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罪之卷

第二十五章·完美的莉莉絲

第一卷 罪之卷??第二十五章·完美的莉莉絲




"#@$%#@$%#@$%#@$%#@$%"

"#@$%#@$%#@$%"

"#@$%#@$%#@$%#@$%#@$%#@$%#@$%"

耳邊傳來兩人大聲爭論的聲音,把我從睡眠中喚醒了。

「所以說!你別再狡辯了!我看得一清二楚!我這就去告發你!」

「小姐,我真的是無辜的,我僅僅是想為莉莉絲小姐」

「發生了····什么事嗎」我半夢半醒,掙扎著起來半躺起來。

「莉莉絲小姐!您醒了!我剛剛回來的時候,看到這個眼鏡男正要對您圖謀不軌!」法蒂娜緊張地走到我身前解釋著。

「事情不是這樣的莉莉絲小姐,我只是將您作為病人照顧而已,并沒有打算做過什么奇怪的事情。」眼前一名帶著眼鏡,看上去穿著白袍,像是見習醫生模樣的青年在努力解釋著。

應該說幸好現在不是課間時間,否則他們2人吵架的聲音大概可以把整個學校的人都叫過來吧。

「這位先生,你是?」

「啊,抱歉忘了自我介紹了,我是卡維特-米塞西魯,我姐姐是上午為您診斷的卡洛琳-米塞西魯子爵。」

卡洛琳爵士的弟弟?我努力地回想起上一世的記憶。的確,上一世似乎也有這樣一個人物,

【但是好像年紀輕輕就死于意外了】,

從此之后卡洛琳爵士也為了尋找真相而奔波不停,似乎還鬧出過什么事情。大概是個無辜又可憐的家伙吧。

「這樣啊·····卡洛琳爵士在前往王室藥房為我拿藥對吧?然后,你是卡洛琳爵士不在時的醫師?」邏輯似乎明白了,于是我再確認一遍。

「啊,是,是啊,就是這樣的」卡維特看上去有點緊張地回答著。

「莉莉絲小姐,所以說這個人剛剛」法蒂娜急忙插入對話中,似乎想強調剛剛發生的事情。

「法蒂娜,既然他是卡洛琳爵士的弟弟的話,那應該不會有問題的,卡洛琳爵士的人品我們也是知道的不是嗎?」我打斷了法蒂娜的說,雖然知道法蒂娜的確是一位心地善良的貴族,但是不多不少也是十分偏激的人。

卡洛琳爵士是一位十分精通醫學的女性,據說在醫學上也有不少成就,正因為如此才能以如此年輕就獲取子爵的榮譽。如此高尚的女性,相信她的弟弟也是一位有品行的人。

「相信他吧,法蒂娜」我想辦法安慰法蒂娜的情緒

「對,對啊這位小姐,您不相信我,也得相信我姐姐的為人對嗎」

法蒂娜看著我堅定而溫柔的眼神,終于服軟了下來。

「················我明白了,莉莉絲小姐,現在離下午的考試已經沒多少時間了,我們先走吧」盡管法蒂娜嘴上說著原諒,但眼神上還是透露著看可疑人的神色。說完,法蒂娜便伸手來扶我起床。

「啊!莉莉絲小姐,您現在的體溫好高!好像比服用退燒藥前的體溫還要高!」法蒂娜摸著我的手,發出驚訝的叫聲。

!?的確不對勁,午休前的疲倦勞累不僅沒有減消,反而似乎越來越嚴重了?

「服用退燒藥后體溫反而升高?這怎么可能,莉莉絲小姐,剛才卡洛琳的診斷結果是?」卡維特前來緊張地詢問。

【奇怪,卡維特不是卡洛琳爵士叫來看守我的醫師嗎?不知道我的病情?】

「卡洛琳爵士她,并沒有說道診斷結果,只是說在王家藥房有特效藥·······」只有王國藥房才有的特效藥?這意味著我患上了復雜的病嗎?由于醫學并不屬于通用學術科目,只有醫學專修生才會學習深入的知識,因此我對醫學并不算太了解。

「莉莉絲小姐,您除了發燒以外,身體上還有其他不舒服的地方嗎?」

【「就是身體感覺特別勞累,全身好像用不上力氣一樣,眩暈感也很強,而且呼吸似乎越來越困難了」】

·············聽完我說的話,卡維特與卡洛琳爵士一樣地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這樣啊·····我明白了,恐怕只能等姐姐取來的特效藥了,在這之前請忍耐一下。」

果然,這是一種奇怪的病情嗎?卡維特同樣也沒和我透露診斷結果。

「了解了,那我們先去準備考試吧,一會兒再回來找卡洛琳爵士。」

「可是,莉莉絲小姐您現在的狀態,考試真的沒問題嗎?」法蒂娜看起來十分擔心地看著我。

「······嗯,比剛剛好多了,沒問題的」

這種程度的笑話只能騙騙別人吧,意識已經無法保持清晰,平衡感也徹底地崩潰了。如果可以的話,早我就想躺在床上睡著等藥來了。但作為公爵的繼承者,可不能因為這種程度病就放棄重要的考試啊。盡管考慮到上一世的立場,遠離學生會是最好的選擇吧,但是既然參選了,半途棄權可是對公爵名譽的侮辱。我的自尊絕不容許自己半途而廢。

不管怎么樣也得撐下去!拜托了身體!

「法蒂娜,抱歉在回到教室前,可以多扶我一下嗎」

「當然了莉莉絲小姐!您盡管放心吧」

聽到法蒂娜的回答,我便放心地將更多體重傾斜到法蒂娜身上了,但表面上還是無法做出過多依賴法蒂娜的失態的行為。

··············

短短的一段距離,我卻吃力地花上了漫長的時間。終于,我們就回到了教室門口,教室里每個人都在緊張地復習,等待著將要到來的下午的考試。我從法蒂娜身上收回了身,努力地保持著身姿,走了回教室。

「莉莉絲小姐!您現在還好嗎?」多事的貴族少女們馬上圍了過來。

說實話我十分反感這種行為,特別是自己還是這種極限狀態的時候。可是既不能無視她們的打招呼,也不能明顯表現出反感,只能勉強用三言兩語打斷對話。

「嗯,吃了藥后好多了,謝謝大家關心。」實在沒力氣笑了,只能用友善的面容去應對她們了。

「這樣啊,莉莉絲小姐您平時得多多注意身體啊····」

「···············」

作為收尾的客套話,沒想到還有這么多話。

「快要考試了,各位回去坐好吧。」突然,卡西利亞用冷漠的聲音打斷了她們的熱情發言。

「啊····明白了殿下····」貴族少女們紛紛散去。

我看過去,卡西利亞的面色似乎有些不悅。真是糟糕,殿下本來就是個話不多,討厭與貴族交流的人。剛剛那些貴族少女的打招呼大概是招惹了他了吧。

啊,真是糟糕透了,進學生會之前就給殿下留下了這么多壞印象。

「·······殿下,打擾了您實在非常抱歉」我稍微低頭,向殿下道了歉。

「啊······不,沒事」殿下似乎有點抱歉地說。

嗯?所以說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咚,咚,咚,鐘聲向起,現在開始要進入下午的考試時間了。算了不想了,專心考試吧。試題慢慢被發下來,一如既往的試題,好吧,盡快把這些試題做完吧。

我托著頭,強行忍耐著眩暈感,快速地寫著試題。

但是用不了多久,呼吸卻越來越困難了起來,我不得不用力地大口著呼吸著空氣,就像被跳出了水面的金魚一樣,賴以為生的氧氣漸漸地減少,不得不張大嘴去呼吸,但即使如此,意識仍然漸漸的迷離了下去。

「莉莉絲?沒問題吧?」卡西利亞聽到了傳來的明顯的呼吸聲,關注地看著莉莉絲,小聲地問。但莉莉絲似乎并沒有聽到一樣,毫無反應。

「················莉莉絲?」卡莉西亞把聲音抬高了一些。

但莉莉絲并沒有任何反應,只見莉莉絲眼神漸漸迷離,瞳孔慢慢地變得空洞了起來,就像困得不行,隨時要睡著了的樣子。

「!?莉莉絲!」卡西利亞發現了似乎很不對勁,大聲喊了出來,但還沒有話音說完,莉莉絲便失去了意識,頭部重重砸在桌子上,發出巨大的響聲。

「莉莉絲小姐!啊啊啊啊啊!?」教室中的學生們被這突如起來的意外震驚,紛紛叫出了聲,課堂一時間陷入一片混亂。

「大家冷靜下來考試,我這就去叫醫師」監考的教授一邊安撫學生們的情緒,一邊走出了教室。

「莉莉絲!?」卡西利亞嘗試性地搖動了一下莉莉絲嬌小的身軀,但莉莉絲已經完全失去了意識,并沒有任何反應,并且從手上傳來的這個溫度,那是從未有過的異常的體溫,明顯不是一般的發燒,莉莉絲憐愛的臉龐痛苦地扭曲著,大口大口地呼吸著口氣。

休克!?卡西利亞腦海里浮現出這個恐怖的詞匯,休克按理說是什么嚴重的病情才會引發的癥狀,并且如果得不到及時治療,隨時可能會死亡。

怎么會這樣!莉莉絲明明中午去看過醫師才對!究竟是哪一個無能的醫師如此輕率!

開什么玩笑!這可不能等下去!

「來不及了!我先帶莉莉絲去醫務室!」卡西利亞緊張地喊出來,說完將莉莉絲抱入懷中,緊張又溫柔地抱著跑了起來。

「哇啊啊啊!」身后傳來貴族少年少女們的夸張的尖叫聲。

「殿下,發生了什么事情了嗎?」守在門口的近衛騎士們趕緊聚了上來。

「一會兒再解釋!」卡西利亞沒有停下腳步,一邊跑動一邊說著。

事到如今,卡西利亞再一次感受到那份壓著自己數年間無法超越的競爭對手身上的違和感。那是完全與強大的姿態不相符的,過于輕的體重,過于柔弱的身姿,吹彈可破的肌膚,與身上傳來的淡淡的體香。

懷中抱著的,大概是世界上最為瑰麗的寶石。

那是無論放在何處都會被眾人追求的幻想。

莉莉絲與身負準太子重任的自己不一樣,沒有需要守護的國家,也沒有需要背負的未來,是令人羨慕的自由身份才對吧。

可是,為什么,這枚只要靜靜地呆在花園中就能引來無數權貴爭奪的鮮花,要不惜拼上性命做到這個程度?

如此愚蠢,如此可憐,如此不符合條理邏輯的行為。

簡直無法理解,不可理喻。

莉莉絲,你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即使搞盡了腦汁,用盡一切辦法,

但卡西利亞仍然無法獲得答案。

?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