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罪之卷

第十九章·久遠的回音

第一卷 罪之卷??第十九章·久遠的回音




「艾麗娜,今天回來得挺早呢。父親和米卡蓮呢?」我看著剛剛回來的艾麗娜,親切地問。

「啊啊···今天我有點不舒服就提前回來了,父親和母親還在宴會上,大概會晚一點吧」艾麗娜一臉疲倦,似乎真的是身體不適了。

「這樣啊,你得好好照顧身體呢,未來的皇后可不能輕易病倒啊」

「嗯嗯,也就是有點累了而已,我先去休息一下」說完,艾麗娜慢慢地走去了寢室。

「···嗯,好好休息吧」我靜靜地看著她進入房間,低聲補上了一句。

「···永別了。」我露出了滲人的微笑。

說完,我找理由支開了附近的侍從,然后慢悠悠地喝上了一杯咖啡。

是時候了。大概等了30分鐘,我便回到我的寢室,從柜子里取出一把鋒利的長刀,將刀藏在衣袖中,不動聲色地走向了艾麗娜的寢室。艾麗娜正溫馨地睡在床上,月光映在她的身上,顯得單純而又可愛,艾麗娜似乎也在夢著今后的皇后生活吧,微微上揚的嘴角無時無刻不透露著溫馨的幸福。

「嗯,你當然幸福了。」

「因為不幸的人,是我啊。」

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

沸騰的心聲噴涌而出,所有悲傷與痛苦都化作憤怒,驅動著我做出決定。

我只是用右手靜靜地抽出了長刀,對準了她頸動脈的位置,而左手則做好了捂著她嘴的準備。

手起刀落,細長的刀具便深深穿過那苗條的脖子。

「!!!···。。」艾麗娜甚至無法發出一聲悲鳴,只留下恐懼的眼睛直看著我。

無論艾麗娜如何掙扎,也無法從被我捂著的嘴中發生聲音。

我沒有停下手,將刀用刀抽出后,再狠狠插回去,不斷重復這個過程。

直到艾麗娜的瞳孔收縮,徹底安息了以后,我才停下手來。

回過神來,鮮血已經沾滿了我的全身,無論是衣服還是頭發還是臉還是雙手,一切都沾滿著溫暖的鮮血,慢慢地向下滴下來。啊啊,這下可無法掩飾了吧。

突然,寢室的門被人打開了。

「艾麗娜,你還好···嗎!?!?「打開門的是米卡蓮,她正想著看望自己的女兒,但恐怕看到眼前的這一幕,一時之間驚訝得無法反應過來。

「啊,來得真巧呢米卡蓮」我沒有留給米卡蓮緩過來的時間,拿著刀沖了過去。

「要不是因為你,父親怎么會拋下我再婚啊!!!」我憤怒地叫喊著

「莉莉s!?!?」在米卡蓮反應過來的第一時候,我已經把刀劃過米卡蓮的頸子上。

「一切都是你的錯米卡蓮!!!要是沒有你的話!!!!」我顧不上一切地叫喊著

「噶啊啊啊啊啊!!!!!」米卡蓮痛苦的呻吟徹底響徹了家中,我左手伸過去抓出逃跑的米卡蓮的頭發,用力扯了回來,然后再用右手的刀用力的插在米卡蓮身上。

痛苦扭曲了米卡蓮的臉,但是她仍然努力地擠出一句話。

「為。。什么···」米卡蓮話沒說完,便永遠沉默了。

米卡蓮的身體無力垂下,血一滴滴流在地板上,將地毯漸漸染成鮮紅色。

「對···都是你們的錯,要不是你們突然出現的話,我也不至于這樣了···」

「對啊···。都是你們的錯」我看著米卡蓮的尸體和自己沾滿血的雙手,精神恍惚,自言自語地說著。

「莉莉絲···。這是,怎么回事···。。」

又一個新的聲音從我身前傳過來了,我抬起頭,看到父親正震驚地看著我。

「哈哈···。沒想到最后竟然是父親您啊···。」

「對啊···都是你的錯,要不是你把米卡蓮娶進來的話!!!!」我發了瘋地拿起了刀,向著父親斬去。

「住手!!!住s!?」

父親的叫喊并未能停下我的動作,我只是熟練地把刀狠狠地砍在父親身上。

不斷重復,直至一切都變得安靜下來。

四周失去了所有聲音,只剩下我失控的呼吸聲,和笑聲。

「哈哈哈哈···。哈哈哈······」看著3個人的尸體,我不禁大聲發笑,那是悲傷還是喜悅?自己也不知道,只是在不停地笑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只是眼前突然一暗,周圍的一切都瞬間消失了。

「碰!」審判官狠狠地敲響了法槌,響亮的聲音使我從沉醉中回過神來。

轉眼看去,我已經被帶上手銬,跪在了審判庭中。而艾麗娜,米卡蓮與父親,正在庭上看著我。

「怎么···可能···」

「明明,已經殺死了你們了啊···」我精神恍惚地看著他們,自言自語著。

「莉莉絲,你身為公爵之女,卻蛇蝎心腸,殘虐不仁,居然企圖謀殺家族親人,可謂喪心病狂,現在我作為玫尼亞王國太子宣布,判處你死刑!」眼前,突然出現的卡西利亞王子用冷冽的眼神望著我,狠狠地說。

「殿···殿下?」

「不是這樣的殿下,這不是我的錯···你聽我說···」我痛哭求饒著,早已不顧貴族的禮儀。

「廢話就在地獄說個夠吧。納米斯,行刑!」殿下沒有留給我時間。

「遵命,殿下」納米斯慢慢地走過來,同時抽出了佩劍。

「不要···不要殺我···」

「閉嘴吧!」

納米斯沒有任何猶豫,提起刀向我斬來。

我極力后退著,卻被一個瘦小的老婦人擋著了去路。

「公爵家的孩子,可別亂動哦,一不小心割到了那就沒人可以救到你了呢嘻嘻」老婦人扭曲著臉上的五官,發出了惡魔般的笑聲,把架在我脖子旁的刀,用力地插了進去。

」不要啊!!!!!!!!!!!!「我拼盡了全身力氣,大聲喊了出來。

眼前,是熟悉的房間,還有熟悉的母親的味道。

」哈······哈···。。哈···。「過度的驚訝使我一時間上氣不接下氣,似乎就要在窒息的邊緣一樣,用力地呼吸著。

是···。。夢???

一時半刻,我才回過神來,我正躺在床上,但冷汗已經濕透了我的睡衣與頭發。

······我用力深呼吸著,努力使自己回歸平靜。

但無論如何整理心情,夢境中的一切早已深深刻在我的腦海里。

殺掉父親,米卡蓮和艾麗娜嗎?···

這般丑陋不堪,殘虐無情的做法,

說不定,那正是我深藏心中的想法。

那正是一直以來藏在「莉莉絲」光芒背后的陰暗面。

而是真正的,我的愿望。

這種復雜的情緒···連自己也無法理清。

是悲傷?還是憤怒?是忍無可忍?還是單純的發泄?

沒什么值得莉莉絲悲傷的事情,莉莉絲出生在高貴的公爵家,有愛莉莉絲的父親和母親,生活也很幸福,即使在米卡蓮嫁進來后,一家人也很融洽,并沒有值得莉莉絲悲傷的事情。

沒什么值得莉莉絲憤怒的事情,無論是為米卡蓮負責到底的父親,還是意外未婚先孕卻沒告訴父親的米卡蓮,還是明可過上貴族生活卻淪落過了十多年平民生活的艾麗娜,一切也沒有需要莉莉絲恨的事情。

如果說,莉莉絲應該有什么應該憎恨的話,那大概只會我自己吧。

那個心胸狹窄,只會一味將責任推向別人的自己。

還有,親手害死了母親的,自己。

?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