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罪之卷

第三十六章·磔刑圣女

第一卷 罪之卷??第三十六章·磔刑圣女




「小姐!哈····哈····小姐····」羅希娜一邊大口大口歇著氣,一邊奮不顧身地跑進來。

「怎,怎么回事?羅希娜?」我一臉迷茫。

「小姐你要不要去參加宴會啊?」羅希娜顧不上歇氣,急匆匆的對我說。

「突然怎么了,羅希娜?我已經缺考的一科的。我這種成績去的也沒用。」怎么連一向為我著想的羅希娜都在說這種事情?羅希娜也不像是那種沒有情商的人才對。

「小姐,或許你不知道,但是你在這考試中取得了第二名的成績,是學生會會長之一啊!」羅希娜興奮地雙手捏著我的手,不斷地搖來搖去~

「我在路過宴會會場的時候,聽到大家的歡呼聲和談話內容,我才知道小姐你原來這么厲害!!!公爵大人和大家都應該很期待小姐你的到來才對!特別是卡西利亞殿下!他不是在早上的時候就一直問你這個問題嗎?公爵大人也是問過小姐幾次了吧?」羅希娜不斷地搖著我的手,把我都要搖暈了···

「什么!?」我居然能拿到的第二名!我幾乎不敢相信。但如果是羅希娜說出來的話的話,肯定是確實無誤的事實。

雖然按照上一世的記憶來看,以現在我的成績,百分百是比不過副會長的洛塔西的,雖然不知道這其中發生了什么變故,但我獲得了第二名這個事實,令我自己也無比激動。

難道說是我誤會了大家的心意,大家都是事先知道我獲得的第二名,所以才一直問著我去不去嗎?的確有可能,畢竟那個時候我才剛剛病好。他們也不能故意說著要我去宴會。

這樣的話,實在是太高興太幸福了!雖然某種程度上我也是在沾了卡西利亞殿下的光,但是畢竟是國王陛下舉辦的宴會,而且我還是其中的核心之一,我肯定得去一趟!現在雖然晚了一點,但是還來得及,可以趕上宴會的下半場。

宴會的上半場往往是王族和主要嘉賓的發言,而下半場才是真正的自由活動交際時候。

現在去的話一切都不晚!畢竟大家都在期待著我去呢!心里面已經腦補出父親高興的樣子。對了,偷偷的給父親一個驚喜吧!

「羅希娜,可以為我挑一件合適的禮服嗎?」我喜悅的笑著說。這一次不是裝出來的笑容,而是發自內心的歡喜。今晚的宴會實在是太令人期待了。

上一世的遺憾,這一世得好好地補上!

「沒問題,全包在我身上吧!」羅希娜拍拍胸口自信滿滿的說著。

我在羅希娜的幫助下,穿上了公爵家奢華奪目的禮服。與瞳色相映的蔚藍的禮服中,點綴著無數耀眼奪目的紅寶石,櫻花色的長發上戴上了鮮紅色的花狀發冠,再補上薄薄淡妝。那曾經是我的日常,但對于今天的我而言,已經是相隔了已久的完美的裝扮。

###################################

「小姐···。今天的你實在是太完美了。」羅希娜也不禁看得入神。

眼前的少女風姿高潔優雅,身姿宛然幽美,蓉姿絕世絕華,仿佛舉手投足之間的余香便可令眾人傾心動魄,嫣然一笑的余韻便可傾國傾城。那簡直就是魅惑人心的魔女在世,連夜空的星河也襯托不住其姿色,美得不可勝收,難以名物。

今天的小姐,必定將會掌控全場的關注吧,說不定就連卡西利亞殿下都會淪陷在小姐手上!想到這里,羅希娜暗自高興了起來。

###################################

「謝謝你,羅希娜」面對久違的精心打扮,我也比較滿意。

打扮完以后我就坐上了公爵家的馬車,快速的往學院開去

已經很久沒參加過如此盛大的王族慶典了吧?這一次,讓他們感受一下塔羅西亞公爵家的厲害!我偷偷笑著想。

真希望能快一點到達呀!父親和殿下一定都在等著我吧。不知道我的突然出現能不能帶給他們一丟丟驚喜呢?

在我正想象著這些有的沒的的時候。馬車正慢慢的開往學院。

斜陽西下,黃昏已過,黑夜漸漸將森羅萬象隱于夜空之下,但銀色的瑕月卻悄悄地出現在星空之中,無聲無色地奪走了所有繁星的光芒。

「小姐,到了!我在這里等你。」羅希娜正在馬車上微笑著對我說,仿佛就像期待著我在宴會中旗開得勝,滿意而歸的樣子。

「我去去就回來。」我轉過身,和羅希娜說。

說完我慢慢的下了馬車,優雅的往宴會廳走去。在這前方等待是我的,是金碧輝煌無比耀眼奪目的宴會廳。今天是王家親自召開宴會,來的人肯定很多,說不定全國各個貴族都來了吧?對于我而言,這已經是時隔很久的宴會的,是從骯臟不堪的牢獄出來的第一次宴會。但心里面滿溢著的心情,并不是激動,也不是喜悅,是無比高昂的期待。期待著能為塔羅西亞家添上榮譽,用于期待著能看到父親的笑臉,期待著能再次走回那枯燥無味卻平靜而令人安心的公爵千金生活中。

今天的我的話,一定能做到,因為我就是今天的宴會主角之一啊!

##################################

「啊,莉莉絲小姐,您來了!」還沒到我走進宴會廳,邊上站著的貴族就發現了我,突然一群人蜂擁而來。

「莉莉絲小姐,您真的是太厲害了!真沒想到在您病倒的情況下還能考到第二名。」

「對啊,莉莉絲小姐的才華真令人震驚!我想在下個月舉辦宴會,請莉莉絲小姐務必參加。」

貴族奉承的話語源源不絕的往我身上襲來,而我也巧妙婉轉的對應著他們。

「莉莉絲小姐!您終于來了!!!托您的福,我在這次考試中得到了第三名!以后就是學生會的副會長。今后還得請您多多指教!!」在這些貴族中心情最為激動的,是法蒂娜,她臉上放著光,嘴也扯得大大的笑著,喜不勝收的神情一目了然。

「那就太好了,以后我們一起努力吧~」居然是法蒂娜獲得了第三名?

【那上一世的副會長塔洛西怎么了嗎?】

不過對于現在的我而言,這一切都顯得不太重要。

重要的是,我重新站在了舞臺的中央。

仿佛就像曾經的牢獄時代不存在一樣,我一下子被推到了高光之下,享受著眾人的崇拜,使我久違的虛榮心一下子得到了滿足。

被眾人推崇的感覺雖然說不上是喜歡,但也不算討厭。這五彩繽紛的酒宴似乎讓我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安心感。仿佛就像在無可奈何的現實中,獲得的短暫的逃避一樣。

但是這一次宴會的目的,卻不僅僅是和這一群貴族少女扯天扯地而已。我禮節性地倒上一杯葡萄酒,友善的和擁過來的貴族們相互碰了碰杯,稍微的潤了潤唇。

【我的酒量很差,所以一般來說,都只是形式上的碰了碰嘴而已。】

一邊和貴族們扯著一堆有的沒的東西,我一邊尋找著父親的痕跡。

我四處張望尋找著。果不其然,成為了宴會中心話題的父親,正在宴會的中央處,和一群位高權重的貴族們一起暢談著。父親從不擅長隱藏他的表情,心里面的想法大概率都會通過某種形式呈現在臉上。倒不如反過來說他本來就是一個很難見表情變化的人,不僅淡薄社交,而且寡情淡欲。不過如果父親一旦笑了起來,那就是百分百的出自內心的笑容了吧。

我從遠處偷偷的看著父親的笑容,沒有過去打擾,只是默默地等待著父親的和他們朋友暢談完以后,再悄悄地過去,想要給他一個驚喜。

「真是抱歉大家,我父親正在等我過去,先失禮了~」說完我默默往父親的方向走的過去。

好不容易等到父親一個人站著,我趕忙打了一聲招呼。

「父親!」

但是父親好像在考慮著其他事情一樣,并沒有聽到我的招呼聲。

嘻嘻,我偷偷稍微拉近的一點距離,想要給父親一個驚喜的時候。

突然我發現父親正在一邊微笑著,一邊觀看著宴會的某一處地方。

父親到底在看什么看的那么入迷呢?我順著父親的目光看過去。

##################################

···

···。。

······。。

是嗎

原來是這樣啊

一切景象如同冰結一樣,瞬間停留在我心中的。

我左手緊緊地捏著酒杯,右手粗暴地抓住了自己的裙擺,不由自主地用力捏的皺了起來。拼命地睜大了眼睛,企圖看清著宴會上的幻覺,牙齒不自覺地緊咬在一起,口中彌漫起薄薄的血腥味。

但這一切都無法打破眼前的幻覺。

不,那是無論自己再如何自欺欺人,也無法改變的事實。

那是不應該存在在這個宴會場上的。如同詛咒一般的現實。

寧可自己一直被蒙在鼓里。

寧可自己愚笨地沒有看過去。

寧可自己不曾來過這里。

視線的另一邊,那是陽臺的某一處角落。

那里是像母親一樣,年輕美貌的米卡蓮

還有我所無法做到的,活潑可愛的艾麗娜

還有,微笑著愉快地牽著艾麗娜手的,卡西利亞殿下。

當然,還有幸福的笑著看著他們的,父親。

真是溫馨愉快的一幕,

才華橫溢的王子命運般邂逅了夢中的公主,

忍辱負重地忍受著平民生活著的夫人,終于苦盡甘來,一躍而上,

受母親拖累而憂愁已久的父親,也終于找到了他所尋求已久的幸福。

所有的人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幸福。

對呀,父親想要的,不就是那,完完整整幸幸福福的家庭嗎?

那么現在一切的一切,都被實現了。

所謂花好月圓的家庭團樂,大概也不過如此了吧。

所謂幸福美滿的童話故事,大概也不過如此了吧。

只不過,在那美不勝收的舞臺上,并沒有可以容下我的位置。

在那溫暖幸福的家庭團樂里,并不需要我的存在。

殿下什么時候和艾麗娜這么熟悉了嗎?是昨天?前天?還是更早之前?

那溫柔的笑容,哪怕是騙我一次也好,為什么就沒對我笑過一次?

而父親,又是什么時候打算要帶她們來宴會的呢?

是一開始就這樣打算了,所以才讓我不要來參加宴會的嗎?

真是奇怪呀,

為什么我明明在他們身邊,

卻什么也不知道呢。

從來沒有任何一瞬間,

像現在這樣詛咒著自己的愚昧和多情。

自以為在上流社交圈磨煉多年的自己

卻不過是不解風情的笨拙之人。

本來就沒有被邀請出席宴會的我,

卻一鼓作氣厚顏無恥地誤會著,

把卡西利亞和父親的婉拒當成了邀請,

擅自抱著滿心的歡喜,

擅自來了這里,

然后擅自悲傷憤恨。

再擅自地把過錯推在她們身上

又擅自地痛苦絕望起來

到了最后,

終于發現原來一切又一切,

不過都是自己的一廂情愿,自作多情而已。

那耀眼奪目的幸福,令我不自主的睜大了雙眼,明明是如此光輝燦爛,以至于眼睛也變得酸痛起來了,但我無法控制自己的視線和身體,似乎要把眼前的一切深深刻在心中一樣,久久僵持著無法動彈。

如同脆弱的酒杯被重重摔在地上一樣,保持著微笑的「莉莉絲」這塊面具,剎那間傷得支離破碎。

?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