆。」

「是啊,皇帝的能力超強,我們這些騎士只要注意不要給刺客混進來就行了。」

果然這世界的人有不同的能力。

為甚麼我沒有……

希望平民是沒有能力的吧。

如果連平民也有,那我就是連平民也不如了。

「這真是意想不到的回答~」

在聊天的途中我也沒有停下手,一直餵著棕色麻花辮女僕。

她從第八口開始就放棄抵抗了,默默地被我餵食。

感覺真像以前妹妹年紀還小,不會自己吃,要別人餵的那樣~?

說起來,我是第一次與妹妹以外的人這樣互動。

是看著餘柳跟女生互動久了嗎?

我竟然完全不感到害羞欸~?

我這麼冷靜……?

可惡!

看來我一定不是主角QwQ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