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末路人十香

終章 精靈所在的風景

終章 精靈所在的風景?

「——以上。」

這里是只有身為司令的琴里才能進入的(佛拉克西納斯)特別通訊室。

靠著擺放在昏暗房間中央的圓桌,琴里以那句話作為報告的結語。

與攻略·回收作業有關的報告。

包含琴里在內,圓桌上總共可以感覺到五個人的氣息。

但是——實際上待在(佛拉克西納斯)內的只有琴里一個人。其他成員都是透過設置在圓桌上的擴音器來參加會議。

「……也就是說他的能力是貨真價實的嗎?」

發出有點含混不清聲音的,是坐在琴里右手邊的丑陋貓咪布偶。

哎呀,正確來說,發出聲音的應該是擺放在布偶前方的擴音器。不過從琴里的角度看過去,看起來就像是那只丑貓在說話。

那是因為對方看不見這里的影像,所以才被琴里擅自擺放在那里的東西。

拜此所賜,位于(佛拉克西納斯)最內部的這個房間變成了相當奇妙的幻想空間。簡直就像是《愛麗絲夢游仙境》里的瘋狂茶會般。

「我不是說過了嗎?士道一定能成功。」

琴里得意洋洋地抱起手臂。然后,這次換成坐在左邊的哭臉老鼠發出平靜的聲音。

「——只靠你的說明根本不足為信。除了死而復生的能力……還擁有吸收精靈力量的能力。

真是令人難以置信呀。」

琴里聳了聳肩。

哎,這也沒辦法呀。

因為使用各種觀測裝備來確認士道的特異性所需花費的時間——大約是五年。

盡管如此,但是在這段期間內成立(佛拉克西納斯)、召集所有船員,以時間點來說其實是十分恰當的。

「精靈的狀態呢?」

下一位出聲的是坐在丑貓旁邊,滴滴答答流著口水而且外型設計得十分愚蠢的牛頭梗。

「目前由(佛拉克西納斯)代為收容觀察中——狀況非常穩定。沒有觀測到任何空間震與雜音。雖然還需要詳加調查才能確認剩余的影響力,不過,至少已經不再具有『只要存在就會摧毀世界』這種等級的危險性了。」

琴里說完后,放在圓桌上的四只布偶當中的三只不約而同地屏住氣息。

「那么,你的意思是至少在現階段而言,精靈即使存在于這個世界也不會發生問題羅?」

明顯泄漏出緊張情緒的丑貓大聲說道。盡管琴里的視線參雜著厭惡,但是仍然用平穩的語氣回答「沒錯」。

「反過來說,她應該也很難靠自己力量消失于鄰界吧。」

「——那么,他的狀況如何呢?吸收了那種程度的精靈力量,都沒有發生任何異常嗎?」

這次輪到哭臉老鼠提出疑問。

「現階段還沒有發現任何異常。不管是士道還是這個世界。」

「什么?那可是足以摧毀世界的災難喔!將那種力量封印在人體內,居然沒有出現任何異常?」

笨狗如此說道。

「不是已經評估過不會發生問題,所以才允許使用他的能力嗎?」

「……他到底是什么人?那種能力……簡直就像精靈一樣啊。」

與布偶的長相無關,而是個貨真價實的……蛋。盡管在內心如此嘆息著,琴里還是規規矩矩地開口說道:

「——關于死而復生的能力,就如同以前的說明一樣。至于吸收能力這一方面,目前還在調查中。」

琴里說完后,布偶們陷入短暫的沉默。

然后經過數秒后,至目前為止不發一語,抱著核桃的松鼠布偶靜靜地開口說話了。

「——總而言之,辛苦你了,五河司令。成果相當精彩。期待你往后的表現。」

「是!」

琴里在此時初次做出端正姿勢,將手擺在胸口前。



「……呼啊。」

那件事故發生之后,經過了禮拜六、日,來到禮拜一。

被復興部隊完全修復的校舍里,已經聚集相當多名的學生。

待在這些學生之中的士道無精打采地嘆了一口氣,呆呆地眺望著教室的天花板。

——那一天。

在那之后,士道便立即昏厥過去。等到再次睜開眼睛時,士道發覺自己又再次躺在(佛拉克西納斯)的醫務室里了。

接下來,士道在設施里接受一連串精密的醫療檢查——但是自從昏倒后,就再也沒看到過十香的身影。即使表示想要與十香對話,卻還是被要求一定要完成所有檢查,結果到最后還是無法見她一面。

「……啊:」

與十香邂逅后,這天旋地轉的十天彷佛就像是場夢一般。至于平靜無波的假日,老實說——

空虛與無力感幾乎讓人想要就此死去。

但是……除此之外,還有一件事情讓士道感到相當介意。

那一天,士道的確與十香接吻了。

在那個瞬間,原本穿在十香身上的靈裝溶解消失——同時,士道記得似乎有某種溫暖的東西流入自己體內。

——那到底是什么呢?

「…………」

他沉默不語地碰觸嘴唇。

明明已經過了三天,卻還能感受到那種觸感。士道的臉稍微變紅了。

「……真是惡心呀。你在做什么,五河?」

「殿……殿町。既然在的話就出個聲啊!」

突然間被搭話,士道趕緊將頭轉回到原來的位置。

「……我很正常地待在這里喔。而且還有跟你說話。殿町如果太寂寞的話,可是會死掉的唷。」

殿町一邊說話,一邊跨坐在沒有人坐的前方椅子,將手肘撐在士道的桌子上。

「不,我沒發現呀。話說回來,回去自己的座位坐好啦。班會快要開始了。」

「沒關系啦。反正小珠一定會稍微遲到。」

「你這家伙……她至少是我們的導師吧。不要幫她取這種聽起來像是小貓或海豹的名字啦!」

「哈哈,有什么關系,很可愛呀。雖然年齡差距有點大,不過依舊落在我的好球帶內啊。」

「啊……那么向她求婚吧。她應該會答應喔。」

「啊?你在說什么啊?」

然后,此時傳來教室門喀啦喀啦被打開的聲音,士道的肩膀顫抖了一下。

—瞬間,教室里出現一陣騷動。

這也難怪。因為那位鳶一折紙到學校上課時,額頭、手腳等部位都纏滿了繃帶。

「……!」

就連士道也屏住呼吸。

只要使用顯現裝置就能治愈大部分的傷勢。經過三天后還包著這么多的繃帶,代表傷勢應該相當嚴重吧。

「…………」

集教室里所有注目于一身的折紙,踏著搖搖晃晃的步伐走到士道面前。

「早……早呀,鳶一。看到你沒事就——」

就在士道尷尬地開始說話的時候,折紙突然消失在士道的視線中。

經過一秒后,士道才發現折紙朝著自己深深一鞠躬。

「鳶……鳶一……?」

教室陷入一片騷動,每個人的視線都集中在士道與折紙的身上。

但是折紙似乎完全不介意,繼續說道..

「——對不起,盡管我的道歉根本無濟于事。」

根據之后我所聽到的消息——據說狙擊十香的那一槍就是由折紙所發射出來的。所以應該是針對那件事情在道歉吧?

「什……五河,你到底對鳶一做了什么事啊……?」

「我才沒有!如果有做的話,應該是我要道歉吧!」

面對以驚訝視線盯著自己的殿町,士道如此回答。

話雖如此,詳情遺是不便向其他人說明。士道轉身面對折紙。

「好……好了,總之你先抬起頭來……」

士道說完后,折紙居然乖乖恢復原有的姿勢。

「但是——」

然后,下一瞬間,她將士道的領帶根部拽起。

「咿——?」

折紙維持冷淡的表情將臉湊過來。

「不準……花心!」

「……………………啊?」

以士道為首,包括注意著折紙一舉一動的每位同學都露出瞠目結舌的表情。

然后,彷佛是刻意配合這個時間點般,宣告班會開始的鐘聲響起。

盡管每位同學都興味盎然地往折紙與士道的方向看過來,不過還是各自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但是,只有折紙仍然繼續盯著士道的臉。

然后,就在此時救命女神出現了。

「好了~各位同學,班會要開始羅~」

小珠老師打開門進入教室。

「……?鳶一同學,你在做什么呢?」

「…………」

折紙沉默不語地瞥了珠惠一眼之后,放開士道的領帶然后回到自己的座位。

話雖如此,她的座位就在士道旁邊。所以根本讓人無法安心地喘口氣。

「好……好了,大家都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了嗎?」

珠惠似乎察覺到教室里的異常氣氛,刻意發出精神奕奕的聲音。

接下來,彷佛突然想起要事般拍了拍手,然后不斷點頭。

「對了、對了,今天在點名之前,老師要給大家一個驚喜——進來吧!」

「嗯。」

然后——傳來那樣的回應聲。

「什……」

「——」

伴隨著士道與折紙的驚訝。

「——我是從今天開始轉入本班的夜刀神十香,請大家多多指教。」

穿著高中制服的十香露出迷人的微笑走進教室。

光是看著就會讓人感到雙眼刺痛的美麗,在教室掀起一片騷動。

十香完全不介意那些視線,拿起粉筆,以歪七扭八的字跡在黑板上寫上「十香」兩個字。然后滿足地說出「嗯」一聲,點了點頭。

「喂,你……為什么……」

「嗯?」

說完后,十香朝著這邊看過來。散發出閃耀著不可思議光輝的幻想光彩。

「哦哦!士道!我好想你呀!」

她大聲呼喊士道的名字,輕盈地跳到士道的座位旁邊——剛好就是方才折紙站立的位置。

士道再次引起全班注目的眼光。

唧唧喳喳、唧唧喳喳。周圍響起的吵雜聲都在胡亂揣測兩人的關系,以及猜測剛才折紙的舉動與這件事情的關聯性。

額頭浮現汗水,士道以師生們聽不見的音量說:

「十……十香……?為什么你會在這里出現?」

「思,因為叫作檢查之類的東西已經結束了——我體內九成以上的力量似乎都已經消失。」

彷佛在模仿士道般,十香也以微小的聲音如此說道。

「哎呀——總而言之算是歪打正著吧。因為我的存在,世界才會停止悲鳴。因此呀,你的妹妹也幫了我多忙。」

「姓……姓氏呢……?」

「她叫什么名字?總之就是那名一臉睡意的女人幫我取的。」

「那些家伙……!」

士道胡亂搔著頭發,然后將頭抵在桌子上。

十香能重獲自由確實是件好事,但是應該還有其他方法吧?

但是,十香卻露出若無其事的表情……

「怎么了,士道。你看起來很沒精神耶。啊啊,難道是因為我不在身邊所以覺得很寂寞?」

她以一本正經的語氣說出這種話。

而且還是以周圍每一個人都聽得到的音量如此說道。

全班的騷動到達最高潮。

即使士道面臨到前所未有的窘境,還是想盡辦法大聲說道:

「你……不要亂說話!」

「什么嘛,真是薄情的人。明明那個時候是那么粗魯地渴求我……」

說完后,十香用雙手遮住臉頰,嘴里說著「討厭~」,臉上露出害羞的表情。

「————!?」

清楚感受到周圍氣氛的轉變。甚至于已經有人在桌子底下打簡訊了。如此一來,士道的名字應該會在一瞬間傳遍整個學校吧。

士道硬著頭皮提高音量。

「不……不對吧,十香!那……那種說法會讓大家誤會!」

「嗯?你想宣稱那是個誤會嗎?那可是我的第一次呀……」

「——,…………!?」

——致命一擊。這應該是琴里或令音替她想的餿主意吧。

不理會導師的制止,同學們開始喧嘩吵鬧。

然后,就在這個瞬間——十香將湊近士道的臉往右邊移動。

「咦……?」

愣在原地的士道眼前,有一支看似原子筆的東西迅速地飛過去。

「嗚啊!」

震驚的士道往那只筆的來源看過去。在那里,可以看見仍然維持射出原子筆的姿勢,以冷淡眼神看著這邊的折紙的身影。

「……嗯?」

「…………」

十香與折紙,兩人四目相交。

「嗯,為什么你會在這里?」

「那是我的臺詞。」

簡直是一觸即發的氛圍。

——不過,兩人似乎都沒有在這里挑起戰端的意思。

這也難怪。因為一方是幾乎力量盡失的狀態;另一方則是沒有裝備而且還受傷的狀態。

「好……好了!結束!到此為止吧!你們好好相處吧!」

因為岡峰老師慌慌張張地介入兩人之間,這一回合總算是進入中場休息。

但是……

「那么,夜刀神同學的座位是——」

老師開始尋找十香的座位——

「不需要,讓開。」

十香朝著坐在士道隔壁——折紙對側的學生,投以銳利的眼神。

「咿……咿—,」

受到那股氣勢的壓迫,原本坐在位置上的女學生從椅子上摔下來。

「嗯,抱歉啦。」

說完后,十香就從容不迫地坐到那個位置,然后往士道的方向看過去。

但是如此一來,與她四目相交的人就不是士道,而是折紙了。

「…………」

「…………」

兩個人沉默不語地互相瞪視。

不,士道非常高興十香能夠繼續留在這個世界。也很感謝琴里他們傾全力幫忙。

而且,關于折紙活下來這件事情,老實說自己也覺得松了一口氣。

這種狀況一定就是所謂的完美結局吧。

但是,現在這種情形……

「哦哦嗚……」

士道置身在從左右兩側發散出來、猶如怪異光線的眼光之中,抱起頭來。?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