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罪之卷

第三十七章·火刑魔女

第一卷 罪之卷??第三十七章·火刑魔女




「莉莉絲···小姐?」站在我旁邊的貴族,好像發現了我的異常。

已經是極限了,世界從我眼中失去了色彩,微笑著的「莉莉絲」這塊面具,也似乎在下一個瞬間就要四分五裂而開,露出我那丑陋至極,不堪入目的本性了。

絕對不能在眾人面前失態,我已經不能再待在這里了。

「抱歉了大家。似乎是身體還有一點不舒服。我得先走了。」我用了全身的力氣,生硬地行了最后的禮,然后走出了社交圈,慢慢地走了出宴會廳。

一步

兩步

三步

四步

五步···。。

不知道最后到底走了多遠?但是對于我來說我只是魂不守舍地,走著走著走個不停。

走著走著,越走越快,甚至跑了起來。

不顧一切的跑了起來。

在校門外,羅希娜正在滿懷期待地等待著我。等待著我的旗開得勝圓滿而歸。

我可以跑過去嗎?要用什么樣的臉色去對待羅希娜?

面對羅希娜的質問,我又應該說上什么話呢?

跑過去和她說,

父親他有得更加好的妻子了?

有的更加好的女兒了?

有的更加完美的家庭了?

這令人絕望的幸福感,真是諷刺至極。

回不了宴會廳,我也走不出去學校大門。在這廣闊的學校院庭里,我只是漫無目的的亂跑著,但是乎沒找到一處自己的容身之處。

不知不覺中,我似乎已經走到了一個寂靜無聲的花園里。

大概是之前去過的玫瑰園吧。

在這個眾人正在歡呼的盛典中,毫無人煙的玫瑰園顯得格外的落寞。

但似乎已經是我唯一可以去的地方了。

已經是我最后的容身之所了。

不知不覺的拿了出來的紅酒杯,里面只剩下一半的酒。

灑出的紅酒,雜亂無章的點在了禮服上,

腳上的鞋子是什么時候跑丟的呢?

頭上的發冠是什么時候弄丟的呢?

是什么時候,我的人生又變成了這樣呢

就像是上一世在牢獄中的自己一樣,世界黯然無光,一片失色。

剛剛那幸福美滿的童話故事, 已經塞滿了我的腦海。

真是幸福呢,大家都。

笑得真愉快呢,大家都。

不應該是這樣的啊!

不能是這樣的啊!

不要這樣啊!

那里本該是我和母親的位置!

那里是我和母親的位置!

那里只能是我和母親的位置!

誰也不可以奪走!

誰也不能奪走!

絕對不能奪走!

滿溢而上的憤怒與惡意與悲傷與絕望交錯在一起,

但一切卻無可奈何,只能化作淚水從空洞的雙瞳中滑出。

因為現在的故事中,母親不在世了,也已經不需要我了。

我只能無能為力地接受著著一切。

上一世的命運,似乎一切在有序不亂地重復上演著。

無法改變,無法逃離。

奇跡般的重生,也不過是重蹈覆轍的詛咒而已。

我不禁自嘲地冷笑了幾聲,為自己犯下的罪行與愚昧而笑。

父親的那個笑容,我并不是第一次看見了。

那是,家庭幸福的笑容。

那是9歲之前,父親和母親和我在一起時,大家都曾經歡笑著的笑容。

只不過母親出事后,大家都再也沒有像這樣笑過了。

從一直以來,父親就是一個顧家的人,雖然平時寡言少語,不太會表達自己的心意。但在母親在世的時候,父親一直都對母親無微不至的關懷著。

沒有什么可以抱怨的,父親他只不過是努力尋求著期望已久的家庭幸福而已。

健康的妻子,活潑的女兒。

作為罪人的我根本就沒有資格抱怨什么。

相比起來,不可自制地妒忌著他人幸福的自己,

才是最為卑鄙的,自私自利的人。

我把剩余的葡萄酒一飲而盡,用力摔下酒杯,酒杯瞬間支離破碎,如同自己的喪鐘一樣,碎裂的聲音響亮地回響在玫瑰園上。

很快,我就不勝酒力,視線也搖晃了起來。

其實,我一直都不喜歡喝酒。

即使在宴會中不得不喝的情況下,我也只會稍微點上一點,品嘗一下酒的苦澀。

聽說這個世界上,有一些人嗜酒如命,每天都過著醉生夢死的生活。仿佛離開了酒,就無法活下去一樣。

那曾經是我所無法理喻的生活方式。

但是現在,卻不知不覺的感覺自己能理解一點了。

人的一生,往往枯燥而漫長,

哪怕拼盡了全力,一切都事與愿違,萬事盡不如意。

在這無止無盡的痛苦下,能用酒的一點點苦澀,換取稍微短暫而虛渺的解脫,也不是一件壞事吧?

早已弄丟了鞋子的自己,不知不覺地踩到了玻璃的碎片。銳利的斷片溫柔地隔開了柔弱的皮膚,狠狠刺割進了肉中,使我晃倒了下來。腳上的鮮血慢慢地涌了出來,染上了禮服上,為我的世界畫出了唯一的鮮紅色。

本應痛入心扉的傷口,卻如同溫暖的鮮花一樣,將我帶入了花海之中。

紅酒的后勁慢慢的涌了上來,眼前的一切都變得模模糊糊

記憶也變得糊糊涂涂起來了。

但是對于我而言,如果能忘掉一切的話那該多好啊。

這一世也,沒有什么值得自己留戀的事情了吧?

「莉莉絲」的任務已經完成了。

我伸過手去,拿起腳旁邊的玻璃碎片。

如果在這里死的話,別人會怎么想呢?

大概會給大家添麻煩吧。

大概會像上一世一樣,被大家嘲笑吧。

不過,對不起了,大家

我已經活夠了。

我抓緊了玻璃片,慢慢地放到了自己的手腕上。

只是,無論如何拒絕回憶。

但眼前總會浮現起上一世中與米卡蓮與艾麗娜相遇的那一天。

###############################

今天一大早,考試的成績就出來了。雖然,大概情況其實我已經事前預測到了。但真正看到成績出來的時候,我內心還是非常的激動。當然,比我更加要激動的,就是學校的教授們。

「恭喜你,莉莉絲小姐,你是王國歷史上第一個在這個考試中,贏過王族的人。」

「明明貴族和王族之間有著天然的差距。但是你居然能反敗為勝。這真的是不可思議啊!」

「這將會成為我們學校名垂青史的時刻!莉莉絲小姐,能有你這么優秀的學生,簡直是我們的幸運啊!」

教授們一同為我的成績而慶祝著,這不僅僅是我個人的榮耀,而且反過來也是對他們教學實力的一種認同,也是對學校實力的重要證明。

我被教授們和學生們熱情地包圍著,仿佛在那一瞬間,成為了整個學院至高無上的存在一樣。

相比起來,作為王族的卡西利亞殿下,則是在一小群貴族少女的低聲安慰下,像是失去的顏色的背景畫一樣,神色凝重的看著自己的成績,一副說不上是笑,也說不上是難過的復雜表情。

呵,這種表情大概就是無法掩蓋的失落感吧。這可瞞不了我的。

當然,對于他而言,沒辦法考取第一,就證明了他需要聽從學生會高等部會長的我的命令,對于王族身份的他來說,恐怕還沒有試過要屈尊于一名貴族之下吧,簡直是一種災難。

明明身為王子的他,卻只能靜靜地站在一旁,羨慕的看著我和眾人有說有笑地開心愉快地討論著。

真是,愉快,太開心。

「殿下。以后請多多指教。」我從容地走過去,溫馨親切地笑著和殿下說。

「啊···我們一起努力吧」作為失敗者的殿下,當然沒辦法自如地擠出笑容,臉上生硬地抽搐著,

有趣至極。

看著殿下明明心里面堵得慌,卻還要顧及禮儀而不得不擠出一絲假笑來應付著我,就像一條敢怒不敢言的小狗一樣乖巧可愛,我不禁從心里面感受到極大的滿足感。

這種美妙的感覺,真是太久違了。

從他人的不幸和悲傷中獲取到得幸福感,就像精致的甜品一樣,

填滿著我空虛的內心。

「今后讓我們一起創造出更美好的學生會吧,殿下」

「………啊,是啊」

今天真的是幸福的一天。

無論是學生會高等部會長的位置,還是踐踏著殿下自尊的愉悅感,

而且恐怕再過不久,社交界上就會滿滿都是我的傳聞,屆時社交界也不過是我囊中之物。

一切都如我所愿地滿足著我所尋求的虛榮感。

對了,我還要把這件事告訴父親,然后父親一定像往常一樣高興得很吧!

比肩王族的權力,壟斷社交界的榮譽,還有幸福的家庭。

所有的一切,我都拿到手了。

看到了嗎?母親···

我像您說的一樣。

成為了這個世界上最優秀的貴族了。

?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