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罪之卷

第八章·面具的背后

第一卷 罪之卷??第八章·面具的背后


   「殿下!關于剛才聊到關于莉莉絲的事情,我···」納米斯走了進來

「我已經說過了,這件事不需要再提!我不需要任何小手段!」卡西利亞有點生氣地說。

「不是這樣的殿下,就在評選成績出來后不久,我打聽到莉莉絲前往了教導室,企圖提交退選申請···」

「!!!!???,納米斯!!,你在背后偷偷做了什么事情!!」卡西利亞憤怒地喊了出來。

「怎么可能!你以為我是第一天知道莉莉絲這個人!?就在幾天前還完美地演講了的她,今天突然要放棄!?」

「別糊弄我!納米斯!老實交代你究竟做了什么事情!」卡西利亞靠近了納米斯身前,強烈地散發著怒氣。

「殿下,請您冷靜下來聽我說」納米斯冷靜地拉開了距離

「我真的什么也沒有做,而且雖然莉莉絲企圖退選,但是也被教授們勸下來了。」

「盡管不清楚評選演講和現在這段時間內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我認為現在的莉莉絲情緒應該不太穩定,殿下還是有希望勝利的」

「!!!!!!」卡西利亞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

「你是說,那個完美無缺的莉莉絲,今天情緒出現了問題?

「這完全不可能」

「如果是因為母親去世的事情的話,那么應該出現在演講當天,而決不是今天」

卡西利亞始終無法相信這個事實。

「難道,是父王的意思!?」

「不會的,這不是陛下的作風。」納米斯冷靜回答。

「我也知道,可是這更不像是莉莉絲的作風。「

「因為我知道,她絕對不是一個會半途放棄的人」

」不行,我要去親自問一問她」

卡西利亞稍加思索,決定當面了解事實真相。

卡西利亞隨后快步走出了皇族休息室。

「現在是午飯時間,我猜她應該會在餐廳中。」

納米斯快步跟上。

「叮咚」下課鈴響了。

在剛才的上課時間里,雖然我仍然偽裝出完美的學生姿態,但是心里已經被剛才的事情堵滿了,什么也沒聽進去。

按平時的節奏,按照「莉莉絲」的標準行為習慣的話,這個時候我應該前往餐廳,與同學們一邊交流一邊就餐。但恐怕我剛才在教導室里企圖退選的事情,會被某些學生們聽到吧。這個情況下前往餐廳絕對不是一個好選擇。為了避免被同學們發現,我悄悄地快步離開了教室。

「莉莉絲小姐,我們一起去餐···。誒?」

「莉莉絲小姐今天好像有什么要事嗎?」

前來邀請的同學們四處張望也找不到莉莉絲的身影。

學院占地非常廣闊,除了餐廳以外,還有少部分人會在庭院中用餐。這部分人通常聚集在離教室較近的地方,以便餐后可以迅速回去。因此某些偏遠的庭院便成為了無人問津的地方。

玫瑰園便是其中一個。以培育珍稀玫瑰為目的玫瑰園是學院戀人在節假日里相遇的好去處,但由于路途遙遠,相反在午餐時間則不會有人去。

我輕輕走進玫瑰園中,在其中一個亭中坐了下來。

輕輕地掏出藏在裙里袋里面的小面包。靜靜地,努力不發出任何聲音地吃了起來。

好口渴···

從一開始,在餐廳使用午餐便是莉莉絲的日常,從不例外。我沒有把面包作為午餐的經驗,因此也沒有提前準備有水或者紅茶,而且即使現在想要喝水,在距離教學樓最遠的這個小亭上是不可能實現的事情。再說,一旦回到餐廳中,也無法面對同學們的質問。

本應很美味的奶油面包,在口渴的情況下變成了難以下咽的紙團。

好難吃···不過由于沒有吃早餐,本來肚子就很餓了,加上昨晚哭了半個晚上,現在體力已經很勉強了。如果現在不把這個奶油面包吃下去的話,估計難以堅持到放學。

但是,本應該冷靜度過的這頓午餐時間,我卻無法自控地回憶起剛才在教導室中發生過的事情。

「·········。。」盡管結果我還是堅持參選學生會會長,但從我口中聽到了退選的申請,教授們私底下一定會對我很失望吧···。

這可不是「莉莉絲」應該做的事情。

我應該在一開始就想清楚才對的,參選學生會會長與否,與上一世的不幸并沒有實際性的關聯,只是我一己之見的任性而已。

·········

不過,父親···真的有為我當上學生會高等部會長而開心了嗎

腦海中,突然浮現出這個疑問。

當然,在上一世,當我告訴父親當選了學生會高等部會長時,父親臉上也浮現出了笑容。

然而,就在我上任學生會高等部會長的一周后,

放學回家的我,看到了那永世難忘的一刻。

父親溫馨地笑著,與艾麗娜和莎莉絲,即我的同父異母的姐姐與繼母在一起聊天的那一幕。

·········

我努力地阻止了自己的回想,希望把注意力集中在學生會參選的問題上。

沒關系的,即使我入選了學生會,但是只要我刻意避開殿下···。

這樣的話,我就不會因為殿下而傷心···

我在腦海中無數次重復著嘗試說服自己。

但心中壓抑著的情緒,卻無法控制地溢出來,化作淚水,在臉邊滑下。

我趴在座子上,努力壓抑著自己的哭聲,生怕被別人聽到。

與上一世在牢中,在絕望中的絕望不一樣。

這次,是要親眼看著自己失去一切。

這次,是要親手葬送自己得到的一切。

痛苦,悲傷,不甘心。

卡西利亞快步趕到了餐廳,四處尋找著莉莉絲的身影。

奇怪,按道理莉莉絲在的地方,必定會有一大群世俗的貴族少女少年圍著,成為移動的上流社交界盛宴。但今天一眼看過去,卻并沒有類似的人群,這反常的一幕,令卡西利亞懵了。

「啊!卡西利亞殿下是來用餐的嗎,請容許我一同就餐吧!」

「卡西利亞殿下,這次的學生會評選我一直都在支持您的,我是···」

「卡西利亞殿下···」

卡西利亞暴露身影后不久,勢利的貴族們便聞聲而至,努力的希望在王子身前留上少許印象。

「······」卡西利亞一如既往不屑地冷眼看著這些媚態百出的貴族,心生厭惡。

由于每次前往餐廳,都會成為貴族們的焦點,所以卡西利亞不常去餐廳。

作為王族,卡西利亞經常出入上流貴族的社交圈,與貴族相處的經驗亦十分豐富。

盡管作為王族,卡西利亞按道理也應該是貴族的同類,但卡西利亞實在是無法喜歡上貴族的待人處事的態度。

那群勢利的貴族們,一旦對方地位比自己高,就會露出微笑和媚態,百般討好企圖獲取對方的好感。而一旦看到比自己身份地位低的人,便會馬上收起笑容,以傲慢不遜的態度將對方拒于社交圈外。

這些口里不一,為了權力和名譽而活著的貴族們,卡西利亞極為厭惡。

真是的,希望他們也學習一下莉莉絲啊

莉莉絲是卡西利亞見過的最完美的一位貴族,無論是人前還是人后,無論是面對地位高低的人,甚至是面對王族,面對卡西利亞自己,她一直都是不卑不亢,無時無刻都展現著完美的貴族姿態。比起那些露骨地展示出自己欲望的貴族實在是完全不同的存在。

不過,盡管如此,對于卡西利亞而言,莉莉絲實在是太完美了,完美得就像一個精心打造出來的工藝品一樣。「滿分」對于一般學生而言,必定是很令人興奮的事情吧。但是對于每次都能拿到「滿分」的莉莉絲,只能讓人習慣,讓人覺得這才是「日常」。

最優秀的回答,最優秀的行為,但是對于卡西利亞,一切都太優秀了,優秀得枯燥無味。

也許正因為如此,所以今天行為異常的莉莉絲使得卡西利亞格外在意。

卡西利亞努力收起了冷漠,問了貴族們

「你們知道現在莉莉絲在哪里嗎,我有事要找她。」

「莉莉絲小姐的話,今天好像身體不太舒服的樣子呢」

「對啊對啊,本來還想要求莉莉絲小姐一同就餐的,可是一到下課就不見了」

「是啊,今天莉莉絲小姐還遲到了呢,我還是第一次見」

貴族們紛紛回答起來,可是簡單總結了一下,就是:今天的莉莉絲,的確很反常。

這明顯不正常,公爵的令愛已經去世一周多了,如果是那個無論如何都會做到最優秀的「莉莉絲」的話,不應該在這個時候才失態。

雖然不清楚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一定得抓住她好好問一問。

「這么說起來,我好像剛才看到貌似莉莉絲小姐的身影,往玫瑰園方向走去了」

其中有一名貴族猶豫地說道。

「玫瑰園?這更不像是莉莉絲會去的地方」卡西利亞冷冷地反問

「十,十分抱歉,這個,我也不太清楚···。」貴族一下慌了起來

「···。感謝」卡西利亞說完后,轉身離開了餐廳。

沒有任何線索,莉莉絲在午餐期間失蹤了。

盡管知道莉莉絲會在上課期間回到教室,但那樣的話就太久了,想盡快搞清楚背后發生的事情。

「納米斯,打聽得怎么樣」

「問了平時與莉莉絲接觸較多的幾名貴族少女,但是都不知道莉莉絲的行蹤。」

「···。算了,那就我們先在校園內找一下吧」

「了解」

「校園正門左側部分交給你了,我去找右側部分」

右側的最偏僻部分,是玫瑰園。盡管卡西利亞對這個線索不抱希望,但比起毫無線索亂找一通相比,明顯更好。

卡西利亞一邊環顧西周,一遍慢慢向玫瑰園走去。

突然,眼前有一個雪白的身影一閃而過。

整潔的校服,優雅的步伐,散發著孤高氣質的完美身姿。

毫無疑問,那正是今天突然從貴族視野中消失了的莉莉絲。

玫瑰園是離教學樓最遠的地方,莉莉絲究竟來這里做什么?

卡西利亞想不出任何符合道理的答案,而且這也完全不符合莉莉絲的行為作風。

強烈的好奇心使得他靜靜地尾隨著莉莉絲,希望從中觀察到什么秘密。

只見莉莉絲靜靜地坐在涼亭中,從裙擺里逃出了小面包,緩緩地吃了起來。

這是什么回事??????不去餐廳,走來這么遠的地方,就是為了吃面包?

百思不得其解,正當卡西利亞正要過去好好質問一番的時候,卻發現了莉莉絲身上的異常。

莉莉絲那雙瞳失去和往日的傲氣與光澤,灰暗地一直在看著手中的面包,停下了吃面包的動作,似乎在深思著什么。

應該要走過去嗎?卡西利亞并不是一個太耐心的人,可是眼前的景象卻過于反常,令卡西利亞一時間無法下判斷,只好躲在不遠處靜靜觀望。正好低著頭的莉莉絲也沒有注意到卡西利亞的身影。

·········時間靜靜地過去,但莉莉絲卻一直保持著同一個姿勢,似乎被凝結在庭院中,成為了玫瑰園的藝術品一樣。

!!!!!!!!!!!!!!

在這廣闊的玫瑰園里,寂靜無聲,除了偶爾微風帶來的風聲以外,就只剩下,

莉莉絲的淚水打在地上的聲音了。

似乎是要抑制著自己的情感一樣,莉莉絲用力抱緊了身體,咬著牙使自己無法露出哭聲,但痛苦早已顯露在莉莉絲的臉上,手中的面包也被捏得變了形。在這寂靜的庭院里,沒傳來一絲哭聲,但淚水仍然不斷地從那雙無神的瞳孔中流出,輕輕打在地上,在亭中傳來回響。

·········。!!!!!!!!!!!!

那是···。莉莉絲!?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