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罪之卷

第二十章·不存在的幻想

第一卷 罪之卷??第二十章·不存在的幻想




從一開始,世上就沒有「公爵之女」莉莉絲。

一切都只不過是我拼命做出來的假象而已。

從小時候開始,我就貪玩成性,愛慕虛名,自私自利,和其他貴族少女少年一樣隨心所欲地生活著。多虧了父親的公爵之位,讓我可以肆無忌憚地暴露著自己的本性。無論是任意妄為還是強欲自私,父母總能滿足我的所有要求。

所以我從來沒有顧忌過任何事情,常常在公爵領上,帶著侍從四處欺負平民,看著他們強忍著怒火卻不得不向我報以媚笑的時候,我總能感受到發自內心滿足感。肆意破壞著他們賴以營生的買賣時,一臉無辜的顧客與無可奈何卻敢怒不敢言的店主總能帶給我欺凌的快感,甚至是平民孩子的珍重的玩具奪走,再在他們眼前毫不在意地踩碎,看著平民孩子傷心欲絕的痛哭,我也能感受到幸福與喜悅。不過幸好,無論是從誰看來,大概都會認為我是每天只知道玩樂的紈绔貴族,卻沒人會了解到我扭曲的本性。

那是充滿開心喜悅,歡樂與自由的每一天。如果不發生【那件事】的話,恐怕這將會成為我人生的日常吧。

但在【那一天】開始,無論自己多不想承認,無論是多么愚昧無知的人,都會醒悟到的事情。我突然發現了真實的自己,只會為身邊的人帶來不幸。我一直以來以為理所當然地獲得過的所有幸福,都不過是建立在父母的痛苦與不幸之上的,扭曲的結果而已。從這個時候開始,我漸漸學會了怎么樣才能做一個受人喜歡的貴族,我慢慢學會如何去扮演好這個角色,帶上了公爵之女「莉莉絲」的面具。

所以,為身邊的人帶來不幸與痛苦的我,渴望成為滿足所有人期望,為所有人帶來幸福的「莉莉絲」。

只不過,「莉莉絲」和我,就像我與鏡中的幻影一樣,是長相一樣,性格卻完全相反的雙生子。那是將我的一切缺點都美化了的幻想,是用謊言編制而成的完美面具。只是,無論怎么努力,謊言始終成為不了真實,我始終成為不了「莉莉絲」,而「莉莉絲」也不會成為我。

即使我努力地去放下一切,也一直沒能真正放下。

因為,我本來就是如此強欲自私的人。

那才是真正的我。

其實,一直在幻想著。

如果一開始,我就是和【艾麗娜】一樣優秀的人的話,

是不是就會很幸福了呢。

那樣的話,我也不需要拼命地扮演著莉莉絲的角色,

父親也不會遇到米卡蓮,每天開心地和母親在一起了吧?

是啊···我只是想幸幸福福地,和父親和母親一起生活下去而已···

真是可悲呢,難得在別人夢寐以求亦求之不得的公爵家出生的我,

曾經得到想要的一切的我···

卻親手毀掉了一切。

母親。

思緒與意識漸漸模糊,我再次沉入夢境中。

「莉莉絲小姐,該起床了「羅希娜的聲音回響在我耳邊,我漸漸清晰過來。

「早上好,小姐」

「嗯···。。早上好「大概是昨晚的噩夢導致睡眠質量太差了吧,我略顯疲倦,緩緩地起床打了個招呼。

「···小姐?今天感覺您是不是有點身體不適?」羅希娜看起來擔心地問。

「這個啊···可能是臨近測試了,有點緊張,昨晚睡不好」

「沒事的,只是睡眠不好而已,不用擔心」我故作輕松地笑著說。

「···小姐,如果實在不舒服的話,千萬不要勉強自己「羅希娜似乎很不放心的樣子,擔心的心情都要寫在臉上了。

「真是沒事的,放心吧,對了今天的早餐是什么嗎」我露出了更溫馨的笑容,拋出早餐的話題,轉移了羅希娜的視線。

「啊,今天準備了小姐喜歡的黑椒牛肉三文治和紅茶牛奶,還有不少時間,小姐可以慢慢地吃了」

「那真是謝謝了,對了今天···父親還沒起床嗎?」我不經意提起了父親,但我也接著發現我是不是不應該說出來了。

「公爵大人他···昨晚回來的有點晚,所以今天應該不會這么早起床吧。」羅希娜有點尷尬地說。

「這樣啊···沒關系,最近父親工作忙了點,也正常呢」也許是察覺到近期已經沒辦法見到父親了吧,莉莉絲也為自己打了圓場。

莉莉絲一邊思考著有的沒的,吃完了早餐后,便坐上馬車去學校了。

「···說起來還沒來得及讓父親幫忙增加侍衛呢···」

「算了吧,反正沒有朋友的自己,大概率也不會再一個人到街上了。」

隨著馬車到達了學校,莉莉絲也拋開了雜念,開始應付今天的騷動了。

無論上上課時間,還是課間活動時間,今天的莉莉絲莉莉絲已經努力裝作認真在學習的樣子,以王家學術能力測試為借口,婉拒與其他人交流了,但是身邊的人討論的聲音實在是非常刺耳,令人煩躁不安,但莉莉絲卻不能將它表現出來。

「喂喂,你們有沒有聽說過?昨晚大街上的事情」

「大街嗎?我昨晚也去了,發生了什么事情嗎?」

「我也是聽大街上的人說的啊,據說昨晚有個平民女孩子被誘拐集團輪奸了啊,真可憐」

「什么?不會吧,在皇都大街上也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我一開始也不相信呢,不過是認識的朋友親眼看到的,千真萬確!而且那名女孩子還穿著我們學校的制服呢!」

「啊啊啊!!!我們學校的女生?是誰嗎!?真可憐!」

「對啊,被污辱過的話,就不能嫁個好人家了,說不定只能進修道院呢」

「啊真是好可憐啊,為什么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呢,是哪個少女做了什么引人注目的事情嗎?」

「我聽說啊,是那名少女四處賣弄姿色,還主動帶著男生進了小巷里面呢」

「不會吧,我們學校居然有這樣的人么,還真是難以想象呢嘻嘻」

如我想象中的一樣,少年少女們正在興致勃勃地討論著昨日發生的事件。學生時代的人往往對這種八卦信息特別感興趣,而八卦信息的傳播速度也很快,而且多次傳播之間肯定會有各種調油加醋的成分,誘拐事件已經莫名其妙地升級成了「平民少女在大街引誘少男生,在小巷中被輪奸,被玩膩后終于獲救」等等充滿故事色彩的情節了。

人類的悲歡并不相通。盡管他們在討論中不斷地大驚小叫,處處強調地表示著自己對遭遇不幸的同學的擔心與充滿慈愛的同情心,但是毫無疑問,實際上我昨日遇到的不幸,在他們眼中只是淪落為打發無聊的笑料而已。如果說,他們其中有人真的對遭遇不幸的人有一點顧慮之心的話,那么就應該主動停止討論,避免身邊不知道在哪里存在的那個「受害者」再次被這些歡笑聲所傷害吧。

然而,并沒有誰選擇這樣做。因為這可是在無聊枯燥的學習生活中,難得的有趣的話題,而且還能讓他們充分發揮學生時代勇敢的幻想——似乎如果當時他們也在附近的話,他們就會果斷地挺胸而出,成為「受害者」的英雄一樣。

不幸中的萬幸,經過納米斯和卡西利亞殿下盡力的掩飾,所有人都認為「受害者」是平民而已,絲毫沒有和自己又一絲掛鉤。

否則,如果一旦暴露的話,我恐怕就會馬上迎來社會性死亡了吧。畢竟對于自己親身經歷的真相而言,人們更愿意相信被調油加醋后,更符合人性喜好的故事吧。一想到這里,我便心生恐懼,似乎連握著筆的手都會時不時顫抖起來。生怕萬一被人問到了昨日的事情,自己會大失方寸,難以搪塞過去。

為了確保平安渡過這個風頭,我計劃著如何在午飯時間避免在餐廳中度過。

下課鈴一響,就沖去玫瑰園吧。我默默下了決心。



?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