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罪之卷

第二十二章·冷漠的卡西利亞

第一卷 罪之卷??第二十二章·冷漠的卡西利亞




「抱歉,莉莉絲,現在有空嗎?」就在這千鈞一發之時,背后傳來了卡西利亞殿下的聲音。

「卡西利亞···殿下?」我轉過身,一臉驚訝地看著殿下。殿下似乎并不喜歡與貴族抱團,因此平時很在餐廳能見到殿下的身影。為此,餐廳二樓甚至專程為殿下建立的王室休息室,殿下一般會在樓上用餐。

所以說,殿下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

「殿下!您來用餐嗎?」

「殿下,過幾天是我的生日,我能邀請殿下您來參加嗎?」

「殿下,我最近學會了制作黎巴卡麗式牛奶紅茶,稍后有時間的話,能邀請殿下一同飲上一杯嗎?「

剛剛還好奇著把我捧做太子妃的貴族們,轉眼就開始著對殿下獻媚了,貴族的變臉還真是快捷。

「抱歉,我是來找莉莉絲的。」卡西利亞冷漠地說著。

「哇呀~殿下和莉莉絲小姐之間難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了嗎」卡西利亞一說完,貴族少女們一哄而起。

「莉莉絲,昨晚討論的關于下個月舉辦的拉沛歐帝國王子的入學歡迎宴會還沒有討論完吧,現在有時間的話一起再討論一下吧。」卡西利亞完全無視了貴族少女們的聲音,照樣冷淡地說著。

「嗯?啊,是呢,我已經用餐完畢了,這就隨殿下去。」我趕緊接上殿下的話題,站了起來。

「無論王家學術能力測試結果如何,莉莉絲也會成為學生會會長之一,因此我提前找莉莉絲商量一下下個月宴會的事情。」就像是和眾人解釋著昨晚的事情一樣,卡? 西利亞冷漠地說著。

「那莉莉絲我就借走了,你們慢慢聊。」說完,卡西利亞一個人先獨自離開了。

「抱,抱歉了各位,接下來有些學生會的工作,我得先離開了,下次再約吧~」我也識趣地告別后,跟上了卡西利亞的腳步。

"殿下還是一如既往的冷淡呢,居然自己一個人先走什么的「

「是啊,好像剛剛找莉莉絲小姐的時候也是一點親切感都沒有」

「所以說,莉莉絲小姐昨晚似乎和殿下沒發生過什么?」

「嗯···應該是吧?」

貴族少女們繼續討論著莉莉絲的桃色新聞。

我跟隨著殿下漸漸遠離了餐廳,總算松了一口氣。

眼前的殿下雖然目光一直看著前方,絲毫沒有朝自己看過,與上一世一如既往的冷淡,但卻為了幫自己解圍而專程來了餐廳,還動用了拉沛歐帝國王子入學的事情,幫自己編造了天衣無縫的借口。

···?說起來,為什么殿下能在這么巧合的時機出現了這里?上一世的時候,殿下可沒有在餐廳里找過我。

「十分感謝殿下您的幫助,多虧了殿下,我才能完好地逃出來,要不然還真是無法回答她們的問題。」我趕緊向王子表示感謝。

「啊啊,無須在意,順手而已。」殿下微微斜了一下頭,稍微往我這邊看了一眼,但我卻無法看出這種行為的含義,話題亦無法延伸下去。

仿佛昨晚那個溫柔地牽起自己手的殿下是另一個人一樣,眼前的殿下是如此令人熟悉的冷漠。或許昨晚的溫柔才是錯覺,是殿下一時之間打發無聊的玩笑。

···。。對話似乎已經結束了,我默默地跟著殿下,卻不知所措,一時間陷入了寂靜與尷尬之中。不過我也不能中途離開,要不然殿下為了找的這個借口便會露出破綻。

「對了,殿下剛才提到的拉沛歐帝國王子入學的事情是指?」或許是時機不對,但在上一世中,盡管我也一樣算是準學生會會長,但拉沛歐帝國王子入學的事情并不會這么早就透露給我們。

所以這一串事件的起因,果然是因為自己被誘拐的事情嗎?我猜想著。

「嗯?啊啊這個啊,這個去皇家休息室我給你說明一下吧。」卡西利亞似乎一下子沒反應過來,回答有點奇怪。

果然,拉沛歐的事情是不過是讓自己脫困的借口而已,并不是殿下來找自己的本因。

很快,我就跟著來到了樓上的皇家休息室中,休息室中,納米斯之前說過的近衛,扎羅與扎特早已在里面等候著。

「坐下吧」卡西利亞先一步進去,一如既往地冷漠地說著

我靜靜地坐到卡西利亞位置的對面,扎羅拿來了慣例的紅茶與一些糕點。

「雖然不知道最終我們的成績排名如何,但下一個月拉沛歐帝國的2名王子入學的事情已經是決定事項了,所以我認為也有必要提前和你說一下。」

"明白了···」

「雖然拉沛歐帝國憑借天然的地位位置成為了大名鼎鼎的商業帝國,但正是由于自然的商機的優勢,使得帝國人對于無法直接成為商業價值的學術知識并不重視,無論是平民還是皇族,人均學術水平都較低。這里面也有自古以來武力崇拜的傳統的因素。一夫多妻制的制度也使得皇儲的素養水平參差不齊。」

「大概是為了正式地培養下一代的帝國接班人吧,帝國打算將第一,第二王子送到我國皇家學院培養,令其在學術水平上有更一步的進展。而帝國的軍事實力也的確容許帝國做出如此大膽的舉動。再說,我的弟弟卡勞特也在帝國的皇家學院學習著商業知識,也算是學術交換吧。」

「原來如此····」

「一個月后,就是王子入學的時間了,屆時帝國會舉辦盛大的入學儀式吧,并且按帝國的做法來看,不排除有一些下馬威的成分在里面。」

關于入學儀式的事情,我當然知道得一清二楚。盡管上一世作為學生會高等部會長,按道理應該擁有比卡西利亞殿下更高的掌控能力。但實際上在這場國家級的儀式上,我幾乎喪失了決策權,只能默默地執行王室的決定。

入學儀式上有個關鍵環節,但是與我無關:

在拉沛歐帝國第一王子,柯林達王子主張下,突然舉辦了劍術大會。最后由練劍不足一個月的艾麗娜擊敗了王子侍從角色的2名伯爵之子,再由卡西利亞擊敗了柯林達王子,由帝國徹底的失敗告終。這件事結束后,崇拜強者的柯林達王子與其2名伯爵之子也對艾麗娜和卡西利亞貌似心生敬意了起來,而這次比劍成為艾麗娜入學后最為閃耀奪目的一幕,為艾麗娜獲得了大量的人氣。

也是因為這一幕,皇家學院中出現了幾乎可以比肩莉莉絲派的艾麗娜派系。

····對呢,如果現在開始我就學習劍術的話,會不會有可能代替艾麗娜的位置?這樣的話,我就不會被那個區區平民出身的女人!·····

「莉莉絲,怎么了?」

「啊,十分抱歉,剛剛似乎想到了一些事情」我似乎有稍許走神。

「·······也就是說,我們需要做好準備,不能在入學儀式上有任何有輸勢頭環節吧」

「拉沛歐帝國崇拜武力,因此皇室應該很擅長劍術,說不定會在當天提起劍術比賽,關于這一點,不知道殿下如何考慮?」

「劍術?」卡西利亞眼前一亮,似乎的確有這種問題。

玫尼亞王國學術風氣重,其實皇家學院更是學術為主的學院,根本沒有劍術課程。除非是要求全能發展的王儲或者騎士學院又或者平民學院,一般的貴族是不會接觸劍術。即使有接觸了劍術的貴族,大概率也是停留在一知半解,花拳繡腿的程度,根本不能指望在正式學習了劍術的人面前展示出什么成果。

這的確是我國皇家學院的一大痛點,如果對方想要建立下馬威的話,恐怕會對劍術發出挑戰吧。莉莉絲的想法的確補上了我規劃的一個漏洞。

本來就是打算作為借口,隨便提一提這件事情,畢竟這件事情是王室在處理,本來沒打算需要莉莉絲介入太多,但沒想到莉莉絲居然能在這么短時間內發現了自己未能發現的問題······這種心情實在是苦澀。在學術上贏不了莉莉絲,在政治上的洞察力也遠不如莉莉絲嗎?那仿佛是自己無能的證明,作為王族而言這是難以忍受的失落。

卡西利亞臉上一閃而過地,不自覺地抽搐了一下,隱隱約約顯露出不快的神色。

這一絲異常的神色,恐怕換作其他人是不會發現吧,但是對世事異常敏感的莉莉絲卻明確地把握了這一行為,隨之而來的是心中顯露的不安與苦悶。莉莉絲在上一世里,并沒有機會表達過自己關于入學儀式的感想。這個提案,本應是艾麗娜在與殿下練習劍術時,艾麗娜說出的想法。換句話而言,莉莉絲只不過是將艾麗娜的提案再一次說出來而已。

無論是上一世,還是這一世,莉莉絲都沒有見殿下對自己笑過。即使是在【父親希望自己成為太子妃】后,我主動追求卡西利亞時,想方設法接近卡西利亞時,都沒辦法見過殿下的笑容。

但,在上一世中,艾麗娜向殿下說出這個提案時,分明記得殿下發自內心地笑了出來。

那是令其他觀者賞心悅目的溫柔的笑容。

那是深刻在我心中,令我心碎欲絕般殘酷的笑容。

我明明已經放下自尊,抄襲了那個艾麗娜的提案了,為什么卻得不到殿下的笑容?

為什么,明明是同樣的提案,一旦讓我說出來,卻只能令到殿下不快?

為什么,明明是同樣的答案,我和艾麗娜卻收到了相反的結果?

我······又做錯了嗎?

可是······想不明白,到底錯在了哪一個地方?

還是說,這個問題,從一開始就只有【艾麗娜】能答對?

只有,那個平民出身的,不學無術的【艾麗娜】才能答對?

不安,不甘心,好痛苦

看著對面正在面無表情地思考著的殿下,有一種無論如何也想問清楚的沖動。

剛剛那個表情是什么意思?

是對我有不滿嗎?

還是說我不應該回答這個問題?

我強忍著情緒,輕輕拿起了為我準備的紅茶,細細品上一口,強迫自己冷靜了下來。

「謝謝你的提醒,莉莉絲,這的確是有可能發生的事情,我們需要做好更充分的準備。」殿下還是無任何感情地,清淡描寫地說著。

?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