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罪之卷

第二十一章·謠言困境

第一卷 罪之卷??第二十一章·謠言困境


「鈴鈴鈴」下課鈴響了,現在進入了午休時間。

我趕緊站了起來,轉身離開教室。

但是料所未及的是,我的手卻被一個女生拉著了。

「莉莉絲小姐,明天就是王家學術能力測試的日子了,今天可以和我們一起吃個午飯嗎?」

「是啊是啊,我們一直都為莉莉絲小姐而加油呢,我們也想像莉莉絲小姐一樣能拿個好成績呢!」

「對啊莉莉絲小姐,今天的有您最喜歡的黑椒牛肉,請讓我們一起品嘗吧~」

被牽制著的那一段短暫的時間內,四面八方迎來了數名貴族少女,將我包圍了起來,完全堵住了我的去路。太糟糕了,有部分貴族少女總是喜歡握著別人的手表示親近,本來我對這種虛偽的友情完全不在乎,但是在這種情況下被拖著手的話,甩開手的一方會顯得十分失禮。而且團團圍著我的貴族少女們,也令我難以妥善處理。

哈···所以說話題是王家學術能力測試相關嗎?這樣或許還可以接受···

我不經意地嘆了一口氣,只好接受他們的邀請了。

「謝謝大家的支持,既然各位都要去餐廳的話,那就讓我們一同進餐吧」我親切地笑著。

在餐廳上,我們幾乎獨占了一大張長桌,四面八方的貴族少女都伸頭過來,問著各種各樣事情。

哈···本來今天心情已經很糟糕了,實在是不愿意應付他們呢···

「所以說莉莉絲小姐,你覺得我這樣想是正確嗎」

「是呢,我覺得貝拉小姐說的很有道理呢,畢竟男生巴拉巴拉········」我微笑著,若有若無地曖昧地回應著她們,盡管如此,貴族少女們還是非常熱情地問著問題。

疲累,今天到底怎么了,心情十分低落,身體也感覺很疲累。

「對了莉莉絲小姐,昨天您去大街的首飾店,是買了什么飾品嗎?」突然,一名天真無邪的女生的提問,打破了我力圖寧靜下來的心境。

「!?!?昨···昨天,嗎?」我松弛的精神瞬間高度緊張起來,目光一片又一片地審視身邊的貴族們,不禁令我恐懼了起來,難道昨天我在大街的時候,被其他貴族同學遇見了???很有可能,作為社交界的首席,我一直有著極高的知名度,加上這頭鮮艷奪目的秀發,似乎讓人只看背影就能有十足的把握。

怎,怎么回事!?!?究竟是哪個時候被看見了?是在首飾店前逗留的時候?還是被老婦人撞倒了的時候?還是跟著老婦人走進了小巷的情景也???不會的,不會的,可不能和這件事情扯上關系···

剎那間,眼前的一分一秒似乎延長了數百倍般漫長的流動著,心臟突然急速地跳動起來,難以抑制的手指的顫抖與動搖的眼神無時無刻不影響自己的思考能力。目前擁有的情報,實在是沒辦法圓滑地回答這個問題,我只能祈求對方的下一個問題能換一個角度,好讓我扯開話題···

「是啊,昨天我和朋友在大街的首飾店挑選首飾的時候,好像見到莉莉絲小姐也在看呢,莉莉絲小姐看上了哪一款首飾了嗎?「

「哇啊!莉莉絲小姐昨天去買首飾了嗎?是為了給法蒂娜小姐的禮物嗎?」

「對啊,下周是法蒂娜小姐的生日宴會呢,我也得選個漂亮首飾去做禮物呢~」

還沒有等我接上話,各個貴族已經迫不及待地討論了起來,話題從首飾店轉移到了法蒂娜的生日禮物,這樣的話我就可以趁機轉移話題了。

「嗯,是呢,聽說法蒂娜小姐近期找到了凱瑟琳爵士定制了最新的禮服了,正想幫她選一條合適的首飾呢,說起來各位選了什么禮物嗎?「我裝作不在意地轉變了話題。

「真是糟糕,我也同樣想著買首飾做禮物呢,幸好現在還沒有買。莉莉絲小姐買了哪一款首飾嗎?要是我們不小心撞款了那就有點不好意思了呢「

啊!完蛋了,轉出去的話題被下一個貴族轉了回來,而且變成了一個更難以回答的問題。

「款色呢···我昨天也留意了好久,我似乎看到一款有著紅寶石的首飾,我想應該法蒂娜小姐也會喜歡吧「

紅寶石是我比較喜歡寶石顏色,之前在家中找人訂造的時候也訂造了不少紅寶石首飾,按理推算市場上這種首飾也會比較常見吧,而且感覺這種顏色也與法蒂娜挺搭配。算是一個比較合理的回答了吧。

「天啊!紅寶石說的是提莫尼卡圣教國的名產「玫瑰之血」吧?聽說光是材料價格就得好幾個皇幣呢,成品得要上十個皇幣!「旁邊的貴族們一下子驚呼了起來。

有這么令人驚訝么?雖然我以前也在貴族宴會上送過不少寶石首飾,但是因為紅寶石是自己比較常用的寶石,為了避免撞款我基本上都會選擇其他顏色的寶石,只是沒想到原來紅寶石這么罕見?糟糕了,要是送出了這樣特殊的禮物,那么其他沒有收到等價禮物的貴族一定會有意見的。

「啊哈哈,這,這樣啊···。不過那個首飾上的紅寶石也是點綴而已,所以應該沒你說的那么昂貴的呢「我趕緊補上回答,總不能讓別人認為我特殊對待法蒂娜。

「這樣啊,可是我昨天去看的時候,好像沒看見有紅寶石的首飾呢?好像是必須得提前訂造才能拿到的?」身邊的貴族好奇地問。

不會吧···紅寶石有這么稀奇嗎,怎么之前從來沒人和我說過!?

「啊,這個啊,嗯,是啊我是訂造的嘻嘻···。」心臟崩的緊緊的,生怕下一句就會被戳穿。

我并不是不擅長說謊,我往往會在謊言中混進真實的事情,然后模糊地表達出來。這樣符合邏輯也有考究的謊言,會讓聽者無法辨認,甚至即使被識破也能通過其他方向的解讀去膩補。

但這次的測試范圍,卻完全超出了我的常識能力。本以為最常見的紅寶石,沒想到卻是珍稀品。為了膩補這個謊言,我不得不繼續用其他謊言去膩補,缺乏價值常識的我這樣繼續與她們扯下去,恐怕會很快就穿幫。

「說起來,各位有留意近期的新款禮服么?聽說拉沛歐王族風的禮服近期在王都中流行了起來了呢」我裝作不經意地轉變了話題。

「是呢,我也想入手一件,在王都街的禮服店就可以買到最新款式了,要是下次有空的話我們一起去看看吧~「

「是呢,不過近期王都治安好像不太好,我們還是改天再去吧」

太棒了!這樣下去話題就成功地轉···

「啊啊!我想起來了,今天有一件事情超想問問莉莉絲小姐的!」突然有一名貴族奮發而起,我心里面似乎有些不好的預感。

「說起來!昨天晚上我去王都街上買東西,回來是回去了一趟學校時,好像看到了莉莉絲小姐您穿著王族風的禮服從學院中走了出來耶!還坐上了王家的馬車呢!昨天莉莉絲小姐是和卡西利亞殿下發生了什么事情嗎?」貴族少女興奮地說了起來。

糟糕!昨天雖然進入學校的時候有侍衛守著不讓別人接近,可是沒想到離校的時候被看到了嗎!?

「什么!?那個一向很難接近的卡西利亞殿下居然和莉莉絲小姐···。」

「哇塞!雖然我們一直都認為莉莉絲小姐會成為太子妃,沒想到事情發展得這么快嗎!?」

這個話題似乎一下子打中了貴族少女們青春萌動的心,一下子從各個方向都傳來了涌來了夸張的尖叫聲,本來這個年齡層的貴族少女就對桃色新聞格外感興趣,更何況是近在身邊的人···

「各,各位似乎是誤會了什么,昨晚我和殿下是沒有發生過什么事情,之所以換上了王家禮服,以及能榮幸讓殿下的侍衛護送我回家,純屬是因為···。」

說話說到一半,但我卻卡殼了。雖然為了阻止貴族少女們的喧嘩,快人一步地解釋了起來,可是問題是我并沒有想好一個合理的理由···

怎么解釋比較好?目前有2個問題:為何我會穿上王家禮服,為何我會坐上殿下的馬車。必須有一個合理的借口,一次性解釋這2個問題。

禮服可以和宴會或舞蹈掛鉤,而我并沒有和殿下一同參與宴會的經歷,何況更沒有任何宴會會在學院中舉行吧。突然說殿下邀請我參加練舞?那可不行,那就顯得殿下故意追求著我一樣,何況殿下根本對我沒有特別的意思···為了逃脫嫌疑把問題推在殿下身上這種卑劣的行為自己也不能容忍。

可是,也不能誠實地說出昨晚受襲擊的就是自己吧,這樣的話就像自殺行為一樣愚蠢。

怎,怎么辦?沒什么完美的借口可以解釋么···

「昨,昨晚是因為···這個是···」

無論怎么思考也無法得出答案,走投無路了。冷汗不斷地流下來,超負荷運作的大腦卻一片空白,連正常說話也沒法做到。

?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