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罪之卷

第十六章·回憶中的莉莉絲

第一卷 罪之卷??第十六章·回憶中的莉莉絲


回想起來,在以往,在學院和社交宴會中也遇過好幾次莉莉絲,

社交宴會上,莉莉絲一直擁有著不遜于王族的氣勢,即使是面對卡西利亞或者其他王族,從莉莉絲身上也看不見一絲的退讓。與淡薄社交的公爵相比,莉莉絲就像是社交界的女王,無時無刻不把控著上流社交界的節奏,悠然自若地游走在王族與貴族之間,舉手投足均有著完美的風范。仿佛有一種莉莉絲才是當世公爵的錯覺。

同時,令人好奇的是,莉莉絲似乎并沒有深交的朋友。

作為社交界的焦點,毫無疑問不論男女,無數貴族,甚至王族,都希望著與這位公爵之女莉莉絲建立更好的關系。沒卻從未聽見有誰能成功地成為莉莉絲的友人。雖然莉莉絲似乎婉拒了所有人的邀約,但從來沒人對她的態度出現過不滿。可以說,莉莉絲完美地把握著與貴族們的距離,僅可遠觀,不可近觸。

這種距離的把控,不僅僅是針對貴族,甚至還針對著卡西利亞自己。

按理說像莉莉絲這樣優秀的人才,本應在更早的時候就應該在貴族間成為傳言。并且王族與公爵貴族,早在孩童時代就必須與莉莉絲也有數次見面的機會吧,但是在卡西利亞印象中卻毫無記憶。

從印象中,與莉莉絲的第一次見面,就在莉莉絲12歲正式出入社交界的宴會上。每當貴族的孩子達到12歲后,就會召開盛大的宴會,邀請各方貴族參加。同時也是這個貴族開始出入社交界的時間點,從這個時候開始,貴族就會不斷地收到其他貴族的茶會邀請,結交各方勢力,穩定關系圈。

在這之前,莉莉絲似乎毫無音訊,仿佛是在那一天,那一剎那間降臨于世的天使一樣,迅速占領了上流社交界。

作為王國三大公爵之一,莉莉絲的宴會自然是極其奢華,幾乎集結了上流貴族圈的所有人。甚至作為王族的卡西利亞,也不得不專程走上一趟。

「莉莉絲,可以與我跳一曲嗎「卡西利亞微微彎腰,微笑著伸出手向莉莉絲發出邀請。

在宴會中,通常男性王族需要邀請主場的女性貴族跳第一曲。同齡12歲的卡西利亞已經出入過無數社交場合,自然十分熟練上手。

「當然,那是我的榮幸,卡西利亞殿下」莉莉絲可愛地微笑著,伸出手去回應卡西利亞的邀請。

···。毫無疑問,莉莉絲的容姿十分完美,金色的秀發上裝飾著銀白色的花冠發飾,高貴而淡雅的拉沛歐圣教國出品的「玫瑰之血」紅寶石首飾與雪白的禮服上點綴著的紅色的玫瑰相映,絕世傾城的美貌配上淡淡的花香,再加上那甜入心扉的微笑與獨特的寶藍色的瞳孔,瞬間奪走了所有人的目光,令無數貴族少女成為陪襯的綠葉。在她的身前,連身為王族的卡西利亞似乎都顯得黯淡失色。如果說世界上真有可以迷惑人心的魔女或魔法的話,那不過于是莉莉絲而已。

現在回想起來,卡西利亞似乎早就從那完美的微笑上感受到了違和感。

卡西利亞從小出席過無數宴會,王族的,貴族的,軍官將士的,慈善的,各種各樣宴會都有著不少的經驗。其中最為常見,而又是最不可避免的,就是貴族間的社交行為。自我吹捧,暗里攀比,低階貴族對高階貴族,王族的無原則性獻媚。而在其中,最難受的就是貴族的獻媚,迫不及待的相與王族扯上關系,縮短距離的貴族似乎完全不介意將自己渴求名利的欲望暴露出來。

「殿下,如果您有時間,下次請務必與我一同參加XXX的茶會!」

「殿下,我十分喜歡音樂,我可以為殿下的美貌獻上一曲嗎!」

「殿下···」

每次的茶會中,總有貴族想方設法貼近自己,似乎這樣就能獲得一點吹噓的資本。

厭惡,惡心,令人作嘔。

那種媚笑,卡西利亞看過無數次,所以對于卡西利亞而言,是不是出于本心的笑容,似乎一眼可以看透。

可是,這種經驗,對于莉莉絲而言卻完全不通用。

那是完美的微笑,毫無疑問在任何人眼中都是出自本心的笑容,是幸福與愉快的象征,是喜悅與祝福的溫柔鄉,如果是一般的男性的話,恐怕在剎那間便會淪陷在這幸福中了吧。

可是,那卻不是一瞬間,不是僅僅投向卡西利亞的笑容。

早在卡西利亞向莉莉絲發出邀請前,這個笑容就已經常常掛在莉莉絲臉上了。

從那甜入心扉的微笑上,未能感受到任何變化,仿佛就是早已熟練至極,由經驗老到的專家們批量生產出來的工藝品一樣。

卡西利亞接過莉莉絲的手,伴隨著音樂,跳起了優雅舞步。

舞蹈是上流貴族間的社交形式的一種,因此卡西利亞與女性貴族之間的舞蹈機會十分多。而她們的舞蹈,毫無意外地充滿熱情和誘惑。魅力的紅唇與誘人的眼神,努力地密接的肌膚,故意貼近的豐滿的胸部,各種各樣充滿暗示的肢體語言露骨地展示在卡西利亞眼前。

甚至偶然會令卡西利亞產生一種,「這才是女性的標準舞蹈姿勢」的錯覺。

但對比起來,莉莉絲的舞步十分標準,似乎一絲不茍地復刻了舞蹈教授的教學內容一樣。舉手投足之間,動作卻異常冰冷。與其他貴族跳出的溫柔熱情的舞步不一樣,與莉莉絲跳出的舞步極其標準生冷,如果讓觀眾打分的話,恐怕必定是滿分中的滿分吧,但單對于卡西利亞而言,卻就像與舞蹈教授對練的感覺一樣,枯燥,標準,單調而又無趣。

那并不是厭惡或者其他什么負面的感覺,倒不如說什么感覺也沒有,平淡而平靜,就像什么也沒發生過一樣,與魔法般誘人的微笑相比,充滿了違和感。

舞蹈結束后,觀眾們發出雷鳴般的掌聲,就像慶祝這舞蹈冠軍的誕生一樣熱情。

但相對而言,莉莉絲臉上,被稱作【微笑】的東西,卻一成不變,沒有任何起伏。

「謝謝大家」莉莉絲轉身向觀眾們深深道謝,然后轉回來看著卡西利亞,露出了更甜的微笑。

「謝謝您,殿下,能與您共舞這一曲,我深感榮幸。」

「啊,啊···你跳的十分好,看來以后你肯定會受到大家的喜愛吧」

「哪里的話,是殿下您謙虛了」

「我這邊還有點事情,先失禮了」說完后,莉莉絲優雅地行了禮,轉身走向宴會一旁。

···卡西利亞思考著。

剛才的那個笑容,雖然很好看,但卻異常冰冷。

而且與王子跳完一曲后,連客套話都不說多幾句就急急忙忙離場的貴族,莉莉絲還是第一個。

卡西利亞看去莉莉絲的去向,只見她正在與宴會邊上坐著輪椅的一名夫人在聊天。

與莉莉絲有著同樣的瞳色,加斯特公爵的妻子,莎莉絲夫人?莉莉絲的母親為什么在宴會的邊上?

不過,重點似乎不是這個。

莉莉絲活躍且溫柔地向莎莉絲夫人笑著,眼中透露出甜蜜與濃濃的愛意。

······

回想起來,那可能是直到現在為止第一次看到莉莉絲真正的笑容了吧。



?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