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罪之卷

第三十九章·魔女的復仇

第一卷 罪之卷??第三十九章·魔女的復仇




從那一天開始,父親試過很多次回家嘗試和我溝通,但都被我無情地喊走了。

我沒有叫過父親做父親了,而是直接叫上父親的名字,這大概就是我的表明態度的做法了把。

無論父親嘗試過多少次試圖挽留我,想要和我說明情況。但我沒有一次理會過他。

不想和父親吃飯。

不想和父親聊天。

甚至連父親的面都不想見。

每一次父親溫柔體貼入微的問候,都會像一根針深深的刺入我的心中一樣,痛入心扉卻無法說出來。

為什么父親要那么溫柔的包庇著她們?

為什么父親要為了她們而不惜傷害我和母親

父親的那份溫柔,難道不是只有我和母親才能擁有的東西嗎?

我怎么可能會把這份僅屬于我和母親的東西讓給別人!!!!!!!!

我沒有辦法理解父親的行為,我也不打算去理解。

只要知道,對于我而言,他們不過是背叛者而已。

沒過多長時間,艾麗娜就入學了,而且是比我高了一屆學生,雖然沒用上家族的名字,但很明顯是靠了家族的關系,才能進到這所對成績有極高要求的皇家學院吧。甚至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社交界已經傳遍了父親的新婚妻子和私生女的事情了。

原來是這樣啊···偷偷躲著我,去結了婚了嗎。

作為親生女兒的我,卻只能從別人口上聽到這個事實,不禁更使我悲傷和憤恨。

但是即使結了婚,第三者的米卡蓮成為了貴族,那又怎么樣。

這不能決定什么,現在我才是公爵家的唯一繼承人,只要父親沒有合法的理由廢掉我的繼承權的話,我才是日后這些貴族們要考慮到的公爵勢力。

即使我阻止不了米卡蓮,但是作為私生女的艾麗娜,我是不會放過的。

即使艾麗娜那能進入這所學校。我也永遠不會讓她進入家族內的。

即使父親把艾麗娜強行安排和低爵位的家族聯婚,只要有我施壓,艾麗娜也不會過上好日子。

父親新娶了夫人,還有私生子的年齡居然比我還大上一歲這些事情,使我好不容易才掌握了社交界,在一夜之間變成了令我難以容身的地獄。在極短的時間內,塔羅西亞家的名望,從高高在上的貴族頂峰,變成了眾人恥笑的對象。

妻子過世才不久,就迫不及待的取得新的夫人。這是身懷正義感的任何一個人都不能接受的事實,實際上這種操作即使在交際混亂的低級貴族界也少見,因此作為最高等貴族的父親,更是遭受著眾人的唾棄。

現在,只要我一旦在社交界上出現,大家就會對我投來憐憫的眼光,仿佛著他們正在對我施舍著善意一樣。

「莉莉絲小姐真是可憐,盡管這么優秀,可是公爵大人卻在外面另有新歡」

「對啊,看來公爵家雖然看起來很融洽,但實際上說不定家事混亂得很呢」

「是啊,說不定我們這些一般貴族會活的更加幸福呢」

雖然這種憐憫般的目光,令我極其難以接受。但我還是出席了大部分的宴會。

因為我知道社交界的影響力,是我目前可以擁有的對抗父親的最大的權力了。

所以在宴會中,我裝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極力詆毀著父親新娶的女人,和她的女兒。

不,我只是把她們應有的姿態描述了出來而已。

心術不正,通過歪門邪道欺騙了公爵才嫁了進來的女人

和她那笑里藏刀兩面三刀的惡毒女兒。

把他們描述成了我想象中的反派惡人。

像她們這種人從一開始就只能是十惡不赦的人。

無論她們本質是什么樣,但是在我眼中,只不過是破壞了別人家庭幸福的罪人而已。

無法原諒,我得讓她們名聲掃地。

只能茍且偷生。

對。

只有這樣才對。

只要我還在一天,她們就別想過得好!

我成功的利用了我在社交屆上的影響力,在學院里孤立了艾麗娜。

幾乎沒有人愿意接近艾麗娜,所有人都帶著鄙視和不屑的眼光去看待著她。

每到下課時間,為了逃避大家的指責,她就只能躲得遠遠的,一個人在廣闊的的學校庭院里毫無目的的逛來逛去,不僅如此,就連學校的餐廳她也無法進入。

每天只能自己帶著便當,一個人偷偷地的吃著。

當然艾麗娜也不敢和我對上眼,一直都和我保持著遠遠的距離。

不僅如此,而艾麗娜在學校必修課科目的成績,簡直是慘淡不堪。

平時的禮儀與行為也錯漏百出,無處不透露出平民的氣息。

還不如說,如果是能進入這所學校就讀的平民學生的話,也不至于有這么差勁。

差勁的就像完全沒有接受過基礎的貴族教育賤民一樣。

奇怪。實在是太不符合道理了。

一切都和我的想象偏差太大了。

難道說她不應該是一位從小接受的高端的貴族教育,雖然可能不足我優秀,但應該起碼也是一位平平凡凡的貴族千金吧。

為什么怎么看都是一副平民的樣子?

如果說艾麗娜是比我還年長的姐姐的話,有著父親的支持和關心,怎么會至于墮落到這種程度?

而且明明受到我在社交街上的詆毀,父親和米卡蓮卻完全沒有出來澄清過任何事情。

難道是他們已經放棄了嗎?

這不應該呀!

如果說已經放棄了的話,那么父親為什么還要不斷地找我說那些令人煩躁的話。

艾麗娜在學校里活的那么辛苦。難道父親和米卡蓮不應該站出來反抗一下,關愛一下她們難得生下來的賤種嗎?

現在的艾麗娜對于我來說實在是太脆弱了。

不受學生歡迎,不受教授喜歡,不懂貴族的基本禮儀,基本科目的成績也不好。

雖然是父親打過招呼,所以可以勉強進入這所學校。

但現在這種情況,恐怕我只要再加一把火的話,把艾麗娜從學校里面趕出去也不是一件難事。

不,倒不如說,對于貴為公爵千金的我而言,這就好像踩死一個螞蟻一樣簡單。

但正因為這樣,所以才太奇怪了。

這樣做對于他們來說有什么好處?

為什么要故意把這種不堪一擊的玩具放在我面前?

這些不合道理的,毫無邏輯可言的現實令我煩躁不安,疑惑不解。

加上成為學生會高的會長后,學校的一堆事務處理起來十分繁瑣,而因為家庭事情無法集中精神的我,也屢屢走神,原本明明只需要短時間就可以快速處理好的事務,卻要花上以前的四五倍時間才能辦好。

「莉莉絲,我聽說最近你的家庭出現的一些狀況。你還好吧?」

「啊···」似乎我又走神了。被殿下提醒以后,我才恍然從深深的思考中反應過來。

「我還好,謝謝殿下的關心。」

「···這樣吧。除了一些高等部需要決策性的問題以外,其他雜物都交給我和副會長洛塔西吧。」

「可是···」

「我能理解你的,我想你應該需要更多的私人時間來處理。」

「···謝謝殿下。」

「······別太勉強自己了,莉莉絲」

「······殿下?」

不知道為何,最近的殿下總是變得十分溫柔。

明明在學院里面,殿下不太喜歡貴族這個傳聞已經廣為人知。而且在之前對著我還是毫無表情,或者是偶爾露出一副一臉愁容的樣子。

但最近卻仿佛是對我溫柔體貼,處處為我著想。

殿下本來就是那么溫柔的人嗎?

難道說是我之前一直都在誤會著殿下?

在這一段時間里,殿下的溫柔一度成為我的救贖。在失去的家庭和社交界的現在的我而言,殿下和羅希娜,是我唯一可以依賴的兩個人了。

不知不覺之中,自己似乎已經沉淪在這種溫柔之中了。

雖然不知道父親和米卡蓮在想什么,但是社交界的情況已經對她們很不利了,只要我再推一下,那一切都會隨我所愿。

是時候,把艾麗娜從學校里趕出去,然后過上我正常的學生生活了。

正當我這樣想的時候,我收到了一封神秘的信。

「懇求您能聽我說一下,求您了」

信上寫著的地點是,公爵家的后花園。

落款是,米卡蓮

這是什么意思?

如果是要和父親一起聲討我在社交界上對他們的詆毀的話,那就應該在學校里面,趁著學生的面當面說出來才對吧。

但是公爵府上,除了每次回來以后就被我趕走的父親以外,并沒有她們的同伴的吧。倒不如說,公爵府這個地方是對他們而言非常不利的一個地方,而偏偏又是廣闊無人的后花園,那可是我的主場。

這次是要偷偷的向我解釋所有的來龍去脈的意思嗎?

還是說要跪下來求我原諒她們?

雖然不知道是什么用意,不過那樣就正好。

雖然我對父親還是狠不下心來,但是對著這種身份不明的女人來說,我可是不會手下留情的。

那就讓我聽聽你最后的遺言吧。

米卡蓮小姐。

?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