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罪之卷

第二十七章·塵封的記憶

第一卷 罪之卷??第二十七章·塵封的記憶




考試結束后,學生們便迫不及待地發出歡呼聲,相約著去哪里玩,發散一下這么多天來的備考壓力。而卡西利亞則趁著眾人歡呼的時候,偷偷地悄悄離場了。

急忙走到醫務室,只見里面已有一位女仆在關切地留意著莉莉絲的情況。

「啊,參見殿下。初次見面,我是莉莉絲的侍女羅希娜」女性看到自己出現,趕忙行了禮。

「嗯,莉莉絲還沒醒嗎,你來的時候有沒有見到一位醫師」卡西利亞環顧四周,卡洛琳似乎并不在這里。

「卡洛琳爵士的話,現在正在為莉莉絲小姐準備醒后的膳食,暫時離開了。」

「這樣啊,加斯特公爵他還沒有來嗎?」

「我已經讓人通知公爵大人了,但由于公爵大人目前在遠處辦公中,恐怕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回來」

「這樣啊·····」

【說起來,很早之前讓納米斯調查公爵動向的時候,就發現了公爵近期經常跑去公爵領邊界的地方,可惜納米斯中途就受傷了,也沒能好好了解這件事。】

莉莉絲和公爵家的關系······總令人十分在意。

「羅希娜,莉莉絲身體不舒服的事情,你之前有知道嗎?」

「··········其實在昨天的時候,我就發現小姐似乎身體抱恙了,不過以前小姐身體不舒服的時候,只要不是太嚴重,一般都不會缺席,何況今天是考試的日子。恐怕無論我如何勸告,小姐也不會聽進去吧。不過今天早上的時候,小姐已經提前讓我預約好醫師了,恐怕小姐也知道自己病的不輕了。」羅希娜望著莉莉絲,慈愛與悲傷的神色掛在臉上,但卻只能一臉愁容地擠出苦笑。

「莉莉絲小姐·····一向都是這樣逞強著呢。雖然我服侍莉莉絲小姐已經多年了,但現在的小姐·······我似乎一直沒能幫上什么忙。」

「現在的,小姐?」這是什么說法,卡西利亞沒辦法理解,聽起來就像有2個莉莉絲一樣。

「啊,對不起,是我說了奇怪的說話了」羅希娜也慌張地有點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想說什么,但是似乎回憶了一下,也冷靜下來了。

「不,和我說一下莉莉絲以前的事情吧。」卡西利亞望著身前不知所措的侍女,認真地說著。

「········好的殿下」

「大概是現在的小姐實在是太優秀了吧。」羅希娜緩緩放松了瞳孔,斜斜望著窗外的落日,似乎想起了什么。

「在我的記憶里,莉莉絲自從在12歲的披露宴上露面后,就一直都是這種感覺了。以前的莉莉絲難道不是這樣的嗎?」

「·········殿下沒有印象,可能也是正常的事情吧。畢竟,以前的莉莉絲小姐可是十分隨意鬧事的愛哭鬼呢。」

「愛哭···鬼?」什么意思,卡西利亞不是沒有聽懂這句說話,反而正是因為聽懂了,才無法理解。那個無論面對誰都能說上一套流利的客套話的莉莉絲,那個連傷心都只能偷偷躲起來哭的她,曾經是一個愛哭的孩子?如果說述這一切的人不是眼前這個侍奉了莉莉絲多年的侍女的話,恐怕連標點符號也難以令人置信。

「你是······莉莉絲的乳娘?」如果是乳娘的話,這樣就能理解了。不過眼前的女性看上去正值青春年華,大概也就二十好幾的年齡,和乳娘這詞充滿違和感。

「··············說起來有些慚愧,其實我是在莉莉絲小姐7歲生日的時候才被召入公爵家的。而莉莉絲小姐的乳娘也早就辭職了····」羅希娜面帶稍許尷尬,的確這聽起來有點奇怪,不知情的人大概會認為是公爵家對待侍從太差而導致的結果吧。

「···········和我繼續說一下莉莉絲小時候的事情吧」

「可是,殿下··········這個有點·····」羅希娜面帶難色,似乎這樣說下去就會影響公爵家的名譽一樣。

「我不會對外說的,只是我想知道更多關于莉莉絲的事情而已。」卡西利亞望著床上安穩入睡的少女,表情稍許柔和了一些。

真是奇怪啊,莉莉絲雖然不與人深交,但禮儀與客套話都做得非常好。不是紅茶的溫馨,也不是咖啡的苦中帶甜,而是白開水般平平無奇的味道。相對于拿錢辦事而言的侍從工作來說,不就是最好的主人嗎?

「··········其實,我是莉莉絲小姐的第6任侍女。」羅希娜面上帶有稍許憂傷,放慢了語調,仿佛是回到了回憶中一般。

「什么!!??」卡西利亞被這不可理喻的發言所震驚了。

這是什么玩笑,莉莉絲7歲生日時召入的羅希娜,是莉莉絲的第6任侍女?即使是在貴族中最低端的男爵家中干活的侍從,也不至于離職得這么快。

是公爵家的待遇問題?還是公爵處事態度的問題?還是······莉莉絲的···

羅希娜也明白到殿下的擔憂,但只是平淡地說下去。

「記得剛剛來公爵家的時候,快要離任的莉莉絲小姐的侍女經常向我訴苦。說莉莉絲小姐整天只會帶著其他侍從在伯爵領上四處鬧事,領地的平民不多不少都受過小姐的折騰,而最后還是得自己(快離任的侍女)去道歉。貴族的課程也從來不聽,重金請來的教授也被氣走過很多人。「

」簡單地說,大概就是傲慢無禮,任意妄為,刁蠻任性的紈绔子弟」

「并不是那么侍女故意捏造的謊言,我當任的時候,的確也是同樣的感覺。」

羅希娜望著病床上猶如幻想童話中的睡公主般美輪美奐的莉莉絲,眼中流露出濃厚的愛意,但嘴上卻是無可奈何的苦笑。

「那個時候,公爵大人和夫人都什么寵愛莉莉絲小姐,小姐的要求幾乎都是有求必應。即使是一些過分的要求,又或者說即使莉莉絲小姐做出了十分嚴重的事情,只要莉莉絲小姐哭鬧上一會兒,公爵大人總會心軟下來。」

「小姐總是想吃什么就一定要吃什么,因此暴飲暴食之下身材胖的不成樣子,面對身材又胖的不成樣子,脾氣也差到難以形容的公爵大小姐,年齡相近的貴族根本沒人愿意和小姐接觸,就算是公爵身邊的人,也難以對如此差勁的小姐奉承上什么美言。即使是在宴會中迫不得已地相見,也是面露難色,露骨地表現出自己的厭惡感,因此莉莉絲小姐從小也不喜歡和貴族們一起玩,身邊只有那些出了工作本能而只能一味奉承小姐的侍從們。」

「而且小姐她也是想做什么就一定要做什么,完全不聽別人勸告,光是跟著小姐東跑西跑就得耗費上全身的精力,更難受的是在小姐鬧事完后,還得想辦法收拾場面,一天下來不僅勞心勞力,還十分受氣。說實話要不是家中貧窮,可能我也早早就辭職了吧。」

「公爵家的俸祿當然是非常豐厚,公爵大人與夫人也十分相愛,而且都對人十分溫柔,即使是對待我們這些下人,也從來沒有擺過架勢。不過也許正是這些過分的溫柔,才導致那個時候的莉莉絲小姐變得如此任意妄為吧。」

「雖然為此公爵和夫人都十分困擾,但是只要莉莉絲小姐一哭起來,大家又得只能哄著她。所以大家都偷偷叫著莉莉絲小姐是愛哭鬼。」

「這種事情反反復復地發生重演著,仿佛這一切成為了公爵家的日常,所有人都認為小姐大概這一世都會這樣渾渾噩噩地依賴著公爵家豐厚的資產,過著富裕而任性的童話世界般的紈绔生活吧。」

「························」卡西利亞陷入了沉思。無論如何也無法理解眼前的侍女說的話。畢竟自己所見到的莉莉絲,可謂是毫無破綻,她的一舉一動,無論是姿態還是神色,都是沒有任何人可以比肩的標準。

這可不是一朝一日逞強的臨陣抱佛腳就可以偽裝出來的姿態,沒有長時間接受過高度的教學是不可能做到的。

羅希娜停頓了一下,就像想到了什么傷感的事情似的,臉上掛滿了憂傷。

「是啊,我們所有人都是這樣認為。直到莉莉絲小姐9歲那年,小姐和公爵和夫人參加了某個侯爵千金的生日宴會。

宴會上,別國的來使似乎向侯爵千金贈上了漂亮的藍寶石作為禮物。但同樣參加了宴會的莉莉絲小姐似乎也喜歡上那顆寶石了,于是在宴會上堂堂正正地把侯爵千金的禮物給搶走了,還說出了輕視侯爵的言語。把宴會鬧得烏煙瘴氣,令公爵與夫人在過百人名上流貴族參加的豪華宴會中當場出丑。」

!!!居然還有這樣的事情?卡西利亞被震驚得一時間無法組織語言。在侯爵千金宴會上鬧事,那幾乎相當于挑戰了侯爵權威,是極其不能被原諒的事情,恐怕公爵與這名侯爵在余生也不可能恢復關系了吧。

「事后,莉莉絲小姐被關了一個月禁閉,公爵大人也親自前往侯爵府道歉了,而夫人則氣得不輕,直接跑回了母家轉換心情了。」

「啊!」卡西利亞似乎想到了什么。在12歲那次宴會上看到的莎莉絲夫人,分明是坐在了輪椅上·····難道說!?

「這樣的日子過去了幾天,被關禁閉的小姐絲毫沒有反思的感覺,每天只是大吵大鬧,等著禁閉結束大概又會出去大鬧一頓吧。但是某一天,我們接到了來自夫人母家的信息。」

【「莎莉絲夫人在與雙親出去旅游時,意外馬車滑下了山下,除了莎莉絲夫人還剩一口氣以外,馬車上的所有人都死了。」】

「什么!!!」卡西利亞不禁喊了出來。

「公爵大人馬上為夫人準備了全國最好的醫師,為夫人撿回了一條命,但卻終生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

「從那個時候開始,莉莉絲小姐突然就變得不再笑了,每天沉默寡言地守在夫人床邊,時不時會哭上一會兒,春夏秋冬一年四季,幾乎都是如此。除了夜晚睡覺時會回到自己的房間以外,其余時間一直坐在夫人身邊,每天只是看著夫人,和醒來的夫人說上幾句若有若無的對話。夫人沒有責怪過莉莉絲小姐,而小姐也只會不斷地哭著說著對不起,抱歉之類的話。」

【「公爵大人則是放下了領地管理的工作,一心想著為夫人治好腿傷,每天都是一天到晚前往全國各地,找回各種民間奇醫為夫人診療,一年四季,無論是吹風下雨還是凜冬寒雪,公爵大人都沒有一絲怨言地重復著這一切,但這一切又一切,都不過是徒勞的無功而返。」】

「差不多整整一年了,夫人才慢慢從傷痛中恢復過來,但以夫人的狀態,在公爵府內活動已經是極限了,已經永遠無法回到社交界了。而將工作放在一邊,找遍了全國各地也毫無辦法的公爵大人,也不得不面臨領地管理和照看夫人的困境。」

「大概夫人也終于意識到了,這樣下去莉莉絲小姐必然無法承擔繼承爵位管理領地的重任,即使是政治婚姻,莉莉絲小姐也無法成為合格的婚配者了吧。

所以,某一天,夫人和小姐說了,

「說希望小姐成為一名優秀的貴族,」

「一名不辱公爵家之名的貴族。」

「一名世界上最優秀的貴族。」

?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