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章

第一卷??第二章
?? 我生活在制造人類的工廠中。我居住的街上櫛比鱗次地排列著人類的巢。也許那就類似輝良叔叔告訴我的蠶房。

?整齊排列的四四方方的巢中,住著一對又一對的雌雄人類,以及他們的小孩。雌雄人類在巢里養育孩子。我就住在其中一個巢里。

?這里是以肉體連結的人類工廠。小孩總有一天會離開工廠,出貨到別的地方。被出貨的人類不論雌雄,首先會接受訓練,學習將飼料帶回自己的巢。這些人類被訓練成世界的工具,從其他人類身上取得貨幣,購買飼料。然后,這些年輕的人類也會成為雌雄一對,關在巢里制造小孩。

?剛升上小五的時候,在學校學到性教育時,我心想:果然就是這樣。

?我的子宮是這座工廠的零件,將與同樣是零件的某人的精巢相連結,制造小孩。不論雌雄,體內都隱藏著這種工廠零件,在巢中蠕動著。

?雖然我和由宇結婚了,但由宇是外星人,所以大概沒辦法制造小孩。如果找不到太空船,我一定必須和其他人成為一對,為世界生小孩。

?希望能在這之前找到太空船。

?比特在書桌抽屜里我為他做的床鋪上熟睡著。我用比特給我的魔法棒和粉盒偷偷地施展魔法。用魔法將我的生命運送到未來。

?回到家以后,我立刻和我的好朋友小靜講電話。小靜好像御盆期間都在家,說我不在她很無聊。

?「奈月,明天要不要去游泳池?我本來要跟梨香還有惠美一起去,可是我討厭梨香。如果奈月一起來,一定會很好玩,我們一起玩滑水道吧!」

?「對不起,我昨天晚上生理期來了。」

?「咦,太可惜了!那后天我們一起去吃可麗餅吧!」

?「好!」

?「下星期補習班就開始上課了呢。雖然很討厭,可是可以看到伊賀崎老師,有點期待,伊賀崎老師很帥嘛。」

?「哈哈哈。」

?因為很久沒和小靜講電話了,話匣子一打開就停不下來,我聊個不停,結果這時背部遭到一陣重擊。

?「讓開啦。」

?回頭一看,姐姐正一臉不爽地站在那里。好像是她踢了我的背。每次看到我在講電話,姐姐就會踢我的背。

?「對不起,我姐好像要用電話。」

?「啊,這樣啊,好,那后天見啰!」

?「拜拜!」

?我掛斷電話,姐姐不高興地說:

?「你講話有夠吵的,我都被你吵到又快發燒了。」

?「對不起。」

?姐姐粗魯地甩上門,關進房間了。每次關進房間,姐姐總是老半天不出來。

?我躡手躡腳地回到自己房間,將戒指戴上無名指端詳。

?像這樣戴上戒指,就覺得好像和由宇共用同一根手指一樣。這么說來,感覺只有無名指異樣地白皙。我覺得很像由宇纖細的手指,輕輕地撫摸著它。

?我就這樣戴著戒指入睡。一閉上眼睛,又看見外太空了。

?好想快點回到那片漆黑之中。我覺得未曾去過的波哈嗶賓波波比亞星就像我的故鄉。

?要去補習班上課的這天,我猶豫了一下,挑了黑色的襯衫,扣子扣到最上面一顆。雖然是短袖,但有點熱。我提著補習班的書包,偷偷把比特也放進去,走下一樓,走廊上的母親見狀板起臉來:

?「咦,怎么穿成那樣?簡直像要參加喪事。」

?「嗯。」

?「看了就晦氣。我都已經夠累的了。」

?母親嘆氣。

?家里有個垃圾桶,就會方便許多。我應該就是這個家的垃圾桶。父親、母親和姐姐心里累積了許多牢騷,就會往我這里倒。

?我和帶著社區傳閱板的母親一起走出玄關,隔壁大嬸出聲招呼:

?「咦,奈月,要去補習啊?一下子就長大好多喔。」

?母親在我身后大聲回應大嬸:

?「討厭啦,哪有這回事?她真的永遠就是這么遲鈍,沒人盯著就不行。」

?「才不會呢,對吧?」

?大嬸滿臉尷尬地看向我。

?「不會,我媽媽說的沒錯。」我說。

?沒有使用魔法的時候,我的確是個廢物。我從小就呆頭呆腦,長得又丑。對于「工廠」——對這個城鎮的人來說,一定非常礙眼。

?母親大聲繼續說:

?「跟我們家的比起來,你們家千夏真是優秀太多了。這孩子笨得要死,做什么事都慢吞吞的,簡直是個累贅,教人傷透腦筋。」

?母親用傳閱板一下又一下打著我的頭。母親經常打我的頭。她說我很笨,需要刺激一下,腦袋才會變好,還說我的腦袋空空的,打起來特別響。或許確實如此。傳閱板在頭上發出清亮的「啪、啪」聲。

?「而且啊,長得又這么丑,以后一定嫁不出去,真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喔。」

?我點點頭:「是的,沒錯。」

?既然生我的人都這樣說了,我一定是個相當糟糕的廢物。或許光是有我這個人,就給附近鄰居造成了麻煩。我的外表似乎很惡心,而且姐姐也說我做事不得要領,教人看了不耐煩。

?「對不起。」

?我覺得應該道個歉,低頭行禮。

?「呃,欸,不會啦……」

?大嬸顯得不知所措。

?我行禮說「那我先失陪了」,跨上自行車前往補習班。

?母親的聲音還在后面響著:

?「真不知道是像到誰喔……」

?騎著自行車往前進,看著外觀相同的屋舍一字排開的景色,我心想:完全就是巢呢。很像以前和由宇一起在秋級的山中發現的大繭。這里是一排又一排的巢,也是制作人類的工廠。在這里,我是雙重意義上的工具:

?首先是用功讀書,成為勞動的工具。

?再來則是努力當個女人,成為這里的生殖器官。

?不管是哪一種,我想我都是不及格的。

?補習班位在兩年前于站前興建的公民館二樓。脫鞋進去以后,有兩間教室,里面的教室是準備考國中的小六沖刺班,由補習班班導上課,前面的教室則是我這種不考國中的學生上的普通班,由打工的大學生伊賀崎老師負責上課。

?停好自行車,進入教室,大家都已經坐好了。小靜招手叫我過去,我坐到她旁邊。每個人的模樣都和暑假前有些不同,不是曬黑了,就是剪了頭發。

?「奈月要去鄰町的煙火大會對吧?要穿浴衣嗎?」

?「嗯,我這么打算。」

?「欸,要不要去買新浴衣?我之前有看到可愛的金魚圖案的浴衣。」

?大家雖然享受著暑假,但似乎也很無聊,吱吱喳喳地聊個不停。聚集了約二十名小孩的教室里充塞著笑聲和喧嘩聲。

?「好了,大家安靜!」

?伊賀崎老師開門進來了。小靜開心歡呼:「哇!」

?伊賀崎老師長得很像人氣偶像男團的成員,很受女生歡迎。不只是帥氣而已,教學也活潑有趣,很受好評。

?我希望起碼能當個更優秀一點的「勞動工具」,所以非常認真用功。

?「奈月,你的社會科愈來愈進步啰。」

?老師說,我點點頭說「是」。

?老師摸了我的頭。即使那只手離開了,頭發底下的皮膚依然陣陣刺痛。

?「奈月,你可以留下來幫老師做講義嗎?」

?「好。」

?伊賀崎老師經常把我留下來做一些事。小靜說「好好喔」,這天課后我也留在教室,和老師單獨兩個人忙著。

?「奈月會駝背呢。」

?老師的手從襯衫衣擺伸了進來,直接觸摸我的脊椎。

?「喏,要像這樣挺直脊椎,要不然會肩膀酸痛。」

?「是。」

?我挺起脊椎,像要逃離老師的手。

?「嗯,這樣姿勢好多了。奈月,肚臍也要用力。」

?老師的手就要伸向前面,我急忙扭動身體。

?「怎么了?老師是在教你正確的姿勢,不可以亂動。」

?「好。」

?老師的手摸過胸罩,但我默默地挺直背脊。

?「這樣就對了。」

?老師的手總算離開了,但我的身體還是一樣僵硬。

?我要回家的時候,老師說:

?「奈月,胸罩不該穿粉紅色的,要穿白色的,要不然會被男生看見,或是從衣服底下透出來。」

?「好的。」

?我提著書包,跨上自行車,逃之夭夭地回家了。

?老師經常提醒我胸罩的顏色。所以我才刻意穿黑襯衫,但老師似乎不接受。

?有點奇怪的事,很難訴諸言詞。

?我覺得伊賀崎老師有點奇怪。我是五年級的時候開始來這里補習的,進入普通班以后,就一直讓伊賀崎老師教,但他一直都有點怪怪的。

?不過,我也覺得或許是我想太多了。老師這么帥的男生不可能對小學生動歪腦筋,或許是我自我意識過剩。

?我加快騎車的速度,看到有人向我揮手。

?定睛一看,是班導筱冢老師。

?「老師好。」

?「笹本,怎么這么晚了還在外面?」

?「我去補習回來。」

?「那就好……」

?筱冢老師是個中年女老師,大家都叫她long long hysteric ago。她有點戽斗,經常哭哭啼啼、歇斯底里,一發作起來就會沒完沒了地訓話,不知不覺間有了這樣的綽號。學校里每個人都在背地里笑她,這一點和姐姐有點像。

?「對了,老師剛才在改考卷,上次的測驗,你考得非常好喔!」

?「咦,真的嗎?」

?「你本來數學成績不好對吧?可是這次測驗幾乎快拿到滿分呢。」

?我開心極了。筱冢老師有時候的確很歇斯底里,但學生考出好成績,她總是會毫不保留地稱贊。

?「你雖然計算有點慢,可是不要急,仔細算對,一定可以拿到更棒的分數。」

?「謝謝老師!」

?筱冢老師很少被學生感謝,所以我開心地道謝,似乎讓老師很高興:「你的優點就是認真。」

?我在家幾乎不曾受到肯定,因此非常渴望稱贊。即使那只是歇斯底里老師的心血來潮,但聽到贊美,我還是忍不住胸口一熱,不知為何差點掉下眼淚來。

?我要更加努力用功,當一個大人喜歡的小孩。這樣一來,即使我是個廢物,也不會被那個家趕走吧。因為我不是野人,所以如果被那個家趕走,就只能餓死在外頭了。

?「我會更努力的!」

?我激動的樣子有點嚇到筱冢老師:「嗯,是啊,努力是好事。」

?然后老師揮手說「路上小心喔」,就回去了。

?大家私下都說筱冢老師是嫁不出去的丑八怪老姑婆。有人說她喜歡體育老師秋本,但又嘲笑人家才看不上她。

?大人也真難為。大人會制裁小孩,但對我來說,大人也一樣受到了制裁。做為社會的棋子,老師盡忠職守,但做為社會的生殖器,她應該算不上稱職吧。老師教育我、支配我,同時卻也因為沒有扮演好世界的工具而受到制裁。但只要成長到能養活自己,至少就不必擔心會被誰拋棄。

?我踩著自行車往自家方向騎去。書包里有補習班新發的講義。我想要快點做完講義,更用功讀書,朝著變成世界的零件這個目標邁進。

?我在房間里看著日歷。

?今天是暑假最后一天了。日歷上寫著:

?「倒數三百四十七天」。

?自從御盆的迎火那天以后,才過了十八天而已。距離可以再見到由宇,還有三百四十七天。

?愛情支撐著我。只要想到由宇和我們的愛,我就像被打了麻醉一樣,不覺得痛了。

?我想,如果外星人是我而不是由宇,那就好了。從寄生在家這個意義來看,由宇和我是一樣的,但我甚至不是外星人。

?我在書桌前坐下,開始用功。我想快點自食其力。為了這個目標,我愿意服從世界。

?到客廳一看,母親滿臉倦容。

?「媽,今天晚飯我來做好嗎?」

?母親看也不看我:

?「不用了,你少多事。」

?「可是你看起來很累,咖喱的話,我在學校烹飪課做過……」

?「不用了,你每次多事,就只會給我添麻煩。閃一邊去。」

?我點點頭。看來我太自不量力了。確實,我是個廢物,居然想要為家人做什么,未免太不知天高地厚了。我能夠做的,最多就是維持不好不壞,別給家人扯后腿。

?「你總是這樣,明明什么都不會,就那張嘴巴會說。」

?「是啊。」

?母親每次心情不好就會罵我。所以她罵我一定不是為了我好,而是她需要一個沙包吧。不是動手,而是動口毆打我,母親就會穩定下來。

?母親在當計時人員,也生下了我和姐姐,完成了生殖器官的職責。這樣一個了不起的人,一定會很累。

?「家里每個人都在忍受你。」

?母親憤憤地說,我心想應該是吧。

?我用力握緊拳頭。這也是我最近剛學會的魔法。握住拇指,掌中就會形成黑暗。如果順利,就可以讓掌中的黑暗接近漆黑的外太空顏色。我喜歡注視掌中的外太空。如果更熟練了,明年夏天就表演給由宇看看吧。

?「賊笑個什么勁!看了就惡心!」

?母親吼道。垃圾桶時間到了。

?我回到房間,希望可以快點變成世界需要的工具,而不是累贅。如果學會更多的魔法,即使是我,也能多少為世界有所貢獻嗎?

?我打開粉盒,注視著鏡中的自己。聚精會神,感覺似乎稍微變身了一下。

?我突然覺得自己所向無敵,起身坐到書桌前,全神貫注地開始用功。也許是因為魔法的作用,功課飛快地寫完了。感覺握著自動鉛筆的掌心在閃閃發亮。

?升上六年級,夏天愈來愈近了。月歷上與由宇重逢的倒數日期,終于變成兩位數了。一想到很快就可以見到由宇了,我的情緒就很高亢。

?姐姐叫我幫她買東西,我前往母親當計時人員的藥局。我正在找姐姐要的針眼眼藥,看到母親在店內深處。母親沒有藥劑師資格,所以負責商品陳列上架。

?就在我要走向母親詢問眼藥位置的時候,收銀臺里的打工姐姐大喊:「笹本,那邊不用了,去排洗發精!」母親板起臉孔,滿臉不耐煩地往里面走去了。

?「炸藥笹本真的看了就討厭。」

?收銀臺的姐姐低聲咒罵,瞬間我以為她是在說我,嚇了一跳。

?「真的,那個人整天都不知道在心情不好什么,動不動就爆炸,實在有夠煩的。」

?在另一臺收銀臺算錢的大姐姐嘆氣說。

?原來如此,母親就是炸藥笹本啊。

?姐姐是克羅馬儂人,母親是炸藥笹本,這果然是血統嗎?

?確實,上班中的母親看起來情緒很不穩定。

?我放棄買眼藥,匆匆離開藥局。回頭一看,臉臭到不行的母親正從店內后臺走出來。看起來確實隨時都會爆炸。

?補習班放學,我正準備回家,老師叫住了我。

?伊賀崎老師已經很久沒有找我了。升上六年級以后,我們幾乎沒有兩個人說話的機會,我正覺得果然是自己誤會了,為自己的自我意識過剩感到羞恥。

?「好。」我點點頭,跟著老師走。

?老師走進空教室,把一樣東西擺到桌上:

?「老師要跟你說這個。」

?那是一樣包起來的白色小東西。

?起初我沒發現那是什么。靠近一看,看出是沾著血的面紙,我察覺那是衛生棉。

?衛生棉上面的粉紅色翅膀我有印象。

?「這個呢,是你剛才丟在廁所的東西。」

?我說不出話來。

?確實,我現在正在生理期。下課時間我去了女廁,把衛生棉丟進垃圾桶里。老師是怎么從里面挑出我丟的衛生棉撿回來的?

?「奈月,我雖然是補習班老師,但教導學生這些知識,也是我的份內工作。你這樣丟是不對的。看,這邊血都滲出來了不是嗎?要包得更仔細一點才行,老師示范給你看。」

?老師抽出桌上的面紙,包起我的生理用品。

?「看,這樣包就很干凈,打掃的人看了也舒服。」

?「是……」

?「那你試試看。」

?「咦?」

?老師一如往常,和藹地微笑看我。

?「現在就試試看,老師監督你。」

?「現在……嗎?」

?「對,你的小包包里面有新的衛生棉吧?跟你現在褲底的交換吧。」

?「………」

?我失聲呆站在原地。老師見狀,催促說:

?「我上課的時候不是說了嗎?如果學到新的事,就要立刻復習。跟這個是一樣的道理。老師有說錯什么嗎?」

?「沒有……」

?「喏,不快點換,晚上的課就要開始了,國中生要來上課啰。」

?在老師催促下,我慢吞吞地從書包里拿出小包包。

?我掀起裙子,小心翼翼、希望至少不要被看見地拉下內褲。是生理期穿的米黃色生理褲。我發抖的手從內褲上撕下衛生棉,迅速抽出老師前面的面紙包起來,將新的衛生棉貼到內褲上。

?「對,做得很好。」

?老師伸手要摸我的頭,我忍不住全身僵硬。

?我將換下來的衛生棉塞進小包包里。

?「謝謝老師。」

?我低頭行禮,閃開老師的手。

?「嗯,奈月是個聽話的好孩子。這樣的好孩子,功課也會進步的。要像現在這樣好好聽老師的話喔。」

?「是。」

?「那,下星期見。數學講義有點難,如果遇到不懂的地方,隨時都可以來問老師。」

?我點點頭,沖出教室。

?魔法,魔法,得快點使出魔法才行。黑暗的魔法、風的魔法,什么都好,得快點使出魔法才行。必須在我的心有所感受之前,對全身施下魔法才行。

?我沖進家里,拼命洗手。剛貼上去的衛生棉在胯間扭曲變形。血不斷地流出身體。我覺得連這一點都被老師逐一監看著。

?「怎么啦?回來了也不會說一聲。」

?母親過來了。我不知道該說什么好,把話咽了回去。

?「咦,你的膝蓋怎么烏青了?騎車撞到了嗎?」

?母親難得柔聲問道,關心地彎身查看。

?我覺得,或許現在就是開口的時機。

?魔法,魔法,鼓起勇氣的魔法。我在心中念誦咒語。

?我張開顫抖的嘴唇:

?「媽,我跟你說,老師……」

?「老師怎么了?」

?「補習班的伊賀崎老師很奇怪……他從以前就很奇怪,今天更是超奇怪的……」

?「怎樣奇怪?」

?「就是,之前他也說要矯正我的姿勢,摸我的身體……還有,今天他罵我說衛生棉沒包好……」

?母親眉頭緊鎖,一眨眼便火冒三丈:

?「所以呢?就是因為你有不對的地方,老師才罵你不是嗎?」

?「不是,老師很奇怪,很不對勁。就是……他很奇怪,矯正我姿勢的時候,不只是摸我的脊椎,還摸我的胸部——好像。」

?老師不對勁的時候,身上總是會散發出一股「氣息」,但我就是無法適切地說明。

?「誰叫你總是彎腰駝背,我不是也提醒你要抬頭挺胸嗎?老師好意糾正你,你卻想歪到別的地方去,真教人不敢相信!你腦袋是有毛病嗎?」

?「不是的,老師真的很奇怪!」

?「少胡說八道了。你這種乳臭未干的小丫頭,老師才不可能用那種眼光看你。你就是心術不正,才會想歪到那種地方去。下流的人是你,真受不了。」

?母親啐道,呼應似地,我半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你到底是哪來的這種不正經的念頭?真惡心!有空想那些不三不四的事情,還不快點去念書!」

?有東西在我的頭頂炸開。瞬間,我不知道發生什么事。母親手里抓著拖鞋瞪著我。

?「聽到了沒!」

?「是,聽到了。」

?這是母親第一次這么兇狠地打我。我感到心里的開關「啪」地一聲跳掉了。我的心變得麻木,就好像被打了麻醉,不再感到疼痛了。

?「上次考試你也給我考那什么爛分數,喏,你這顆腦袋是空的嗎!這顆腦袋!這顆笨腦袋!」

?母親拿拖鞋打著我的頭。

?「是,我知道了,對不起。」

?我念咒似地,只是不斷地重復母親想聽的話。

?是,我知道了,對不起。是,我知道了,對不起。是,我知道了,對不起。是,我知道了,對不起。是,我知道了,對不起。是,我知道了,對不起。是,我知道了,對不起。是,我知道了,對不起。是,我知道了,對不起。是,我知道了,對不起。是,我知道了,對不起。是,我知道了,對不起。是,我知道了,對不起。是,我知道了,對不起。是,我知道了,對不起。是,我知道了,對不起。是,我知道了,對不起。是,我知道了,對不起。是,我知道了,對不起。是,我知道了,對不起。

?所以請不要把我丟掉。我會乖乖聽話,請不要把我丟掉。要是被大人丟掉,小孩子就會死掉。請不要把我殺掉。凄慘地哀求的話從我的口中源源不絕地流瀉而出,就像夢囈,就像咒語,也像詛咒。必須使用活下去的魔法。必須把心變得空洞,徹底服從才行。

?腳邊的書包里裝滿了補習班的講義。對,得快點用功才行。快點用功,變成大人喜歡的孩子,然后長成大人喜歡的大人。

?母親也許是愈打愈激動,用拖鞋不斷地打我的臉、我的頭、我的脖子和背部。心的開關已經關掉了,所以我麻木無感。我屏住呼吸,等待時間過去。我一動不動,就像是關在殼里、埋在土中的時光膠囊一樣,勉力將生命運送到未來。

?要把生命運送到多遠的未來,我才能活下去?

?3無論如何都要活下去。

?和由宇的約定烙印在體內。

?我要掙扎求生到什么時候才行?有朝一日,不必掙扎也能活下去嗎?

?但是看看母親,看看筱冢老師,我怎么樣都不敢奢望。我覺得必須永遠掙扎求生下去,光想就覺得快要昏倒。

?即使如此,我還是必須快點變成工廠的一部分。必須順著世界的栽培,讓大腦和身體成長。所以現在我必須屏聲斂息,首先保住自己的性命,直到激動的母親應該會平靜下來的幾小時后的未來。

?放學回家后,我說要去找小靜玩,離開家門。

?這個城鎮微微地散發光芒,太空遙不可及。

?已經快要放暑假了。再三十天就可以見到由宇了。

?我用電話卡打電話給由宇。我打算如果是美津子姑姑接電話,就立刻掛掉。

?『喂,笹本家。』

?是由宇的聲音。

?「由宇,由宇,是我!」

?『奈月?』

?由宇好像很驚訝,聲音都走調了。

?「由宇,我跟你說,之前你的母星的外星人跑來我家了。」

?我握緊話筒。

?「比特之前總算解除了詛咒,可以說人話了。所以他把波哈嗶賓波波比亞星人叫到我的房間來。三更半夜,偷偷的。」

?話筒另一頭只傳來由宇動來動去的聲音。我一股腦地說下去:

?「然后外星人說,你的太空船果然還是在秋級。你之前都是在山上找對吧?我跟你說,船不是在山上,你記得之前叔叔說有一座小神社嗎?我也沒有去過,可是外星人說太空船在那里。所以今年夏天,我們一起去找太空船吧!」

?『奈月,你冷靜點,你怎么了?這是誰說的?』

?「就是,外星人來找我,他馬上就得回去了,可是他跟你是同一個星星來的,說他知道你。所以我覺得要趕快通知你才行。然后外星人說太空船最多可以坐兩個人,所以你可以帶我一起回去。」

?由宇稍微做了個深呼吸,說:

?『……原來是這樣,我嚇了一跳,所以才會反問,不是懷疑你喔。太好了,那今年夏天,我們就可以回去故鄉了。』

?我不知道自己說的話有幾分是真的。我覺得真的有外星人來過,也覺得有可能全部都是假的。如果是假的,會害由宇失望。可是我無法克制自己。

?「嗯,所以第一學期的休業式那天,你要跟學校的朋友做最后的道別喔。因為我們要一起回去了。」

?『是啊,那,奈月你也要好好跟好朋友說再見,收拾好行李過來。太空船里面應該很窄,帶個游戲機可能比較好。』

?「不用帶游戲機啦,只要跟由宇說話,就不會無聊了。」

?天空染上淡墨般的淺黑色。這片不同于秋級的明亮夜空,不會幫忙隱藏我。好希望御盆快點到來,快點去到那片漆黑的夜。我無比地想念秋級的黑暗,閉上了眼睛。眼底星空般的光芒正點點閃爍著。

?暑假終于到來,我亢奮極了。距離御盆只剩下一星期。每到這個時期,小學操場都會舉辦町內會的夏祭活動。我穿著風鈴圖案的浴衣和小靜會合,前往會場。小靜穿著去年一起挑選的金魚浴衣。

?小靜吃著剉冰,歡呼起來:

?「是伊賀崎老師!」

?我驚訝地看去,握緊了棉花糖的竹簽。

?「欸,我們去跟伊賀崎老師打聲招呼吧!」

?「等一下,不要去那邊。我剛看到梨香在那里。小靜,你跟梨香不是吵架了嗎?我們躲去這邊吧!」

?我急忙往反方向走。「等等我!」小靜追了上來。

?小靜說她吃完剉冰肚子痛,要去廁所,我靠在體育館的墻上等她。

?我正奇怪小靜怎么上那么久,忽然有人一把抓住我的手腕。

?「奈月,午安。」

?我強忍尖叫,乖乖地點頭行禮:

?「……伊賀崎老師好……」

?伊賀崎老師面色蒼白,就好像抹了粉一樣,抓住我的手汗濕黏膩。小靜總是尖叫說好帥的那張洋娃娃般俊秀的臉令我全身爬滿雞皮疙瘩,我忍不住掩住浴衣的前襟。

?「小靜已經從廁所出來了,現在在我家。」

?「咦……?」

?「小靜在排隊上廁所的時候貧血了。我家就在附近,她現在在那里休息。」

?「這樣嗎……?」

?這么說來,小靜說她今天生理期來。難不成老師也教小靜怎么換衛生棉嗎?

?我一陣毛骨悚然,覺得必須立刻去救小靜才行。我可是魔法少女,必預用魔法拯救陷入困境的朋友才行。

?「喏,奈月,走吧。」

?老師用力扯著我的手,我握緊了小肩包里的比特,心中念誦著咒語。

?只要有魔法,我所向無敵。我要去救小靜。

?我不斷地對自己這么說。比特默默地照看著我。

?到老師家以后,老師開朗地請我進去:「請進,奈月。」

?老師說他父母暑假期間因公出國,家里只有他一個人。

?「小靜在哪里?」

?「哦,小靜已經恢復了,先回去了。」

?「這樣啊……」

?「奈月真是個愛護朋友的好孩子。你喜歡紅茶嗎?老師有草莓香味的好喝紅茶,你坐在沙發等我。」

?我默默地坐在沙發上,盯著桌上的巧克力看。大盒子里的巧克力一顆也沒少,我心想或許小靜也不好意思吃。

?「今天呢,老師想要在家里教你功課。」

?老師端給我的紅茶有草莓的香味,甜甜的。

?「奈月,你知道什么是『吞吞樂』嗎?」

?「吞吞……?什么?」

?「『吞吞樂』啊。你居然不知道,這怎么行呢?長大以后,每個人都要做的。今天老師就特別教你好了。」

?老師的口吻很溫柔,和上課的時候沒有什么不同,然而我卻不知為何感到害怕極了。會莫名其妙地對老師提高警覺,或許就像母親對我說的,是因為我心術不正,才會胡思亂想。覺得眼前陽光開朗的老師很可怕,是自我意識過剩、是可恥的事。

?「今天雖然不是補習班的上課日,但老師特別幫你上課,不可以告訴其他人喔。因為這是只為奈月你一個人上的特別課程。」

?「是……」

?老師站起來,坐到我旁邊。瞬間,雞皮疙瘩爬滿全身,但我沒有說話。老師有點「奇怪」的時候,雖然很溫柔,但我覺得如果讓他不高興,他不知道會對我做出什么事來。

?老師用腳挪開放巧克力的桌子,撫摸我的背部。

?「那,你站到沙發前面,對著老師,在地毯上跪坐下來。啊,不是那么遠的地方,坐過來老師的膝蓋中間。」

?「那個……」

?老師嘆氣:

?「奈月,要是你太散漫,老師也是會生氣的喔。因為你說想要多多學習,老師才會在補習的時間以外特地教你啊。不認真學習怎么行呢?」

?「是,對不起。」

?我有說我想學習嗎?可是看老師這么生氣,或許我不小心說了這種話也說不定。

?我不敢再繼續激怒老師,乖乖聽話。

?「那,閉上眼睛,張開嘴巴。嘴巴打開,絕對不可以咬喔。」

?我害怕極了,嘴巴只打開了一公分寬,但老師用他粗大的手指把我的嘴巴大大地扳開,就像看牙醫那樣。

?老師用指頭扳開我的嘴巴后,勾住我的脖子。

?「聽好,你要乖乖地『上課』才行。如果不認真上課,老師可能會生氣喔。奈月不想惹老師生氣對吧?因為你是個好學生嘛。」

?我只能張著嘴巴,拼命點頭。因為如果反抗大人,就會被殺掉。如果被大人拋棄,我們就會死掉。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