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罪之卷

第二十八章·莉莉絲的幻想

第一卷 罪之卷??第二十八章·莉莉絲的幻想




「從那一天開始,莉莉絲小姐就徹底變了。」

"先是把之前和自己一起玩的侍從全部解雇了,再向公爵大人要求了請優秀的教師來學習。一開始的時候,我們大家都以為小姐只是剎那間的熱情而已,大概堅持不了多少天,沒人對小姐抱有希望。連公爵大人也是,根本不好意思再像以前一樣請來最優秀的教授,然后又被氣走。所以只是請了一般的家庭教師而已。」

「但,小姐徹徹底底地變了,不僅上課的時候一絲不茍,下課也不斷地重復做著教師布置的習題。不僅如此,還提前預習了以后的課程,提前做了以后的習題。」

「小姐也嚴格控制著自己的身材,不僅體重迅速的下降了,體型也變得越來越優美,就像曾經的莎莉絲夫人一樣美麗。」

「短短1個月后,新來的家庭教師就羞愧地和公爵說,原本預計需要半年才能掌握的課程,小姐已經已經學完并拿到幾乎滿分的成績了。盡管所有人都難以想象這個事實,但莉莉絲小姐的確就像換了一個人一樣變得完全不一樣了」

「那一天,大概是公爵府上有史以來最開心的一天了。公爵大人開懷大笑地笑個不停,連身體抱恙的夫人也笑臉常開了起來,家庭教師也不斷地夸贊莉莉絲小姐,愛才若渴地推薦上更多學術界有名的教授。一時間公爵府充滿了幸福與喜悅歡笑聲。」

「然后,似乎是理所當然一般,莉莉絲小姐要求公爵大人為自己請來更多厲害的教授。于是,從禮儀舞蹈音樂到政治歷史數學,無論是什么學科,小姐都一視同仁地學了下去。從早上7點到夜晚10點,除了基本的用餐時間外,小姐都在學習不同的知識。而其余的時間,還陪伴莎莉絲夫人說說話聊聊天,從來沒有為自己準備過一絲休息的時間。一周七天,一年四季,春夏秋冬又一春,但一切卻從不間斷地重復上演著。」

【「小姐開始變得愛笑了起來,無論面對誰都能露出溫馨的笑容。」】

「也許大家都沒有時時刻刻關注著小姐吧,其他所有人都覺得小姐在以奇跡般的速度變得優秀起來了,但是我卻有著不同的心情。按小姐的性格與經歷來看,小姐應該是十分懶惰,十分喜歡自由的人。但小姐的日程實在安排得太滿了,課程與課程之間幾乎是無縫接軌,連放松下來喝杯茶的時間也沒有。」

「我作為侍奉小姐的侍女,我是知道的。每天早上6點起床,每天晚上12點睡覺,這種違背人道的工作時長令我也十分吃力,何況是一直需要保持著高度精神集中的小姐。」

「那不是正常人可以接受的強度。」

羅希娜苦笑著說,眼中充滿憂傷與迷茫。

「但是,我沒有聽過小姐抱怨過什么。從來沒有喊過累,除了偶爾的生病以外,從來沒有表現出過疲勞。小姐只是像一個完美的機械一樣,一日又一日地重復著學習。」

「小姐對待人很溫柔,無論說上什么,臉上都有溫馨的笑容,莉莉絲小姐治愈著公爵府上的所有人,帶給他們溫暖動力。所有人都忘記了小姐以前的模樣,大家都融洽地歡笑在一起。」

「這大概是一件好事,嗎。」

「可是,我從來沒有見過小姐對自己笑過。一次也沒有。」

羅希娜安撫著自己的心,仿佛要壓抑著心中的痛苦一樣。

「只要沒人在小姐周圍,小姐總是會變成一副無表情的臉。與平時溫柔的臉相比起來,那仿佛毫無生氣,空洞而黯然憂傷而神情。」

「盡管小姐出入社交界后,日程安排終于不會這么緊了,但小姐似乎一如既往的逞強著。即使遇到了什么困難,也從來不和任何人說過。」

卡西利亞沒有任何話語。毫無疑問,與羅希娜說的一樣,即使是作為準太子的自己,身負王國的未來,面對嚴厲的父王的教育,卡西利亞也未試過,也不可能可以像莉莉絲一樣忍受這種非人道的作息。

不過,卡西利亞似乎明白了一些,莉莉絲的心情。

由于自己的任意妄為,導致莎莉絲夫人回了母家。

而也就因為這個過錯,間接性導致了莎莉絲夫人的父母身亡,莎莉絲夫人重傷。

如此一來,從結果上來說,仿佛就是莉莉絲親手殺了自己母親的父母,并令深愛的母親半身不遂,今生今世生活無法自理。

對于毫無關系的其他人來說,或許這只不過是偶然中的偶然,是命中注定的不幸而已。

但對于幸福地生活在父母恩愛的公爵家的莉莉絲而言,這是必然中的必然,是自己親手犯下的無法被饒恕的過錯。

【正是莉莉絲自己親手,將自己最深愛的母親墮入不幸與痛苦之中,將幸福美滿的公爵之家一夜之間化為幻影】

無可否認,莉莉絲自己,正是所有人變得不幸的源頭。

莉莉絲是把所有的過錯,都背負在自己身上了嗎。

因為自己曾經犯下了如此大錯,所以現在才不惜拼上命也要變得優秀嗎。

真是個

可恨又可悲的可憐人。

「我大概是個不稱職的侍女啊,結果什么也沒幫上忙。」羅希娜難受地扶著心口,低著頭自言自語。

「不···········已經足夠了。謝謝你。以后也繼續陪伴在莉莉絲身邊吧。」卡西利亞看著莉莉絲的愛憐的睡臉,久久不能惜懷。

卡西利亞與莉莉絲似乎是完全相反存在。

如果說莉莉絲一直都在偽裝出最好的笑容,顯露給眾人,滿足他們的期待,而將無盡的孤獨和痛苦留給自己的話。

卡西利亞則是對這些對自己可有可無,一心只想和自己攀上一點關系的年輕貴族不屑一顧,可以肆無忌憚地表露出厭惡的神色,只會將自己的笑容留給自己認可的人。

卡西利亞當選太子的地位十分穩固了,有父王的認可,還有三大公爵的支持,其他貴族的派系簡直不值一提,即使團結起來也不過是烏合之眾,因此并不需要拉攏其他貴族。而一旦繼承王位,則一切都會變成利益關系的爭斗,不是和滿腦子想著地位虛榮等的貴族少女們多笑幾下就可以解決的事情。

但莉莉絲不一樣,對于統領一方的公爵家而言,組建上流貴族關系圈是莉莉絲的義務,一旦圈子成立,等待這些貴族少年少女畢業后接管家業,以后就能源源不斷的相互交換利益。雖然這種做法會使自己進入復雜的關系圈,但是對于公爵家未來的發展而言,是十分有效的方法。

成為學生會會長,也是同樣的道理。一旦成為組織的領導人,就更容易掌握圈子的動向。明暗之中鞏固自己日后的地位,特別是在這種大部分都是想法不成熟的貴族學生時期,則更容易做到這種事情。

但奇怪的是,似乎莉莉絲又與自己一樣,明明只要在社交界上露一下眼,貪權好色的權貴們便會蜂擁而至,然而莉莉絲卻分分秒秒都與貴族們刻意保持著距離,萬花叢中過,不留一點香。

實在是太矛盾了。如果莉莉絲需要在社交界中組建勢力圈的話,以莉莉絲的影響力,本應該是極其容易的事情,甚至不需要莉莉絲親自上陣,只需要透露上幾句曖昧的客套話的話,自然而然就能聚攏上一群無知愚昧的貴族少年少女了吧。這樣的話,以后莉莉絲與其他同齡貴族繼承爵位后,公爵家也能從圈子中獲得更多利益。

按莉莉絲的才智,莉莉絲絕對不是一個不會為未來做打算的人。

那么為什么,莉莉絲做出如此自相矛盾的事情呢?

如果說莉莉絲有野心,那么沒有好好利用貴族交際則是莉莉絲致命的錯誤。

如果說莉莉絲沒有野心,那么為什么要拼上命和自己爭奪學生會高等部會長的位置?

矛盾至極。

無法理解。

「公爵之女莉莉絲」就像眼前的鏡花水月一般,

一旦要伸手觸及,便消散而去。

眼前熟睡的少女臉色蒼白,顯得格外柔弱而楚楚可憐,但卻意外地令人有真實感。

與此相比,數天前明明母親去世不久,卻還在臺上自信滿滿氣勢洶涌地發表著參選演講,帶起全場喧嘩的那個完美無缺的莉莉絲,就像是自己的一場黃粱美夢一樣。

就像違背了現實的幻想一樣。



?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