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各自的理想

第一章

「天才」與「瘋子」只有一線之差。

那麼想必「普通人」就是那條線。

換一個角度來想,只有「普通人」才能決定線的位置。

無關事實與否,人們只會相信自己想相信的事。

以效率來說,專注做一件事必定比不斷做不同的事更好,但所有中、小學都不會用數個星期教完一個科目,再教另一科目,甚至星期一至星期五同一個時間也不會是相同科目,大多數學生每晚都要看著時間表來收拾書包,完全沒效率可言,這社會究終只想要的,不是「天才」,也不是「瘋子」,而是「普通人」。

所以,異世界存在與否,一定只差在大多數「普通人」是否認同它的存在。

「餵!」

一隻手拍向我的背脊,傳來熟悉的力度,加上那聲音,想必是我的至友。

「怎麼啦?」我依舊站在窗邊,頭也不回就對那人作出回答。

他走到我身旁,「看你在窗邊發呆,是在想你的女神大人嗎?」

「我說過我不喜歡女生吧?我只對女體多少有些興趣…畢竟我也是個正常男人。」

「如果你連女體也沒有興趣,也許我要躲開一些了(笑)」他裝模作樣地離遠了一點。

「所以你找我有事嗎?」小休時間餘下不多了,我直接結束無營養的對話。

餘柳是我的至友,由於大家是鄰居,從小就認識,相方家人都很要好,以前甚至有想過我和他怎會是同性別呢,如果我或他其中一個是女生,就能永遠在一起了。

不過,現在我知道當朋友也可以不分離,但我還是努力考上他目標的高中,為了相方的友情不會被時間沖淡。

我絕對不是因為自己是同情戀者才會這樣做!而是為了我們之間的友誼永不滅!

為了善用今天最後一次小休時間,停止無謂的對話一定是正確選擇!

「我來看看你認識了多少同學,畢竟已經開學第五天了。」

「能說上話的有七、八個左右吧?」

「為何是疑問句?」他一定對我的回答感到傻眼吧,完全就是一副無奈的表情。

「這只是我個人認為能溝通到而已,又不是他們認為,說不定他們完全不想理我。」

「你總是愛想些沒用的東西,學學我不去想太多,近乎九成同級生都聊得來。」餘柳誇張地用手指公指向自己,一臉自豪地說著。

他從小社交能力就很好,印像中完全沒有人討厭他,最差的頂多只是不主動與他來住而已。

他最強的是竟然能不弄哭人的情況下拒絕了三個女生的表白,而且發掘出三個男生的隱藏優點,撮合了三對情侶,根本是愛神化身。

人帥真好,如果在小說中他也許就是金髮勇者吧?即使不是金髮也必定是勇者,他對所有人都很友善,擅說如他,善良如他,不是勇者?我不信!

「呵呵,知你強了,快滾吧,小休時間到了。」剛說完,小休完結的鐘聲就響了起來。

「我放學有約,明天是星期六吧?明天再見~人肉報時器~」

「哦~」

即使勉強考上到同一間學校,想要同班果然是不可能,現實真討厭。

真期待星期六。

二次元,百分百是世上最好的發明,即使像餘柳這種朋友多多的人也會喜歡上它。

真想星期六快點來,我就能跟餘柳聊天,順便去賣二次元商品的店逛逛,嘿嘿。呀!口水差點流出來了,小心小心,被同學看到就會被認為是噁心男了。

----------

亞白是我的朋友之一,不過他即使上小學,初中,一直都沒離開我,也許能算得上是至友吧?又或許只是因為大家是鄰居?反正他在就是了。

亞白整天都在想些奇奇怪怪的事,好像怕有人會害他的那樣,回答問題大多都是用疑問句,不用陳述句,一般閒聊說錯也不會怎樣吧?所以他才沒很多朋友。

不拿真心信別人先,哪會有人信你。

不過認識他最久的我知道,亞白說出來的都是真心話,只是語氣令人有些懷疑而已。

如果他改一改這個毛病,說不定能像動漫裏的主角一樣受歡迎,因為他一直想東想西,不說話時,有時給人一種不是同年齡的人的感覺。

最近新出的動漫有一個角色很受人歡迎,我要出去找找它的周邊物品,跟朋友聊天時一定能用得上!亞白總是有空跟我去逛街真是太好了,不用被誤會是邊緣宅男。

----------?

同一時間,在地球以外的另一個世界。

「神給予的《勇者召喚之書》離分析完畢還要多久?」一道沉穩的聲音在灰暗的房間門前響起。

一個光頭,滿臉白鬍子的老人從房裏眾人之中走了出來。

「國王陛下,還欠最後一頁就可了,時間方面…大概要一天至一個月不等…還請陛下耐心等待」老人滿臉歉意的向一個年輕得不像幻想小說中的國王的男人說道。

「嗯,沒關係,單單是能為我國分析神賜予的《書》,我已經心懷感激,你們好好加油吧,關於時間誤差值的幅度,我就不過問了」

「謝,國王。」

聽取完《書》的分析進度後,年輕的國王就離開了這灰暗的房間。

老人待國王離遠至他聽不到的地方後,向身後的同伴說:「為了世界,為了這難得的明君,我們要加把勁!」

----------?

能休閒地走在街上是多麼的幸福啊~日常萬歲~過了學生時代就不能再享受到這日常了...大概...所以要把握現在才行!?

「餘柳~起床啦~」

想要早些跟餘柳聊天的我,一大清早就到餘柳家門前叫他。

「安靜些!你這樣會吵醒別人的! 」餘柳在家裏大叫。

「沒事沒事,早起是好事。」餘柳家旁的人妻走了出來。

「姐姐早安!」

她是12年前搬來餘柳家旁的人妻,畢竟小時候都叫她姐姐,若現在改口叫阿姨,感覺怪怪的就照舊了。

她今天是死亡髮型欸~?

雖然我不太了解女生髮型這種東西,但她今天這個髮型一定是在二次元中被稱為死亡髮型的髮型。

希望她今天平安無事~?

她穿著藍白色格仔圍裙,裏面是一條純粉紅加上一些蕾絲的連身長裙。

即使從與她丈夫結婚多年依然散發出一種清純可愛的感覺。

不過我機緣巧合下得知,其實她的歲數近乎是我的三倍。

「亞白~你剛剛在想甚麼~?」

難...難道被發現了!

「沒...沒有...」

「真的嗎(笑)~?」

「我...覺得妳今天很美麗動人,感覺多看幾眼會很對不起叔叔...」

「大家認識這麼多年~多看幾眼,他也不會在意的。」

忽悠過去了,好運呀~好運呀~?

叔叔這麼相信青春期的少年不會有事吧?

反正我很守法就是了,其他事沒我事~?

「再見。」

餘柳出來開門後我像逃的那樣衝了進去。

進入餘柳家後整個人都輕鬆多了~?

安全~哈哈哈~成功逃離老太婆~?

「兄弟,好久不見~」

「不,我昨天下午才去了你班上找你,沒有好久。」

「好像也是。 」

「不是好像,是是。」

「是嗎?」

「是啊。」

「是~啊~」

「......我先煮早餐吃,之後換套衣服再出門,現在太早了店都沒開幾間。」??

也許餘柳受不了這種對話就轉了話題。

明明假日弱智的浪費時間也不錯。

至少能証明我們不是那種只為了利益而與對方交朋友的假朋友。

「勇者大人,我也要吃早餐!」

「自己不吃早餐再出門,到我家討吃的你才是勇者吧?」

「餘弟呀,老子沒在說你呀,老子要吃你敢不給嗎?」

「今天煮一人份真輕鬆~」

「兄弟,我錯了請多煮一份。」

「老實點不就好了嗎?」說著餘柳就向著廚房走去。

餘柳相親的工作很特別,不知怎麼的母親竟然一星期在家一星期不在,父親則是一個月只有一星期在家。

所以餘柳懂得做大部分家務。

說到家務,我記得他小時候是跟我媽學的。

餘柳爸媽和我爸媽好像都是小學同學,所以小時餘柳經常在我家過夜。

畢竟他爸媽同一分工作,現在算是為了余柳而改變了工作規律。

想著以前的事,不知不覺地廚房已傳出陣陣的香味。

今天會有蕃茄湯吧,根據經驗,餘柳一定會下玉米,而且有昨晚燒好的白米飯。

我不知道其他人怎會只愛軟綿綿的白米飯,至少我個人更喜歡在窩底下有些硬硬的鍋巴。

把前一天的飯翻一翻再加熱就有更多鍋巴,鍋巴萬歲!我相信餘柳一定懂我的。

餘柳出來了!

他把陶瓷湯煲直放了在飯桌上。

「要湯就自己盛,不要就去廚房自己盛飯。」

我直接去廚房找鍋巴。

知我者,餘柳也,餘柳萬歲!?

我帶著半碗鍋巴離開廚房。

「你生病了?只有半碗鍋巴。」

「才不是,我至少要喝一點湯才行,我昨晚到現在都沒喝過水,快要口渴死了。」

「......」

「怎了?」

「我不認識智障。你誰?」

「我是鍋巴星人,你家的鍋巴是我的啦!哈哈!」

「滾...」

「好的,我安靜吃早餐的。」

哇~蕃茄湯裏找到牛肉,真不錯。

總之我們安安靜靜的吃完了早餐。

----------?

亞白今天一大早就到了我家門口,也許是習慣了他這種故意的做作行為,我今天在他來前半小時就醒了。

只有我們兩人時,他就像成了小孩那樣,一直說些沒頭沒腦的話。

如果他這一面能更多的表現出來,也許更能被別人接受吧?

人們大多都不討厭純真有活力的人。

亞白又在穿那套像是千年不洗的衣服,叫他要改一下都不改。

深藍色的鬆身牛仔褲,灰色的短袖衫,上面有些只用淺灰色畫成的不知所以的畫,深灰色的外套,再加上一雙以黑色為主,配上灰的綁帶鞋。

完全是路人中的路人。

而且他頭髮一看就知道是睡醒後沒整理,給人有點邋邋遢遢的感覺。

我曾經告訴過他性格不改,至少整理一下儀容。

他竟然回我:「我又不想交女朋友,沒差啦。」

「如果你有一天對一個女生一見鍾情呢?你輸定了。」

「我現在是『不想交女朋友』,所以無關我是否一見鍾情,即使我一見鍾情也不會去追。」

我真的隻能表示無奈。

吃完早餐後穿哪件衣服好呢?

今天就配合亞白那陰沉的衣著,穿給人感覺陽光一些的吧。

兩個衣著風格相反的人走在一起,一定很引人注目。

今天也要帶亞白學習如何與陌生女生交流才行。

朋友少的他,真令人擔心未來能否結婚。

----------?

餘柳穿了一件身紅色的短袖在內,外衣和褲都是長的白色的,加上一對尖頭的黑色的鞋…語文學不好,不會形容,大概沒問題吧?反正沒人知道。

簡而言之,他現在穿得有點像公關或牛郎之類的,很帥。

他還帶了假耳環和一條很長的金屬項鍊。

甚麼是假耳環?就是不用穿耳洞就能帶的耳環…例如磁石耳環或有一個小夾的耳環之類的。

啊~我前幾天買了十個最近出的動漫中主要人物帶的戒指,給一個有黃水晶的餘柳穿在項鍊上吧。

其他的,我自己帶在手上吧,裝裝中二病,合合群也不錯。

走在街上,再次感受到,餘柳果然很帥,旁邊的女性們都被他迷倒了(包括一些阿姨和小蘿莉)。

甚至有幾個女生(看上去大概是初中生)勇敢的走過來約他逛街。

有幾個可能是那些主動的女生的朋友吧?竟然擠我,把我擠到和余柳十多米遠,女子團體果然好可怕QwQ。

幸好每當餘柳說要帶上我才會赴約,她們就放棄了。

我真的有那麼醜嗎?嘛~嘛~算了,反正別阻到我和余柳的兄弟情就好了,其他我都沒差。

「你的魅力是不是變大了?今天好像比之前多了一整組人。」

「有嗎?」

「有吧?」

「你有在算嗎?」

「感覺上有。」

我才不會告訴你,我其實有一個一個的數,畢竟被逼走在後面太無聊了。

「那邊的女生看上去不錯,長髮及腰,櫻桃小嘴,完全合你喜好,要去撘撘訕嗎?」

「你剛被女生撘訕不答應,現在又想去撘訕?你去看看醫生吧?」

「不是我去,是你去。」

『請救救我們的世界!

正當我想繼續回答些無謂的話時,耳邊忽然傳來一陣動聽的女生聲音。

伴隨著那聲音,地上開始出現以五芒星為中心的魔法陣,它從中心開始向四方八面地畫出,在魔法陣的外圍,以不規律的形式出現一些從未見過的文字。

在魔法陣中心的人是...餘柳!

可惡!這想必是動漫中常見的召喚魔法陣!

我才不會眼巴巴地看著我的至友被帶走!

我立刻動身向魔法陣衝,打算衝進去。

但這魔法陣像是有一幅隱形牆,防止外部入侵!

可惡!可惡!可惡!

魔法陣還未完成!要再努力些!

力量!我要力量!我要能突破這垃圾的力量!

我要與餘柳一起!

即使無力帶他出來,至少也要跟他一起走!

可!可行!

也許是魔法陣擴大了?又也許是我的努力得到相應回報?

我有一隻手進了魔法陣內,感覺裏面沒有阻力,只有魔法陣的最外層才有隱形牆。

再用力些!

我不斷的增加向前的用力。

也許這隱形牆有物理性質?

強行與它對抗,令我的上臂開始流出了一滴一滴的血。

我兩隻手的前臂都進去。

魔法陣看上去快要完成了,它緩慢的畫上最後一圈。

我要比它快!我要比它快!

我反轉前臂,按在隱形牆上,借它來使勁。

可惜魔法陣的完成速度比我進去的速度更快。

魔法陣開始發出光芒。

這光越來越強,開始變得耀眼。

當我想要放棄之時,一隻手拉了我一把,把我拉進了魔法陣之中。

「亞白,對不起,站在正中心,好像有定身效果啊。」

「嗯!」

「「我們一起去異世界吧!」」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