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罪之卷

第二十九章·現實的七彩色散

第一卷 罪之卷??第二十九章·現實的七彩色散


·················

莉莉絲似乎在幾天前企圖退選學生會的事情在卡西利亞的腦中一閃而過,

那是一開始自己最初發現的矛盾的源頭。

似乎有一些事情需要向加斯特公爵打聽清楚了。

不過怎么打聽好呢,扎羅和扎特在這方面遠遠遜色于納米斯,而不是自己的親信的人又不想拜托,否則即使沒有透露被其他人,被父王發現了也是很麻煩的事情。當然,這也不是可以當面打聽的事情,不過從側面打聽一下應該還是可以的吧。

「嗯·········」躺在床上的莉莉絲微微動了一下,然后似乎緩緩地醒了過來。

「莉莉絲小姐!「羅熙娜發現了莉莉絲醒來以后馬上跑過去親切的問道。但是剛剛醒過來的莉莉絲明顯神色有點迷茫,一時間好像并沒有反應過來。

「這·············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我剛剛不是還在考試中嗎?「莉

」你剛剛因為發燒而突然暈倒了。是我把你帶到這里來的。」卡西利亞慢慢的走了過去,用稍微帶嚴肅的神情和莉莉絲說。

「殿,殿下····!那,那考試呢!?考試怎么樣了?」莉莉絲神色慌張了起來,似乎相對于考試而言的,自己身體狀況一點兒也不在意。

「現在考試已經完全考完了。」卡西利亞少帶不滿,

「難道你完全沒有關心自己的身體嗎?」

「謝謝殿下的關心,可是這只是一般的發燒而已,以前也經過不少了。可能我是最近復習考試內容的時候有點疲憊吧。但是應該并不會有什么大問題的。」

什么叫一般的發燒,那可是會短時間內致死的「熱死病」!可是卡西利亞也不能向莉莉絲透露真相,只能嘆了一口氣,仿佛是在承認自己根本沒辦法說服莉莉絲

「那現在呢?現在你的身體情況怎么樣?」莉莉絲這才反應過來,摸了摸自己的額頭。神色中稍微帶有一些懵懂。好奇怪,明明剛剛還是很燙的額頭,現在似乎一時間就降了下來。在我昏迷過去的時候,是吃了什么藥嗎?

謝謝殿下關心,不過現在什么大問題的了。」

「沒問題就好,剛才卡洛琳已經幫你用藥了。你現在應該。有少許餓了吧,待會兒她會拿膳食過來。」

原來自己已經用過藥了嗎?但是到現在還沒有被人喂過藥的感覺,而且昏迷過程中是怎么喂藥的呢?這時候莉莉絲摸了摸自己的手,才發現手上有一個小小的針口。

這是注射用藥?

注射用藥是在上流貴族中也十分難得一見的用藥方式。通常被用在情況危急的時候。自己是因為昏迷了無法吃藥,所以才需要用注射方式上藥嗎?應該說不愧是殿下出場嗎,多虧了殿下,醫師們才會更加慎重的對待病人。

「謝謝殿下。」莉莉絲雖然裝出了一絲帶著善意的微笑來回答,但是很明顯眼中還透露出對于不能考試的遺憾和失落。

「對了,羅希娜············父親他知道這件事嗎?」

「是的小姐,我已經派人和公爵大人傳達了這件事了,相信公爵大人很快就會趕來吧。」

「這樣呀」雖然莉莉絲平淡的說著,但神色中似乎有一種說不出是喜悅還是悲傷的神情。真是沒辦法了,居然缺考了一科,這樣的話,恐怕學生會會長的位置與自己已經無緣了吧。雖然說如果當不上學生會會長,大概對自己以后的生活會更加輕松吧,但是現在卻有一種難以形容的失落感和愧疚。

原本出手能及的東西,卻因為這一點小事而擦肩而過。這大概就是世界上最令人遺憾的事情吧。

【現在大概連上一世的副會長,平民的洛塔西的分數還要低一些吧。】

真不知道如何面對父親。

莉莉絲雖然并不歧視平民,但是要是在平民手下工作,讓平民成為自己的上級的話,作為貴族而言是十分讓人難以接受的事情。

以后的自己,也會像法蒂娜一樣因為不服從副會長的命令而落得退會的結局嗎?雖然這樣子實在是太丟臉了,但一向自尊心極高的自己,重蹈法蒂娜的覆轍也是不出奇的事情。

「小姐不用太在意的,公爵大人肯定也會明白。小姐的身體會比任何的事情都要更加重要。」羅希娜擔心地說著。

「說著。是呀,大概父親肯定會理解吧。因為父親的確是一直都以他的方式來表達著愛,而且我也并非沒有感受到。但正因為這樣,我才會更加內疚。因為我經常都是一味的考慮著自己的事情,完全沒有考慮過父親的感受。

【不,應該是說自己從來不情愿去理解父親吧。】

討厭這樣的自己。但卻不能不承認,這才是我內心中最真實的想法。

憤怒與悲傷的心情在臉上一閃而過,但僅在剎那間又恢復了過來。這應該是常人所無法捕捉到的細膩的情緒變化。

「是呀,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父親他肯定也會理解的」莉莉絲略帶笑容地說著。

「···············」在一旁的卡西利亞一言不發,似乎看到了什么。

「莉莉絲……你……」卡西利亞剛剛想說出口,但卻被門外的叫聲所打斷了。

「莉莉絲!沒事吧?」門外站著的是容貌俊秀,上氣不接下氣的急喘著的中年貴族。那就是莉莉絲的父親加斯特公爵。

「參見殿下」,加斯特公爵急急忙忙地向卡西利亞行了一個禮,然后就快速地走到了莉莉絲的身旁,關切地看著莉莉絲。從他那焦急的態度和關愛的眼神中,不難看出,他肯定也是把莉莉絲的身體健康看得十分重要,如同寶石一般的深愛著莉莉絲。

「父親,您來了!」莉莉絲看見父親的到來,喜出望外的笑著。那個笑容和之前的笑容是完全不一樣,是單純而又高潔,甜蜜而溫暖的笑容。仿佛只要看上一眼,無論多么生硬的心腸都會被融化掉。

這實在是太矛盾了。既然莉莉絲和加斯特公爵之間的關系沒有出現任何矛盾的話,那么為什么莉莉絲曾經做出了那么不符合邏輯的舉動呢?無論卡西利亞多么在意莉莉絲,但目前的線索看來這似乎是一個沒辦法獲得答案的難題。

「父親您是從領地遙遠的地方趕過來嗎?我看您滿身大汗的樣子,一定一路上。很勞累的吧。」

「我沒事,反而是你為什么突然就病倒了呢?之前難道身體就已經不舒服了嗎?可千萬不要勉強自己呀。」加斯特的臉上掛滿了擔憂的神色,但黃金色的瞳孔中流露著無法掩蓋的父愛。

「對不起父親,這次是我判斷失誤了。而且因為這件事情,我似乎缺考了一個科目。這次應該不能當上學生會的會長了。」莉莉絲露出的悲傷的笑容。

「只要你沒事就好了。學生會的會長,這個職位和你的健康比起來,簡直是一毛不值。」

「父親·········」莉莉絲欣慰著笑著,笑得非常甜蜜。

「你可要好好的珍惜自己的身體,千萬不要,千萬不要變得像你的母親一樣。」加斯特緊緊地握著莉莉絲的雙手。關愛的說著

仿佛是卡西利亞錯覺,但是在那一瞬間,莉莉絲的笑容突然被凝固在臉上,仿佛變成了人皮面具一樣。

「我知道了父親,我肯定會更注意自己的身體的」,莉莉絲似乎溫馨的說著,但話語之間,卻錯覺般令人感到陌生和生冷,和之前的熱情溫馨的語調有所不一樣。

卡西利亞默默地看著這一幕暗暗記在心中。

母親嗎?也就是說莎麗絲夫人。但是事情已經過去很久了。莉莉絲已經沒有必要再在意這一些事情了吧?

算了,先放下這些事情吧,卡西利亞先把這些問題放到一邊。走過去和加斯特公爵說。

「我已經讓醫師為莉莉絲上了藥了,現在的情況已經很穩定,但是夜晚估計還要用藥。所以,先把莉莉絲安置在皇家休息廳里面吧。這樣的話用藥起來也方便,一旦莉莉絲的病情如果出現了什么問題,也可以緊急的應付起來。」

當然,這只不過是一個臨時想出來的借口,可不能讓加斯特和莉莉絲發現自己手上的藥是瘟疫用的抗生素。要不然的話,恐怕莉莉絲也難以和加斯特交代。

「多謝殿下的好意」加斯特說完,馬上轉頭過去和莉莉絲說。

「現在感覺怎么樣?能下床走動嗎?」

莉莉絲動了動自己的身體,稍微評估了一下。

「現在身體已經不燙了,應該沒什么問題,謝謝殿下的好意。」

「羅希娜可以扶我一下嗎?」

說完,莉莉絲便在羅希娜的輔助下慢慢的起床,向皇家休息室走去。

「對了,加斯特公爵,我有點事情想和你聊一聊。」卡西利亞叫住了加斯特。

正當卡西利亞想要問問題的時候,突然被門外的近衛扎羅所打斷。

「殿下,上次您交代的事情,城街的統管正帶著巴德伯爵準備向您匯報。」扎羅十分識趣地回避了關于誘拐事件的內容。

切,來的真不是時候,卡西利亞暗暗想著。這樣的話,和加斯特的對話,得放到下一次進行了。

王都城街雖然王家的領地,但是分配到巴德伯爵在管理,也是城街的治安可以追究到的最高負責人。但是既然衛兵統管帶著巴德伯爵過來的話,就證明之前我說的要求根治誘拐集團的要求沒有被實現,要不然的話,就應該一個人耀武炫威過來等待著賞賜才對。

【可能是由于巴德伯爵的領地鄰接著塔羅西亞公爵,并且直接管理著王家領地的原因,夾在兩大強大勢力之間的巴德伯爵印象中是一個謹小慎微的人,辦事嚴格的人。平時工作速度雖然無法令人期待,但對待工作的態度一直都不錯,不過就是過于謹慎的原因導致他經常無法靈活處理決策性的事情,做事邏輯死板。據說巴德伯爵以前曾經有一位活潑可愛的千金,但似乎在年輕時候就死于意外,所以巴德伯爵現在對自己的兒子布蘭德十分嚴格。】

這次恐怕也是牽涉到更復雜的勢力,所以親自找上門商量對策吧。

「抱歉加斯特公爵,我們的對話就留在下一次進行吧。說完卡西利亞急匆匆的往門外走去。」

「去把侍女們都叫到皇家休息室去,莉莉絲在里面」卡西利亞一邊走,一邊吩咐。

?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