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末路人十香

第三章 你的名字是……

第三章 你的名字是……

「輕松獲勝啦!」

士道的左手拿著游戲搖桿,右手握拳朝著天空高高舉起。

自從琴里與令音開始實行放學后的強化訓練后,包含假日在內,今天已經是第十天了。

士道終于開啟游戲的Happy End畫面。

……但是在成功之前,不知被揭開了多少難以數計的瘡疤。

「……嗯,雖然花了不少時間,不過總算順利通過第一階段了。」

「嗯,大致上已經開啟全部的CG圖片,算是得到及格分數吧……話雖如此,這畢竟只是與畫面中女子的應對分數而已。」

可以聽見從背后眺望著工作人員名單的令音與琴里的嘆息聲。

「那么,關于下一個訓練……進度差不多該進行到現實生活中的女性了。時間已經所剩無幾。」

「……嗯,真的沒問題嗎?」

「沒問題的啦。就算失敗了,損失的代價也只有士道的社會信用而已。」

「不要一臉無所謂地說出如此恐怖的發言啦!你們這些家伙!」

士道原本不發一語地聽著兩人的對話,終于忍不住插嘴說道。

「討厭,你在偷聽嗎?你還是如往常一樣下流呢。你這個暴牙龜notePeeping Tomnote!」

琴里皺著眉以手掩嘴,如此說道。

該怎么說呢?這是一種融合日本與國外故事的惡毒發言。哎呀,雖然這兩者其實是意思差不多的東西。

「明明是你們在我面前說話,這樣怎么能算是偷聽呢!」

士道大叫出聲。琴里嘴里說著「好、好」,張開手阻止他的發言。

感覺好像是士道說了些什么奇怪的發言一般。

「那么,士道。關于下一個訓練……」

「……雖然完全提不起勁來,不過下一個訓練是什么?」

「嗯……應該選誰呢?」

「啊?」

然后,在歪著頭的士道身邊,令音開始操作手邊的控制臺。整齊排列在桌子上的螢幕開始播放學校內的好幾處影像。

「……對了,先選個無可非議的目標吧。選她如何呢?」

說完后,令音指著顯示在畫面右側的小珠老師。

瞬間,琴里挑起眉毛——

「——啊啊,原來如此。很好,就選她吧。」

臉上隨即浮現邪惡的笑容。

「……小士。下一個訓練項目已經確定了。」

「是什……什么樣的訓練呢?」

士道壓抑著內心的不安出聲詢問。令音點點頭,如此回答:

「……啊啊。在正式情況下,如果精靈出現時,你將會戴上隱藏式的小型耳機,依循我們的指示來應對。所以我們想讓你進行一次實戰訓練。」

「所以,你們要我怎么做?」

「……總而言之,你必須去勾引岡峰珠惠老師。」

「啊?」

士道皺著眉大叫出聲。

「有什么問題嗎?」

彷佛以士道的反應為樂,琴里笑著如此說道。

「問題可大了……!我怎么可能……做得到……!」

「在正式情況下,你必須挑戰更加難以對付的對象唷!」

「——你說得……也有道理……!」

士道說完后,令音搔了搔頭。

「……我認為她非常適合擔任第一次的練習對象。因為即使告白的話,她恐怕也不會答應,而且也不會四處散布謠言……哎呀,如果你堅持的話,也可以將目標換成女學生……」

「嗚……」

士道的腦海里,浮現令人厭到厭惡的情景。被士道搭話的女學生回到教室后,立刻與女性友人們聚集在一起,向她們陳述這件事情。「我跟你們說,剛剛五河向我告白了唷。」「咦,真的嗎?什么嘛!那家伙平常裝得一副對女人沒興趣的樣子,但是該出手時還是會出手嘛!」「不過那家伙應該沒希望吧?」「嗯,不可能、不可能。因為他長得一副苦瓜臉呀!」「啊~真敢說耶,啊哈哈哈哈!」

……似乎又會產生新的心靈創傷。

如果對象換成珠惠的話,腦海中就不會產生關于這方面的聯想。無論外表看起來多像小孩子,她畢竟是名成熟的女性。應該只會把士道的告白當成學生的玩笑話吧?

「所以,你打算怎么辦呢?如果在正式情況中,失敗就意味著死亡。無論如何,我都希望你能進行一次預演練習。」

「……麻煩以老師為對象吧。」

琴里說完后,士道的背部流下不舒服的汗水,如此回答。

「……好。」

令音輕輕點頭,從桌子的抽屜中取出小型機器遞給士道。接下來將麥克風以及附有耳機的接收器放在桌子上。

「這是?」

「……將它戴到耳朵里試試看。」

士道依循指示,將東西塞進右耳里。

然后,令音拿起麥克風,張開嘴巴低聲呢喃。

「……怎么樣,聽得到嗎?」

「嗚哦!」

耳邊突然傳來令音的聲音。士道的肩膀顫抖了一下,全身嚇到跳起來。

「……很好,有成功連線吶。這樣的音量可以嗎?」

「是……是的……呃,應該吧……」

得到士道的贊同后,令音立刻將放在桌上的耳機戴上。

「……嗯,呣。這邊也沒問題吶。收音功能正常運作。」

「咦?聽得見現在的聲音嗎?但是我并沒有裝備看似麥克風的東西……」

「……你的耳機有搭配高敏感度的收音麥克風。這項性能優異的裝備可以自動過濾雜音,只傳回必要的聲音。」

「哇……」

就在士道發出贊嘆的同時,琴里也從桌子里取出另一個小型機械零件。

手指一彈,那個零件就猶如小蟲般振翅飛翔在空中。

「這……這是什么?」

「……你看。」

說完后,令音操作眼前的電腦顯示出畫面。

螢幕上播放著琴里、令音還有士道所待的這間物理準備室。

「這是……」

「……超微型的高敏感度攝影機。這個東西會追蹤你。不要把它誤當成蟲子拍死唷。」

「哇……這個東西那么厲害啊。」

然后,咚的一聲,士道的屁股被踢了一下。

「什么都無所謂,快點行動!你這只鈍龜!目標現在正在東校舍的三樓走廊唷。離這里很近。」

「…………遵命。」

知道不管說什么都沒有用,士道有氣無力地點頭示意。

如果再繼續拖延時間的話,對象很有可能會改成另一名女生。士道強迫自己移動著不想前進的腳步,走出物理準備室。

然后,士道走下樓梯左顧右盼——在走廊前方看見珠惠的背影。

「老——」

途中,他突然止住了叫喚聲。

雖然是需要大聲喊叫才能聽到的距離……不過士道不想引起遺留在學校的師生們注意。

「……真是沒辦法。」

士道以小跑步的速度朝著珠惠的背影追過去。

不知道前進幾公尺后,察覺到士道腳步聲的珠惠停下腳步轉過身來。

「咦,五河同學?怎么了嗎?」

「……那……那個——」

明明是每天都能見到的容貌,一旦變成自己要勾引的對象后,緊張情緒一下子就增高了。士道不自覺地閉起嘴巴。

「——冷靜一點吶,這是訓練。就算失敗的話,也不會死掉。」

右耳傳來琴里的聲音。

「就算你這么說……」

「呃?你說什么?」

因為士道的自言自語而做出反應,珠惠歪著頭。

「啊,不,沒什么……」

或許是對于遲遲不肯采取行動的士道感到不耐煩,耳邊再次聽見透過耳機傳來的聲音。

「真是沒出息吶——總而言之,先試著夸獎對方吧。」

聽見琴里的話后,士道將珠惠從頭到腳地全部打量過一次,尋找可以夸獎的題材。

……不過,等一下。士道的思緒突然停頓了一下。這么說來,前幾天閱讀過的基礎教材書里,記載著如果直接夸獎女性容貌的話,反而會使對方覺得自己不夠誠懇。在這種情況中,若是夸獎衣服與裝飾品等東西,就等于間接性地認可女性的品味,這樣反而是比較好的做法。

士道下定決心,開口道:

「對……對了,那件衣服……很可愛耶。」

「咦……?是……是嗎?啊哈哈,總覺得好害羞呀。」

珠惠高興地羞紅了臉頰,搔著后腦勺露出微笑。

——哦哦?這似乎是個不錯的反應?士道輕輕握起拳頭。

「是的!非常適合老師!」

「呵呵,謝謝你。我也很喜歡這件衣服唷。」

「你的發型也好好看吶。」

「咦?真的嗎?」

「是的,還有那副眼鏡也是。」

「啊……啊哈哈哈哈……」

「那本出席紀錄簿也超好看的!」

「那個……五河同學……?」

珠惠的表情漸漸轉變成接近于苦笑的困惑表情。

「說得太過火了啦!你這只禿驢!笨蛋禿驢!」

右耳傳來琴里充滿錯愕的聲音。

但是,就算被人這么說,士道還是不知道接下來該說些什么才好。兩人之間出現一陣短暫的沉默。

「那個……沒事了嗎?」

珠惠歪著頭。

或許是覺得時間拖太久了,這次右耳傳來睡意濃厚的聲音。

「……沒辦法了。那么,你直接照著我的臺詞說一遍吧。」

真是太好了。士道輕輕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

然后,不加思索地將耳邊所聽見的情報直接說出來。

「那個,老師……」

「什么事?」

「我最近非常喜歡來學校上課。」

「是嗎?那可真是件好事呀。」

「是的……都是因為老師擔任導師的緣故。」

「咦……?」

珠惠吃驚地睜大眼睛。

「你……你在說什么呀?為什么會突然……」

珠惠雖然口頭上這么說,卻喜形于色。

士道繼續按照令音的指示說話。

「事實上,從很久以前開始,我就喜歡上——」

「呀哈哈……不行唷。對于你的心意,我感到很高興,但是我是老師啊。」

珠惠啪答啪答地揮動出席紀錄簿,露出苦笑。

眼前這位果然是名具有教師身分的成熟女性。似乎想要極力避免這件事情的發生。

「……呣,該如何攻陷她的芳心呢?」

不斷編織出臺詞的令音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我記得她今年是二十九歲吧——那么,小士。你就這么說吧。」

令音說出下一句臺詞的指示。士道幾乎沒有經過思考就張嘴說道:

「我是真心的。真心想與老師——」

「那個……我感到很困擾。」

「真心想與老師結婚!」

——微微抽動。

當士道說出「結婚」這兩個字的瞬間,似乎看見珠惠的臉頰微微抽動了一下。

然后,經過短暫的沉默之后,響起了微小的聲音。

「……你是認真的嗎?」

「咦……!啊,是……是的。」

對于突然改變的氣氛而感到不安的士道如此回應。然后珠惠立刻往前踏出一步,抓住士道的袖子。

「真的嗎?等到五河同學到了適婚年齡后,我也已經超過三十歲了唷!即使這樣也無所謂嗎?你會來向我雙親打招呼嗎?可以接受入贅嗎?等你高中畢業后,愿意繼承我家的家業嗎?」

猶如判若兩人般眼神閃閃發光、呼吸紊亂的珠惠一直逼近過來。

「那……那個,老師……?」?「……嘢,效果好到超出預期嗎?」

看見士道的畏縮,令音的話中伴隨著嘆息聲。

「這……這是怎么一回事啊?」

士道以珠惠聽不見的音量,向令音提出疑問。

「……沒有啦,對一名二十九歲的單身女性而言,『結婚』這個字眼就猶如一擊必殺的咒文般。因為這種人正處于以前的同學們陸陸續續建立家庭、雙親不斷催婚、必須超越原本不以為意的三十歲高墻等不安定的狀況中……話雖如此,她的反應還真是極端吶。」

令音的聲音透露出少見的退縮,如此說道。

「那……那些都不重要,你說現在該怎么處理這個狀況……!」

「喂,五河同學,可以占用你一點時間嗎?因為你還不到法定結婚年齡,所以我們先來壓血印吧?可以到美術教室借把雕刻刀之類的工具。不用怕,因為我會盡量做到讓你不痛的地步。」

珠惠逐漸逼近眼前,喋喋不休地說道。士道發出慘叫聲。

「啊——再繼續下去也只會徒增不必要的麻煩。反正目的已經達成,趕快道歉逃跑吧。」

士道咽了一口口水,下定決心說道:

「對……對不起!我果然還沒有那方面的覺悟……!請你當作沒這回事……!」

士道一邊喊叫一邊逃跑。

「啊!五……五河同學!」

背后傳來珠惠的聲音,五河拼命奔跑。

「哎呀,真是一名有個性的老師啊。」

士道耳邊聽見了琴里的悠哉笑聲。他一邊跑一邊大聲喊叫:

「開什么玩笑……!居然這么悠哉——」

就在說出這句話的瞬間……

「什……!」

「…………!」

由于將專注力都放在耳機上,士道撞上從轉角處走過來的學生,跌倒在地上。

「痛痛痛……抱……抱歉。有受傷嗎?」

他一邊說話一邊起身。然后……

「咦……!」

士道突然感受到心臟揪在一起的感覺。若要說為什么的話,原因就是眼前的學生正是那位鳶一折紙小姐。

而且不僅僅如此。或許是跌倒時屁股著地的緣故,折紙此時剛好面對著士道的方向呈現M字腿的姿勢……是白色的。

他下意識地挪開視線。不過,折紙的模樣看起來不慌不忙……

「我沒事。」

她說完后,站起來。

「怎么了嗎?」

接著,折紙向士道提出問題。

不過,似乎并不是在詢問士道為什么要在走廊奔跑這件事情。正確來說——沒錯,士道現在正低垂著臉,用手扶住額頭。折紙的問題應該是針對這件事情吧。

「……不,別在意。只是因為遇見了原本以為鐵定不會發生的情況,所以太過震驚了……」

連最后的防線都被攻陷了。恐怕這就是〈拉塔托斯克〉的模擬能力。綜合種種因素來看,或許該說那款游戲其實設計得很好。

「是嗎。」

折紙只說了這句話,然后就往走廊走去。

然后,就在這個瞬間。右耳響起琴里的聲音。

「——這是個好機會唷,士道。利用她來做訓練吧。」

「啊……啊?」

「范圍不應該只局限于老師,我們也希望掌握同年齡女生的情報吶。而且,雖然對方不是精靈,卻也AST成員。應該可以成為有用的參考資料。而且依我來看,她應該也是屬于不會到處亂講話的類型吧?」

「你這家伙……開什么玩笑呀……?」

「你想跟精靈對談吧?」

「……!」

士道屏住呼吸,咬了咬下唇。

下定決心后,他對著折紙的背影說:

「鳶……鳶一。」

「什么事?」

折紙在猶如正在等待對方出聲搭話般的時間點上轉過頭來。

雖然感到有點詫異,不過士道還是調整著呼吸開口說話。因為經歷過與珠惠交談的狀況,所以現在的心跳比剛才平靜許多。沒錯,只要小心不要說得太過火就行了、不要說得太過火。

「那件衣服,好可愛呀。」

「這是制服。」

「……說得也是吶~」

「為什么會選擇制服呢?你這只蟻獅!」

明明只是說出昆蟲的名稱,卻讓人有被痛罵的錯覺。真是不可思議!

—「因為跟老師對話時有成功嘛……!」士道藉由輕輕搖頭的舉動透露這個訊息。

「……需要幫忙嗎?」

或許是等到不耐煩了,令音再次伸出援手。

即使感到不安,但也缺乏獨自一人與對方繼續談話的自信。士道輕輕點頭。

他開始依照右耳所聽見的臺詞說話。

「那個,鳶一。」

「什么事?」

「事實上……我從以前就知道有關鳶一的事情了。」

「是嗎。」

聲音聽起來冷淡,但是接下來折紙卻說出讓人難以置信的話。

「我也知道你的事情。」

「————!」

盡管內心感到震驚不已,仍然不能出聲。如果說出令音指示以外的臺詞,目前的進度很有可能會因此而一口氣崩潰。

「——這樣啊。我好高興……因此,當我知道二年級能夠同班時,我真的感到非常高興。在這個禮拜里,我在上課中都一直盯著你看。」

即使內心想著「嗚哇!我真惡心!這根本就是偷窺狂吧!」不過士道還是將那種臺詞說出口了。

「是嗎。」

但是……

「我也一直看著你。」

折紙直視著士道如此說道。

「……!」

咕嚕一聲,士道咽下一口口水。事實上,因為難為情的緣故,他在上課中根本沒有往折紙的方向看過一眼。

士道努力壓抑著激烈跳動的心臟,就這樣將傳進耳里的臺詞直接說出口。

「真的嗎?啊,但是我不僅僅只是如此而已,我曾經在放學后的教室里拿著鳶一的體操服聞味道唷。」

「是嗎。」

原本以為這句話會引起對方的反感,沒想到折紙的表情還是沒有任何改變。

不過……

「我也會做這種事情。」

「…………!」

—會做這種事情?哪一種事情啊!應該是聞自己的衣服吧?拜托你回答「你說得沒錯」吧!

士道的臉上布滿涔涔汗水。

話說回來,琴里與令音不會覺得這種臺詞很奇怪嗎?

但是,事以至此,腦袋已經亂成一團的士道根本不可能靠自己的力量繼續與對方交談。

「——是嗎,看來我們很合得來。」

「合得來。」

「因此,如果可以的話,可以請你與我交往嗎——不管怎么說,這樣的進展也太突然了吧!」

訓練什么的都無所謂了。士道終于按捺不住地朝著后方轉頭,大叫出聲。

從折紙的角度來看,對方是個擅自告白卻又夸張吐嘈自己的奇怪男人。

「……不,我沒想到你真的會直接說出那種話。」

「叫我直接說出那種話的人不就是你嗎!」

說完抱怨后,士道立即轉過身來面對折紙。

折紙如同往常般面無表情……表面上看起來如此,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眼花了,與之前相比,折紙看起來似乎稍微……真的只有稍微地睜大了眼睛。

「啊,那個……該怎么說……抱歉,剛剛其實是——」

「可以。」

「………………啊?」

隔了一會兒士道才發出聲音。他的眼神呆滯、嘴巴無力地張開,手腳也失去了力氣。簡單來說,他全身都嚇呆了。

—有一點……搞不清楚對方的意思。剛剛這名少女說了什么?

「什……什么?」

「我說『可以』。」

「什……什什什什什什什么東西可以?」

「我可以跟你交往。」

「…………!」

士道臉上冒出大量汗水。他用手扶住頭的側部,喃喃自語地說:「冷靜一點、冷靜一點。」

無法思考。正常來說這種事情是不可能會發生的。因為,與自己沒說過幾次話的男生突然提出交往要求,應該沒有女生會說0K的吧?

……不,雖然不能說是完全不可能,但是士道完全沒有料想到折紙會這樣回答。

——不,等等。士道的眉毛抽動了一下。該不會折紙誤會了些什么吧?

「啊,啊啊……你的意思應該是可以陪我到別的地方吧note?」

「…………?」

折紙微微歪頭。

「是那個意思嗎?」

「咦?啊,不……呃,鳶一認為是什么意思……?」

「我認為那句話是男女交往的意思。」

「…………!」

猶如五雷轟頂般,士道全身打了個哆嗦。

該怎么說呢?總覺得從折紙的口中說出「男女交往」這件事情,會讓人產生一股背德感。

「不是嗎?」

「不,沒有錯……但是……」

「是嗎。」

折紙一臉若無其事地表示贊同。

下一瞬間,士道就徹底后悔了。

——為什么?為什么要說「沒有錯」啊!如果是現在、如果是現在的話應該還來得及告訴對方這只是一場誤會啊!

然后……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吁」

亳無任何預警,警報器的聲音在瞬間響遍四周。

幾乎就在同時,折紙微微抬起頭。

「——我有急事,下次見。」

說完后便轉身奔跑在走廊上。

「喂……喂——」

這一次,即使士道出聲搭話,折紙也沒有停下腳步。

「該……該怎么辦才好?這種情形……」

隔沒多久,透過耳機聽見了說話聲。

「士道,是空間震。暫時先往〈佛拉克西納斯〉移動吧。快點回來。」

「果……果然是精靈嗎……?」

士道如此間道。琴里頓了一會兒才繼續說話:

「沒錯。而且現身預測地點是——來禪高中唷。」



時間是下午五點二十分。

不讓開始避難的學生們發現,三人回到漂浮在街道上空的〈佛拉克西納斯〉后,凝視著顯示在劍橋熒幕上的各種情報。

已經換穿軍服的琴里與令音偶爾會互相交談并且意味深長地點頭。但是,老實說,士道根本看不懂畫面上的數據究竟代表什么意思。

唯一理解的是——顯示在畫面右側的是以士道的高中為中心之街道地圖。

「原來如此啊。」

坐在艦長席上舔著加倍佳,同時與船員們交談的琴里,嘴角輕輕上揚。

「——士道。」

「什么?」

「馬上就要輪到你上場了。要做好準備。」

「……!」

聽見琴里的話,士道全身僵硬。

不,其實他早就料到會有這一天,也已經有所覺悟。

但是,當這一刻實際來臨時,果然還是難以掩飾內心的緊張。

「——已經要派他上戰場了嗎?司令。」

站在艦長席旁邊的神無月凝視著螢幕,突然出聲說話。

「對手是精靈,一旦失敗就代表死亡。是否已經做好充分訓練咳咳!」

話才說到一半,琴里的拳頭已經打進神無月的胸口。

「居然敢質疑我的判斷,你變大膽了嘛!神無月。為了懲罰你,除非我允許,不然你都要給我用豬語說話。」

「噗,噗咿!」

似乎已經習以為常的樣子,神無月如此回應。

士道看著眼前的景象并且擦掉冒出的汗水。

「……不,琴里,我認為神無月說得有理……」

「哎呀,士道聽得懂豬語呀?不愧是豬男吶。」

「不……不要瞧不起豬喔!豬其實是很厲害的動物!」

「我知道呀。愛干凈、力氣大,據說擁有比狗還要高的智商等。所以我才會抱持著最崇高的敬意,稱呼優秀的部下神無月,還有尊敬的哥哥士道為豬唷!豬!你這只豬!」

「……嗚嗚!」

老實說,聽起來實在不像是敬稱。

但是,神無月的疑問與士道的不安都是合理的。琴里似乎也能理解這一點。

于是她舉起棒棒糖的棒子指著螢幕。

「士道,你很幸運。」

「咦……?」

循著琴里的視線,士道往熒幕的方向看過去。

上頭仍有看不懂的數字正在跳動,不過——與剛剛相比,可以看出右側的地圖變得不一樣了。

士道就讀的高中里有一個紅色標志,然后周圍顯示了幾個小小的黃色標志。

「紅色的是精靈,黃色的AST。」

「……所以,這有什么好幸運的?」

「你看AST。從剛剛開始就停止移動了,對吧?」

「啊啊……沒錯。」

「因為他們正在等待精靈跑到外面。」

「為什么呢?他們不打算強行攻入嗎?」

士道歪著頭。然后琴里夸張地聳了聳肩。

「稍微思考一下再說話吧,真是丟臉。就連黏菌也明白這個道理。」

「為……為什么嘛!」

「原本CR-Unit就不是以在狹小的室內進行戰斗為目的而開發出來的裝備。即使有隨意領域,處于有許多障礙物、通道狹窄的建筑物時,機動性確實會大幅下降,視野也會被遮蔽。」

一邊說話,琴里啪嘰一聲彈了個響指。彷佛在回應她的動作般,顯示在螢幕上的畫面切換成高中的實際畫面。

操場上有一個淺淺的缽狀凹洞,周圍道路與校舍也被整整齊齊地削掉一部分。簡直與前幾天士道所看見的景色一模一樣。

「在操場出現后,精靈似乎就進入半毀的校舍了。很難得能遇上如此幸運的機會。因為我們可以在沒有AST的干擾下與精靈接觸。」

「……原來如此。」

士道終于明白其中道理。

但是,發現琴里的說詞有點不對勁,他瞇起眼睛。

「……如果精靈像往常那樣出現在戶外,你原本打算用什么方法讓我與精靈接觸?」

「等待AST全部陣亡,或是直接扔進戰況激烈的戰場中吧。」

「…………」

與剛才相比,士道終于深深:明白現在的狀況有多么值得慶幸。

「嗯,那么趕快出發吧——士道,你的耳機沒有拿下來吧?」

「啊,沒有。」

摸了一下右耳。耳朵確實還戴著剛剛使用過的耳機。

「很好。攝影機也會跟著你一起被傳送過去。如果情況危急的時候,就輕敲兩下耳機作為暗號。」

「嗯……了解。但是啊……」

士道半瞇起眼睛,看向琴里以及在艦橋下方的工作崗位待命的令音。

從訓練時的建言來看,她們其實是相當不可靠的支援人員。

從士道的表情察覺到大概的想法,琴里露出狂妄的笑容。

「放心吧,士道。〈佛拉克西納斯〉團隊里還有許多值得信賴的人材。」

「是……是嗎?」

士道以狐疑的表情反問。琴里啪颯一聲地讓外套翩翩飛揚,站起身來。

「舉例來說,」

然后,指著艦橋下方的其中一名隊員。

「經歷過五段婚姻的戀愛大師——〈迅速進入倦怠期〉川越!」

「不,那不就代表著他離過四次婚了嗎?」

「深受夜店的菲律賓人歡迎并且引以為傲的〈社長〉干本!」

「那完全是靠金錢的魅力吧?」

「情敵接二連三地發生不幸。凌晨兩點的女性——〈詛咒娃娃〉椎崎。」

「那一定是因為她下詛咒的緣故吧!」

「擁有一百位新娘的男性——〈穿越次元者〉中津川!」

「是正常的三次元新娘嗎?」

「因為愛得太深,現在被法律限制不準靠近心上人半徑五百公尺以內的女性——〈保護觀察處分〉箕輪!」

「為什么都是這種人啊!」

「……每一位,都確實擁有足以勝任船員一職的本領。」

從艦橋的下方傳來令音的模糊聲音。

「就……就算你這么說……」

「好了,快點出發吧。萬一精靈跑到外面,AST就會聚集過來羅!」

琴里瞄準正在抱怨的士道屁股,砰一聲用力地踢了過去。

「……痛!你……你這個家伙……」

「不用擔心。如果是士道,即使死過一次也能立即重生唷!」

「別開玩笑了!你以為我是哪里的水管工人嗎?」

「媽媽咪呀。懷疑妹妹所言的哥哥可是會遭遇不幸唷。」

「我才不想被不聽哥哥話的妹妹這么說。」

話里混雜著嘆息,士道如此說道,不過依舊聽話地往艦橋門口走過去。

「Good Luck!」

「喔!」

士道對豎起大拇指的琴里稍稍舉起手作為回應。

心臟依舊劇烈跳動著——但是絕對不能錯失這次機會。

打敗對方、讓對方陷入愛河、拯救世界等。

腦海中完全沒有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念頭。

只是——想和那名少女再說一次話。

設置在〈佛拉克西納斯〉下方的傳送機使用了顯示裝置技術,是一種只要直線距離上沒有任何障礙物就能在瞬間傳送、回收物質的設備。

雖然一開始會產生猶如暈船般的不適感,但是只要多使用幾次就能漸漸習慣。

確認眼前的景物在瞬間從〈佛拉克西納斯〉轉換成昏暗的高中后方之后,士道輕輕搖頭。

「好,首先先往校舍內——」

他才剛開口,卻又突然停止說話。

因為士道眼前的校舍墻壁猶如開玩笑般被削除得一干二凈,校舍內部一覽無遺。

「現場看才知道情況這么嚴重……」

「哎呀,剛好。你就從那里進去吧。」

士道搔著臉頰低聲說了一句:「……知道了。」然后進入校舍。如果不快點的話,精靈也許會跑到外面,而且在那之前,士道很有可能會被AST發現并且被他們強行「保護」。

「好了,動作快一點!我會幫你導航。從那里走樓梯爬上三樓,精靈的反應就出現在從自己位置數過去的第四間教室里。」

「知道了……!」

士道做了一個深呼吸后,爬上附近的樓梯。

然后,在一分鐘之內抵達指定的教室前面。

門是關著的,所以無法察看里面的情況。不過,只要一想到精靈在里面:心臟就會自然而然地如同打鼓般怦怦跳。

「所以——這里是二年四班。不就是我的班級嗎?」

「哎呀,是嗎?很好呀。雖然說不上是占了地利優勢,不過至少比完全陌生的場所來得好吧?」

琴里如此說道。事實上,自己升上二年級的時間才過了幾天而已,所以對于環境并沒有非常熟悉。

總之,必須在精靈是去耐性前與她接觸。

「……嗨,你好。怎么了?你為什么會在這種地方呢?」

士道用微小的音量,反覆練習開場說詞。

下定決心后,他打開教室的門。

教室被夕陽染成一片紅色的景象印入眼簾。

「————」

瞬間——

在腦袋中事先準備好的那些膚淺說詞全在此時煙消云散。

「啊——」

從教室前方數來第四排、窗戶數來第二排的位置——也就是士道的桌子上,有一名穿著不可思議禮服的黑發少女,以屈起單膝的姿勢坐在那上面。

散發著夢幻光輝的眼睛憂郁地半睜著,出神地凝視著黑板。

上半身沐浴在夕陽中的少女,擁有幾乎能在瞬間奪取觀看者思考能力的神秘感。

但是,過沒多久,那近乎完美的一幕立即崩壞。

「————嗯?」

少女察覺到士道的闖入,睜大雙眼往這里看過來。

「你……你好……!」

然后,就在士道準備盡力保持鎮定并且舉起手的那一瞬間……

——一咻!

少女毫不費力地輕輕揮手,緊接著出現一道黑色光線掠過士道的臉頰。

片刻之后,原本士道還將手靠在上頭的教室的門,以及位于后方的走廊玻璃全都發出巨響然后應聲破碎。

「咿……!」

由于事出突然,士道瞬間呆愣在原地。摸了一下臉頰,發現臉上流出少量鮮血。

但是,現在不能一直呆站在原地。

「士道!」

琴里的聲音震痛耳膜。

少女露出憂郁神情,將手臂高高舉起。手掌心上出現一個猶如光線聚集物的圓形物體,正綻放著黑色光芒。

「等……!」

比大叫出聲還早一步,士道連滾帶爬地躲到墻壁后頭。

瞬間之后,光線洪流穿過剛剛士道的所在位置,輕而易舉地沖壞校舍的外墻,然后往外延伸而去。

在那之后,又連續放出好幾次黑色光線。

「等……等一下!我不是敵人!」

士道從通風變得十分良好的走廊大叫出聲。

然后,少女似乎是聽見他的話了,終于停止發射光線的舉動。

「……我可……可以進去嗎……?」

「依我來看,對方應該沒有戰斗的意愿。如果她真的想攻擊,應該可以輕而易舉地將你連同墻壁一起吹飛——不過如果一直拖延時間反而會引起精靈不悅,這樣也不是辦法。行動吧!」

聽見士道猶如自言自語的呢喃聲后,琴里如此回答。攝影機恐怕已經進入教室了吧。

咽下一口口水,士道站到已經失去門扉的教室入口前。

「…………」

少女目不轉睛地看著士道。雖然沒有做出攻擊的舉動,但是對方的視線卻充滿猜忌與警戒。

「首……首先請你先冷靜下來——」

為了表示自己沒有任何敵意,士道以舉起雙手的姿勢踏入教室,

但是……

「——站住。」

就在少女發出嚴肅聲音的同時——啪咻!一道光線燒毀士道腳邊的地板。士道慌慌張張地停止所有動作。

「……!」

猶如將士道從頭到腳舔噬過一遞般,少女的視線在士道身上轉了一圈,然后開口說話:

「你是誰?」

「……啊啊,我是——」

「等一下!」

正當士道準備回答時,不知何故琴里突然下達暫停的指示。

現在,〈佛拉克西納斯〉艦橋的螢幕上正以特寫方式播放穿著光之禮服少女的畫面。

少女以滿懷敵意的眼神裝飾可愛容貌,并一直瞪著攝影機的右側——也就是士道的方向。

然后,以「好感度」為首,在她的周圍配置了許多各式各樣的數據表。那些數字是令音使用顯現裝置進行分析、數據化后的產物,主要是用來表示少女的精神狀態。

順帶一提,〈佛拉克西納斯〉所搭載的AI能同步將兩人的對話制作成字幕,顯示在畫面的下方。

乍看之下,與士道在訓練時所使用的游戲畫面相當雷同。

精心挑選出來的船員們全部都以非常認真的表情,凝視著大型熒幕所播放出來的少女游戲畫面。

構成充滿超現實氛圍的景象。

然后——琴里挑起眉毛。

「你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