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罪之卷

第三十三章·命運之日

第一卷 罪之卷??第三十三章·命運之日


結果由于夜晚的睡眠不足,還有心中對那份完美考卷的千絲萬縷的糾結,次日不僅工作十分不順利,而且心里堵著悶著渾身不舒服,甚至一直不敢去找莉莉絲見上一面。

一直到第三天,卡西利亞好不容易才下好了找莉莉絲的決心,并且事前想好了臺詞,盡管如此,但腦海中還是不斷地漂浮著試卷的內容,無法用言語去表達的復雜心情滿溢著卡西利亞的內心,無論如何努力去保持冷靜,但總會在一瞬間就走了神。

盡管自己在進休息室之前,就想好了應該和莉莉絲說什么。

擔心她在休息室里面睡的好不好?

擔心她的病情現在怎么樣呢?

莉莉絲的成績那么好,宴會一定得邀請她出席啊···

但一見到莉莉絲的臉,心里面就變得緊張起來,想要說出口的臺詞,就像石頭一樣卡在嘴里,無論如何也沒辦法吐出來。

結果,還是無法好好地和莉莉絲進行溝通。

等莉莉絲從休息室中離開了,卡西利亞又變成了抱頭苦惱的樣子。

啊啊,早知道應該在莉莉絲離開之前把莉莉絲的排名說一下比較好吧,這樣的話說不定莉莉絲就會來參加這次宴會了?啊不對,在亂想什么呢,莉莉絲不是身體還不舒服嗎,怎么能老想著讓她來···。

「哎···我這是到底怎么了」

卡西利亞長嘆了一口氣,但腦海中不知道為何還是塞滿了莉莉絲的身影,無論如何努力也無法靜下心來。算了,既然莉莉絲已經回去了,那唯有做好應付宴會的準備吧,不出意料的話,又得和那些權貴們不得不扯上一大堆廢話。一想到這一點就頭疼了起來。

就在卡西利亞胡思亂想煩惱著的時候,時間就偷偷地消逝而去了,很快就到了黃昏之時。

###########################################

為了參加宴會,卡西利亞早早換上了一身奢華至極的王族禮服,這是無論是誰,一眼看上去就能看出身份尊貴的最高級禮服。

對于貴族來說,在適當的場合穿適當的禮服是很重要的事情。比如在學院中就應該遵守學院的規矩,和其他人一樣穿著樸素簡約校服。但在宴會中,無論哪一家的貴族少男少女都會得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穿上最奢華的衣服,用以表明自己家族實力。

盡管是這樣,但是由于貴族等級之間的巨大經濟差距,一般來說只要往服裝上看上一眼大概就能分辨出這個家族的經濟實力如何,從而推斷出大概的爵位等級。就像莉莉絲在宴會時所穿的禮服上嵌滿的裝飾用的紅寶石一樣,那就是只有公爵等級才能輕松買得起的昂貴禮服。一般的貴族小姐根本不可能把那么多的紅寶石是用來做裝飾品,帶上一兩件符合潮流的紅寶石首飾已經是經濟實力的極限了吧。如果是平民的學生的話,則只能穿上一些簡約樸素的通用禮服而已。

正因如此,貴族社交圈有著一個十分簡單而又露骨的規則。單從衣服上的差距,就可以讓兩個人無法站在一起愉快的聊天。更別說身份卑微的人本來就會畏手畏腳。而身份高大的人也不會隨便放下身姿,和比自己身份要低的人隨意搭話。

總體來說大概可以分成三個圈子。一個是身份地位卑微的一般貴族交流圈。大部分是子爵,男爵和騎士階級組成,另外一個則是上流貴族,全由公爵,侯爵和伯爵組成。而最為邊緣的就是由平民組成的平民交流圈。這三個圈子之間也有著堅定的潛規則。那就是,平民想盡辦法討好一般貴族,而一般貴族也想方設法的想要貼近上流貴族。

只不過身為王族的卡西利亞,卻會因為許許多多復雜的原因。不定時的出現在各種交流圈中。有時候是為了名望,有時候是為的威信,有時候是為了民心,有時候也是為了拉攏關系,但無論如何都是工作上的必需品。

面對不同的人群,自然也要擺上不同的態度和臉孔,說上不一樣的話。所以卡西利亞非常討厭應酬場合,平時都會能避免則避免。

而今天則是群魔亂舞嗎?算了,那也是沒有辦法避免的事情。

「好,準備好了,走吧」

「遵命,殿下」

###########################################

學院的宴會廳中,擺滿了光彩奪目的燈飾與各種山珍海味,不愧是父王親自舉辦的宴會,從各種方面來說都是國家級別。對于許多低層次的貴族來說,說不定這也已經是人生難得一見的奢華慶典,更何況是平時就摳手摳腳的平民。

在這個盛大的慶典中,集合了來自王國各地的貴族家族,各種不同等級的貴族們互相形成了多個獨立的社交圈,相互拓展著關系網。

卡西利亞對宴會的流程早已習以為常了,國王的致辭,自己的演講,一切都有序不亂的進行著。只不過在一切流程都進展完畢以后,卡西利亞便匆匆忙忙的找了一個借口,從迫不及待地涌向自己的貴族少男少女中抽身而去。

真是個繁華喧嘩的宴會,或許對于輕松地游走于社交界之中的莉莉絲會很喜歡這種氛圍吧,但對于卡西利亞而言,不過是吵鬧煩心的場所而已。

既然事情已經辦完了,趕快拿點吃的東西就該走了吧。卡西利亞一邊向宴會的角落走著一邊想,卡西利亞這樣準備撤退的時候,卻在毫不顯眼的角落處發現了一個神色可疑的貴婦人。

這位自己未曾見過的貴族模樣的夫人,正靜靜在宴會的邊角一旁不知所措的站著,仿佛就是宴會上并沒有她可以融進去的社交圈一樣,而且她也沒有主動去搭訕貼近那些貴族。

但她身上穿著的,是新款色的極其奢華的藍寶石禮裙。毫無疑問,從那價值不菲的設計和裝飾品可以看出。她肯定是伯爵或以上的家族。

奇怪,最近學院并沒有新進的貴族學生才對呀!而且即使有新進的貴族的話,幾乎所有上流貴族的臉孔卡西利亞都是比較熟悉。

如果說她是冒充進來的人的話,從她那無處不透露著上流貴族優雅感的站姿來看,她肯定接受過高度的貴族學習。再說,這次是父王親自來席的宴會,守衛肯定比以前要嚴謹很多,不可能會有人冒充進來。

這樣的話就只剩下最后的一種可能性了。那就是——她是某一位高爵位的新的婚約者?

但是這位夫人并沒有和任何男性貴族接觸,她那緊張的眼神,只是默默慌張的游蕩著,似乎是要尋找誰一樣。

真是一位奇怪的夫人。

不過卡西利亞并沒有太在意這些細節。畢竟貴族的家庭小事和自己完全沒有關系。為了避免那些貴族少女少年的糾纏,卡西利亞一邊拿著酒杯,一邊盛了一點可以填飽肚子的肉類,就默默向最邊角的陽臺走去。

###########################################

在宴會上。一般人是不會隨便跑到陽臺上去的。因為陽臺不屬于宴會的社交范圍。雖然偶然也會有因為社交失敗而受到打擊的貴族跑過來陽臺看著風景散散心。

陽臺和大廳之間有厚厚的窗簾格子,這個時候可以放松一下自己,做出一些貴族失態的事情。也不會有人看見。

對于卡西利亞而言,這也是一個自我放松的好地方。卡西利亞悄悄的找了一個最遠的陽臺,然后打開窗簾走了進去。

"啊···"

沒想到。陽臺處已經有先客了,是一位看上去和自己年齡相仿的貴族少女。

等等,貴族?

身前的這位年輕漂亮的小姐似乎正在慌慌張張的抓起盛滿食物的小盤子,把各種食物拼命地往嘴里塞···。。

?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