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罪之卷

第三十章·幸福的二律背反

第一卷 罪之卷??第三十章·幸福的二律背反




我聽從殿下的說話,留在皇家休息室里面了。

我在皇家休息室里面的待遇非常的好,不僅有羅希娜在我身邊,而且還有殿下的數名女仆。

更重要的是,父親一直都陪伴在我身邊。

雖然一時間不知道和父親應該說什么話好,但只要父親在身邊的話。心里就會特別的溫馨。但是同時我的心里面也有一股說不出來的擔憂。

即使現在父親仍然在我的身邊,但那一天總會到來。艾麗娜和米卡蓮也總會出現在我面前。

已經多久沒有見過那么溫馨的父親了嗎?

【從上一世和父親鬧翻了以后,我就沒給過父親好臉色了。】

到現在似乎已經有兩年時間,一直沒有和父親好好的說過一句話。明明現在就是和父親好好溝通的最佳時機了,然而我卻一腦子的空白,完全不懂如何和父親溝通。說起來,從小時候到現在,似乎我和父親之間一直都有母親在,而在母親去世以后,我一直沉浸在傷痛中,沒試過很好地和父親溝通。

那曾經美滿而幸福的家庭,只剩下我和父親了,父親以他的方式愛著我,而我也以我的方式愛著父親。

真的很想和父親好好的聊上一番呀,無論是我的事情,還是母親的事情,還有以后的事情也···

但是父親總是太溫柔了,無論是我童年的時候,還是上一世的時候,還是現在。

如果我要提什么要求的話,無論我說什么父親肯定也會答應吧。即使我說出一些很不爭氣的話,父親他肯定也會包容我安慰我吧。甚至說出不想繼承爵位了這種失格的事情也會被原諒吧?

或許正是因為如此,所以我才完全不清楚到底要和父親如何說話,除了日常的客套話以外,我幾乎沒辦法好好的表達過自己的想法。

不想讓最愛的父親察覺到自己的軟弱,不想讓最愛的父親傷心失望。

父親已經是我最后的家人了。

盡管如此,但是有一件事,是無論我多么不想承認,終究都是一個無法否認的事實。

動物與動物之間,對于幸福的定義是不一樣的吧。對于以弱小動物為食,肆意奪取其他東西生命的獅子而言,捕食這一行為大概就是幸福的感覺吧。而對于弱小的兔子而言,能休閑地吃上一口青草,估計就是所期望的幸福了吧。

而人與人之間,對于幸福的定義更是包羅萬象。為至高權威而爭斗的王族,以無上的榮譽為耀的貴族,用無盡金錢為樂的商人,以安穩工作而歡心的平民,以餐餐飽飯而滿足的窮人。

不同人之間的喜怒哀樂,大概率是無法共鳴在一起的吧。

而我和父親,也逃離不了這一范疇。

說到底,我和父親所期望的未來是不一樣的。父親有父親的過去和不得不背負的東西,而我也有我無法放下的心結和要需要繼承的爵位。

【我和父親終究是無法共享幸福的,活在各自不同世界的兩個人。】

曾經依賴著母親的存在而緊緊地聚合在一起,開心快樂地生活過的我們,最終也因為母親的離去,而像落櫻一樣消散而去,仿佛曾經的幸福在一開始就不存在過一樣。

【而造成這悲哀的結局的罪魁禍首,正是自己啊。】

我實在沒有資格再去追求自己的幸福了。

已經就夠了。我只要好好的做著我的公爵千金大小姐。

就已經足夠了吧。

無論等待著我的是怎么樣的未來。

那都沒有所謂了。

「怎么了嗎?」父親看著我目不轉睛的看著他的樣子,擔心地問。

「沒什么,我只不過在想父親最近領地管理的工作比較辛苦吧?」我做出了習以為常的笑容,溫馨的對父親說著。

「啊,是呀·······」父親捎帶歉意的說著,不過背后的事情我也已經知道得一清二楚了。

夠了,這就夠了。

只要父親能得到他所期望的未來和幸福,

那就足夠了。

很快卡洛琳就帶著膳食過來的,我聽從卡洛琳的說明,慢慢地吃上了膳食以后便睡了過去。

當我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次日的早晨了,卡洛琳醫師早已不在,只剩下她提前為我準備了的膳食,還有羅希娜,還有殿下的一堆女仆陪伴在我身邊。

「卡洛琳醫師已經為您用了藥了。還吩咐說你今天和明天先休息很快就會好的。」見我醒過來以后,羅希娜和我說

這次,我仍然沒有吃藥的記憶,但手上似乎增加了一個較為明顯的針孔。所以說這一次也是注射用藥嗎?雖然感覺很怪異,但我并不清楚這是什么事情。

看來要一直休息到成績出來那一天嗎?我心中稍微有點不安。說起來父親已經不在身邊了。大概也是和艾麗娜和米卡連溫馨地在一起了。

在上一世中,成績出來的那一天,就是父親帶著他們回家見我的第一天。

【就在那一天,我徹底地與父親鬧翻了。】

但這次,我已經病倒在學院中,父親也會和上一輩子一樣帶著他們來接我嗎?

不會的,肯定不會的。像父親那么溫柔的人。肯定不會在我病倒的時候,做出這么過分的事情吧。

上一輩子之所以把艾麗娜和米卡蓮帶回家,也是正是因為我破格的獲得了考試的第一名,所以才希望我在高興之余,大方寬容地原諒他們吧。

「小姐?小姐,您該用膳了。」羅希娜似乎發現我在沉浸在思考中走了神,提醒了我。

看來,自己一個人怎么想下去,也只會使讓自己更加苦惱而已,還是先不用想吧。

對于我來說,今天可能是格外輕松的一天。身邊不僅有一大群女仆的無微不至的侍候著我,還有羅希娜的照顧。而且也許因為是,生病了身體身體衰弱的原因吧。心里特別的平靜。終于能歇上一口氣了。

【而且卡西利亞殿下也似乎因為有什么工作上的事情,一直沒有回來。】

所以這龐大的皇家休息室,基本上就變成了我專用的寢室了。

到了傍晚的時分,父親終于趕了回來。

「莉莉絲,現在身體感覺怎么樣?」

「多虧了殿下的幫助,現在感覺已經好上很多了,大概明天就能完全恢復了吧」

「這,這樣啊」

在互相聊上幾句若有若無的家常話以后,父親突然換了話題。

「對了,國王陛下將要在明天傍晚親自舉辦成績發布的慶祝宴會,到時候全學院的學生,還有他們的家族成員都可以一起參加這次宴會。你的身體狀況,還可以去參加嗎?當然如果不去的話也不會有什么問題」似乎是在擔心我的身體,父親提前說了安慰我的話。

什么?國王陛下?親自過來發布宴會?

這可是上一輩子所沒有的待遇。在上一世的時候,只是像平常一般考試一樣,僅僅是把成績名列在學校的公布欄上,讓大家查閱而已。

而這一次國王之所以會如此大費周章地舉辦宴會,恐怕原因只有一個吧。

那就是,和上一世不一樣,這次是正統的王族,未來的準太子卡西利亞拿到了第一,成為了學生會高等部的會長。

既然是殿下獲得了第一的榮譽,那么再怎么夸張也是正常的。這是人之常情。說怪也不怪。只不過,在考試中倒下了的我,估計連成績會很差吧。所以,即使我勉強去的參加的宴會,也只能成為大家眼中的可憐人吧。我可不想在眾人憐憫的眼神中度過這次宴會。所以我還是不要去了吧。

「這樣呀,那真是太好了呢!不過父親,我現在的身體狀況,估計是去不了宴會了。只能麻煩父親您代替我出席了。」

「這,這樣呀··········」父親猶豫的說著。

【似乎還在考慮著其他的什么事情一樣,眼中露出了漂浮不定的神情。】

我大概明白父親在想什么。雖然明天,他帶不了艾莉娜和米卡蓮來見我,但總有一天,我總要面對他們的到來。

是后天還是大后天呢?我心中沒有答案。相信父親心中也沒有明確的答案吧。

說完以后,我和父親之間似乎陷入了一種說不出來的尷尬。

說起來,我和父親雙方之間,或許從一開始就并沒有什么共同的話題,在以前除了聊聊學校的成績和獲得的榮譽以外,還有就是母親的話題了。

【真是,令人內疚的尷尬,無法交流的兩父女,似乎怎么樣看都與家庭團聚兩字無緣一般。】

最后,我像昨天一樣,在羅希娜的幫助下用上了專用的膳食。父親也在陪伴到我深夜以后,就回去領地了。

聽卡洛琳爵士說,我的藥今晚是最后一次上藥。上完以后明天基本上就可以慢慢的恢復活動了。

全學院的人都參加的宴會嗎?那真的是盛大的宴會呢。

如果我起碼也能獲得第二,取得學生會初等部會長的位置的話,相信父親在宴會上也會成為話題吧?

我想著這些有的沒的,然后,慢慢沉入的昏睡中。

?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