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罪之卷

第四十一章·命運的雙生子

第一卷 罪之卷??第四十一章·命運的雙生子




「求您了。我知道我現在這么說真的很卑鄙。但是為了艾麗娜,我實在是沒有辦法了。求您讓她進入家族內吧,我們絕對不會碰爵位的,只要能讓艾麗娜成為貴族我什么都可以犧牲。」

「求您了·····那孩子為了能讓我過上更好的生活,已經在平民街上吃過太多苦頭了,我實在不想再讓她這樣下去了····」

米卡蓮沉沉地跪著,深深地低下了頭,額頭都要擦在地上了。

說謊!有著父親的支持,怎么可能讓你們受苦!?不管怎么樣,這個女人也是在走投無路之后,利用了父親的善意吧!

「····不對,有著父親的支援,你們根本就衣食無憂。怎么會淪落到去做苦力工!?而且你一開始說著沒有告訴父親你懷上了孩子這件事情。那父親是怎么知道的!?是你為了擺脫那貧困的生活,所以才去找父親的嗎!無論怎么樣,結果你還是利用了父親的責任心不是嗎!」

「····不是這樣的····說起來很慚愧,但我真的沒有故意去找過加斯特。我和加斯特的再一次見面,純屬就是意外而已。」

「我和加斯特分開了以后,我一直都沒有聯系過他。也沒有告訴過他我發生了什么事情。我本來打算自己一個人和艾麗娜就這樣生活下去就夠了。我本來是不希望去打擾你們的生活的。」

「而且我住的平民街也是非常的偏僻,一般來說根本就不可能遇到加斯特。但不知為何······」

「在幾年前的某一天,加斯特帶著一群人急匆匆的在街上走來走去。」

【「似乎是要為莎莉絲夫人尋找民間的醫生幫忙治療腿傷,在那個時候我才恰好遇上了加斯特的。」】

!!!!????

我倒吸了一口涼氣。身體也不禁緊繃了起來。

「什,什么········」

「是的·····我只是在那次無意中遇到了加斯特而已,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怎么回事

······為什么事情會變成這樣

父親原來是為了母親尋找民間的醫生,才遇上了米卡蓮的??

我的腦海里變得一片混亂。

所有不合條理的事情,都在不知不覺中前后相連起來了。

為什么會這樣······

「父親他······是怎么說的,關于母親的事情······」

明明是與我無關的事情,但身體卻不受控制地顫抖了起來。

不對啊······不對吧······

這不是我的錯······

這應該不是我的錯才對············

可是,為什么自己卻那么害怕······

父親會怎么和米卡蓮描述母親的意外?

可是無法控制內心的恐懼感,似乎要聽見了父親無奈的聲音。

哎,全都怪我家那不成性的孩子

要不是那孩子,夫人怎么會出事呢?

不會的,父親一定不會說是我的錯的······

明明我知道會是這樣,明明我是知道的······

但那一天,父親和母親那悲傷的情景,至今還歷歷在目,仿佛就如昨日發生的事情一樣,清晰無比地刻在我的腦海里面。揮之不去,無法忘卻。

「······莉莉絲小姐?夫人不是因為野外旅游的時候的意外,才受傷的嗎?」

「····!是,是這樣呢」被米卡蓮一叫,我才從幻覺中蘇醒,但全身早已流滿冷汗,

「····不,不對,都是你的錯,你···就算怎么樣,你也不應該在···在母親去世才一個月就跑過來的!你是故意的嗎!?」我囂張聲勢地喊了出來,但仍然無法阻止內心的顫抖。

就是因為我小時候的犯下的罪行

所以母親才會半身不遂,

所以父親才會為了母親在全國東奔西走尋找醫生。

所以父親才會遇上了米卡蓮,

所以米卡蓮和艾麗娜才會出現在我眼前?

為什么一切會變成這樣······

我實在是想不出答案,

但為什么所有矛頭都指向【那一天】!?

「本來我是不應該那么早就來拜訪你的。我知道現在是一個很糟糕的時機,原本我也是打算在一年后,才過來見你的·····」

【「但我實在是沒辦法的。我也是最近才從加斯特那里聽來。國王似乎要在皇家學院里,特招一批在體能上有特長的貴族。」】

「但之前加斯特為了不讓您知道我們的存在,一直不敢讓其他人知道我和艾麗娜的事情,為了一直隱藏身份下去,我們不敢接觸貴族,自然不敢請貴族老師,也不敢上貴族上的學校,所以在遇上了加斯特以后,雖然得到了他支援,但我們仍然過著平民的生活,艾麗娜也沒辦法學習到貴族的禮儀。」

「雖然艾麗娜在體能方面的確不錯。但是突然出現的這個時間,讓我們措手不及,根本就來不及教艾麗娜相應的貴族禮儀。不依靠加斯特的特權的話,艾麗娜是根本不可能進入皇家學院就讀。」

「我知道自己是一個卑鄙無恥自私的女人,我知道我自己不配得到您的原諒,但是唯獨艾麗娜,請你原諒她吧。」

「她什么也沒有做錯。」

【「只是錯在我不應該把她生出來的。」】

「都是我的錯······」

「我不應該生下艾麗娜的。」

!!!·······母愛嗎?愛這種東西本來就是一種自私的產物,往往不計付出的奉獻著自己的一切,只為被愛者未來的幸福。而母愛則更為如此。

但是愛卻不一定能代表幸福。

不應該被生出來的孩子嗎·······

因為孩子的出生而遭受了痛苦的母親······

因為孩子的出生而幻滅的幸福家庭······

為什么艾麗娜的過往和自己那么相似······

雖然我知道眼前被說著的人明明不是我,但不知道為何卻有一種看著自己的過去的錯覺。

我緊緊的握住雙手,但眼前無法控制地回憶起自己小時候所犯下的罪過。

那是我無論如何努力都無法彌補上的過錯。

為母親帶來不幸的孩子。

將美好的家庭化為泡影的孩子。

不應該被生出來的孩子·······

自己也曾經想過無數遍。

如果自己沒有被生出來的話,又或者是被生出來的,并不是自己的話,

只是一個平平凡凡安安靜靜的公爵千金的話。

或許母親就不會遭遇意外了吧。

然后父親也不會遇上米卡蓮了,

那么母親和父親會不會就可以過上更加幸福的生活呢?

不過一切都沒有如果。

只有必然的現實。

我············

「······莉莉絲小姐?」米卡蓮似乎發現了我的走神。

「······沒什么,行了,我知道了。」我狠狠地咬著牙,力圖使自己冷靜下來。

「······艾麗娜的事情,我不會再追究了」我努力地保持著應有的語氣,不讓米卡蓮看出我的脆弱。

「謝謝您!謝謝您的大恩大德!」米卡蓮又哭又笑,額頭重重的敲在了地板上,甚至敲出了血。

看著她好像放下的身上的石頭一樣,松了一口氣的離開了公爵府,我才放松了自己緊繃著的身體,無力的趴在的石頭桌子上。

只是,身體卻越發越沉重。

為了彌補九歲的那一天犯下的罪過,我拼盡全力的去做好的一切可以做的事情。我拼盡一切的去努力。本以為終于成為了最優秀的公爵千金,終于可以給自己的過去一個了結了。卻沒想到無意之中,也為父親帶來了新的麻煩,親手為自己帶來不幸。

那一天,仿佛就是永遠也沒辦法擺脫的詛咒一樣牢牢的纏著我。無論我如何努力掙扎,卻被這一環接著一環,仿佛永無終止的詛咒所纏繞上。

而這一切都是自己曾經犯下的罪過嗎?

沒有人可以回答這個問題。

除了我自己以外。

在這之后,我放下執著去聽了一遍父親的解釋。除了宴會那個情節里,從“米卡蓮灌醉了父親”,變成了“父親在醉酒下的糊涂行為”以外,其他的細節幾乎都與米卡蓮說過的一模一樣。

「······莉莉絲,抱歉·····真的,非常抱歉,但是這是我曾經犯下的過錯,我必須得彌補她們。」父親溫柔的抱上了我,通紅的雙眼上不斷的流下了淚水。

從來沒有見過那么害怕的父親,我對父親說過的那些氣話,一定深深地傷了他的心吧。不在社交界上露面,沒有反駁我的詆毀,也是為了顧慮我的感受嗎。

父親真的是很溫柔。從小時候開始,就一直對我這么溫柔。沒有打過我也沒有罵過我,無論我做了什么事情,我只會溫柔的和我說著,無刻不考慮著我的心情。這份溫柔,直到現在也從來沒有變過。

真的是,很愛很愛這樣的父親。

但是一想到要把這份曾經只屬于我和母親的獨一無二的愛,分給那兩個和自己漠不相關身份不明的女人,內心就深深的刺痛著。

但是無論多么的不情愿,自己內心也明白著。

這一切都是自己親手所帶來的不幸。

最不應該被生出來的孩子·······

應該是自己才對啊。

「······我明白的。我會理解你的。父親。」我忍住淚水,說出了這句話。

「······莉莉絲,你放心吧,無論如何,塔羅西亞公爵家的繼承者只會是你。」

【「因為,你可是我們家族中最優秀的人啊!」】

「······父親,放心吧,我會成為最優秀的公爵千金的」我溫馨地笑著,說出這句話。

是啊,我從一開始就沒有選擇了。

次日,一到下課我就來到了艾麗娜的教室了。

「······艾麗娜,出來」我仍然保持著一副高不可攀的姿態。

「莉,莉莉絲大人!?實在非常抱歉,我,我這就滾······」明明個子要比我高,但是艾麗娜卻心驚膽戰的卷起了身題,像極了小丑的表演。

「誰讓你走了?給我過來。」我用著極為不屑的語氣對艾麗娜說。

「遵,遵命······」艾麗娜一直低著頭,看也不敢看我一眼。

「吖~~終于要開始了嗎,莉莉絲小姐與賤民的戰爭!」

「嘻嘻嘻你看艾麗娜那個樣子,多么滑稽可笑啊!」

「只怕今天是艾麗娜在學院的最后一天了吧~~」

一瞬間,班級里響起眾人歡樂的笑聲。仿佛大家都在等待著一場公爵家庭上映的小丑劇場一樣。

聽到了大家的嘲笑聲,艾麗娜身體卷的越來越小,頭也低的越來越下,仿佛就像蟲子一樣要把身體卷起來。

「······艾麗娜,把頭給我抬起來。」

「遵,遵命······」艾麗娜聽到我的命令以后,馬上就把頭生硬的抬了起來。

接下來的話我實在是太不想說了,但事到如今,已經是我不得不說的話。

「······艾麗娜,你作為塔羅西亞家的人,以后必須好好的把貴族禮儀給學習上。要不然我饒不了你。」

「遵命!!誒·····誒???莉莉絲····大人」艾麗娜雙眼睜得大大的,似乎完全不相信眼前發生的事實。

「沒聽清嗎?有空在發呆,還不如快點給我去學習!」

「啊····啊!!!遵命!!謝謝您,實在非常感謝,莉莉絲大人」艾麗娜仿佛全身馬上有了力氣,興奮地大聲叫了起來。

「誒···這···怎么回事???」

「不會吧···莉莉絲小姐,居然承認了艾麗娜???」

「啊啊啊啊怎么辦,這下子我們糟糕了!!」

剛剛的那一群歡樂的笑著的群眾們,幾乎是同一時間的發出的驚訝的叫聲。有不理解的人,也有因為理解的以后對自己曾經做過的事情感到恐懼的人。那是理所當然的反應。

一旦我承認了艾麗娜,那么艾麗娜就會變成和我同樣等級的公爵千金。那些之前欺負過艾麗娜的人自然會感到無比的恐懼。

我沒有管那些貴族們的騷動,默默地走了回學生會室。

在現在這里似乎成為了我最后的凈土了。為了減少心中的不安和其他復雜的情緒,我一味地處理著各種各樣繁忙的學生會會長工作。在工作的溝通中,我和卡西利亞殿下,副會長洛塔西的關系似乎越來越好了,

在不知不覺中,我也漸漸地喜歡上了溫柔體貼的卡西利亞殿下。

不過,一切似乎都是幻影一樣,轉眼即逝。

好景不長,殿下似乎被天真的艾麗娜所吸引了,而在其后到來的王家舉辦的拉沛歐王子入學儀式上,第一王子柯林達突然提出舉辦劍術大會,而在大會中艾麗娜居然一舉擊敗王子的數名陪讀侍從,從而一舉成名。

從那個時候開始,我所擁有的一切,就漸漸的流向了艾麗娜。

而在其后·····我也因為妒忌和不甘心而走上了絕路。

后悔嗎?

后悔。

不過這又能怎么樣呢。

無論怎么去想,一切似乎都是自己帶來的不幸而已······

「······」

「············」

「······絲······」

「······莉莉絲!」

是··········誰在叫我··········

眼睛····實在是睜不開了····

抱歉·····我·····實在太累了··········

讓我··········永遠地睡下去吧··········

?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