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罪之卷

第四十章·不被祝福的愛戀

第一卷 罪之卷??第四十章·不被祝福的愛戀




那一天,我讓米卡蓮進了公爵府。然后在后花園的小亭上,只留了我們兩個人。

米卡蓮穿著樸素的服裝,面容憔悴,滿臉悲傷,眼睛旁的黑眼圈也十分顯眼。想必是這么多天來,一直在苦惱著艾麗娜的事情睡不好吃不好吧。

「還真是辛苦你老遠跑過來呢。怎么了?你那引以為豪的公爵大人沒有陪你一起來嗎?」我坐在小亭子的石凳子上,雙腿交叉著,嘲笑著面前那裝可憐的女人。

「·······不是的,我這次沒有告訴加斯特。而且他也十分在乎您的感受,最近也一直都······」

「你今天來是為了艾麗娜的事情吧?你想要說什么就快說。我可沒有太多時間聽你廢話。」我雙手交叉放在胸前,一臉不屑的看著面前的女人。

「你是應該知道,現在而言,我才是公爵的唯一繼承人。如果我不承認她是我姐姐的話,她是永遠是沒辦法進入家族內的。」

法案中規定了除的正妻的年齡最大的兒女以外,其他私生子是沒有辦法繼承爵位。也沒辦法進入家族內。

但是這個法案有個缺點。

就是一旦私生女的年齡比正妻兒女的年齡更大,而且正妻去世后,私生女的母親成為了正妻的話,那么法案中的規定就變得模棱兩可,未來公爵爵位的繼承人也變得曖昧了起來,當然從一般的角度來說,根本就不會有可能出現私生女的年齡比正妻子女的年齡更加大這種百年未聞的現象。

正因為這樣,所以米卡蓮才會想去利用法案的漏洞,為艾麗娜進入公爵家族。

雖然說如果當世公爵的父親強行強迫我承認艾麗娜的地位的話,作為繼承人候選之一的我是沒辦法反抗的,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父親也沒這樣做。

如果艾麗娜沒有進入家族,那即使父親強行給他安排了政治聯婚,隨便找個低爵位的男爵或者是子爵。那樣的話他們也只會短時間內屈服于現任公爵的壓迫。而不得不進行聯婚而已。但是最后他們還是會顧及到下一代公爵爵位的我,恐怕這樣的婚姻也不會長久持續,自然也不會幸福吧。

「是的·····您說的是」米卡蓮臉上掛著慚愧內疚和不安的神情,但是似乎又好像非常堅決的,不帶一絲動搖。

「非常感謝您的時間,請容許我先介紹一下自己。」

「我的原名是,米卡蓮-巴德,曾經是原來巴德伯爵家的女兒。」

!?!?巴德伯爵?那的確應該是,王都大街治安的管理者,而且我好像記得巴德伯爵的女兒早就應該因為意外而去世了才對!但看上去米卡蓮的樣子非常的堅決,不像是在說謊。

而且,曾經是?這句話是什么意思?

「父親的領地和塔羅西亞家的領地非常接近,在我童年的時代,我就經常隨著父親一起去拜訪塔羅西亞家。所以在很早很早的時候,我就和佳斯特相識,我們算得上是青梅竹馬」

「青梅竹馬!?我可沒有聽父親說過。」

從來沒有聽父親說過這件事情。不過如果說這是編造的話,那就應該編造出一些更加具有真實性可以考究的事情了吧,也沒有突然扯出青梅竹馬的道理。

聽到我說這句話,米卡蓮臉上稍微顫抖了一下。

「是嗎···那的確是一件不應該被提起的往事。」米卡蓮看上去非常平淡的說的下去,但臉上的表情明顯徒增了一層悲傷。

「也許是孩童時代的年少無知吧。我們一起度過了童年,也一起就讀過皇家學院。在不知不覺中,我就愛上了加斯特,皇家學院入讀的那一天開始,我就一直待在他身邊,用我自己的方式去陪伴著她。我一廂情愿的想著自己會成為加斯特的未來,但是在最后,就像您知道的那樣,加斯特最終還是選擇了您的母親,莎莉絲夫人。」

「······」奇怪。這聽上去并不是父親出軌的解釋,而且最后父親不是選擇了母親嗎?為什么會有比我年齡還要大的私生子?無數的疑問塞滿著我的腦海,但我卻沒有問出來。

「說實話那個時候我非常的妒忌憤恨。但是我知道全部的一切早就已經成為了定局。我一個人的想法也沒辦法改變什么。明明我知道這一切,明明我知道一定是這樣的,但是我還是控制不住心中的沖動。」

「那個時候的我,真的無法理解。我明明一直都陪伴在加斯特的身邊,一直想著他所想的事情,一直和他一起做著同樣的事情,我已經把擁有的一切都給了加斯特了。」

「但到了最后,加斯特卻沒有選擇我。我沒有辦法理解這一切。我無論我怎么樣讓自己放下這件事情。但最終我還是沒辦法放下來。」

「所以我才放下了一個無法挽回的錯誤。」

「······!?!?」難道說·····

「可能是遺傳的原因吧。我的酒量特別好。所以在某一天我約加斯特出來。說是為了終結我們兩個人之間的情愿。而進行的最后一次宴會。

「在那個只有我們兩個人的約會中,我故意灌醉了加斯特。在確認他完全失去了意識以后,我偷偷的和他發生了關系,然后把一切痕跡都消除掉,裝作什么也沒有發生過。」

「我曾經天真的以為,盡管這是我一廂情愿的愛戀,但是起碼我得到了他的第一次,也算是為自己多年的愛戀和遺憾畫上一個完美終止符吧。」

「但就在那之后,我才發現就因為那一次沖動的決定,我懷上了加斯特的孩子了。」

「你居然做出了這種事情!!!」卑鄙!!簡直是太卑鄙了!父親一向都非常溫柔。而且責任心也很重,一旦自己知道她懷上了自己的孩子的話,一定無法放置不顧吧。所以她是用孩子來威脅著父親嗎!?

「與您所想的一樣,我就是一個卑鄙無恥的女人。」米卡蓮淡淡地說著,但臉上的表情卻越發越悲傷。

「我曾經以為那是命運的祝福,是命運女神為了回應我的多年以來的未能了愿的愛戀而賜給我的孩子,所以我不顧一切的想要保留著孩子,當然孩子到底是誰的事情,我沒有對家人說過,我也沒有和加斯特說過。」

「所以請你放心吧。加斯特他是真的是什么也不知道,是真心愛著莎莉絲夫人的。」

「······」聽到這里,我心中似乎放下了一塊大石。但是隨之而來的,還是不解和迷惑。為什么父親會挑這個時候?如果是因為責任感的話,那大可以再過一兩年,在和我透露當年的這些意外的事情。

但我沒有打斷米卡蓮,米卡蓮也淡淡地說著下去。

「我父親無法忍耐我未婚先孕,而且連孩子的父親也不知道是誰的事情。為了保護孩子,我和家人決裂了。拿著家族給的最后一點救濟金后,我去到了偏遠的平民街,打算一個人生活著并撫養出這個孩子。我曾經以為雖然我得不到加斯特。但是我這個天賜給我的孩子,也是我最后可以把握住的幸福。」

「但是很快我就發現我把一切一切都想的太過于簡單了。」米卡蓮淡淡的說著,但那顫抖著的眼睛中,卻慢慢的流出了淚水。

「為了讓孩子平安出生,我已經幾乎把救濟金全部都花光了。接下來我就不得不為了維持正常的生活而奔波勞累,四處尋找著各種各樣的工作。但平民街上,有學識的工作往往有更合適的人在做,我只能挑一些更加普通的工作。不過作為貴族的我,根本就沒有體驗過體力勞動的艱辛。那些一般平民可以輕松完成的任務我根本就做不了。而且因為要一邊撫養孩子一邊工作的原因,每天的工作時間都分的零零散散,我完全就找不到很好的工作。只有那些干起來很辛苦,但是又在短時間內特別需要人的苦力工,我才能勉強去做一做。」

「我沒辦法很好的把撫養孩子和工作兼顧起來。我沒有充足的時間,也沒有足夠的經濟來源讓艾麗娜上正常的生活。接受正常的教育。」

「平民街里面的人的素質殘差不齊。各種各樣奇奇怪怪的人都混雜在里面。艾麗娜小時候就經常因為被別人嘲笑沒有父親而和別人大打出手。一旦艾麗娜被別人打傷了,我會非常傷心害怕會不會有什么后遺癥。而如果艾麗娜把別人打傷了,我又得面臨著賠償的問題。而且鬧來鬧去,和街坊鄰里的關系也會變得十分差。甚至有人編造出我是破壞了別人幸福的第三者的傳聞,所以我們在平民街上也非常不受待見。」

「就在這種地獄般的環境下,慢慢的艾麗娜長大成了一個粗暴野蠻的人。我每天都過的很擔憂,十分害怕。作為貴族而生,曾經豐衣足食地活過來的我,實在沒辦法想象他到底會在未來變成怎么樣。」

「這個時候我才真正的明白到,我之前想著的幸福根本就不存在。」

「一切,都只是曾經身為貴族不食人間煙火的我,獨自一人沉醉著的一廂情愿的幻想而已,是我自不顧一切地深信著的詛咒而已。」

「但是一切都太晚太晚了」

「我已經沒辦法后悔了,我已經生下艾麗娜了。」

「作為她的母親,我只能賭上我的一切去給她幸福」

咚的一聲,米卡蓮重重的跪了下來,低著頭跪在了我面前,骨頭和地板沉重地敲在一起,那痛骨徹心的響聲在亭中發出了悠久的回響。

?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