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罪之卷

第三十一章·毫無預兆的惡意

第一卷 罪之卷??第三十一章·毫無預兆的惡意




我一直休息到了第三天,果然和卡洛琳爵士說的一樣,我已經幾乎不再受病情影響了,雖然說身體還有少許虛弱的感覺,但是大體上已經活動自如了。

不過,今天也是與我無緣的一天,為了不去參加那尷尬的成績發布宴會,我也不能表現得太健康的樣子。

難得的休閑時間,我在女仆的幫助下,慢慢的泡上了一澡,在奢華的浴室中徹底的舒緩了這幾天來的疲勞。

正當我打算繼續悠閑地泡下去的時候,羅希娜掛著一臉緊張的神色突然跑過來。

「小姐,卡西利亞殿下剛剛回到了休息室的客廳中坐著,我看他的臉色好像非常不好,而且也向女仆問了一下你的身體狀況。殿下現在還一直坐在沙發上,感覺是在等著小姐你,這個要怎么辦好呢?」

「殿下?在外面等著我?」說起來,自從我占用了這里以后,殿下便一直沒有在休息室中露過面了。雖然如此,但殿下也沒有不得不找我面對面聊天的必要性吧?有什么留言,不是通過女仆們傳達過來就可以了么?

奇怪···不過不管殿下在想著什么,但是如果是在等我的話,讓他等太久也太失禮了。

「羅希娜,幫我準備一下著裝吧,我也該起來了。」說完,我趕忙出浴做好準備。

無論我如何回憶上一世的過往,今天按道理應該也不會和殿下有什么牽連才對,而且這一世,已經大致上恢復了健康的自己,也沒有什么值得殿下在意的地方了吧。

抱著疑惑而又郁悶的心情,我慢慢的走出浴室。

「參見殿下」我優雅地走到了客廳,向沙發上悶坐著的殿下行了禮。

「嗯···莉莉絲,你的···。身體今天還好嗎」

雖然殿下支支吾吾地說著這些看上去像是關心著我的話,但是殿下的臉色明顯十分陰沉,雙眉稍微緊皺在一起,雙目也四處的游蕩著,臉上掛著說不出是煩惱還是不滿還是憤怒的神情。

但是無論我如何解讀現在的殿下的心情,肯定說不上好。

「···多虧了殿下的幫忙,我的身體已經大致恢復了健康了。」

我露出了溫馨的笑容,但心里面卻不由自主地緊張了起來。

雖然平時殿下也是幾乎說得上是與笑容無緣的人,但現在殿下這愁容滿面的樣子,就像在頭疼地糾結什么事情一樣,而且那陰沉的目光也露骨地直視著自己,讓人不得不猜疑是否自己什么時候做了什么事情,踩了殿下的地雷了。

因為病倒在殿下面前的失態?可是這也是我無法控制的事情,怎么也不能遷怒到我身上吧。

因為占用了他的休息室?那可是殿下自己提出的要求,這也不可能。

因為洗澡去了而讓他等太久了?可是羅希娜明明說殿下剛剛來的時候就一臉陰沉的樣子···

到底···怎么回事?無論我如何搜刮我的腦海里,我根本沒辦法想出任何相連的事情。

「······」殿下沒有第一時間接上話,只是一直在用陰沉而銳利的眼光盯著我。過了好一會兒,才從僵硬的姿態中恢復過來。

「啊,抱歉,先坐下來吧」

殿下整理了一下臉上的表情,回到了那張熟悉的無表情的臉。

就是這個鋒銳俊美卻異常冷漠的臉孔。這是在上一世中,看了無數次的臉龐。即使自己屈下姿態去百般討好,似乎也無法討其一笑。這一世可好,什么也沒做就成功讓殿下陰沉下來了,真不知道剩余的學院生活里要怎么和殿下相處。

我默默無言地坐在了殿下的對面,收起了臉上溫馨的笑容,只露出平靜親切的神色。

不知道是殿下還沒有準備好和我說什么,還是我應該和殿下說上什么話?但雙方之間的沉默無語,使到整個客廳都陷入一種無比壓抑的氛圍中。

「···。。」這一段互相沉默的時間真令人壓抑得透不過氣,這是什么新型的處罰方式嗎?我可不記得自己對殿下做了什么。

「我剛剛聽女仆們說,好像今天你的神色還不錯吧」殿下率先打破了沉默,問著令人迷茫的奇怪問題。

「是的···的確今天身體已經好了很多了,只不過由于剛剛從病中恢復過來,現在感覺還是有點虛弱。」我有什么不好的預感,該不會···。

「關于這次的考試結果,不像之前在公示欄上公布,而是會由父王親自舉辦宴會,并在宴會上公布考試結果,這個事情加斯特公爵應該和你說過了吧。」殿下面無表情地冷靜地說著這個事情。

心中「咔」地就像被玻璃碎片深割下去一樣刺痛了一下,果然如此嗎。

為什么殿下要在這個時候提出宴會的事情?他明明知道我因為缺考,成績已經很差了,在這個時候還要求我參加宴會。這是對我的羞辱嗎!?

疑惑和憤怒滿溢著我的全身,但終究沒有在臉上表露出來。

「是的。父親已經和我說過這個事情了。但是非常抱歉。雖然身體已經恢復了一定程度,但現在感覺身體還非常虛弱,我認為自己應該不能很好地出席宴會,請殿下見諒。」我強行保持著善意的眼神,但心里已經幾乎接近崩潰的極限了。

我雙手緊緊的捏著裙子,雙眼直勾勾地對視著殿下,滿嘴的話語吞在口中卻無法吐出來,只希望他能考慮一下我現在的心情。

雖然說從上一世到現在。殿下對除了艾麗娜以外的所有貴族,態度都十分不友好的這個事情我還是知道的。但是有必要在我剛剛病好的時候,和我說出那么殘忍的說話嗎?

還是說自己在他的心中,自己只不過是一個毫無所謂若有若無的配角而已,而自己才是不得不照顧著暈倒在自己身邊的人的受害者?

開玩笑也會有個限度,更何況殿下本來就不是一個會開玩笑的人。

「···這樣啊,可是我還是希望你能出席這個宴會,因為你可是——」殿下沒有顧慮到我的心情,一如既往地擅自說著不近人情的殘酷話語。

嘖!我狠狠咬了一下牙,臉上勉強維持著基本的笑容。

「殿下!」我實在無法繼續忍受下去了,提高了音量,生硬地打斷了殿下的說話。

「殿下,感謝您的好意,但我今天已經感覺很勞累了,接下來也該回本家休息了。」

「莉莉——」殿下似乎還想說著什么,但是我「啪」地一下用力地站了起來,再次打斷了他的說話。

「這幾天感謝殿下的關照,目前還有少許身體不適,失禮了。」我簡單膚淺的說著那些可有可無的客套話。說完,我立馬行了禮,然后正準備轉身離開。

「啊,嗯···」眼前毫無表情的殿下的臉上,隱隱約約的透露出一種遺憾的神色,但很快又一閃而去。

我心中帶著強烈憤怒,急急走出王家休息室,而羅希娜也隨后擔心地跟著出來了。

「莉莉絲小姐···殿下他···」羅希娜幾乎擔心得要把心吐出來了。

「沒事的,殿下會理解我的」我頭也不回地說著,但羅希娜似乎仍然很擔心地一直回頭看著殿下。

啊啊啊,這大概是我一生中做過最為失禮的事情了吧,擅自打斷王族說話,擅自離場,如果是正式的交流場合的話,恐怕早就被對方記仇了吧,幸好剛才那種程度的對話,應該后果還不算太嚴重。

不過這樣想,或許在考試中病倒也是一個更好的選擇。

因為這樣,以后就不用面對殿下了。

我長長地嘆了一口氣,想著這些說不上是安慰的話語。

悄悄地離開了學院。

我坐著馬車和羅希娜一同回到公爵家。一到家附近,我就緊張地搜索著外人的痕跡。但是幸好,家里沒有外人來過的蹤影。沒有陌生的鞋印,也沒有多余的茶杯。也就是說本來應該今天來家的艾米娜和米卡蓮并沒有如期出現嗎。我暗暗地松了一口氣,似乎心中放下了一塊心頭大石。

今天的卡西利亞實在是太令人惱火了,簡直是莫名其妙,不可理喻。

我直徑走回了母親的寢室,躺進去抱著母親曾經用過的枕頭,努力回憶著母親的味道,但心里卻出現了另外一件擔心著的事情——大概再過不久,艾麗娜和米卡蓮就要來了吧。這次要怎么對待她們呢?

【當然,不能像上一世一樣把他們趕出家了吧】

這次,是要裝出得到新家人的喜悅感嗎···

真是一件天大的難題呢。

「羅希娜,我稍微睡一會兒」

「好的小姐」說完,羅希娜為我關上了房門,我也再次陷入夢鄉中。

不知道過了多久了嗎···當我再次醒來的時候,黃金色的斜陽正灑在我的臉上,十分耀眼。到底是多久沒有睡過這么好的覺了?上一輩子一直忙那個忙這個,根本就沒有留給自己一絲時間。但是從現在開始,失去的學生會會長地位的自己,恐怕就會變得非常的閑的吧。

今天真是個好日子呢。起碼對于其他人來說是這樣。

這個時候,考試結果發布的宴會應該已經開始舉辦了吧,能得到國王陛下的親自宣布,對于貴族而言是極大的榮譽啊。如果是一些地位低一點的子爵男爵或者平民而言,這已經是值得銘記一生的榮譽了。

對了,洛塔西他一定很興奮吧。以他上一世的成績,這次應該是穩穩的第二名,以平民身份坐上學生會初等部會長的位置,也算是學院歷史上難得一見的奇跡了。我得想著怎么好好的恭喜他一下。

啊···怎么說似乎也不對,因為在這一世,我根本就沒有認識他。

啊啊,至于我?雖然缺考了1科,另外一科也做的糊糊涂涂,但是有上一世的記憶在,拿個學生會干部的地位還是簡單的。

不過這種處境,反而令自己進退兩難,徒增煩惱而已。

盡管自己在上一世,和平民的副會長洛塔西的關系還算不錯,但如果立場一旦顛倒,我根本不可能接受聽從一個平民的命令。

說到底,自己還是以前的那一個傲慢自大,自私自利的女人而已。

還是提前寫好退會申請吧,剛剛好自己病了,也是個好時機。干脆再裝病一段時間然后趁機退會。

「羅希娜,可以幫我準備一下紙和筆嗎」我走出了客廳,但是似乎并沒有發現羅希娜的蹤影。

奇怪,按平時的話,明明應該會在外面等著才對,父親也是直接去參加宴會了沒回來過吧。

「羅希娜的話,剛才似乎說過,把小姐您的一些替換的衣服漏在了學院里了,所以得去取一趟」另外一名侍從走過來和我說。

「這樣啊」那只好等一下羅希娜回來了,然后——

「小姐!莉莉絲小姐!」我的話音剛剛落下。突然門外傳來了羅希娜興奮的大叫聲音。

?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