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末路人十香

第五章 暴虐的鏖殺公

第五章 暴虐的鏖殺公?

時間是下午六點。

天宮車站前的高樓大廈被夕陽染成一片橘紅。

少年與少女兩人正走在位于高臺上,能將如此美景盡收眼底的小公園里。

少年的身分沒有任何問題。只是一名普通的男高中生。

但是,至于那名少女——

「……呼!」

日下部燎子瞇起眼睛舔著嘴唇。

「存在一致率百分之九八點五。這個數據可不能用偶然來解釋啊。」

精靈。

摧毀世界的災難。

三十年前將這塊土地化為焦土、五年前招來大火,相當于最兇狠瘟神的少女。

「…………」

但是,如今照映在燎子視網膜內的那個身影,卻只是一名可愛的女孩子。

「狙擊許可呢?」

然后,燎子的背后響起平靜的——反過來說,是讓人冷徹心腑的聲音。

無須回頭。身后的人正是折紙。

身上穿戴著與燎子相同的接線套裝與飛行推進器,右手拿著比自己身高還要長的對精靈步槍CryCryCry

「……尚未下達唷。只有要我們待命而已。那些大人們應該還在協商吧。」

「是嗎。」

沒有安心、也沒有沮喪,折紙點點頭。

現在,燎子他們這些AST成員總共有十人,以兩人一組的方式分成五班,在精靈所在的公園一公里范圍內待命中。

兩人目前的所在地也是其中范圍的地點之一。

這里是比公園更遠離都市中心、興建住宅中的臺地。雖然白天會有大排長龍的貨車、起重機、作業車等等,但是到了這個時間就會變得十分安靜。

幾個小時前,當折紙確認自己看見的那名少女是精靈后,馬上就得到了啟動CR-Unit的許可。

但是,防衛大臣與參謀總長似乎還在協商對策。

簡單來說,就是在討論是否應該發動攻擊的議題。

由于這次的現界沒有觀測到空間震,所以空間震警報并沒有作響。

也就是說,所有居民都沒有前往避難所。如果現在精靈突然失控的話,將會釀成嚴重災情。

話雖如此,萬一現在發布警報而刺激到精靈,后果也是不堪設想。現在的情況可以說是相當棘手。

但是——

「這是一個好機會。」

折紙以一如往常的冷淡語調提出自己的看法。

折紙說得沒錯,現在的情況同時也是一個好機會。

因為現在精靈并沒有將靈裝顯現在身上。

與燎子他們的隨意領域相似,那件能讓精靈變成最強、最終極的無敵生命體的外殼,并沒有穿在精靈身上。

如果把握這個時機,我方的攻擊應該可以直接命中。

但是,那畢竟只是一種可能性,而且還必須確實地給予一擊斃命的致命傷才有辦法成功。這就是為什么折紙要攜帶不屬于平時裝備的步槍之理由。

使用者發出悲鳴、彈道隆隆作響、目標喊出臨終前的慘叫聲。

因此稱為〈CCC〉(cry cry cry)。

如果沒有展開隨意領域,那把槍會讓狙擊手因為反作用力的影響而變成手臂骨折、精神錯亂的狀態。

但是,燎子不認為現在是使用那把槍的好時機。

「……那些不知人間疾苦的大人們,應該不會在這種情況宣布允許攻擊的命令。」

「如果不允許的話,會讓我感到很困擾。」

燎子說完后,折紙沒有遲疑地立即回話。

「……哎呀,待在現場就是這么一回事。一種情況是下達允許攻擊的命令之后,因為無法一擊斃命所以導致精靈開始肆意攻擊;另一種情況是即使精靈四處作亂,但是依舊可以強調『不知道精靈在這個世界現身了』。當外界追究責任時,這兩種情況所代表的意義可以說是天差地遠。」

「只因這種理由來決定,會讓我感到很困擾。」

「話雖如此,但是將自己的地位看得比那些無辜老百姓的性命還重要的大人們,可是不勝枚舉呢。」

說完后,她聳了聳肩。

折紙的表情沒有任何改變,但是不知道為何,看起來似乎顯得有點不悅。

然后——就在這個時候,燎子的耳邊響起混雜著雜音的聲音。

「喂、喂,這里是地點A。結果如何——咦?」

燎子聽見傳進耳朵鼓膜里的情報后,睜大了眼睛。

「——了解。」

她只有說了這句話,便結束通訊。

「……真是令人吃驚。已經下達允許攻擊的命令了。」

老實說,有點意外。原本以為鐵定只會下達待命的命令而已。

不——如此說來,就連昨天攻擊校舍的命令也是如此。都是目前為止相當罕見的強行攻擊政策。難道是上層出現人事異動了嗎?

不過,燎子只需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即可。具體來說——是將扣扳機的重責大任交付給在我方之中作戰成功率最高的隊員。

「——折紙,由你來射擊。在所有現場人員之中,你是最適任的人選。不容許失敗。絕對要一擊斃命。」

聽見這段話,

「了解。」

折紙毫不動搖地如此回答。



位居高地,被夕陽染紅的公園里,如今只有士道與十香的身影而已。

除了偶爾從遠方傳來的車聲以及烏鴉的叫聲之外,四周一片寂靜。

「哦哦,好美的景色啊!」

十香從剛剛開始就不斷將身子探出防止墜落的欄桿,眺望籠罩在夕陽余暉中的天宮街景。

在〈佛拉克西納斯〉船員們巧妙(?)的領導下踏上安排好的路徑時,剛好是太陽西下之際。兩人最后抵達這座風景優美的公園里。

士道并不是第一次來到這里。應該說這里其實是他相當喜愛的秘密場所。

選擇這里當作終點的人……哎呀,一定是琴里吧。

「士道!那個是怎么變形的?」

十香指著向遠方奔馳而去的電車,目光閃閃發亮地此說道。

「非常可惜,電車是不會變形的。」

「什么?屬于合體的種類嗎?」

「呃,的確是可以彼此連結。」

「哦哦!」

十香表現出理解的樣子點點頭之后,身體轉了一圈,一邊將全身體重倚靠在扶手上,一邊轉身面向士道的方向。

十香佇立在以晚霞為背景的景色中,美麗得猶如一副畫。

「——話說回來。」

彷佛想要改變話題般,她一邊發出「嗯~」的聲音一邊伸了個懶腰。

然后,臉上浮現一個無憂無慮的笑容。

「約會這種東西真是不錯啊。事實上,那個……該怎么說呢?很快樂。」

「…………」

事情發生得太突然。所以雖然士道自己看不見,但是他的臉頰應該已經是通紅一片。

「怎么了嗎?士道,你的臉很紅唷。」

「……是夕陽啦。」

說完后,他低下頭。

「是嗎?」

接著,十香走到士道身邊,做出仰望的姿勢查看他的臉龐。

「咿——」

「果然很紅,這是什么疾病嗎?」

待在幾乎可以感受到呼吸氣息的距離里,十香如此說道。

「不……不……不是的,所以……」

士道移開視線——同時,「約會」這個名詞也不斷在他的腦海中打轉。

曾經在漫畫或電影里看過相關知識。

大致上,如果戀人們在約會的最后階段來到如此美麗的場所,一定就會——

士道的視線自然而然地落在十香那看似柔軟的嘴唇上。

「嗯?」

「——!」

十香并沒有開口說話。但是士道卻覺得自己的邪惡思想彷佛被人看穿般,再次地移開視線,拉開兩人距離。

「什么嘛,真是忙碌的家伙呀。」

「羅……羅唆……」

士道用袖子擦拭額頭滲出的汗水,并且偷看了十香一眼。

十天前以及昨天,浮現在十香臉上的憂郁表情已經漸漸消失。他從鼻間輕輕呼了一口氣,往后踏一步,轉身面對十香。

「——怎么樣?根本沒有看見要殺害你的人吧?」

「……嗯,大家都好溫柔。老實說,我到現在都還無法相信。」

「啊……?」

看見士道的疑惑,十香露出自嘲的苦笑。

「大部分的人類居然都沒有拒絕我,也不會否定我的存在——但是,那個機器人軍團……

呃,叫什么名字呢?A……?」

「AST嗎?」

「對,沒錯。假設街道上的那些人都是他們的手下,目的是為了欺騙我。這種說法的可信度似乎還比較高。」

「喂、喂……」

雖然這種想法非常不符合邏輯……但是,士道卻完全笑不出來。

因為對十香而書,那種情形反而才是正常的。

被人否定、持續不斷地被否定,那樣才是正常的。

這種處境——真是悲哀啊。

「……那么,你認為我也是AST的手下嗎?」

士道說完后,十香用力搖頭。

「不是,士道不一樣。對方一定是抓走了你的兄弟姊妹當成人質來威脅你。」

「那……那是什么角色設定啊……」

「……我不認為你是我的敵人。」

「咦?」

「沒什么。」

士道提出反問之后,這次換成十香別過臉去。

她彷佛要強迫自己改變表情般,用手使勁地拍拍臉,然后再次將視線轉回來。

「——但是,說真的,至少今天對我而雷是非常有意義的一天。沒想到這個世界是如此溫柔、如此有趣、如此美麗……」

「是嗎……」

士道微微牽動嘴角,嘆了口氣。

但是,十香卻與士道相反,將眉毛皺成八字眉后露出苦笑。

「他們——AST那些家伙的想法,我似乎有些明白了。」

「咦……?」

士道驚訝地皺起眉頭。然后,十香露出略為悲傷的神情。

與士道最討厭的憂郁表情有點不同——但是,仍然會議看見的人感到揪心,是一種充滿悲壯感的表情。

「我……每一次現界的時候,就會破壞如此美麗的世界。」

「——————!」

士道屏住呼吸。

「但……但是,那并不是你自愿的吧……?」

「……嗯,無論是現界或是當時所引發的現象,都不是我能控制的。」

「既然如此——」

「但是,對于這個世界的居民而言,這種破壞的結果并沒有任何差異。我總算明白…AST想要殺死我的理由了。」

士道突然說不出話來。

十香的悲痛神情在胸口拉扯出一道痛楚,讓士道難以呼吸。

「士道。我果然——應該消失吧?」

說完后——十香露出微笑。

不是今天白天時所見的天真笑容。

簡直就像是察覺到自己死期的病人——既虛弱又痛心的笑容。

士道咕嚕一聲,咽了一口唾液。

不知從何時開始,他的喉嚨變得相當干渴。感受到緊繃的喉嚨因為缺水而產生微微痛楚的同時,士道努力地開口說話:

「沒有……這種事情……!」

為了將力量注入到聲音里,他握緊拳頭。

「因為……今天沒有引起空間震啊!一定是因為與平常有什么不一樣的地方……!只要查明這件事情……!」

但是十香卻緩緩搖頭。

「就算那個方法確定可行,也無法阻止自己不定期地被送來這個世界的情形發生。現界的次數并不會減少。」

「那么……!只要你不回去那里就可以了吧!」

士道大叫出聲。然后,十香抬起頭來睜大眼睛。

她似乎從來沒有考慮過這個想法。

「這種事情——應該……」

「你有嘗試過嗎?即使只有一次也好!」

「…………」

十香緊閉雙唇陷入沉默。

士道壓住胸口想要平息異常的心跳,并且再次咽下唾液。

雖然只是瞬間脫口而出的一句話——但是如果真的可行,或許就不會再發生空間震了。

記得琴里曾經說過,精靈從異空間移動到這個世界時所產生的余波會形成空間震。

然后,既然十香會非自愿性并且不定期地被強拉到這個世界來,那么只要從一開始一直待在這里就好了啊。

「但……但是,還有一個問題。我不了解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

「那些東西我都能教你!」

士道立刻回覆十香所說的話。

「還需要住處跟食物。」

「那些……總會有辦法的!」

「或許會發生預料之外的情況。」

「等實際發生后再來考慮!」

十香沉默一會兒后,微啟雙唇說道:

「……我真的……可以活下去嗎?」

「沒錯!」

「真的可以待在這個世界?」

「對!」

「……會對我說出這種話的人,一定只有士道一個人而已。AST當然不用說,對于其他人類而書,肯定不會容許像我這樣的危險存在待在自己的生活空間里。」

「誰要理那些家伙啊……!AST?其他人類?如果那些家伙否定十香的話!那我就會超越他們!更加地肯定你!」

士道放聲大喊。

他朝著十香伸出手。

十香的肩膀微微顫抖。

「握住我的手!現在——只需要這么做就可以了……!」

十香低著頭,沉默不語地稍微沉思了一會兒后,緩緩抬起頭來,然后慢慢伸出手。

「士道——」

然后,

就在士道與十香的手快要碰觸在一起的那一瞬間。

「——————」

士道的手指突然抽動了一下。

不知什么緣故——突然感受到一股莫名的惡寒。

猶如被粗糙的舌頭舔遍全身般,令人厭惡的感覺。

「十香!」

在毫無自覺的情況下,士道開口叫喚那個名字。

然后,在十香尚未回答之前……

「……!」

士道便已經用雙手大力地推開十香。

纖細的十香承受不住這突然的沖擊力,像漫畫的情景般往后翻滾。

然后,分秒不差地…

「——————啊!」

士道在胸部與腹部之間,感受到了一陣猛烈沖擊。

「你……你做什么啊!」

他聽見全身沾滿泥沙的十香發出譴責的聲音,但是,他連要回話都有困難。

無法……呼吸。

很難……維持意識與姿勢。

總而言之,感覺……非常痛苦。

「——士道?」

十香目瞪口呆地如此說道。

為了尋找原因,士道試著將顫抖的右手伸向腹部側邊。

奇怪。

因為,摸不到……任何東西。

「啊——」

折紙用經過隨意領域強化過的視力看著士道倒下的身影,同時也聽見從自己喉嚨里泄漏出來的叫聲。

匍匐在為了興建住宅而被整平的地面上,維持手持對精靈步槍〈CCC〉的姿勢,全身僵直了好一段時間。

幾秒前。

折紙啟動〈CCC〉的顯現裝置,在填裝完成的特殊彈頭上施予攻擊性結界,完美地瞄準目標后扣下扳機。

完全沒有發生任何失誤。

——只要士道不推開精靈的話。

折紙發射的子彈——在代替精靈的士道身上,整齊地挖開一個大洞。

「——」

這一次,甚至連聲音都發不出來。

折紙知道自己的手指,那根扣著扳機的手指正在微微顫抖。

因為,就在剛剛……自己對士道——

「——折紙!」

「——!」

她聽見燎子的聲音后才回過種。

「晚一點再后悔!之后我會罵死你!所以現在——」

說完后,燎子一臉驚恐地盯著公園。

「只要專心思考,活下去的方法……!」

「士道……?」

十香呼喚著他的名字,卻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這也難怪。因為他的胸口開了一個比十香攤開的手掌還要大的窟窿。

十香頭腦一片混亂,無法理解狀況。

「士——道!」

十香在士道頭部的旁邊跪下來,戳了戳他的臉頰。

沒有……反應。

剛剛朝向十香伸出來的那只手毫無空隙地沾滿鮮血。

「嗚,啊……啊……啊——」

數秒之后,她的頭腦才開始理解狀況。

……十香認得這些飄散在四周的焦味。

為了殺死十香而不斷發動攻擊的那群人——AST。

攻勢銳利的一擊。恐怕是——那個女人所為。

如果在沒有穿上靈裝的狀態下遭受到那種攻擊,即使是十香也不可能會毫發無傷吧。

更何況是由毫無防衛的士道來承受這一擊。

「————」

十香感受到一陣不知所以的暈眩,將手放置在依舊眺望天空的士道眼睛上,緩緩地將他的雙眼闔上。

然后,脫下原本穿在身上的制服,溫柔地蓋在士道的遺體上。

緊接著,十香緩緩站起身來,拾起頭仰望天空。

——啊啊,啊啊!

不行。果然,還是不行。

有一瞬間——十香以為自己或許可以生存在這個世界上。

如果身邊有士道的陪伴,或許自然就能找到解決的方法。

盡管困難重重,或許一切都能迎刃而解。

但是……

啊啊,但是啊……

果然……不行。

這個世界——果然還是否定了十香。

而且,還是以所能想到的最卑鄙、最惡劣的手段——!

「——〈神威靈裝·十番〉……!」

她從喉嚨深處硬擠出那個名稱。靈裝。無與倫比、最強的、十香的領地。

瞬間,世界發出了悲鳴聲。

周圍綿軟歪斜的景色纏繞在十香身上,構成莊嚴的靈裝。

然后,閃耀光芒的光膜點綴著內里與裙子——災難降臨。

嘎吱嘎吱、嘎吱嘎吱。

天空嘎然作響。

彷佛在對突然將靈裝顯現出來的十香叨念著不滿。

十香稍微垂下視線。

剛剛擊斃士道的人就在那個猶如整座山被攔腰削平的高臺上。

即使殺死也不足為惜的人類就在那里。

十香用腳跟大力地踏向地面。

瞬間,腳邊出現收納著巨劍的王座。

十香咚一聲踢向地面,跨上王座的扶手,從椅背的部位將劍拔出來。

然后……

「啊啊!」

振動喉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響徹天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轟鳴地面。

感覺就像是要麻痹自己的頭腦、毀滅自我一般。

「竟敢!」

雙眼含淚。

「竟敢竟敢竟敢竟敢竟敢竟敢竟敢竟敢竟敢竟敢竟敢竟敢!」

十香將力量灌入握著劍的那只手,然后毀滅視線前方的所有距離。

「什——?」

「——」

不到一眨眼的工夫,十香立即移動到方才遠眺的高臺上。

眼前是一名目瞪口呆的女人,以及面無表情的少女。

令人憎恨,在看見那張令人憎恨的臉孔同時,十香大聲咆哮。

「〈鏖殺公〉——【最后之劍】!」

剎那間,十香踩在腳下的王座出現裂痕,零零碎碎地開始破裂瓦解。

然后,王座的碎片纏繞在十香握在手上的那把劍,劍的外型也因此變得更加巨大。

全長應該有超過十公尺以上,體型龐大的劍。

但是,十香卻輕松地高高舉起那把劍,往兩名女性揮砍下去。

刀身的光芒變得更加強烈,在一瞬間沿著攻勢延長線上的地面奔馳而去。

下一瞬間,猛烈的爆炸襲向四周。

「什……!」

「————嗚!」

在千鈞一發之際往左右兩側逃竄的兩人,發出充滿恐懼的叫聲。

這也難怪。因為十香的輕輕一擊,就讓偌大的臺地縱向裂成兩半。

「這個……怪物——!」

身材高挑的女人大叫出聲,揮舞著粗獷的大劍朝十香展開攻擊。

但是那種東西根本無法傷害身穿靈裝的十香。十香僅僅只是看了一眼,便讓對方的攻擊煙消云散。

「騙人——」

女人的臉上布滿絕望。

但是,十香對她似乎一點興趣也沒有,反而將視線落在另一名少女身上。

「——啊啊,啊啊。就是你呀、就是你呀。」

平靜地張開雙唇。

「殺死我的朋友、我的摯友……殺死士道的人就是你吧!」

十香說完后,雖然不明顯,但是少女臉上第一次出現扭曲的神情。

但是,這些事情并不重要。

因為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人能阻止將【最后之劍】顯現出來的十香了。

她一邊以平靜無波的純黑眼瞳俯視著少女,一邊冷靜地發狂。

「——殺戮、毀滅、趕盡殺絕。死吧、毀滅吧、消失殆盡吧!」



「司令……!」

「我知道了。不要吵吵鬧鬧的。又不是處于發情期的猴子!」

琴里一邊滾動著嘴里的糖果,一邊對表現出慌張模樣的部下如此說道。

這里是〈佛拉克西納斯〉的艦橋。監視器的平面螢幕上顯示出身體被挖掉一大塊而倒臥在地上的士道以及精靈十香的戰斗畫面。

其實琴里也不是不明白部下動搖的原因。

目前呈現出壓倒性的、不容置疑的、毀滅的、絕望的狀況。

空間震的警報聲總算響起。但是,在居民還沒疏散完畢的狀態下,十香與AST就開始戰斗。

戰斗地點是在無人居住的開發地。原本這是唯一的補救方法——但是,十香的一擊卻輕而易舉地粉碎了這個樂觀的想法。

這種異常的破壞力,讓以前的十香顯得格外地天真可愛。僅僅一擊就將寬闊的開發地一分為二,并且在中心畫出一道深淵。

再加上——原本應該是〈拉塔托斯克〉最強武器的士道突然死亡。

琴里一行人目前正處于所能想到的最惡劣狀態中。

但是……

「哎呀,雖然不夠優雅,不過作為一名騎士,分數算是及格了。如果剛剛公主被殺死的話,那可就慘不忍睹了。」

語氣聽不出任何嚴肅,琴里轉動著糖果棒子。

船員們全都以恐懼的眼神看著這副模樣的琴里。

哎呀,這也沒辦法。畢竟她的哥哥才剛剛去世。

但是在這些人之中,只有令音與種無月表現出不同的反應。

令音保持冷靜的態度,對十香的戰斗情形進行監控與擷取資料。

神無月的模樣則是稍微有點不一樣。臉頰泛紅,口水從嘴邊流出來。

表情看起來似乎是在想:「啊啊……身體都已經開了那么大一個洞……還能不斷抽搐。好厲害呀!一定、一定不是普通人物吧。但……但是如果就這樣死掉的話,那可就徒勞無功了呀。」

「喝!」

「嗚啊!」

琴里用力踢開神無月的脛骨后,從自己的位置上站起來。

然后,用鼻子哼了一聲,瞇起眼睛向大家宣告:

「好了,繼續做自己的事!士道是不會就這樣死掉的!」

沒錯。

接下來才是士道真正該做的事情。

「司——司令!那個是……!」

然后,位于艦橋下方的部下一邊看著畫面左側播放出來的公園景象,一邊發出充滿驚訝的聲音。

「——來了啊。」

琴里改變糖果的位置后,揚起嘴角微笑。

畫面中,原本播放著躺在公園里,被制服上衣蓋住的士道身影。但是——

那件制服卻突然開始燃燒。

并非精靈的生成物開始消失,也不是因為陽光的照射而起火燃燒。

因為起火點并不是制服。

制服燃燒殆盡后,露出被整整齊齊貫穿出一個洞的士道身體。

此時,〈佛拉克西納斯〉的船員們再次發出驚訝的聲音。

「傷……傷口——」

沒錯,那個傷口——突然消失裂開的殘缺斷面正在燃燒。

火焰高高燃起,幾乎讓人看不清士道的傷口——不久之后,火勢才又慢慢變小。

然后,被那道火焰舔噬過的地方,出現已經完整重生的士道身體。

接下來——

「——嗯?」

畫面中,躺在地上的士道……

「嗯…………………好燙呀啊啊啊!」

看見還在腹部上冒煙的火苗后,從地上一躍而起。

急急忙忙地拍打腹部,好熄滅火苗。

「痛——呃,奇怪?我………為什么……?」

艦橋內引發一陣騷動。

「什……司……司令,這是——」

「我說過吧。士道即使死過一次也能立即重生唷。」

琴里一邊舔嘴唇一邊對部下如此說道。

部下們一起對琴里投以詫異的眼神,但是琴里卻不予理會。

「立刻回收——現在能阻止她的人只有士道。」



——無法理解。

士道不斷觸摸著自己的腹部并且緊緊皺起眉頭。

穿在身上的西裝外套與白襯衫漂亮地開了一個大洞,領帶也斷成一半。

即使身上的裝扮顯得相當丟臉,但是士道卻無心介意。

因為,現在有一個更值得關心的問題—

「我——為什么還活著?」

士道再一次觸摸肚子,喃喃自語地說道。

那個時候,他在感覺到令人厭惡的預感之后,便把十香用力推開。

下一瞬間,腹部就開了一個洞——然后失去意識。

實際上,衣服確實也破了個大洞,還沾滿大量血跡。所以應該不是在作夢。

「對了——十香……!」

那個攻擊毫無疑問是沖著十香而來。

十香后來怎么了?為了找尋她的身影,士道環顧四周。

然后,從地勢比士道目前所在的公園更高的高臺上,發出了黑色光芒——緊接著,猛烈的爆炸聲與沖擊波往四處擴散。

「嗚喔……!」

由于事情發生得過于突然,士道還來不及使上力就以被強風刮起的姿勢跌倒在地上。

「什……什么……這到底是……!」

士道一邊大聲喊叫,一邊望向那個地方——他的身子突然僵住了。

與士道失去意識前相比,那個地方的景色看起來已經變得截然不同了。

那個方向原本可以看見興建住宅中的工地現場,以及從三十年前地形改變過后就未曾開發的群山野嶺。但是——

如今那些景色猶如遭到空襲般全數坍塌。

不——其實情況稍稍有點不同。正確來說,是可以看見好幾塊彷佛經過巨劍無數次、無數次劈斬過后所形成的銳利斷面。

「那是……」

就在士道目瞪口呆喃喃自語的瞬間。

「嗚啊……!」

士道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漸漸失去重量。

這種感覺并不陌生。是〈佛拉克西納斯〉的轉移裝置。

當士道察覺這件事情的時候,士道眼前的景象已經從位于高臺的公園改變成〈佛拉克西納斯〉內部。

「請往這邊!」

然后,在那里待命的〈佛拉克西納斯〉船員大聲說道。

「好……好的……」

依舊處于混亂狀態下的士道就這樣被帶往艦橋。

然后,就在抵達艦橋的同時,

「——睡醒后的感覺如何,士道?」

坐在艦橋上方的艦長席,琴里一邊轉動著加倍佳糖果棒一邊如此說道。

「……琴里。」

士道輕輕敲著還在耳鳴的耳朵,皺起眉頭。

「……我有點搞不清楚狀況。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嗯,因為士道被AST的攻擊殺死,所以憤怒的公主打算殺掉AST唷。」

說完后,她頻頻指向右上角——艦橋的大螢幕。

「怎么會……」

螢幕上顯示著揮舞巨劍劈開山地的十香,以及與敵方作戰的AST的身影。

不——應該不能稱之為「作戰」。

無論AST展開多么猛烈的攻勢,都無法傷害十香一絲一毫。

相反的,十香的斬擊即使沒有直接命中,光是攻擊時所產生的余波就能讓巫師們的隨意領域失效、擾亂他們的飛行,并且輕而易舉地將他們吹走。

那是全面壓倒性的——王者的行進。

「完全失控了。看來她無法原諒對方將士道殺死呢。」

說完后,琴里聳了聳肩。

「……那是怎么回事……!對了!我為什么還活著?」

士道大聲說道。琴里很明顯地似乎知道一些內情,嘻嘻地竊笑。

「哎呀,那件事情之后再說明吧。因為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琴里看著畫面里的十香如此說道。

「更重要的——事情?」

「沒錯。以我們的立場來說,我們不希望有任何人因為精靈的關系而受傷。」

「……那是當然的啊!」

士道大聲說完后,琴里高興地瞇起眼睛。

「OK,說得好呀,騎士大人——那么,出發吧。趕快阻止公主的行動吧!」

琴里說完后,將視線從士道的身上移開,以高亢的聲音大聲說道:

「〈佛拉克西納斯〉回轉!往戰斗地點移動!將誤差距離縮小到一公尺以內!」

「是!」

看似掌舵手的幾名船員們齊聲回答。

緊接著,伴隨著低沉的聲音響起,〈佛拉克西納斯〉開始輕微震動。

「琴……琴里!」

「嗯?什么事,士道?」

「你說要阻止十香——那種事情……有辦法做到嗎?」

「你在說什么呀?重點不在于能不能做到,而是必須去做。由士道去做。」

琴里高高地挑起眉毛,露出訝異的表情。

「我……我嗎?」

「那是當然的啊。你要發呆到什么時候——除了士道以外,其他人不可能做到。」

「到……到底要怎么做……!」

額頭冒出汗水的士道提出疑問。然后,琴里將加倍佳從嘴里拿出來。

接著,浮現一抹不懷好意的笑容……

「你不知道嗎?拯救受到詛咒的公主的方法只有一種呀。」

說完后,琴里噘起嘴唇親了一下棒棒糖。



最惡劣的狀況。

原本待命中的十名AST成員全員參戰,但是別說是傷害精靈,連接近她都無法做到。

不——在以前,精靈就已經不把折紙以外的人類放在眼里了。

彷佛是——毫不在意螞蟻而行走其上的獅子一般。

「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聲喊出的咆哮聲聽起來就像是充滿淚水的哭泣聲,精靈高高舉起那把體積龐大的巨劍往下揮去。

「…………!」

折紙發動飛行推進器,轉身飛向天空躲過這一擊。

但是,劍壓所引發的沖擊波侵入隨意領域后,打進折紙的身體。

「嗚——」

僅僅一瞬間的不留意。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精靈大聲咆哮。

然后,用力地轉動肩膀,舉起巨劍切開風、劈開空氣,并且再次瞄準折紙砍過去。

「——折紙!」

燎子的聲音變得十分慌張。但是——為時已晚。

精靈的劍已經碰觸到折紙的隨意領域。

——瞬間……

「————」

折紙察覺到自己的判斷太過天真了。

原本以為利用創壓的余波就能大致推測對方的實力,但是——折紙錯了。很明顯地,那種力量是屬于截然不同的世界。

那種威力簡直就像是暴虐王者的鐵鎚,讓人覺得想要與自己相比,或是思考對策等想法都是一種褻瀆。

以時間來計算的話,只花費了一點五秒。

就將隨意領域…

將折紙引以為傲、擁有絕對力量的城堡…

「————」

無聲無息地,粉碎了。

折紙的身體從天空被摔往地面。

「啊——」

「折紙!」

燎子的聲音聽起來相當遙遠。

或許是因為隨意領域被強制解除的關系,腦內負擔雖然稍微減緩了,但是取而代之的卻是全身變得疼痛不已。絕對不只是一、兩處骨折的輕微傷勢。不知從哪一道傷口流出來的鮮血堆積在接線套裝里,形成讓人感到相當不適的觸感。重新感受到重力的頭部突然變得非常沉重,只能稍稍移動而已。

朦朧的視線中,只能清楚地看見精靈佇立在天空中的身影。露出非常哀傷的表情,手里握著劍,身形相當嬌小的少女的身影。

「———受死吧!」

精靈將劍高高舉起后便靜止不動。

精靈的周圍開始產生無數個綻放黑色光輝的光粒,猶如受到吸引般全部聚集在劍刃上。

即使沒有任何說明,也一目了然。

那是精靈使盡渾身力氣的一擊。

若是在沒有展開隨意領域的現在的情沉下承受這一擊,絕對必死無疑。必須想辦法逃走才行。

但是,身體感到既沉重又疼痛,簡直無法動彈。

以燎子為首的其他AST成員們也都已經陷入無法戰斗的狀態。已經沒有人可以阻止精靈了。

接下來,等待劍開始散發暗色的光輝之后,

精靈便將力量注入握著劍的手。

然后——就在此時……

「十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從天空中,

從比精靈更為高空的地方,

傳來那樣的叫聲。

「咦——?」

明明攸關生死的危機就迫在眼前,折紙卻發出如此錯愕的聲音。

因為那聲慘叫聲的主人正是方才被折紙射死的少年。

「公主滯留在空中呀……既然如此,就在這里將士道丟下去吧?降落傘?不需要那種東西。

因為現在已經降到低空飛行的高度了,而且等到士道接近精靈時,我們會幫你調和重力。啊啊,嗯,沒問題、沒問題。前提是你必須待在〈佛拉克西納斯〉的正下方……什么?如果偏離正下方的話會怎么樣?嗯……那當然是會在地面上開出一朵美麗的花朵呀,顏色是鮮紅色的唷~」

向士道說完「阻止十香的方法」之類的事情后,琴里眺望著螢幕如此說道。而且表情還浮現一抹竊笑。

「等……等一下!這方法聽起來太困難了,為什么要選擇這個方法……!」

「真討厭啊,既然成功率相同,當然要選擇比較有趣的方法呀。」

「覺得有趣的人只有你吧啊啊啊啊!」

「真是羅唆,帶走吧。」

「是!」

琴里說完后,不知從哪里冒出兩名身強力壯的男人架住士道的雙手。

然后便以這個姿勢將士道強行拖走。

「啊,你這家伙,給我記住!琴里——」

「好的、好的。我會記住的,一路順風……」

聽見這個回答的同時,士道也被人帶到位于船身下方的艙口。

「祝你好運。」

他連抱怨的時間都沒有就被人推到空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