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末路人十香

第四章 突如其來的約會

第四章 突如其來的約會?

「……這也難怪,正常來說應該都會停課……」

士道一邊搔著后腦勺,一邊走向從高中門口往外延伸的坡道。

今天是士道替精靈取名為「十香」的第二天。

如同往常一樣出門上學的士道在看見緊緊闔上的校門,以及化為瓦礫山堆的校舍之后,不禁為自己的愚蠢嘆了口氣。

虧自己還曾經待在校舍被破壞的現場,只要按照常理來判斷,應該很容易就能推測出今天會停課的事情啊……或許是因為那種景象過于超脫現實,所以才會下意識地與自己的日常生活做切割吧?

況且,也有可能是昨天一整個晚上,士道被迫一邊觀看與十香對話的影片一邊開檢討會議的緣故,所以才會因為睡眠不足導致判斷力下降吧?

「啊……干脆去買點東西吧。」

嘆了一口氣,士道踏上與返家路途不同的道路。

如果沒記錯的話,雞蛋和牛奶都已經用完了,就這樣回去的話似乎不太妥當。

但是——才經過幾分鐘,士道再次停下腳步。

因為道路中豎立著禁止進入的告示牌。

「呃,禁止通行啊……」

但是,即使沒有擺放那種東西,還是能輕而易舉地看出那條道路已經無法通行。

因為鋪滿柏油的地面被挖得亂七八糟、圍墻崩壞、連商用住宅也倒塌了。猶如被戰爭肆虐過的景象。

「——啊啊,是這里啊。」

士道記得這個地方。因為這里就是初次與十香邂逅的那場空間震現場的角落。

重建部隊似乎還沒有處理。十天前的慘況遺留在原地。

「………」

腦中浮現少女的身影,輕輕嘆氣。

——十香。

昨天才擁有自己的名字、被稱呼為精靈與災難的少女。

昨天試著與她進行比之前還要長時間的對談后——士道原先的預感已經轉變成確信。

那名少女確實擁有令人難以置信的強大力量。無怪乎政府機關要將她視為一種危險。

如此展現在士道眼前的這副慘狀就是最好的證據。確實不能對這種現象坐視不管。

「……道。」

但是,就在思索這些事情的同時,士道還是無法相信她會是那種濫用力量、毫無思慮與慈悲心的怪物。

「……喂……道。」

那名少女總是露出士道最厭惡的憂郁神情。那是士道最難以忍受的事情。

「喂,士道!」

……哎呀,就是因為這些想法在腦海中不斷地轉來轉去,所以連一些理所當然的事情都無暇思考,等到自己察覺時,已經走到沒有開放的校門口前。

「……不準無視我!」

「——呃?」

視線的最遠處——禁止通行區域的對側傳來那句話,士道歪了歪頭。

冷冽到彷佛能斬風般的美麗聲音。

好像在哪里聽過……具體來說,應該是昨天曾經在學校聽過的聲音。

……現在,在這種地方,聽到不可能會聽到的,那個聲音。

「呃,那是——」

邊將自己的記憶與剛剛傳來的聲音做比對,一邊往那個方向集中視線。

然后,士道維持原本的姿勢呆愣在原地。

視線的前方。

身上穿著與街道極不相稱禮服的少女正蜷著身子趴在瓦礫山堆上。

「十——十香?」

沒錯,如果士道的腦袋與眼睛都沒出錯的話,那么這名少女的的確確就是昨天與士道在學校相遇的精靈。

「終于發現了嗎?笨蛋~笨蛋~!」

幾乎要讓人背脊發涼般的美麗容貌上布滿不悅的神情。咚一聲,少女踏了一下瓦礫山堆,降落在勉強維持原貌的柏油路上,然后往士道的方向走過去。

「讓開!」

然后,或許是行進時受到阻礙的關系,十香踢倒標示著禁止進入的告示牌,來到士道眼前。

「你……你在做什么啊?十香……」

「嗯?什么做什么?」

「你為什么會在這種地方……!」

士道邊喊叫邊看向后方。可以看見站著說話的太太們,或是牽狗散步的附近居民等。

沒有人前往避難所避難。也就是說,沒有發布空間震警報。

簡單來說,無論是〈拉塔托斯克〉或是AST都沒有偵測到精靈現界時的前震。

「你問我為什么……」

不過,本人似乎完全沒有察覺任何異樣。彷佛真的不明白士道大叫的理由,十香抱起雙臂。

「是你主動約我的吧?士道。沒錯,說要約會什么的。」

「什……!」

以滿不在乎的語氣說出這種話的十香,讓士道的肩膀顫抖了一下。

「你……你還記得啊……?」

「嗯?什么呀,你在耍我嗎?」

「不,不是那樣的……」

「——哼,算了。士道,重要的是快點來約會吧。約會約會約會約會!」

十香以獨特的聲調連續喊了好幾聲約會、約會。

「我……我知道了!我已經聽懂了,所以不要再一直說出那個詞了!」

「嗯?為什么……啊,士道,難道說你利用我不懂其中含意這點,教導一些讓人羞于啟齒的下流字詞嗎?」

十香羞紅了臉頰,皺起眉頭。

「才……才沒有才沒有!那是個非常健全的字詞啊!」

說完后,士道搔搔臉頰。稍微說了一點謊。其實根據說話者的不同,這個單字也有可能會引起不健全的情況。

然后,士道轉過身子避開那些令人不知所措的視線。

因為附近的太太們一邊竊笑,一邊以看笑話的眼神望向這里。哎呀,不過那之中應該也混雜著對于十香的奇妙打扮感到奇怪的眼神吧。

「……嗯?」

十香似乎也察覺到那些視線了。躲藏在士道背后露出銳利眼神。

「……士道,那些家伙是什么人?敵人嗎?要殺掉嗎?」

「啊……什么?」

十香毫無預警就說出口的危險發言,讓士道的肩膀顫抖了一下。

「不是不是不是,為什么你會這么想呢!她們只是普通的大嬸啦!」

「士道,我才想問你到底在說什么呢。那種炯炯有神的燦爛目光……簡直就跟猛獸沒兩樣。

我當然會認定對方打算攻擊我……如果放置不管的話應該會演變成棘手的情況。我認為早點殺掉她們是最安全的做法。」

……哎呀,眼神確實在發光呢。不過,那主要是因為發現到新穎話題的緣故吧。

「放心吧。我說過了,只有少數的人類才會攻擊你。」

「……嗯。」

盡管十香仍然維持高度的警戒心,但是總算收起想要立刻猛撲過去的氣勢。

「好吧。所以,那個叫作約會的東西——」

「我們先……先離開這個地方吧。好嗎?」

聽見十香毫不在意地繼續談論那個話題,士道匆匆忙忙地邁開步伐。

「嗯?喂,士道,你要去哪里呀!」

十香立刻追趕過來。然后一邊與士道肩并肩地行走,一邊發出不滿的聲音。

士道帶領著十香走進人煙罕至的小巷后,才終于松了一口氣。

「終于冷靜下來了嗎?真是個古怪的家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嘛,」

十香半瞇起眼睛,以「真是受不了你」的模樣如此說道。

「十香……你……昨天最后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雖然有許多想要詢問的問題,不過最后先說出口的是這個問題。

十香的表情透露出一絲失望的神情,開口說道:

「沒什么,如同往常一樣。砍不到的刀劍朝我揮來、打不到的大炮對著我射擊——最后因為我的身體自然消失而劃下句點。」

「……自然消失?」

士道的心中充滿疑問。如此說來,琴里他們似乎也曾經提過這種說法。但是士道其實并不明白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只是從這個世界移動到別的空間而已。」

「有……有這種事……那是個怎樣的地方呢?」

「我不清楚。」

「……啊?「

聽見十香的回答,士道皺起眉頭。

「因為當我移動到那里的瞬間,就會自然而然地進入休眠狀態。勉強記得的只有輕飄飄浮在黑暗空間中的感覺——對我來說,那種感覺就像是睡著一般。」

「那么,等你睡醒后,就會出現在這個世界嗎?」

「稍微有點不同。」

十香搖搖頭,然后繼續說下去:

「說起來,其實這一切總是與我的意愿無關。我會不定期地被吸引到這里,無法隨意離去。

哎呀,就像是被人強行喚醒般的感覺。」

「…………!」

士道屏住呼吸。

精靈現身在這個世界時會引起空間震——這是士道原本的認知。

但是,如果十香沒說謊的話——那就意味著現身在這個世界的事情也和精靈的意愿無關。

如果真是這樣,那么所謂的空間震不就真的只是種意外事故嗎?

—如果將那個問題的責任歸咎在十香,甚至于是精靈身上,怎么想都不合情理。

然后,士道的腦海中閃過另外一個疑問。

對于十香剛剛的說詞,有一點讓士道感到很介意。

「……你剛剛說『平時』?也就是說,今天是特例?」

「…………!」

十香的臉頰抽動了一下,撇著嘴看往斜上方。

「哼,不……不知道。」

「好好回答我的問題。你的答案可能很重要。」

但是,士道依舊繼續追問。

這也難怪。若今天十香是依照自己的意愿來到這個世界,或許那就是不會引起空間震的原因。

但是,不知為何,是想臉頰微微染上一抹櫻紅,突然露出嚴厲的眼神。

「你很羅嗦耶!這個話題已經結束了。」

「不,但是——」

士道的話才說到一半,咚一聲,十香用單腳大力踏向地板。她踏過的柏油路面在一瞬間發出光芒,接著,從那里流泄而出的放射狀光線往四處奔馳。

「嗚哇……!」

那些光線碰觸到士道的鞋子后,馬上發出啪嘰一聲散成火花。

「——好了,快點告訴我約會到底是什么意思。」

十香以催促的語氣說道。

「……唔。」

聽見十香不容分說的語氣,無奈的士道只能沉默不語。如果再繼續追問下去,她可能又會像昨天那樣發射光線來攻擊自己。

士道嘟囔了一會兒后,終于開口說話:

「我想……應該是指男生與女生一起外出游玩……」

「只有這樣?」

十香大失所望地睜大眼睛。

「是……是啊……」

十香的話讓士道覺得困擾不已。因為士道也沒有約會的經驗。雖然曾經在漫畫或連續劇上看過相關知識,但是也僅止于此。

不過,十香抱起手臂低聲呢喃。

「……也就是說,士道昨天的意思是想要跟我一起出去玩?」

「哎……對……應該可以這么說……吧?」

被迫解釋自己說過的話,讓士道覺得害羞的程度也隨之變成兩倍。一邊難為情地搔著臉頰,一邊如此回答。

「是嗎。」

十香露出稍微開朗的神情點點頭,然后邁開大步打算走出巷子。

「喂、喂,十香——」

「怎么了,士道?不是要去玩嗎?」

「可……可以嗎……?」

「不是你說想出去玩的嗎?」

「不……哎,你說得沒錯,但是……」

「既然如此,那就快一點。不然我會改變心意唷。」

說完后,是想再次邁開步伐。

然后,士道在此時發現一個要命的大問題。

「十……十香!你……你穿那種衣服會有問題……!」

「什么?」

士道說完后,十香一臉意外地睜大眼睛。

「你說我的靈裝哪里有問題?這是我的鎧甲,亦是我的領地。不許你侮辱它!」

「這副打扮實在是太引人注目了啊……!而且還會被AST發現唷!」

「呣。」

或許是覺得麻煩,十香露出厭惡的表情。

「那么,該怎么辦呢?」

「呃,你必須換套衣服才行。但是……」

士道的臉頰流下汗水。現在手邊沒有女性的衣服,如果要帶她到店里購買的話,光是走到那里的路程可能就會引起騷動。況且,士道的錢包也沒有充裕的現金。

就在士道煩惱的時候,十香著急地開口說話:

「怎樣的服裝才恰當?你只要告訴我這一點就可以了。」

「咦?啊……」

突然被問到「哪一種」,士道一時之間也想不出來。

然后,就在此時,視野角落處閃過一個眼熟的制服身影。

「啊……」

一名睡眼惺忪的陌生女學生剛好走在路上。恐怕是與士道一樣,因為某種理由而漏聽停課消息的學生吧。

「十香,那個。如果穿那種衣服的話,應該就不會有問題了。」

「嗯?」

十香朝著士道所指示的方向看過去,然后用手抵住下顎。

「嗯,原來如此。那個就可以了吧。」

說完后,十香豎起右手的食指與中指。

然后,將從手指尖出現的黑色光球瞄準女學生的方向。

「喂,你打算做什么!」

士道驚慌失措地拍掉十香的手。

就在那一瞬間,從十香手指釋放出去的光球掠過女學生的頭發,打中后方的圍墻。咚一聲發出低沉的聲響,細小的碎片往四周飛散。

「咿……!」

女學生被這起突發事故嚇了一跳,眼睛轉來轉去地環顧四周。

「你在做什么?你害我失手了。」

「什么做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這是我的臺詞吧!」

「我只有打算讓她昏倒,再將衣服脫下來而已……」

十香歪著頭,彷佛在詢問「這有什么問題嗎」。士道從胸口最深處吐出一大口嘆息,然后用手扶住額頭。

「聽好了,十香。不可以攻擊人類。那是不被允許的事情。」

「為什么?」

「……你也討厭被AST攻擊吧?聽好了,自己不喜歡的東西,千萬不要加諸在別人身上。」

「……呣。」

聽見士道這么說,十香不服氣地嘟起嘴巴。

與其說是不贊同,不如說是對于彷佛在教導小孩子般的士道的說話方式感到不滿。

「…………我知道了。我會記得。」

十香維持著那個表情點頭答應。

接著,十香彷佛想到什么事情,微微抬起頭來。

「——真沒辦法,那么我自己想辦法做出一套衣服吧。」

說完這些話,她啪嘰一聲彈了一下手指。

然后,原本穿在身上的禮服隨即從邊緣開始消失在空氣中。

同時,周圍的光粒彷佛與其調換般緊緊纏繞在十香身上,最后構成別種款式的服裝。

數秒之后,與剛剛走在路上的女學生一樣,穿上來禪高中制服的十香佇立在眼前。

「啊……這……這是怎么回事?」

「解除靈裝,重新構成新的服裝。因為只是看過的印象,所以細節或許會有些許不同。不過應該沒關系吧。」

得意地說出「哼哼」兩聲,十香抱起手臂如此說道。

「等一下,既然做得到,一開始就該選擇這個方法啊!」

士道大叫出聲。然后,十香揮了揮手,彷佛在說著「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那些事情不重要。重要的是,現在要去哪里呢?」

「這……這個嘛——」

彷佛在尋求援助般,士道用手碰觸右耳。

然后,直到現在才注意到一件事情——現在的士道沒有戴上耳機。

當然,也沒有攝影機在身邊飛行。這也難怪。畢竟以琴里為首的所有〈佛拉克西納斯〉船員們,都沒有察覺十香的現界。

也就是說,現在完完全全是兩人獨處的情況。

士道突然覺得有點頭暈目眩。胃部因為壓力而開始發疼。盡管琴里與令音經常給予一些不像樣的建議,但是有她們在背后支援以及沒有支援的情況還是相差甚遠。

「怎么了,士道?」

「……沒什么。」

士道做了好幾次深呼吸后,拖著沉重的腳步開始行走。

然后,不一會兒工夫,十香開口說道:

「——士道。你走太快了,走慢一點。」

「啊,啊啊,抱歉……」

他被指責后,重新調整步調。

原本兩人的步幅大小就有差異,所以士道會走得比較快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是……該怎么說,感覺真是不可思議。

這肯定就是所謂的「雙人并肩行走」吧。

對于從未與女孩子出去游玩的士道而言,這種感覺相當新穎(順帶一提,總是碰碰跳跳地走在士道前面的琴里根本不足以作為參考)。

想到這里——士道偷看了走在身邊的十香一眼。

待在身邊的人不是揮舞一刀就能斬天劈地的怪物,無論怎么看都會覺得對方只是一名普通的女孩。

然后,他們穿過小徑來到各式店家櫛比鱗次的大馬路。就在此時,十香皺起眉頭,眼珠子轉呀轉地開始窺探四周的情況。

「什……什么?居然有這么多人。人海戰術嗎?」

似乎被與剛剛相比數量大相徑庭的人潮與車輛嚇了一跳。十香保持全面性的高度警戒,以憤怒的語氣如此說道。

順帶一提,雙手加起來總共十根手指頭上,都出現了小小的光球。士道立刻慌慌張張地阻止她的舉動。

「不對,不是你想的那樣啦!這里沒有人會奪取你的性命!」

「……真的嗎?」

「真的。」

十道說完后,雖然十香仍然不敢大意地環顧四周,不過總算將光球消去。

然后——十香原本警戒的表情突然放松下來。

「嗯……?喂,士道。這是什么香味?」

「……香味?」

士道閉起眼睛聞了聞周圍的味道。確實如同十香所雷,四周飄散著一股香氣。

「啊啊,應該是那個吧。」

說完后,他指著右手邊的面包店。

「哦哦?」

十香簡短回答后,便一直凝視著那個方向。

「……十香?」

「嗯,什么事情?」

「要進去嗎?」

「…………」

士道如此詢問。十香動了動手指,將嘴角撇成「へ」字形狀。然后在絕妙的時間點,咕嚕嚕嚕,她的肚子發出聲響。看來精靈似乎也會肚子餓。

「如果士道想進去的話,我是可以陪你進去。」

「……我想去。我超~想去的!」

「是嗎,真是拿你沒辦法呀!」

十香精神奕奕地說完后,大搖大擺地打開面包店的門。

「…………」

躲在圍墻的遮蔽處,一直凝視著在面包店前面交談的男女。折紙面不改色地輕聲嘆氣。

出門上學后才發現學校停課,折紙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折返回家。但是,在半途中,折紙卻看見士道與女學生走在路上的身影。

僅僅如此,就已經算是十分不尋常的事態了。彷佛是男方的戀人般,折紙鬼鬼祟祟地開始跟蹤兩人。

但是——后來卻出現一個更嚴重的問題。

折紙見過那名少女的容貌。

「——精靈。」

她輕聲地,喃喃自語。

沒錯。怪物、異常、摧毀世界的災難。

折紙他們必須殲滅的非人之物正穿著制服走在士道的身邊。

「…………」

但是,冷靜思考的話,會發現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為當精靈出現的時候,一定能觀測到被視為前兆、平時根本無法想像的劇烈前震。AST的觀測班應該不可能會出現疏失。

但是,倘若真的發生那種事情,就會像昨天那樣響起空間震警報,而且折紙也會收到指令才對。

折紙從書包中取出手機,然后將手機打開。沒有接到任何聯絡。

既然如此,那就代表那名少女并非精靈,只是容貌相像的一般人而已吧。

「……不可能。」

靜靜地開口說道。折紙不可能會錯認精靈的容貌。

「…………」

折紙按下呈現開機狀態的手機按鈕,從電話簿里選了一個號碼后開始撥號。

然后……

「——AST、鳶一折紙上士。A-0613。」

簡單說出自己的身分與識別密碼后,立刻切入正題。

「派一臺觀測機過來。」



「啊,令音~如果你不要那個的話,能不能給我~」

「……嗯,可以唷。拿去吧。」

琴里伸出叉子,刺向擺放在令音前方盤子上的覆盆子。然后慢慢地將覆盆子送進嘴里,細細品嘗酸酸甜甜的味道。

「嗯~好好吃~為什么令音不敢吃呢?」

「……因為很酸呀。」

說完后,令音輕啜一口添加許多砂糖的蘋果茶。

現在兩人的所在地是位于天宮大道的某家咖啡廳。

琴里系著白色緞帶、身穿國中制服。令音則是淡色針織衫與牛仔褲的打扮。

今天琴里如同往常般前往國中上學。但是因為受到昨天那起空間震的波及,琴里所就讀的那所學校似乎也多多少少遭受到損壞,學校因此而停課。

總覺得就這樣回去,心情會變得很不愉快,所以琴里才會打電話約令音出來一起享用點心。

「……對了。趁著這個機會,我有事情想要問你。」

然后,令音彷佛想起某件事情般開口說道。

「什么?」

「……抱歉,只是一個很基本的問題。不過,琴里你為什么要選擇他作為與精靈交涉的人呢?」

「嗯~」

面對令音的詢問,琴里皺起眉頭。

「你不會對任何人說吧?」

「……我發誓。」

令音以低沉的聲音如此說道,同時點了點頭。琴里確認后,點了點頭作為回應。村雨令音是名守口如瓶的女人。

「其實我和哥哥就像美少女游戲中的設定一樣,彼此之間并沒有血緣關系。」

「……哦?」

令音不覺得有趣也不覺得驚訝,微微歪著頭。她迅速理解琴里所說的話后,只有表現出想要詢問「那與現在的話題有什么關聯呢」的樣子。

「所以我才會這么喜歡令音吶~」

「……?」

令音露出感到不可思議的神情。

「別在意……那么,繼續剛剛的話題。那是發生在幾歲的事情呢?幾乎在我還不懂事的時候,被親生母親拋棄的哥哥似乎就被我們家收養了。因為那個時候我還太小,所以記得不是很清楚。不過,據說剛被領養的時候,哥哥的狀況似乎非常糟糕,甚至出現自殺傾向。」

「…………」

不知為何,令音的眉毛抽動了一下。

「怎么了?」

「……沒事,繼續吧。」

「嗯。哎,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呀:從那個年紀的小孩的角度來看,母親是絕對必要的存在。況且,對于哥哥而言,那相當于自己的存在被人完全否定般,是件相當嚴重的大事情——雖然大約一年后,那種狀態似乎就完全消失了……」

嘆了一口氣后,她繼績說道:

「從那之后吧,哥哥對于人類的絕望總會特別敏感。」

「……對于絕望?」

「嗯~例如覺得自己被別人全盤否定,或是認為絕對不會有人關愛自己等。哎呀,簡單來說,主要是因為與以前的自己非常相像。如果有人露出那種郁郁寡歡的神情,即使對方是陌生人,他也會毫不猶豫地黏過去。」

「所以……」琴里垂下雙眼。

「我只是認為有這個可能性——能夠精神抖擻地面對那一名精靈的人,應該就只有哥哥而已呀~」

琴里如此說道。令音說了一句「……原來如此」后,也垂下雙眼。

「……但是,我想問的并不是這種感性的答案呢。」

「…………」

聽見令音的話,琴里的眉毛抽動了一下。

「你的意思是?」

「你再繼續裝傻的話,我會感到很困擾。我想你應該知道——他的真實身分究竟是什么?」

令音是〈拉塔托斯克〉的最高分析官。只要操控特別制作的顯現裝置,除了物質組成,還能透過測量體溫分布與腦波的數據,大致看出人類感情的微妙變化。

——甚至于是那個人所潛藏的能力與特性。

「……!」

琴里嘆了一口氣。

「唉,當我將哥哥托付給令音的時候,就大約知道事情會演變到這個地步。」

「……啊啊,抱歉,我稍微分析了一下……因為我覺得很奇怪,居然沒有明確的理由就讓一般人參與這次作戰。」

「嗯,沒關系~反正大家遲早也會知道這件事情~」

就在傳來喀啦、喀啦的開門聲,以及店員說出「歡迎光臨」聲音的同時,琴里聳了聳肩。

然后,銜起插在手中被子里的吸管,將剩卜的藍莓果汁一飲而盡。

接著——

「噗噗嗚嗚嗚嗚嗚嗚!」

琴里看見一對看似剛剛才走進店里的情侶走到令音背后的位置坐下來,突然用力地噴出原本含在口里的果汁。

「…………」

看來那對情侶并沒有發現任何異樣之處,但是坐在琴里前面的令音卻深受其害。潑到了、潑濕了。簡單來說就是整張臉都變得濕答答。

「抱歉,令音……」

「……嗯。」

琴里壓低嗓子道歉。然后,令音一臉若無其事地從口袋里拿出手帕來擦臉。

「……發生什么事了,琴里?」

「嗯……因為我好像看到一件缺乏科學根據又不切實際的事情了。」

「……是什么呢?」

彷佛在回應令音的問題般,琴里沉默不語地指向令音的后方。

「……?」

令音轉過頭后——忽然停住動作。

經過數秒后,將頭慢慢轉回原本的位置,喝了一口蘋果茶。

然后,「噗~」朝向琴里噴出紅茶。

「……嚇我一跳。」

不知為何,令音用北海道方言說出這句話。或許是因為連令音也動搖了。

這也難怪。因為琴里的哥哥——五河士道正與一名女孩子坐在令音身后。

而且,事情不僅如此。那名女孩子——就是被琴里他們稱為災難以及精靈的那名少女。

「咦咦咦……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琴里一邊使用令音遞給自己的手帕擦臉,一邊壓低聲音如此說道。

順帶一提,令音的手帕正中間印了一只小熊。因為沾到藍莓果汁與蘋果茶污漬的緣故而變得與人造機器人Kikaider非常相像。

查看從口袋里找到的手機。沒有任何來自〈拉塔托斯克〉的聯絡。也就是說,沒有觀測到精靈現身時所引發的空間搖動。

但是,那個人確實是精靈——十香。如果還有其他人長得與那名美少女如此相像的話,那可就不得了了。

「也就是說,精靈有辦法在不被我們發覺的情況下現界?」

「……可能只是長得相似的其他人吧?」

聽見令音的話,琴里稍微沉思了一會兒。

但是又立刻左右搖頭。

「如果真是如此,那就代表哥哥正帶著普通的女孩子出來玩唷~與精靈默默現身的情況相比,若要選擇哪個比較不切實際的話……前者以些微差距獲勝吶~」

「……原來如此。」

相當惡毒的發言。但是令音卻毫不猶豫地點頭稱是。

「……不過,如此一來,事態可就嚴重了。小士有辦法獨自一人對付精靈嗎?」

「嗯……」

兩人將手撐在嘴邊,發出困擾的呻吟聲。然后,從令音的后方傳來兩人的對話聲。

「哦?只要在這本書里挑選自己想吃的東西就可以了?」

「啊啊,沒錯。」

「黃豆粉面包呢?沒有黃豆粉面包嗎?」

「……不,這里沒有賣喔。話說回來,你不是在一開始的那間面包店里吃了很多份嗎?」

「我又想吃了嘛。那種粉末到底是什么呢……這股強烈的上癮性……如果胡亂放任它存在于這個世間的話,可是會引起大問題喲……人們一定會出現禁斷癥狀而顫抖不已,為了爭奪更多的,黃豆粉而發動戰爭。」

「才不會。」

「嘛,算了。來開拓新穎的口味吧。」

「是、是……但是我的錢不夠多,所以全部加起來的價錢要在三千圓以內喔。」

「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因為你隨便亂買東西大吃特吃,所以我已經沒錢了!」

「呣,真是小氣呀。既然如此也沒辦法了,你稍等一下吧。我去籌措一些現金回來。」

「等……等一下!你想干什么!」

聽見這段對話,琴里嘆了一口氣。

從口袋里取出黑色緞帶,將頭發重綁。

琴里特有的人格轉換方式。如此一來,琴里便從士道的可愛妹妹轉變成司令官模式。

然后,打開手機接通〈拉塔托斯克〉的電話線路。

「……啊啊,是我。發生緊急事件了——宣布執行作戰代號F-08——『天宮的假期』計劃。

以最快速度回到工作崗位。」

說完后,令音的臉抽動了一下。

等待琴里講完電話之后才出聲說道:

「……你真的打算這么做嗎,琴里?」

「沒錯。因為現在處于無法下達指示的狀況,所以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呀。」

「……是嗎。從這個狀況來看——應該是C路徑吧……嗯,那么我也開始行動吧。我會盡快與店家進行交涉。」

「拜托你了。」

說完后,琴里從口袋里拿出加倍佳含在嘴里。



「…………」

士道的視線在手中帳單上的數字,以及自己的錢包兩者之間來回移動,同時嘆了一口氣。雖然金額所剩無幾,不過勉勉強強還能付清帳款。

「好了,走吧,十香。」

「嗯,要走了嗎?」

十香睜大眼睛如此說道。士道催促似地站起身來。如果繼續待在這里,就只剩下留下來洗盤子或是吃霸王餐這兩種選項了。

士道走向收銀臺,然后十香跟在后頭。沒有對周圍的客人展現不和善的敵意。似乎已經非常習慣人來人往的街道了。

總而言之,士道暫時松了一口氣,在收銀臺上放了帳單還有相當于九成手頭現金的三張鈔票。

「請結帳。」

說完這句話后,當士道準備與站在收銀臺里面的店員對話時——

「……!?」

他大力地皺起眉頭,往后退了一步。

因為站在那里的店員正是……

「……是,收您三千圓。」

曾經見過面、眼睛下方帶著明顯黑眼圈、總是滿臉睡意的一名女性。

「什……什什什什……」

「嗯?怎么了,士道。敵人嗎?」

看見士道表現出非常顯而易見的驚慌失措,十香露出令人不寒而栗的表情轉頭面向士道。

「不,不是不是……」

他有氣無力地否定十香的話。

然后,身穿可愛制服并且在肩膀放著一只小熊的令音,那雙睡眼惺忪的眼睛突然閃閃發光地瞪視著士道。

士道在瞬間將這個視線誤認為是「如果你敢將我在這里打工的事情告訴別人的話,我會殺了你!」的意思——不過,隨即馬上察覺并非如此。

「……這是,找給您的零錢與收據。」

就在士道驚訝的時候,迅速完成結帳手續的令音一邊輕敲紙面,一邊將收據遞給士道。那張收據的下方寫著「我們會支援你,自然地繼續約會」。

也就是說,剛剛的那個視線并不是在暗示要對十香隱瞞士道與令音互相認識的事情,而是要士道繼續與她約會……應該是這個意思吧?

「不……不,沒事。」

士道對十香如此說道,然后將收據塞進口袋中。

令音的銳利視線又恢復成往常的無神眼神。

然后,從收銀臺的抽屜取出一張色彩鮮艷的紙張交給士道。

「……這是商店街的抽獎券。從這家店走出去后,沿著右側道路行走就能抵達抽獎中心。可以的話,請您多加利用。」

她對于地點進行詳細說明,并且加重語氣說出后半段話。

士道搔了搔臉頰。應該不是「可以的話」,而是「絕對要是用」吧?

話說如此,其實令音可能根本不需要特地強調。

「士道,那是什么?」

因為十香正一臉興味盎然地盯著那張抽獎券。

「要去看看嗎?」

「士道你想去嗎?」

「……嗯,非常想去。」

「那就走吧。」

十香精神奕奕地邁開大步從店里走出去。

士道朝著令音輕輕點頭之后追了出去。


「——辛苦了,令音。」

躲在收銀臺暗處的琴里,在確認兩人已經步出店里后站起身來。

「……真是不習慣呀。」

令音隨意撩起荷葉邊的制服裙擺,以沒有抑揚頓挫的聲調如此說道。

這就是——作戰代號F-08,又稱為「天宮的假期」計劃。

〈拉塔托斯克〉擁有考慮過各式各樣的可能性,并且可以細分為一千種以上的作戰代號。因此這項計劃只是其中之一。

一旦出現精靈躲過組織的偵測與士道接觸的情況——〈拉塔托斯克〉船員們就必須假扮成當地居民,暗中支援士道。

因此,所有船員都必須接受最少一個月以上的劇團演技訓練。

「很適合你唷。好可愛~好可愛~」

琴里舔著糖果說完這句話后,立刻打開手機撥打電話。

「啊啊,是我。剛剛走出店里了……沒錯,盡量表現得自然一點。如果失敗的話,我會剝了你的皮。」

簡潔地傳達重要事項與處罰之后,掛上電話。

「第二班似乎已經就定位了——那么,我們也回〈佛拉克西納斯〉吧。雖然無法傳達我們的聲音,至少也要看看影像。」

「……好,就這么辦吧。」

背對著令音聽她說完這些話,琴里揚起嘴角。

「那么——開始戰爭吧。」


「呃……抽獎中心……那個嗎?」

士道與十香離開那間店后,便沿著道路往前行走。然后,他們看見一塊空地,而大型抽獎器就擺放在鋪上紅色桌巾的長桌上。

抽獎器那里,以及商品領取區各站著一名身穿半被note的男性,他們的后方排放了一些腳踏車、白米等看似獎品的物品。現場有幾個人正在排隊。

「…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