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罪之卷

第三十五章·圣劍勇者與命運誓約

第一卷 罪之卷??第三十五章·圣劍勇者與命運誓約




對于作為王儲而從小就經歷著嚴格的教育成長的卡西利亞而言,無時無刻都不得不考慮著如何才能做出一個完美的王子形象。為此而不得不處處細心留意,在每一處細節,都做的完好無缺。舉手投足之間,就不得不顯示出王族的氣概。

這是所有人都對卡西利亞所抱有的期待,而也是卡西利亞所不得不背負的王國的未來。

對于卡西利亞而言,國王這個單詞,相比起地位和權力的象征,更像是一種命運。

就像無意中拔起了圣劍的勇者一樣,為了滿足所有人的期待,而不得不放棄自己的夢想,成為眾人的英雄,為了眾人的愿望而奮斗,就像萬能的愿望機一樣。

這是作為第一王子的卡西利亞從出生那一刻開始就被注定的宿命,無論卡西利亞本人愿不愿意,都會成為現實的事情。

而那些貴族們,更是從小就被培養著嚴格的禮儀,言傳身教著貴族思想。包括著面對比自己地位低的貴族要怎么樣對待,面對比自己地位高的貴族,要怎么樣籠絡。面對著王子,要怎么樣貼上去討其歡心。

每個少女都期望著自己能被王子看上,一躍成為王妃,為家族添上無上的榮譽和權力。每個少年都希望能成為王子的知心朋友,得到額外的權力。每個人幾乎都是一樣的做法,從不例外。

這是貴族家庭傳統的思想,將會一代又一代的傳承下去,永無終止之日。

【這些貴族們,就像批量生產的工藝品一樣,千篇一律,精美而又庸俗,毫無美感。】

但可笑的是,正是貴族們的這種深深刻在靈魂中的嚴格的階級觀念,才能使得王族們能一代而又一代的繼承著王位,平穩無事地統治著國家。

經歷過無數處的社交場合,見識過無數貴族少年少女的媚笑和奉承,這種日子對于卡西利亞而言,已經成為了毫無變化的平凡日常。

每天都規行矩步,無聊至極。

但是眼前這位少女,卻明顯的不一樣。

【不是把卡西利亞當成一個王子,而是當成的一位地位相近的貴族而對待。】

毫不在意地說出自己的心里想法,毫無顧忌的展現著自己的奇怪舉動。

這是卡西利亞所沒有體驗過的事情。

明明自己已經背熟了貴族會說的所有臺詞,但眼前這位少女的一舉一動,每一言每一句,都超乎著自己的想象,奇妙而又有趣。

還是第一次碰到這么令自己感興趣的女孩。

那自由自在,隨心所欲的態度,完全是天生的本性,活潑單純,毫無城府,自然也不會有什么心計吧。

【羨慕,無比的羨慕。】

如果卡西利亞不是王族的話,是不是就能和眼前的少女一樣,活得自由自在,做上自己想做的事情了呢···

可惜,這是自己永遠無法獲得的幸福。

某種意義上,卡西利亞自己也是一個不幸的人吧。

卡西利亞一邊欣賞著少女獨自一人上演的大胃王比賽,一邊慢慢吃著肉塊。

少女則是一邊露出‘看什么看,別想吃我的’般的嫌棄的表情,一邊爽快地享受自己的晚餐。

「沒有人和你搶吧。為什么要非得吃那么急?」

「話是這么說,但要是被我母親發現了我吃這么多,肯定會不開心的。所以我才像你一樣偷偷的躲起來吃呀。」

「什么叫像我一樣躲起來吃,我只不過是···」卡西利亞本來想解釋一下,但是突然想到,如果被面前的少女發現自己是王子的話,大概他馬上就會變的慌慌張張,為自己的失禮而感到慚愧,無地自容。這樣以后就不能再繼續欣賞這位少女自然的姿態了吧。

「咳咳,好吧,其實我也是在躲著吃,這點你沒說錯」這話其實也不算說錯,因為現在的自己,也是和她一樣正躲在陽臺,回避著貴族少女們的糾纏。

「你終于承認了吧!反而是你,明明都躲起來吃了,就不能像個男人一樣吃的爽快一點嘛!」

「噗,我可沒辦法像你一樣吃的那么粗暴。」沒想到這種天方夜譚的對話,也能出現在自己的身上。

然后,大概是因為少女對卡西利亞的吃法有意見,一邊吃著自己的肉,一邊向卡西利亞吐槽起來了。

「啊,你一個男生為什么才拿這么一點肉啊?這怎么夠吃?」身邊的少女一邊說著。一邊炫耀著自己盛得的滿滿的小碟子。然后拿起的一根厚厚的蟹肉,在卡西亞眼前晃來晃去。

「我說。這種東西超好吃的,你怎么不多拿一點呢~」

「不用了。我吃這些就已經夠了。」

對于出生王族的卡西利亞而言,無論是什么山珍海味,統統都已經吃到膩了。對于自己來說,無論是哪一種食物,吃上去都不過是為了補充身體營養而社區的能量而已。并沒有太大口味差異。

「看你這吃的慢慢吞吞的樣子,怎么和外面的那些貴族小姐們一樣呀?是男人就應該一口咬下去嘛!」

眼前的少女的言論簡直要把自己逗笑了。

「如果真像你這樣說的,那你剛剛不是也像一個男人一樣塞的滿口都是嗎?」卡西利亞一邊忍著笑著一邊反駁著。

「那就沒辦法的,誰讓這里的肉都那么好吃呢?要不是老媽不給的話,我真想把這里的肉全部都打包回去吃。」少女一臉不舍得的樣子,但嘴上卻不斷地吃著。

「噗哈哈」,卡西利亞實在是忍耐不住,噗的一聲笑了出來。

「我看你身上穿著的這件禮服。上面裝飾著的藍寶石,光是一顆都可以讓你大吃大喝的吃上幾個月了吧」

「那可不行,那可是爸爸新買給我的禮服呢。我才不能亂用。」

從少女說的話聽起來,卡西利亞似乎察覺到什么,

###########################################

玫尼亞王國的前身為托斯艾拓帝國。在托斯艾拓帝國時代,正是因為由于一夫多妻制引發貴族間的各種各樣的繼承人斗爭,而最后逐漸在不斷不息的內斗中,自我分裂滅亡。所以新成立的玫尼亞王國則為了避免繼承人之間的斗爭,

而定下了這樣的一條法案——所有貴族只能一夫一妻制,以及只能以正妻最年長的兒子或女兒為繼承人,一切非正妻的私生子不能進入家族以內。

雖然說,王族以外,所有貴族都是一夫一妻制,但實際上會有很多貴族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在外面偷偷生下私生子也是不少見的事情。不過由于法案的存在,正妻最年長的兒女則會成為貴族爵位繼承者。這些私生子是沒有辦法獲得家族名的,不能受領爵位也不能進入家族之內,一輩子永遠都會是平民而已。盡管可能在經濟上會達到貴族的生活水平,但絕無可能進入貴族的交際圈中。

###########################################

原來是私生子嗎?卡西利亞偷偷的想著,大概是某個爵位高大的爵士和低爵位的千金生出來的私生子吧!

眼前的少女沒有絲毫顧忌自己的存在,而是一邊看著風景,一邊大口拿著肉類往自己的嘴里塞,吃的無比爽快。這豪爽的吃法似乎連卡西利亞都要羨慕上了。

然后,似乎發現了自己被卡西利亞盯著死死的,才不好意思的慢慢吃的下來。

「我說,你能不能不要老是這樣看著我呀?我知道我這種吃法的確不太符合貴族的禮儀,但是我就是喜歡這樣吃呀。」

「趁現在還能自由的吃的時候,你隨便吃吧。一旦你進入了學院,你就得學習一下禮貌的吃法了。」卡西利亞苦笑著忠告者。

「哎呀,知道的啦!你怎么說的話和我媽媽一樣···你們給我這么大的壓力,真不知道以后當上貴族之后還有多少煩惱等著我呢?」

當上貴族?這次輪到卡西利亞懵逼了。按道理私生子是不可能當上貴族的。即使是正妻去世,爵位也會由正妻最年長的子女繼承。與其無關的私生子自然無法進入家族之中。

這到底是什么樣的情況?卡西利亞正想問的清楚的時候。

【陽臺背后的窗簾被打開了。】

「艾麗娜!你怎么跑到這里來了,我正···」一臉緊張的神色的說著話的,正是剛才那名不知所措的站在宴會最旁邊的那位貴婦人。

「啊!?參見殿下!」貴婦人看到了自己,匆匆忙忙優雅的行的一個貴族禮。從那流暢的行禮身姿可以看出,她肯定是一位爵位不低的貴族出身。

這就更奇怪的。我可不記得自己的王國里面有如此沒落的貴族,居然讓自己的兒女生活的好像平民一樣。

「你沒有給殿下添什么麻煩吧?」這位夫人猛地一把把在旁邊的艾麗娜給扯了過來,低著聲問

「當然沒有啦!我和他正躲在這里是吃爽快呢!對了,老媽你要不要也嘗一嘗?」少女絲毫沒有在意自己母親那快要當場自爆一般的表情,毫不顧忌的吃著。

「艾麗娜!!!你沒看到殿下在嗎!!!」艾麗娜身前的這位夫人突然提高的音量,臉上掛著的禮貌又善意的笑容卻漸漸的僵硬的起來,似乎隨時都要崩潰了。

「對了老媽,殿下是什么貴族呀?你們說的貴族爵位里面沒有殿下這個稱呼呀?」

「艾麗娜!!!!!我給你準備好的社交資料,你到底看了多少!!!!」眼前的夫人忍耐不住自己的怒火猛地一下喊了出來,美麗的臉龐扭曲成了惡鬼般的樣子。

「這能怪我嗎···那么厚的資料,家族名又長又臭,光是把公爵和伯爵的名字和長相記住就要逼死我啦···」

【「我之前在上的騎士學院一個學期下來還沒這么多資料要記呢···」】少女低著頭一臉無辜的樣子,甚至委屈得要哭出來的神情。

「艾麗娜!!!!!!!!!!!!!!!!!」夫人的憤怒的喊叫聲就要把宴會廳的人都要叫出來了。

「噗哈哈哈」,在這破天荒的對話中,卡西利亞再一次也耐不住自己的笑意,猛地一下笑得出來。

眼前活潑可愛的這位少女真不知道等一下回家要挨多少頓揍,想到這里卡西利亞也稍微有點可憐這位少女了。

「不用太緊張,夫人。如果她不知道我是誰的話,這種反應也是正常的。而且我也很久沒吃過這么開心過的。她真是一位有趣的少女。」卡西利亞發自真心的說著,這可不是客套話。真是一位令人感到愉快的奇怪的少女。

「話說起來。你是?」

「我,我,我,我叫米卡蓮,殿下」。眼前的夫人緊張地口齒不清地組織了幾次語言,但終究還是只說出的幾個字。

「你的家族是?你們的穿著明顯不是平民可以穿得上的衣服,而這里更不是平民可以隨便進入的宴會。而且你那習以為常的優雅的姿態也證明了,你從小學習過貴族的禮儀。」

對,那是只能是長時間做過貴族的人才能擁有的優雅的身姿。那自然的姿態不是平民急急忙忙訓練幾個月就可以深刻在身的,必然是從小養成的習慣,所以說眼前的夫人,百分百是爵士世家的千金。

「所以說,你到底是哪個家族的?」

「······十分抱歉殿下,關于這個問題。請容許我。幾天之后再向您解釋。」夫人猶如再三,但始終沒有說出口。

幾天之后?

剛剛那位少女說的也是自己將要成為貴族。

也就是說,幾天后,他們就會進入哪一個豪門名爵的家嗎?

不過無妨吧,

【看她們毫無城府的樣子,即使嫁入了豪門,也不會演變成什么家族斗爭。】

「好吧,等你成了貴族后,記得第一時間和我說說」卡西利亞笑著對眼前活力四射的少女說。

「嘻嘻小意思!答應你了,勾個手指吧!」

少女笑得像天上的瑕月一樣燦爛,仿佛能溫暖人心一樣讓人放松下來。

「你還是個孩子嗎」雖然卡西利亞嘴上說著嫌棄的說話,但最終還是無法抵抗少女的天真爛漫,笑著伸出手勾上了少女的手指。

「聽了別下了一跳」少女故作神秘了起來,

【「這個可是我們家傳的約定方法呢嘻嘻」】

少女勾著卡西利亞的手指,開心地說著。

###########################################

?? 不知不覺,居然在窗簾大開的陽臺中和剛剛認識不久的少女聊了這么久,幸虧沒被其他貴族少女發現。

正當卡西利亞想要回到大廳,從宴會廳離開的時候,卻聽到的大廳內傳來的貴族少女的說話聲。

「說起來,你不覺得剛剛的莉莉絲小姐神情有點怪嗎?,感覺有點嚇人呢」

「是呀,不過聽說莉莉絲小姐之前病倒了,可能是身體還不舒服的原因吧?」

?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