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罪之卷

第十四章·黃昏的余溫

第一卷 罪之卷??第十四章·黃昏的余溫




「莉莉,絲小姐??···。」納米斯對身前莉莉絲的意料之外行為感覺很驚訝,但是無論理性上如何掙扎,情感上卻無法拒絕。身前少女嬌小的身姿和憐愛的哭泣,讓納米斯強烈地萌生出保護欲。

「嗚嗚···」我無法停止哭泣,僅僅一味想著抱著身前的天使,抱著這屬于自己的溫暖。

「你!你是誰!你在干什么!」突然從小巷入口處傳來男人的大喊。

「你這家伙!你到這個時候才到嗎!」納米斯看著身后遲遲到來的衛兵,不禁憤怒了起來!

「我是卡西利亞殿下的近衛,納米斯-加納!」納米斯從身上掏出了近衛的勛章,向衛兵喊道。

「啊,真的是卡西利亞殿下的···。」衛兵一下子蒙圈了

「這里剛才發生了集團誘拐貴,」納米斯瞬間考慮了一下,對于公爵之女的莉莉絲而言,名譽甚至比性命更重要,這個時候千萬不能讓其他人知道少女真實身份!

「誘拐平民的案件,誘拐犯4人我已經全部斬殺了!」納米斯馬上改口

「馬上叫一輛馬車過來!我護送這位受驚的平民回去接受調查!」納米斯向衛兵發出了命令。

「遵命!」說完,衛兵急急忙忙離開了。

「嗚。。,」多虧了衛兵的出現,我終止從情緒中擺脫了出來,制止了哭泣。

「謝謝你···納米斯,如果沒有你的話,我就會被···」我看著細心地照顧著我的納米斯,再次道謝。

「···。。」眼前的少女盡管沾滿了鮮血和污跡,但憐愛絕色的面容震撼著納米斯的心,令一向心平如水的納米斯一時間無法平靜下來。

「沒,沒關系的,莉莉絲小姐沒事就好了」納米斯努力平靜了自己的心情,再次微笑著說道。

「納米斯,你的頭受了傷嗎???」一開始我以為是犯人的血跡,但看了一會兒后,才發現有鮮血不斷地從納米斯的額頭流下來,而且納米斯的臉色看上去也很蒼白,似乎在默默地忍受著痛苦。

「啊,啊···因為樓頂有點高,跳下來的時候沒辦法站穩,不小心撞了一下,沒大問題的」納米斯還是溫柔地對我笑著

「這樣根本不是沒問題的傷啊···」我從納米斯的懷中離開了一點,上下關注著納米斯的身體情況。

!!!!!!當我看到納米斯的腿的時候,我倒吸了一口冷氣,鮮血慢慢地從納米斯的腿下流了出來,而且納米斯的雙腿也不穩地抖動著。

「腳!腳是跳下來的時候弄傷的嗎!?」看上去像是創口骨折,明明已經是站著也很痛苦才對,我剛才抱著納米斯的時候,他應該會很痛苦才對,可是為了我,他卻什么也沒說···

咯咯咯,衛兵終于帶著一輛馬車來到小巷入口了。

「近衛大人,馬車已經到了!」

「好,你來扶我一下」說完,納米斯脫下了外套,將外套罩在我的頭上。

「實在抱歉,莉莉絲小姐,請暫時罩著頭,這樣就不會暴露身份了」

「納米斯···」直到現在,他還在不顧自己的傷勢,處處考慮著我的處境。

我跟隨著納米斯走出了小巷,在衛兵扶持下慢慢上了馬車的。

「馬車開到皇家學院的后院,我帶著這位平民去進一步調查」納米斯吩咐道。

的確,如果馬車直接開回公爵領的話,不僅車夫會知道這件事情,而且公爵領的人也會看到我這不堪入目的姿態。

納米斯,原來你是這么溫柔,這么溫暖的人嗎。

但正因為如此,我才更加感到愧疚。

眼前的納米斯似乎正在用力地擠出笑容,但是手卻緊緊捏在大腿上,似乎正在拼命忍著腳步的傷勢,而頭上的血也沒停止地往下流。

如此嚴重骨折,甚至會影響近衛一生的仕途,甚至是,連正常的生活也難以維持···

母親!?

我突然聯想到因為腳傷而生活無法自理的母親。

都是我的錯嗎?

如果不是因為我的話,納米斯也不會受如此重的傷。

我又一次將不幸帶給了身邊的人了。

都是,我的錯···

痛。

成為暗衛以來,這次大概是受過的最重的傷了吧。

跳下來的時候由于考慮到斬擊的精準度,不能提前做好受身的動作,只能是在確認斬中后才通過滾動受身,但小巷太狹窄,頭部猛烈撞擊到附近了堆放物上。不過也算不幸中的萬幸,要不是四周堆放著雜物,估計就這個撞擊就能使自己昏迷不醒。

跳下來的沖擊遠遠超越了肉體的極限,能感受到腿部的骨頭裂了開來,刺在肌肉上,隨著馬車的每一次晃動,腿部都傳來超越言語形容的痛楚。

納米斯緊緊地捏著大腿,希望能抑制一下腳步的痛,但是一切都似乎沒什么效果。

雖然直接在街區上找醫生幫忙處理會更加方便,但是始終無法放著莉莉絲小姐一個人。何況對于貴族而言,名譽聲譽極其重要,無論如何也不能讓其他人知道莉莉絲的身份。現在只要堅持一下,堅持到皇家學院,就有專業的醫生可以幫忙。

哈···希望不會有太嚴重的后遺癥就好了。身體素質對于近衛而言,是最重要的一項能力,如果身體出現了缺陷,很有可能無法繼續勝任近衛工作,被換至其他平凡的崗位。盡管憑借這次的功績,應能獲得不少的嘉獎,但是比起作為近衛的地位而言,還是有無法比擬的差距。要是這樣的話,恐怕這么多年來的努力就化作泡沫了。

納米正陷入了傷痛與苦惱之中。

就在這時,對面坐著的莉莉絲伸來了雙手,溫柔地放在我的手上。

「對不起···。納米斯···」

「嗚嗚。。都是我的錯···」

「要不是我的話···你就不會受傷了···」

眼前的莉莉絲,就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一樣,低著頭不斷地哭泣著,口中不斷地重復著道歉的話。

放在我手上的莉莉絲的雙手,嬌小而溫柔,卻不斷地冷顫著。

「我的話,沒事的,傷口已經不痛了」納米斯微笑著回應。

「騙人,騙人···明明好痛,血也流著不停,好痛···」

莉莉絲抬頭認真看著納米斯的臉,淚水不斷地流著,一臉傷心地說著。

咚,咚,咚。納米斯的心跳不斷地高漲起來。

這是一種什么樣的情緒?無法形容。

當上近衛這么多年,當然受過傷的次數也不少,但有人為自己的傷勢而傷心的事情,恐怕這次第一次吧。無論是在部隊中訓練,還是在實戰中受傷,身邊的每一個人,無論是朋友還是親人,無論是父親還是母親,只會不斷地向納米斯喊著加油,努力,不能放棄之類的說話。

納米斯并不是自愿參軍的,他對戰斗沒有任何興趣,倒不如說抱著厭惡感吧。盡管如此,貴族參軍可以享受平民更高的待遇,比如說更容易當上王族的近衛。對于子爵這種幾乎接近平民的貴族而言,近衛的榮譽更容易使家族有進爵的機會。對于榮譽大于一切的貴族而言,毫無疑問是一個好機會。

因此,納米斯參軍了。就像拔出了圣劍就必須拯救世界的勇者一樣,作為拔出了圣劍的普通人,納米斯不得不背負著家族的期望,成為優秀的近衛。至于途中會經受多少困難,那可不是其他人會關心的東西。

只是理所當然一樣,納米斯不得不優秀起來。

對啊,無論如何,無論是作為子爵的繼承者,還是作為一名近衛,這點傷痛可算不算什么···

「對不起。。納米斯。。一定好痛吧···」莉莉絲哭得很傷心,就像受傷了的是自己一樣。

為什么莉莉絲···為什么貴為公爵繼承人的她···會為了區區一名近衛的傷勢而如此傷心呢。

「對不起。。都是因為我你才會···」莉莉絲的手,好溫柔。

不是這樣的莉莉絲!我只是做了自己該做的事情···才對啊···

「嗚嗚···都是我的錯···」莉莉絲的淚水滴在她的手臂上,然后順著莉莉絲的手,留到納米斯的手上。

莉莉絲,是在為了我而悲傷著。那是從其他的任何人,無論是朋友還是親人,都未曾獲得過的,安慰與同感。

在這個其他人都只會讓自己不斷努力不斷加油的世界里,只有莉莉絲會為了自己的傷勢而悲傷,而哭泣

只有她,能感受到納米斯的痛楚。

奇跡地,那些本應無法被抑制的痛楚,似乎被這雙溫柔的小手分擔了一樣,奇跡地減輕了很多。

如果說世界上有天使的話,大概也就是眼前的少女了吧?

而且,沒想到一直以來在學院中強勢孤高,與所有人都保持著距離感的莉莉絲,私下居然有著這么讓人憐愛的一面。

如此溫柔,如此憐愛,仿佛只需要隨便看上一眼,就能讓人無法自拔地陷進去。

想到這里,仿佛有一種受傷了也值得了的心情。

真是要瘋了···納米斯不禁失笑了起來。

馬車啊,

再慢一點吧。

?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