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罪之卷

第二十四章·完美的公爵之女

第一卷 罪之卷??第二十四章·完美的公爵之女




我默默地回到了母親的臥室,鎖上了房門。

今天不知道為何,身心特別疲倦,是昨晚沒有睡好的原因嗎?還是今天想得太多了?盡管腦子已經比較混亂,但是關于王家學術能力測試的試題還是能很清晰地出現在腦海中。盡管這是2年前的內容了,但是王家學術能力測試中的內容十分經典,因此考試過后我亦復習了很多遍,早已成為腦海中的一部分了。

明天的考試,既然不能退選的話,那我也不能就此故意考差。還是全力以赴吧!

今天的狀態似乎無論如此也復習不下去了,無法解消的疲勞感仿佛只要一旦松懈就會把我拉入夢境中,我只好讓羅希娜為我早早入浴,為了迎接明天的考試而早早躺在床上了。

「小姐···您今天是身體不適嗎?」羅希娜關心地問。

「沒事,可能只是今天太勞累了而已,睡一覺就會好了,不用擔心的」其實我也感受過自己的體溫,按道理應該是沒有發燒才對的,大概只是身心太勞累了吧····

「好的·····晚安,小姐」

羅希娜走前蓋滅了煤油燈,房間瞬間被黑夜籠罩,沉重的勞累與困意襲來,但似乎無論如何內心也無法冷靜下來。

早已閉上的雙眼中,像是跑馬燈一樣浮現出卡西利亞的那一絲深藏不露的不快的神色,還有上一世卡西利亞與艾麗娜在一起時溫暖的微笑。盡管自己十分想認為那一絲不快是一時間的錯覺而已。但豐富的人生閱歷與經驗不容許我欺騙自己,無法接受交出了同樣答案的自己,卻獲得了反向的評價。

很不甘心,明明大概只是無關緊要的一個小場景而已,但是我卻無法忘卻,就像石頭壓在胸腔,堵得要死,一陣一陣地心絞痛。

即使重來了一生,有些東西終究還是無法得到的嗎?可惡!究竟身為公爵,從小接受著眾多頂尖教育的自己和那個平民出身,隨心隨性禮儀不全的女人有什么差距!?盡管早已明白自己是無法得到答案,但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也無法將這團混亂的想法從內心中驅逐出去。

我看著窗外的朧月,久久難以入睡,明明明天就是王家學術能力測試了·····為什么總是這樣····總是事與人違,得不所愿。

「·····莉莉絲小姐,到時間了」羅希娜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是什么時候睡下去的呢?已經記不太清楚了,但是明顯身心卻比昨晚更加勞累,仿佛身上背負著巨石一樣沉重,我努力地挪動四肢,力圖恢復上一點力氣。

「·····嗯,我····這就起來」我吃力地擠出這句話。

「····小姐?您今天有感覺身體不適嗎?您今天看起來似乎特別勞累」羅希娜臉上掛滿著擔心,緊張地看著我。

我摸了摸自己的額頭,感覺是有一點點發熱了,但是并不嚴重。

「似乎····是有點發燒,今天放學后可能得看看一下醫生了,麻煩幫我預約一下吧」面對著緊接著的考試,我現在已經沒有多余的時間去看醫生了。

「小,小姐!如果實在是身體不適的話········,啊!」羅希娜沒有把話說完,途中想起了今天的考試。

「沒事的,發燒不嚴重,放學后我馬上就會回來了。」

「··········知道了小姐,請千萬別勉強自己,我會提前請好醫生的,今天我也會隨馬車去迎接小姐」羅希娜的擔心都要寫滿臉上了。

「謝謝你羅希娜,總覺得有你在身邊的話我就不用擔心了呢」我勉強擠出微笑。

我像平常一樣快速地整理了儀容,只不過羅希娜為了準備好的一如既往我喜歡的早餐,卻味如雞肋,難以下咽,只能生硬吞下一些補充營養。

我隨著馬車準時到達了學院,混亂的大腦與失衡的方向感和沉重的四肢,使我每跨出一步都十分吃力。可我仍然堅持著保持著標準的步伐,不讓其他的看出弊端。

「莉莉絲小姐,早上好!」迎面而來的是下周將要舉辦生日宴會的法蒂娜-加萬利伯爵小姐,盡管現在光是走出貴族的步伐已經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了,可是我還是不得不裝出溫馨的微笑。

「早上好,法蒂娜」

」一會兒就要開始考試了呢,是令人緊張!不知道能不能考進學生會呢,要是考進了的話就能和莉莉絲小姐一同工作了呢!」

「不用擔心的,按照法蒂娜你平時的成績,只要能正常發揮的話,進入學生會一定沒問題呢」

法蒂娜是一位十分注重身世的貴族小姐,在與身世對等或以上的人相處時比較融洽,但面對男爵或平民等低層次的人時,卻只會故意拉開距離。在上一世中,法蒂娜也是學生會成員之一,但是由于不滿學生會副會長洛塔西的平民身份,在學生會中多次發生了爭吵,最后以法蒂娜退會終結。

真是可惜,只恐怕這次也會落得同一個結局吧。

「有莉莉絲小姐這么說我就放心了~」法蒂娜開心的笑了。

「嗯,我們一起努力吧,離考試開始還有一些時間,我們可以稍微看看書。」不能法蒂娜繼續聊下去了,我趕忙找理由切斷了話題。

很快,考試就準備開始了,為了避免作弊現象,大家被分到了各個教室中,而我則被分到了卡西利亞殿下的鄰座上。

「······殿下,早上好」我吃力地擠出了微笑,拿起裙擺,向殿下行了禮。

「早上好,莉莉絲」卡西利亞只是微微轉了頭,看樣子似乎并不在意我的存在。

我沒有在意這些細節,只是緩緩坐下,做好考試的準備。

「············莉莉絲,你今天身體不舒服?」殿下突然轉過來看著我。

「???殿下······?」奇怪,我明明并沒有露出過破綻吧,為什么殿下會提出這個問題?

「謝謝殿下關心,可能是最近為考試復習得太勞累了,不過應該不會影響考試的」我露出了善意的微笑,找了個借口解釋。

「這樣啊····注意身體」殿下毫無表情地說著這無意義的客套話。

「····好的,我明白了」

殿下究竟在想什么呢?為什么突然會和我說這些奇怪的說話?從他那幾乎捕捉不到變化的臉上,完全想不出話中包含的用意。

很快,考試就正式開始了,教室里馬上進入了緊張的氣氛中,寫字的噪音鋪滿了教室,除此之外并沒有其他雜音了,似乎大家都在為了爭取更好的成績在努力著。

與2年前一模一樣的試題,對于我來說不過是簡單直白的抄寫作業而已。按照我平常的速度,在這每科目60分鐘的考試中,我只需要20分鐘就可以輕松拿個滿分了吧。

按理說本應如此,但今天腦子的思考速度明顯異常緩慢,用盡全身力氣才能勉強保持清醒,偶爾襲來的失衡感使我不得不用手扶著額頭才能保持穩定。

全科目滿分嗎,那可是上一世也沒有到達過的高度,不知道這樣的成績要是出來了,父親會有多高興呢?不就是常見的發燒而已,可要堅持下去才行。

上午連續3個科目的考試,時間就像被延長了數百倍一樣,一分一秒都過得極為煎熬。我沒有提前交卷的習慣,而且提前交卷也會影響大家的心情,對卡西利亞殿下更是極為失禮。所以即使寫好了,也得一遍又一遍檢查,等待著考試結束。從第一個科目的偶爾扶頭,到第二個科目不得不托著頭強撐著,到了第三個科目,則渾身力氣似乎要用光了,連呼吸也變得急促了起來。

「莉莉絲····身體沒問題嗎」監考的教授也發現了我的異常,關心地問著。

「只,只是發燒了而已,考完這科我就去醫務室看一下,應該沒問題的」我勉強擠出力氣回答著。

「·············」殿下時不時盯著我看,似乎十分受我的影響。

是我的狀態影響了殿下發揮了嗎,那還真是抱歉。

咚,咚·,咚,隨著鐘聲打響,也就意味著考試結束。

「莉莉絲小姐,您還好嗎!」從四面八方圍過來的貴族少女們,關心地問候著我。

「抱歉,今天似乎有點發燒了,可以陪我去一下醫務室嗎」感覺到自己似乎連走路都要不穩了,我只能拜托她們陪同一下。

「當然,請讓我們一同陪您過去」

························

于是,我聲勢浩大地帶著一大群貴族們走在走廊上,只是步伐不穩的我被法蒂娜扶著走在中間,實在是太過于顯眼。

到了醫務室,剛剛好醫學教授,卡洛琳-米塞西魯子爵正在里面

「謝謝你們陪同,接下來我自己就可以了,下午還有考試,你們先去用餐和復習吧」我和其他貴族們說,盡管我早已知道她們的成績也不會有多好,不過可不能因為我的病而影響了他們的成績。

「莉莉絲小姐,我留下來陪您」扶著我的法蒂娜關心地說著。

「可是·····明白了,謝謝你」

「莉莉絲,聽其他老師說你今天發燒了,先來測個體溫吧?」還沒等我開口,卡洛琳爵士便溫柔地和我說。

我躺到了醫務室的床上,卡洛琳爵士為我把水銀管放到腋下量了一下體溫。

「38.4度,算是高燒了呢,身體還有哪些地方不舒服嗎」

「似乎,以前也有數次發燒的經歷,但這次身體感覺特別勞累,全身好像用不上力氣一樣,眩暈感也很強,而且呼吸似乎越來越困難了」

「·············這種癥狀!?」卡洛琳爵士低頭思考了一會兒

「那莉莉絲你最近·············」卡洛琳爵士似乎想說些什么,但最后什么也沒有說出口。

「卡洛琳爵士?」

「······沒事,我先給你吃一點退燒藥吧,由于目前學院里并沒有對應的特效藥,我得去一趟王室藥房。」

「謝謝你,卡洛琳爵士,我的病情很復雜嗎?」我有點在意,卡洛琳爵士似乎在隱藏著什么,是與我的病相關的事情?

「······沒什么,這種病王室有特效藥,吃了就很快可以恢復健康了,但在吃藥前,請務必要休息好身體!」卡洛琳爵士說完后,給了我一些退燒藥,看著我服下后,隨后便離開了醫務室了。

退燒藥似乎效果很不錯,吃下后體溫便能感覺到明顯地慢慢在下降。

「謝謝你陪了我這么久法蒂娜,現在應該沒大問題了,你先去用餐吧,得為下午的考試做好準備呢。」

「可是莉莉絲小姐您·····」

「沒事了,你摸摸看,體溫已經慢慢在下降了,你快去吧,我中午就先不用餐了,我在這里休息一會兒,一會兒考試開始前可以麻煩來通知我一下嗎?」

「明白了莉莉絲小姐,請您好好休息,我一會兒就回來」法蒂娜說完,幫我把床簾拉上,這樣別人就不會看見我柔弱的姿態了。

法蒂娜離開后,我便被壓抑已久的疲勞感襲來,一瞬間陷入了昏暗中。

沙,沙,紗。有誰輕輕地走了進來,輕輕掀開了床簾,直直看著莉莉絲。

?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