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末路人十香

第二章 訓練開始

第二章 訓練開始?

——好久不見。

腦海中響起不知在何處聽過聲音。

——終于見到你了,XXX。

彷佛懷念、又似憐愛的語氣。

——我好高興。不過,再等一下,再稍微等一下。

你到底是誰?即使如此追問,依舊沒有得到任何回答。

—絕對不會再分開了。絕對不會再出錯了。所以……

那個不可思議的聲音就在此時突然中斷。



「………啊!」

士道睜開眼睛。

「嗚啊!」

緊接著大叫出聲。

這也難怪。因為士道的眼皮被一名陌生女性用手指撐開,類似小型手電筒的東西所發出來的光芒正照射在眼睛上。

「……嗯?你醒過來啦?」

表情看起來很想睡覺的女性,以與臉部表情相符的無精打采聲音如此說道。

她似乎正在觀察士道眼球的活動狀況,所以臉靠得很近。士道聞到一股微妙的香氣,可能是洗發精的味道吧?

「你……你你你你是誰?」

「……嗯?啊啊。」

女人維持呆滯的表情起身,厭煩地撩起垂下來的瀏海。

等到雙方之間拉開到一定的距離后,士道終于可以看清這名女性的全貌。

對方是身上穿著看似軍裝的衣服,年約二十幾歲的女性。隨性綁起的頭發、帶有明顯黑眼圈的眼睛。此外,可以看見一只傷痕累累的熊玩偶從軍裝口袋探出頭來,雖然不知道原因為何,不過這一點也成為她的最大特色。

「……我是在這里擔任分析官職務的村雨令音。不湊巧,現在醫務官剛好外出了……哎呀,別擔心。雖然我沒有執照,不過一些簡單的醫療看護還難不倒我。」

「……」

根本無法讓人安心。

因為非常明顯地,這名叫做令音的女性看起來還比士道更加虛弱。

事實上.從剛剛開始,腦袋就猶如畫圈圈般暈眩,身體也因此變得搖搖晃晃。

然后,撐起上半身的士道對于令音剛剛所說的話感到非常介意。

「——這里?」

說完后,環顧四周。

士道躺在一張簡樸的折疊床上。然后,白色的布簾圍繞在床的四周,隔出一個猶如學校保健室般的獨立空間。

但是,奇怪的是這里的天花板不知什么緣故,居然呈現出粗糙管線裸露在外的景象。

「這……這里是什么地方……」

「……啊啊,這里是〈佛拉克西納斯〉的醫務室。因為你昏過去了,所以他們就擅自將你送過來這里。」

「〈佛拉克西納斯〉……?你說昏倒……啊——」

沒錯,士道被卷進謎樣少女與折紙的戰斗后便昏了過去。

「……呃,那個,我可以問一些問題嗎?因為有太多事情充滿疑點——」

士道邊搔著頭邊如此間道。

不過,令音沒有做出任何回應,沉默不語地背對士道。

「啊——請問……」

「……跟我來。我要向你介紹一個人……你現在心里應該有許多問題,但是我不擅長解說。

關于詳細情形,你可以直接詢問那個人。」

說完后,令音打開門簾。門簾外頭有一片還算寬廣的空間。約有六張床并排在一起,房間的最里頭放置了一些不曾見過的醫療器材。

令音踩著蹣跚步伐,朝著看似房間出入口的方向走去。

但是,過沒多久,突然腳步一個踉艙,令音的頭「咚!」的一聲撞上墻壁。

「你……你沒事吧!」

「……呣。」

總之,看起來應該沒有要昏倒的跡象。令音斜靠在墻壁上低聲說道:

「……啊啊,抱歉呀。最近有點睡眠不足。」

「你……你多久沒睡了?」

聽見士道的問題,令音做出認真思考的動作,然后豎起三根手指。

「三天?難怪會那么想睡呀。」

「……大約三十年吧?」

「太夸張了吧!」

士道原本已經做好對方頂多回答三個禮拜沒睡的心理準備,萬萬沒想到會得到這個預料之外的答案。

況且,這個答案很明顯地超越了她的外表年齡。

「……哎呀,我真的想不起上次睡覺是什么時候了。我似乎有點失眠癥的問題呢。」

「是……是嗎……」

「……嗯?啊啊,不好意思,吃藥的時間到了。」

令音突然從懷里取出裝有藥丸的藥瓶。

然后,令音打開藥瓶,使用以口就瓶的方式,一口氣將藥丸灌進嘴里。

「喂!」

看見令音沒有任何躊躇,劈哩啪啦地咽下大量藥丸,士道終于忍不住出聲喝止。

「……干么大聲嚷嚷啊。」

「不,你為什么要吃這么多藥?話說回來,那是什么藥啊?」

「……全部都是安眠藥。」

「會致死耶!這可不能開玩笑!」

「……但是對我無效耶。」

「你那是什么體質啊!」

「……哎呀,反正味道甜甜的很好吃,應該沒關系啦。」

「那是檸檬汽水糖嗎!」

大聲吼叫一番后,士道嘆了一口氣。

「……總之,往這邊。跟我來吧。」

令音將空空的藥瓶放回懷里,繼續踩著搖搖晃晃的步伐前進,然后打開醫務室的大門。

——啊,等等。」

士道慌慌張張地穿上鞋子,緊追在令音身后離開房間。

「這是什么啊……」

房間外面連接著一道狹窄走廊。

以淡色系為主的機械式墻壁與地板。士道總覺得眼前的走廊會讓人聯想到太空歌劇中會出現的宇宙戰艦內部,或是在電影上看過的潛水艇通道。

「……那么,我們到底要做什么呢?」

士道依舊處于無法理清頭緒的狀態中,開始慢慢移動腳步。

搖搖晃晃地踩著蹣跚步伐的令音之背影是唯一指標,兩人的腳步聲回蕩在猶如電影場景般的通道上。

然后,不知道走了多久之后。

「……就是這里。」

令音在一扇位于通道盡頭、側邊設有小型電子儀表板的門扉前停下腳步,并且如此說道。

下一瞬間,電子儀表板響起輕快的聲音,門也在此時滑動開啟。

「……來吧,進去吧。」

令音走進門內。士道也跟在后頭走進去。

「……這是……」

然后,士道看見展現在門的另一側的景色,睜大了眼睛。

簡單來說,這個地方看起來就像是太空船的艦橋。從士道通過的門開始,地板延伸成半橢圓形,中心設置了一張會讓人聯想到艦長席的椅子。

此外,左右兩側連接著平緩的階梯,沿著樓梯繼續往下,可以在最下層看見船員們正在操作精密儀器。整體景色看起來略顯昏暗,設置在各處的螢幕光線囂張地宣示著自己的存在。

「……我帶他過來了唷。」

令音搖頭晃腦地說道。

「辛苦你了。」

艦長席旁邊站著一名身材高挑的男人,如同一名執事般輕輕鞠躬。燙過的卷發以及不像日本人的高挺鼻梁。眼前這名青年擁有經常出現在耽美小說中的姣好容貌。

「初次見面。我是這里的副司令,名字叫作神無月恭平。很高興認識您。」

「啊,是……」

士道搔著臉頰,微微低頭鞠躬。

有一瞬間,士道以為令音是在跟這個男人說話。

但是——事實并非如此。

「司令,村雨分析官回來了。」

聽見神無月所說的話,原本背對這個方向的艦長席發出低沉聲響,慢慢地轉過來。

然后,

「——衷心歡迎呀。歡迎來到〈拉塔托斯克〉。」

響起了以「司令」而言稍微有些太過可愛的聲音,肩膀披著深紅色軍服的少女終于現身。

用黑色的寬大緞帶將頭發綁成雙馬尾,嬌小的身軀,猶如橡實般的圓滾滾眼睛。然后,嘴里還叼著一支加倍佳。

士道皺起眉頭。因為,無論怎么看——

「………………琴里?」

沒錯,雖然外表、口氣,以及全身散發出來的氣質有些許不同之處,不過那名少女確實是士道的可愛妹妹——五河琴里。



「——五河……士道。」

發出旁人無法聽見的微小音量,折紙的腦海中浮現他的臉龐。

毫無疑問地,他就是那個時候的少年。折紙的記憶不可能會出錯。

可惜的是——兩人只有在那個時候見過一次面,對方會不記得折紙也是在所難免的事情。自從就讀高中后,折紙曾經試過各種方法想要與他接觸,但是全都無疾而終。

不過,現在讓折紙更加在意的卻是另一件事情。

「為什么會出現在那種地方呢……」

為什么他會出現在響著空間震警報聲的街道上呢?

而且——毫無疑問地,他已經親眼目睹到……

折紙穿著特殊兵裝備的身影,以及——精靈。

「鳶一上士,一切已經準備就緒!」

「——」

突然間傳來裝備士兵的聲音,折紙快速地抬起原本低垂的臉。

接著,折紙立刻在腦海中顯現懸浮指令。

于是,透過折紙身上的穿戴型接續裝置將這項指令傳達給裝備在背上的飛行推進器,并且啟動內藏的顯現裝置。

身上穿著外型看似不適合飛行的裝備,折紙的身體與笨重的武器一起輕輕松松地漂浮在天空上。

陸上自衛隊——天宮駐防基地。

抵達在位于基地角落的飛機庫后,折紙依循著裝備士兵的引導,以接近于坐下的姿勢降落在自己專用的船塢上。將武器收納回固定位置后,折紙終于可以喘口氣,并且解除所有顯現裝置。

就在此時,直到剛剛都感受不到的裝備重量.以及累積在身體里的疲憊感,突然一口氣涌現而出。

從后方傳來機械聲,原本裝備在背部的飛行推進器已經解除連結。

但是,大約經過三分鐘后,折紙仍然無法從那個地方站起來。

每次使用完CR-Unit后,都會發生這種情形。從超人恢復成正常人之后,身體往往會感受到一股異樣的沉重感。

戰術顯現裝置搭載組合Combat Realize Unit。簡稱CR-Unit。

在三十年前的那場大空災,人類獲得一項奇跡技術——顯現裝置。而CR-Unit就是將這項技術運用于戰術性戰斗的所有裝備總稱。

扭曲物理法則,讓電腦的演算結果得以在現實世界中實現。

重點是CR-Unit雖然有其限制,不過卻是能將想像變成現實的一種技術。也可以說是一種利用科學手段來重現「魔法」的系統。

同時——這也是人類唯一能對抗精靈的手段。

「退后一點!讓擔架過去!」

突然,從右方傳來猶如怒吼般的聲音。

稍微移動視線看往那個方向,發現有一名與折紙穿著同款式接線套裝的隊員正躺在擔架上。

「……可惡、可惡,那個女人……!絕對……我絕對要殺了她……!」

躺在擔架上的隊員壓住額頭上正在滲血的繃帶,被人抬著走的途中還不忘憤怒地大聲嚷嚷。

「………………」

既然還有力氣咒罵的話,代表對方的傷勢應該無大礙吧。折紙興趣缺缺地收回視線。

事實上,只要使用醫療專用的顯現裝置進行治療,就能立即治好除了致命傷以外的所有傷勢。之前折紙的腳骨折時,隔天就能正常行走了。

「——————」

折紙輕輕嘆息的同時,稍稍往上看。

她回想起今天的戰斗過程。

——毀滅世界的災難——精靈。

即使集結了好幾位如同折紙那樣擁有超人般能力的人,依舊無法傷害對方一絲一毫。精靈就是如此異常的存在。

毫無預警地現身,隨心所欲地四處破壞,猶如天災般的怪物。

「………………」

結果,今天的戰斗也是以精靈自動消失的情況收場。

雖然說是消失,不過并不是指精靈死亡的意思。

簡單來說,那僅僅代表精靈穿越空間并且逃跑到別處而已。

盡管書面報告上應該會將這起事件記載成AST擊退精靈——不過,包含折紙在內,所有在現場戰斗的隊員們都深深明白一個道理……

精靈根本不認為這里存在著任何威脅,會自動消失也只是一時興起的舉動。

「………………!」

表情沒有任何改變。

但是,折紙用力地咬緊臼齒。

「折紙。」

從飛機庫深處傳來的聲音打斷了折紙的思考。

「………………」

折紙沉默不語地朝著那個方向轉身。可能是身體尚未習慣的緣故,脖子還殘留著沉甸甸的不適感。

每當啟動搭載在接線套裝上的基礎顯現裝置,同時也會在自己周圍的數公尺之內展開隨意領域。

這個領域是CR-Unit最重要的部分。隨意領域——顧名思義,即是使用者能隨心所欲的空間。

可以減輕所有外部沖擊,再者,甚至可以自由自在地改變內部空間的重力。只要展開這個領域,包含折紙在內的所有AST人員就能變身成超人。

因此,相反的,在使用完CR-Unit后的短時間內,身體便會處于無法隨意移動的狀態。

「辛苦了。」

一位穿著與折紙身上相同的接線套裝、大約二十五歲上下的女性,手叉著腰佇立在眼前。

日下部燎子上尉。折紙所附屬的AST隊長。

「獨自一人擊退精靈呀……我已經狠狠地罵過友原與加賀谷了。怎么可以把精靈丟給折紙一人,自己臨陣脫逃……」

「我沒有擊退精靈。」

聽見折紙這么說,燎子聳了聳盾。

「我必須向上級這樣報告才行。如果不拿出一點成果來,我們可就拿不到預算了。」

「………………」

「不要露出這么恐怖的表情嘛。我是在夸獎你耶。在沒有王牌的情況下,你的表現可以說是相當優異。如果沒有你,后果可能不只是一、兩人死亡那么簡單。」

說完后,燎子嘆了一口氣。

「只不過……」

燎子的眼神突然變得銳利,然后將折紙的頭扳往自己的方向。

「你實在是太亂來了——那么想死嗎?」

「………………」

燎子用銳利的眼神直盯著折紙繼續說道:

「你真的清楚自己在跟什么樣的怪物戰斗嗎?那是妖怪耶。是擁有智慧的暴風——聽好羅?盡力將傷害抑止在最小范圍、盡力讓精靈消失。這些事情才是我們的職責所在。我不允許你冒無謂的險。」

?「——不對。」

折紙直視燎子的眼睛,微微張嘴說道:

「AST的使命是——打倒精靈。」

「………………」

燎子皺起眉頭。

這也難怪。她是AST的隊長。理所當然比折紙更加深刻地理解對抗精靈部隊這個名稱的意義。

就是因為理解其中意義,所以才會這么說。

就是因為理解,她才這么說。

—我們所能做的,只有降低災害程度而已。

盡管明白這個道理,不過折紙仍然再次開口說道:

「——我要,打敗,精靈!」

「…………」

燎子嘆了口氣,松手放開折紙的頭。

「……我并不打算干涉個人的想法。要怎么想是你的自由——不過,如果你在戰場上違抗命令,就必須離開部隊。」

「是。」

折紙簡潔地回答后,撐著好不容易恢復正常的身體站起來,離開了原地,



「——也就是說,這個是被稱呼為精靈的怪物;這個則是AST,也就是隸屬于陸上自衛隊的對抗精靈部隊。你真是惹了一個大麻煩呢。如果不是我們將你回收回來,也許現在你已經死過兩、三次了,那么,接下來是——」

「等……等一下!」

士道出聲制止琴里滔滔不絕的解說。

「什么?怎么了嗎?我這個司令官特地為你解釋一切,你應該要感到光榮并且哽咽落淚才對。今天我特別破例,允許你舔我的腳底板。」

琴里將下巴稍稍抬高,做出俯視士道的眼神,說出一堆不像琴里會說的不雅字句。

「這……這是真的嗎?」

站在琴里身旁的神無月發出充滿喜悅的聲音。琴里立刻說了一聲:「又不是你!」然后用手肘撞向神無月的胸口。

「嗚喔……!」

看見兩人的交談,士道目瞪口呆地開口說話:

「……你……你是琴里……吧?你沒事吧?」

「哎呀?難道你忘記妹妹的長相了嗎,士道?雖然我早就知道你的記性很差,只是沒想到會差到這種地步呀。我是不是應該現在就幫你預約養老院呢?」

士道的臉頰流下汗水。

接著,試著捏了一下臉頰——好痛。

士道的可愛妹妹應該不可能會直呼自己的名字才對。

士道搔了搔后腦勺,困惑地說:

「……總覺得發生太多莫名其妙的事情,我的腦中已經一片混亂了。你在這里做什么?話說回來,這里是哪里啊?這些人又是誰?還有——」

彷佛在訴說著「夠了、夠了」般,琴里攤開雙手打斷士道的話。

「冷靜一點。你必須先明白這件事情,才能繼續向你解釋其他疑點。」

說完這句話后,琴里指著艦橋的螢幕。

畫面播放著士道剛剛才遇見的黑發少女,以及身穿機械盔甲的人們。

「呃……那應該是……精靈吧?」

士道搔著臉頰,如此說道。如果沒記錯的話,剛剛琴里確實是這么說的。

不定期地出現在這個世界,真實身分不詳的怪物。

「沒錯,她是原本不存在這個世界上的東西——只要出現在這個世界上,即使本身沒有那個意愿,也會吹走周圍的事物。」

「咚」的一聲,琴里張開雙手做出爆炸的手勢。

士道用手扶住額頭,露出愁眉苦臉的表情。

「……抱歉,你講解得太籠統了。我還是聽不懂啊。」

于是,琴里說了一句:「都說到這個地步了,你還不明白嗎?」然后邊聳肩邊嘆氣。

「被稱為空間震的現象,就是像她那樣的精靈來到這個世界后所造成的影響。」

「什——」

士道不自覺地皺起眉頭。

空間的地震。空間震。

侵蝕著人類與世界,不合常理的現象。

意思是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是來自于那名少女嗎——?

「哎呀……雖然規模不盡相同。小型規模大約數公尺程度—大型規模——如果達到那個規模,就能在大陸上開個大洞了。」

琴里用雙手圈出一個大圓。

琴里說的應該是三十年前發現的第一次空間震——歐亞大空災。

「士道,你很幸運唷。如果這次的爆炸規模再大一點的話,或許連你也會被吹走呢。」

「……!」

琴里說得沒錯。直到現在,士道的全身才突然涌現一股恐懼感。

琴里半瞇著眼看著士道的樣子。

「你到底為什么要在警報發布的時候外出?你是笨蛋嗎?想死嗎?」

「不……那是因為你的緣故,你看這個!」

士道從口袋取出手機,螢幕顯示著琴里的位置資訊。果然,標示琴里的圖標仍然停留在家庭餐廳的前方。

「嗯?啊啊,那個呀。」

但是,琴里從懷中取出手機展示在士道眼前。

「啊……?為什么你……那個……?」

士道交互看著自己的手機畫面以及擺在自己眼前的琴里的手機。看來琴里的位置確實是在這個地方,原本還以為琴里一定是將手機遺失在家庭餐廳前了。

琴里聳了聳肩,「哈呼」地嘆了一口氣。

「我還在想為什么你要在警報發布的時候外出呢?原來是為了這個原因吶。你到底把我想得多笨呀?你這個白癡哥哥!」

「不,因為……呃,話說回來,為什么——」

「道理很簡單。因為這里就是那間家庭餐廳的前方。」

「啊……?」

「剛好。就早點讓你看看吧——暫時關掉濾光器。」

琴里說完后,原本昏暗的艦橋突然亮了起來。

話雖如此,變亮并不是因為開燈的緣故。正確來說,感覺比較像是原本蓋在天花板上的黑窗簾,突然被人一口氣抽離。

事實上——周圍一整面是寬廣的湛藍天空。

「這……這是什么啊……!」

「請你不要大聲吵鬧。外頭的景色就如你所見啦。」

「你說……這是外頭的景色?」

「對。這里是天宮市上空的一萬五千公尺之處——位置應該剛好就在約定的那間家庭餐廳的附近。」

「這里是……」

「沒錯。〈佛拉克西納斯〉是一艘空中艦艇。」

將手臂交叉于胸前,琴里從鼻子發出「哼哼」兩聲。猶如一名正在炫耀心愛玩具的小孩。不——嚴格來說,應該比較像是一名教育至上的媽媽,正在介紹自己用心栽培的小孩。

「空……空中艦艇……?那是什么啊!為什么你會——」

「我不是說過要按照順序逐一說明嗎?就算是雞,在走完第三步前note,也不會把事情忘記

「唔……」

「……但是,居然可以利用手機調查到確切位置,這確實是一個大漏洞吶。因為顯現裝置擁有隱形迷彩與自動回避的功能,所以就粗心大意了。接下來必須想出補救辦法才行。」

琴里一邊呢喃著令人不解的單字,一邊用手抵住下顎。

「你……你在說什么?」

「啊啊,你不用在意。我不指望士道能理解這些。如果稱斤論兩來比較,士道的頭腦比毛蟹還不值錢呢。」

「………………」

「司令。蟹黃并非蟹腦,而是肝胰腺。」

就在士道的臉頰流下汗水的同時,神無月以沉穩的聲音如此說道。

「………………」

琴里招了招手,示意神無月彎下腰來。

然后,瞄準那雙眼睛,「噗」的一聲,琴里將吃完的糖果棒用力吐出去。

「嗚啊哦!」

神無月搗住眼睛,往后方摔倒。

「你沒——沒事吧!」

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士道大叫出聲。

不過,原本打算跑過去查看傷勢的士道卻突然停下了腳步。

摔倒在地板上的神無月露出沉醉表情,從懷中取出手帕,將方才琴里吐出來的糖果棒小心翼翼地包起來。

「哎呀,讓您擔心了。沒關系,在我們業界里,這是一種獎賞呀!」

說完后,神無月站起身來,做出完美的立正姿勢。

究竟是什么業界呀?士道完全不想深入了解。

「神無月。」

「是!」

琴里豎起兩根手指頭,神無月立刻取出另一根糖果遞了過去。

「還有,接下來是這個。AST——-精靈專門部隊。」

說完后,琴里指著照映在螢幕上的一個團體。

「……所謂的精靈專門部隊——具體來說,到底是什么組織?」

聽見士道的問題,琴里挑起眉毛,擺出一副理所當然的態度。

「這很簡單。只要精靈一現身,他們就會飛到現場處理。」

「處理……」

「簡單來說,就是『殺死精靈』。」

「…………!」

其實士道早就預料到琴里會這么說。

但是——士道還是感受到了一股糾心的痛楚。

「殺……殺掉……?」

「沒錯。」

琴里滿不在乎地點頭。

士道「咕嚕」一聲地咽下口水。心跳聲變得越來越大聲。

終于明白琴里所說的內容。精靈的的確確是一種危險的存在。

但是——無論如何,「殺死」精靈這種事情果然還是……

忽然間,士道的腦海里浮現出那位少女的臉。

(——因為你也是來殺我的吧?)

他終于明白少女說出這句話的意思了。

還有那張泫然欲泣的表情所代表的意義。

「哎呀,按照常理來說,處死確實是最好的解決方法呀。」

琴里的語氣里沒有任何的感慨。

「為……為……為什么啊?」

「你問『為什么』?」

看見表情扭曲的士道低聲呢喃,琴里饒有興味地用手抵住下顎。

「這很正常吧?那是怪物耶!只要現身在這個世界,就會引起空間震。他們是最猛烈的劇毒啊。」

「可是你不是說了嗎?空間震會自動發生,與精靈的意愿毫無關聯。」

「沒錯。精靈現界時所引起的爆炸與本人意愿沒有關聯,至少這種說法擁有相當高的可信度——哎呀,不過之后與AST正面沖突的破壞痕跡也被歸類為空災的災害就是了。」

「……那是因為那些叫作AST的家伙主動攻擊的緣故吧?」

「誰知道呢,或許是那樣也說不一定吶——不過,這些都只是推測。或許在AST采取任何行動之前,精靈就已經興高采烈地大肆破壞了。」

「應該……不可能吧。」

聽到士道的回答,琴里感到相當不可思議地歪著頭。

「證據呢?」

「如果她是喜愛破壞街道的家伙……就不會露出那種表情了。」

如果稱這個理由為證據的話,未免顯得過于曖昧而不可靠……但是,不知道是什么緣故,士道卻打從心里如此深信著。

「那并不是本人的意愿吧?既然如此……」

「隨心所欲也好,不能隨心所欲也罷,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問題。因為無論是哪種情形,都無法改變精靈引起空間震的事實。雖然可以理解士道的說法,但是不能僅僅因為『很可憐』這個理由,就將等同于核彈等級的危險生物放任不管。現在頂多只會發生小規模的爆炸,但是難保有一天會再次發生歐亞等級的大空災。」

「但是因為這個理由……就要殺死精靈……」

面對士道的固執追問,琴里聳了聳肩,彷佛在表示「真是拿你沒辦法」。

「對方只和你相處短短幾分鐘,彼此之間也毫無交集,而且還打算取你的性命。但是你居然如此偏袒精靈………難道,你愛上她了?」

「才……才不是!我只是在思考有沒有其他方法而已。」

「方法……啊。」

聽見士道所說的話,琴里嘆了口氣。

「那么我問你,你認為還有別的方法嗎?」

「這個嘛——」

面對這個問題,士道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腦袋已經明白琴里所說的話。

只要現身就會給予這個世界嚴重爪痕的異常——精靈。

必須盡速殺掉那種東西才行。

但是,雖然只有一瞬間而已。

士道看見了,少女那張泫然欲泣的臉龐。

士道聽見了,少女悲痛的哀號。

——啊啊,所以才會產生異樣感啊。

「……總而言之,」

士道的嘴巴自動地交織出話語。

「必須試著與她好好地交談過一次后……才能確認答案啊。」

那個時候親身體驗過的死亡恐懼感,至今還刻劃在身體深處。

老實說,士道害怕到想要立刻逃跑。

但是,士道無法就這樣扔下那名少女不管。

因為她的處境——與士道非常相像,

聽見士道的回答,琴里微微勾起嘴角,露出一抹竊笑。

表情彷佛在說著「我終于等到這句話了」。

「是嗎——那么,我們可以幫助你。」

「啊……?」

士道目瞪口呆地張大嘴巴的同時,琴里啪的一聲張開了雙手。

那個手勢似乎代表了令音、神無月、位于下層的船員們,還有這艘空中艦艇——〈佛拉克西納斯〉。

「我剛剛說我們所有人都會幫助你。集結〈拉塔托斯克機構〉的全部力量來支援士道。」

琴里姿勢優雅地將雙手交疊在膝蓋上。

「你……你在說什么啊。我不懂你的意思——」

「我現在可以回答你最初所問的問題——我們到底是誰?」

為了打斷士道的話,琴里將說話的音量提高。

「聽好羅?精靈的處置方法大致上劃分為兩種。」

「兩種……?」

士道問完后,琴里用力點頭,然后豎起食指。

「一種是AST的做法,也就是集結全部戰力殲滅精靈的方法。」

緊接著,豎起中指。

「另一種是……與精靈對話的方法——我們是〈拉塔托斯克〉。藉由與精靈對話,以不殺死精靈的方式來解決空間震的問題。〈拉塔托斯克〉就是為了這個目的所成立的組織。」

「………………」

士道皺著眉思考。那個組織究竟是什么?為什么琴里會隸屬于這個機構?由于在意的問題實在是太多了——所以,士道決定先提出一個現在最令自己感到介意的問題。

「……那么,為什么情況變成這個組織要支援我呢?」

「應該說,前提是相反的。因為原本〈拉塔托斯克〉這個組織就是為了士道才成立的唷。」

「啊……啊啊……?」

士道露出目前為止看起來最夸張的詫異表情,然后突然發瘋似地大叫出聲。

「等一下!剛剛那句話是什么意思?為了我?」

「是呀——哎呀,應該說這個組織的目的是協助士道擔任與精靈溝通的角色,藉此解決精靈問題。不過,無論如何,這是個沒有士道就無法運作的組織喔。」

「等……等一下!這是怎么回事啊?你的意思是這些人都是為了那個目的所以才聚集在這里嗎?話說回來,為什么是我啊!」

士道問完后,琴里一邊旋轉著口里的糖果一邊說道:

「嗯~哎呀,因為士道很特別啊。」

「這根本就不是說明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忍不住大叫出聲。

但是,琴里的臉上浮現無所畏懼的笑容.然后做了一個聳肩的舉動向士道示意。

「哎呀,你之后就會明白其中道理羅。這樣不是很好嗎?我們將會投入所有人員、全部技術來支援士道的行動喔,還是說——你打算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獨自一人介入精靈與AST之間?這次可是真的會死喔。」

琴里半瞇起眼睛,以冷淡的語氣如此說道。士道不自覺地屏住呼吸。

琴里說得沒錯。士道只有提出理想與希望,卻缺乏實現的方法。

雖然士道心里堆滿許多想說的話,但他決定忍下來,只問一個能夠讓對話繼續延續下去的問題。

「……關于剛剛的對話,具體的做法到底是什么?」

說完后,琴里露出一抹微笑。

「那就是……」

然后,將手抵住下顎。

「讓精靈——愛上你。」

琴里得意地說道。

隔了一會兒——

「………………什么?」

士道的臉頰流下汗珠,皺起眉頭。

「……抱歉,我不太懂你的意思。」

「也就是說,你必須與精靈進行親密對談、互相調情、浪漫約會,最后再讓精靈死心塌地愛上你。」

琴里以理所當然的語氣說出這番話,讓士道忍不住抱住頭。

「……呃,這個做法為什么可以解決空間震的問題?」

琴里用一根手指抵住下顎,發出「嗯~」的聲音,做出正在思考的舉動之后……

「如果想用武力之外的方法解決空間震的問題,我們就必須說服精靈改變心意,對吧?」

「沒錯。」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讓精靈喜歡上這個世界就是最快的捷徑吧?只要明白『這個世界是如此美好呀~』的道理,精靈就不會胡亂肆意破壞了。」

「原來如此。」

「所以,你想象,不是有句話是這么說的嗎?『只要陷入戀愛,就能發現世界的美好』——

因此,你必須與精靈約會,并且讓她迷戀上你!」

「不,這個說法太奇怪了。」

很明顯地,這個道理根本不符合邏輯。臉頰流下汗水,士道如此說道。

「我……我不覺得這個方法……」

「閉嘴!你這炸雞!」

正當士道準備反駁論點時,琴里用不容分說的強硬口吻阻止他的發言。

「『我不允許AST殺精靈~』、『應該還有其他方法吧~』、『但是我也討厭〈拉塔托斯克〉的做法~』……你的意思是這樣嗎?天真也要有個限度唷!你這只三井寺步行蟲!憑你一個人能做些什么事?請你有點自知之明吧。」

「嗚……唔……」

「——即使你心底無法完全認同我的說法也無所謂。但是,你既然不想殺死精靈……就只能選擇這個方法羅!」

琴里露出相當不懷好意的笑容。

事實上,琴里說得沒錯。

士道沒有能力也沒有任何后盾,根本無法實現想要再次與那名精靈少女對話的愿望。

姑且不論AST的做法——琴里他們很明顯地是打算籠絡精靈,然后再加以好好利用。

但是——事實上,確實是別無他法了。

「……我知道了!」

士道心不甘情不愿地點頭。琴里笑容滿面。

「——很好。從最近的資料來看,精靈最快也要一個禮拜之后才會現身。事不宜遲,就從明天開始訓練吧。」

「啊……?訓練……?」

士道呆呆地低聲呢喃。



然后,翌日。

「過來。」

「呃?」

突然……

被折紙抓住手的士道發瘋似地大叫出聲。

「啊,等……等一……」

喀咚一聲踢倒椅子,士道被折紙拉著走出教室。

殿町待在兩人后方,目瞪口呆地張大嘴巴—女學生們則是發出議論紛紛的吵雜聲。

心里想著「這下子應該又會傳出一些莫須有的謠言了吧?」不過士道還是繼續跟在折紙后頭。士道樂觀地安慰自己「至少比『與殿町是一對最佳情侶』的謠言來得好多了。」

四月十一日,星期二。

士道體驗到猶如作夢般不可思議體驗之后的隔天。

結果,在那之后,士道被帶到另一個房間。然后由一位陌生大叔向士道講解關于整體情勢的詳細說明。士道就這樣聽到深夜(老實說,士道幾乎不記得最后到底說了些什么)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